余远辉主政南宁往事:要求四季有花处处见花,小学生都要买花

澎湃新闻实习记者 郭琛 发自 广西南宁、恭城、梧州,湖北武汉

2015-06-17 11: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原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的余远辉。 东方IC 资料
       2015年5月22日下午4时许,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的余远辉接到了即刻去自治区党委开常委会的通知。
       他迟迟不愿出发,秘书催了几次,他才出办公室。
       会议在自治区党委的常委楼小会议室举行,这个常委会开会的地方,他再熟悉不过了。余远辉坐定之后不久,多名纪委工作人员突然破门而入,将其带走。
       余远辉被带走时,他的秘书试图阻拦,但余远辉自己却很平静,仿佛预料到自己的最终结局一般,和纪委工作人员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当天晚上7点半,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于春生向南宁市四大班子通报了余远辉落马的消息。
       3名接近广西政坛的知情者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别证实了上述情况。
       5月22日晚23点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余远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余远辉生于1964年1月,在广西官场,他一直以少年得志而闻名。被调查前,他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也是最年轻的自治区党委常委。
       纵观他的仕途,他28岁成为广西农业大学团委书记,官居正处;43岁,以梧州市市长身份,当选中央候补委员;44岁,以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身份,身兼梧州市委书记,官居副省;49岁,主政南宁,成“八桂诸侯”之首。
       几乎每一步,他都走在别人前面,然而一夕掉落,摔得也远远比别人惨。
       澎湃新闻采访的多名南宁政界和媒体界人士均表示,余远辉被调查,让他们深感震惊。
       两名接近广西政坛的知情者对澎湃新闻表示,之前也有广西将有“大老虎”落马的传言,但从来没有流传过余远辉落马的小道消息,之前甚至还传言不久后他将调往中部某省省会任书记。
       事实上,余远辉被调查近似于毫无预兆。
       他被带走当日,《南宁日报》还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余远辉5月21日出席南宁市第九届运动会开幕式并宣布运动会开幕的消息。
恭城的“骄傲”
       2015年4月4日,余远辉乘坐动车从南宁回家乡恭城扫墓。
       恭城是瑶族自治县,隶属广西桂林市。
       一名接近余远辉的恭城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余远辉这次回乡“轻车简从”,只有二弟余波和恭城县的一名主要领导来接。对余远辉而言,每逢春节、清明,他都要从工作地回乡。
       乘坐动车回乡对于余远辉来说是第二次。2014年12月26日,贵广高速铁路建成通车,恭城至此才有了铁路。恭城当地流传着“高铁本来不该经过这里,是由于余远辉起作用,高铁才改线经过恭城”的耳语,但从地图上看,经过恭城确实是贵广高铁的最短路线。
       那天,余远辉从恭城站驱车31.8公里,回到家乡恭城县龙虎乡龙虎村大岭头自然村。他在村里呆了不长的时间,祭扫了先祖墓地,就匆匆离开了。
       这是他最后一次祭扫先人,也是最后一次凝望自己的故乡居所。
       1964年1月,余远辉出生在这个远离县城的村庄,父母都是普通村民,家里弟兄三人,他是老大,二弟余波在恭城老家陪父母,三弟余崇新在外地经商。前述余远辉的乡党表示,余波已失联多日。
       余远辉家的居所与村民的聚居区隔着三四百米,由一栋三层小楼和一座宅院组成,三层小楼是传统的瑶乡建筑,宅院则大门紧闭。整个建筑在村庄中可以说是鹤立鸡群。
余远辉老家的宅院约建于三四年前,大门紧闭。
       当地多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小楼建于约10年前,宅院建于大约三四年前,余远辉的父母和二弟余波就住在这里。一名失去右小腿的该村村民负责给守门,她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余远辉的基础教育全部是在恭城县内完成的。他小学五年在邻近的九十工小学,初中两年到了龙虎乡初中,高中两年则在县城恭城中学。
       余远辉的乡党和校友不约而同地向澎湃新闻提及少年时代余远辉的特点:不爱讲话,不调皮,毫无城府。
       高中时,余远辉选了理科,1982年高考时,他考入广西农学院农学专业。现在广西农学院已经成为广西大学的一部分。
       位于桂东北的恭城,成立瑶族自治县已经25年,2010年9月,恭城举办自治县20周年大庆,余远辉作为自治区代表团团长出席并致辞。
       时至今日,恭城百姓仍然视余远辉为“骄傲”。
       一名要求匿名的恭城公务员则告诉澎湃新闻,在恭城,百姓喜欢把县里的发展成果“归功”于余远辉,从高速铁路、新型城镇化建设到村庄道路硬化,概莫能外。
       他表示:“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已经规划好的灌阳到恭城的高速公路还建不建了。”
团干留校,贵人相助
       从广西农学院毕业之后,1986年,余远辉留校任教,担任广西农学院农学系团总支书记,三年后获得了去大连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修习第二学士学位的机会。
       获得第二学士学位之后,1991年,他随即被提升为广西农学院团委副书记。1992年,广西农学院更名为广西农业大学,余远辉升任团委书记兼学生工作部副部长,官拜正处级。这时距他留校任教只有6年。
       1991年,广西农学院在读学生张杰(化名)来到校团委担任干事,结识了余远辉。在他印象中,余远辉虽然比在读学生大几岁,但特别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经常在一起喝散啤,但在工作方法上和其他同事比,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1993年,张杰留校任教,住在两人一间的单身宿舍,和余远辉成为同事。当时的余远辉住在一间学校分配的瓦房里,厕所、厨房、浴室都是公用的。
       张杰和一名接近广西政坛的人士分别向澎湃新闻证实,时任广西农学院的一位主要领导十分赏识余远辉。1992年这位领导调任自治区党委工作。三年后,余远辉调离广西农业大学,出任钦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
       1995年到2006年,余远辉先后出任钦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钦州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事厅副厅长,共青团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书记,级别也从正处级升到了正厅级。
       在11年间,余远辉一共参与了6次在职培训。其中,2000—2003年,他在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所攻读在职研究生,获法学硕士学位;2004年,他还参加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的学习。
       2006年,余远辉调任梧州市长,从此开始了他主政一方的经历。
“福地”梧州
       梧州位于广西与广东的交界处,珠江干流西江穿城而过。这里成为余远辉的“福地”。
       2007年,身为梧州市长的他,在中共十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时年43岁,票数在167位当选者中排第31位。
       2008年,时任梧州市委书记任燮康调任香港桂江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余远辉接任市委书记。
       一名梧州老干部直言不讳地说:“他可不就是(到梧州)镀金来了嘛。”
       主政梧州期间,余远辉为当地经济发展确实做了一番努力。2006到2008年,梧州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分别为14.2%、15.7%、14.9%,均高于广西总体水平。
       在梧州工业园区建设,余远辉也花了心血。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2007和2008两年内,他曾8次视察该地。据2008年2月18日出版的《梧州日报》报道,2007年,梧州工业园区实现税收3098万元。
       如果说工业园区的建设上,余远辉尽心竭力,那么他在“两馆一场”上的做法却引起了争议。
       2003年,梧州市政府决定,在西堤三路18号,面向西江,建设梧州市博物馆、梧州市图书馆、文化广场,作为市里的重点建设项目,合称“两馆一场”。不料,2004年,原建设部等四部委下发《关于清理和控制城市建设中脱离实际的宽马路、大广场建设的通知》,要求2公顷以上(含2公顷)的游憩集会广场项目一律暂停。“两馆一场”工程只好停下来。
       再加上2006年6月8日,梧州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死亡13人,直接经济损失达6.5亿元,梧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重心,自然就不在推动“两馆一场”上。
       梧州市原建委的一名退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余远辉决定把“两馆一场”预留用地转让给当地一家成立于1999年的房地产公司,建设梧州首家五星级酒店。梧州市住建委的一名干部也证实,2007年,梧州市政府决定修改规划,把这块市政用地改为商业用地,并且是“已经有了项目意向之后,才修改规划”。而时任梧州市长正是余远辉。
       2008年12月15日,梧州首家五星级大酒店开工奠基典礼举行,余远辉亲率梧州党政军领导出席。3年后,该酒店按期建成。
       而梧州市图书馆和梧州市博物馆则另行择地建设,目前均已对外开放。
小心翼翼的自治区党委“管家”
       2008年,余远辉又加上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的职务,44岁跃升副省级,在时任党委常委中年龄最小。
       2009年,余远辉调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自治区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重返南宁。
       调回南宁之后,余远辉变得小心翼翼,低调为官。
       一名广西当地媒体人告诉澎湃新闻,2012年10月29日,强台风“山神”在广西东兴登陆,随同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一同前往指挥救灾的余远辉却和其他同事“谈笑风生”,被当地党报记者无意中拍下,并发表在翌日的报纸头版头条上。
       余远辉看到报纸,当即展开公关,通知相关部门,要求广西各网站一律不准转发该图片,并让当地党报删除电子报原文的大图。
       在担任自治区党委秘书长期间,余远辉还在武汉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题目是《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导师是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教授严清华。严清华曾任武汉大学研究生院培养教育处处长,武汉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副书记。
       严清华告诉澎湃新闻,这篇博士论文已经出版了,但当提及余远辉的学习状态时,他表示,“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2012年对于余远辉来说有另一件喜事:在中共十八大上,他又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在171名当选者中,按票数排在第18。
运动式治邕:摊派买花,干部扫地
       2013年5月3日,余远辉调任南宁市委书记。
       南宁简称邕,又称绿城。治理这座城市,余远辉的独门绝技是“搞运动”。
       履新12天后,5月15日出版的《南宁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邀您共做一道题:怎样的南宁才“美丽”?》的报道,把“美丽南宁”概括为“整洁畅通,文明有序,全民参与”,此后一个月的《南宁日报》,几乎每天都用一个整版以上的篇幅为即将开展的“美丽南宁·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造势。
       6月20日,“美丽南宁·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电视动员大会召开,南宁四套班子领导齐齐出席。余远辉讲话时声称要用两年时间在南宁六城区以及高新区、经开区、青秀山风景区开展“美丽南宁·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目标是实现“100天新变化”、“200天新提升”、“500天新形象”。
       一位当地时事观察者对澎湃新闻回忆,就在这场运动开始的那个月,南宁电视台公共频道在晚8点到10点间,开设了“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节目。这个节目中,南宁电视台记者会跟着交警上街夜查交通违章,同时以新闻报道的形式,曝光全市各部门在“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和“美丽乡村”工作中的不足。节目现场会有社会学者根据新闻曝光问题或表扬的先进,进行评论。
       因为浓厚的舆论监督色彩,这档节目的收视率比当时南宁台的其他所有节目都高。群众一时拍手称快,南宁的交通秩序也在短时间内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然而,余远辉要求“整洁畅通有序大行动”节目不得有广告,直播的高额费用让南宁电视台一时经费颇为紧张。
       在城市里查违章,在农村就弄环境。2013、2014这两年,余远辉也在乡镇以下推进“美丽南宁”工作。
       据一名南宁乡镇干部对澎湃新闻回忆,当时市里对乡村环境治理上提出了一系列苛严的措施,如“房前屋后不许有走地鸡”、“房前屋后不许有牛粪、猪粪”、“灶台上不许有苍蝇”。南宁市“美丽南宁”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还组织不定期督查,看到达不到要求的现象,就对乡镇负责干部扣分、勒令检查直至免职。
       据2014年11月25日出版的《南国早报》报道,2013年5月以来,南宁市共组织开展乡村卫生督查9983人次,全市共问责960人,其中诫勉谈话408人,责令作出书面检查532人,通报批评313人,停职检查11人,免职40人。
       上述南宁乡镇干部告诉澎湃新闻,在这种高压下,乡镇干部上班时间常常不能正常工作,经常去捡垃圾、扫卫生、应付检查,正常的公共服务受到相当影响。
       “美丽南宁”运动告一段落之后,2015年2月5日,余远辉又在绿化工作专题会上提出“全力打造‘花样南宁’”,做到“四季有花、处处见花”,同时“决不允许在打造‘花样南宁’工作中出现腐败现象”。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多名南宁公职人员均反映,在“花样南宁”运动中,南宁的部分政府系统和市属事业单位出现了乱摊派的现象,具体的金额不一,但都直接从工资里扣,有科员100元,副科级200元,正科级300元的,也有副科300元起的。摊派来的钱都买了“花样南宁”运动中被广为推广的三角梅。
       被摊派购买三角梅的不仅是公职人员,甚至还有小学生。

       一名南宁法律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孩子被要求购买三角梅,买了10多元的没有在教师那里通过,被迫买了一盆50多元的应付差事。
       这场“花样南宁”运动随着余远辉的落马而戛然而止。
       2015年5月26日,澎湃新闻在南宁东站仍然可以看到“花样南宁”的大幅灯箱,但到了6月9日,已被“绿城南宁”的灯箱取代。
5月26日,余远辉刚刚落马时,南宁东站的“花样南宁”灯箱尚未撤除(左图);6月9日,原来的灯箱已经改成了“绿城南宁”(右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余远辉落马的前半年,他还在权威媒体上发表了两篇关于反腐败的文章:《做忠诚清廉担当的好干部》和《以敢于担当的决心为百姓做事》。
       在2015年1月13日发表的《做忠诚清廉担当的好干部》一文中,余远辉写道:“党的干部如果忘记清正廉洁,忘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到头来就可能出大事、栽大跟头。”
       不知身陷囹圄的余远辉再读到自己的文章时,是否有一语成谶之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余远辉,南宁

相关推荐

评论(7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