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离职协警“强行向三女子注射不明液体”后,其中一人死亡

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邱萧芜 发自四川成都

2015-06-22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7日,方娟与父母第二次走进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打探妹妹方议英死亡案件的进展。警方告知,案件已在侦办中,需耐心等待。
       6月4日,22岁的方议英被当过协警的前男友李啸从出租屋喊走。两天后,家人得到她死亡的消息。
       家人称,李啸给包括方议英在内的三名年轻女子强行注射了不明液体(疑似液体冰毒);方议英之死,跟李啸为其注射的不明液体有关。除方外,另外两名被李啸强行注射了不明液体的女子,尿检结果呈阳性。
       针对方议英等三名女子被强行注射不明液体一说,6月17日,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副所长徐军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嫌疑人李啸原为高新区公安分局协警,几年前离职;案发后,警方从其家中搜出了冰毒,但其是否给方议英等三名女子强行注射了液体冰毒,还需进一步调查;目前,李啸已被警方控制。
三女子疑被强行注射不明液体
死者方议英生前照片。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图
       方议英,22岁,四川营山县通天乡人。其姐方娟介绍,2013年,方议英前往成都打工,做酒水促销员;去年7月,方议英通过一叫贺艳的女子认识了李啸,随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并同居;贺艳与李啸以兄妹相称,时常带闺蜜罗琪、任梅等人前往李家做客;因此,大家成了朋友。
       同年12月,考虑到性格不合,方议英向男友李啸提出分手,遭到拒绝。随后,她搬出李家。
       今年6月4日,李以去年10月家中丢了1万元钱为由,强行将方议英从出租房中带走。6月5日晚8点过,李啸用同样理由,电话通知贺艳与罗琪前往他家“协助调查”。
       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成都武侯区彼岸小区,事发屋子已被警方贴上了封条。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图
       贺艳告诉澎湃新闻,当晚,她与罗琪前往李家。敲开房门,两人被眼前情景惊呆了:前来开门的李啸,双手各持一把水果刀和菜刀,方议英一声不吭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头长发被剪得长短不一。
       这是一间面积不足50平方米的住房,一室一厅。贺、罗二人还未回过神来,便被李啸持刀威逼进了卧室。躲在卧室里的两人听见,李啸在客厅里不停说,“你们为何背叛我,弄得我一无所有。”两人未吱声。
       几分钟后,贺艳被李啸喊出卧室。李啸迎面一拳,击中贺的头部,紧接着,李持水果刀捅了贺艳右臀部一刀。伤口鲜血流出,贺艳痛得大哭。听到哭声,罗琪冲出卧室,一下跪在地板上,与沙发上的方议英一道给李啸求饶,请求放过她们。
       随后,李啸锁上客厅房门,解下两根鞋带,喝令沙发上的方议英将自己手脚绑起来。
       据贺艳回忆,在此过程中,李从客厅茶几抽屉里拿出一支小指粗细的针管,一手掰开她的嘴,一手将针管里的液体强行注入她的嘴里。“这些液体全被我吞进了肚子里,感觉味道苦苦的。”
       贺艳称,见方议英和罗琪继续求饶,李啸火了,找来一根伸缩棍,朝方的头部敲了几下,方的头部顿时冒出血来。
       晚上11点左右,李啸打开房门,让贺艳去医院处理臀部的伤口,将罗琪和方议英继续留在了屋子里。
       罗琪称,见贺艳下楼,李啸转身把她抱在了沙发上,用力掐了几下她的脖子,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她拒绝了。
       罗琪回忆,她被折腾得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李啸见状,同样拿来一支准备好的针管,将里面的液体强行注入了她的嘴里。罗琪记得,这些被吞进肚子里的液体有点苦,还让人有恶心感。
事发当晚,情急中,罗琪向朋友发出的求助短信。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图
       罗琪告诉澎湃新闻,她从卧室里冲出来前,曾用手机偷偷给朋友任梅发了条求救短信。罗告诉任,自己正处在危险境地,除她以外,还有贺艳和方议英。不知什么原因,任梅没有回应。贺艳离开半小时后,李啸将罗琪放行。
       贺艳称,当晚回到家里,她用纱布将受伤部位进行了简单包扎。凌晨左右,她准备躺在床上睡觉,却又想到罗琪和方议英还留在李啸家。担心意外发生,贺艳决定冒险返回到李啸住处。
       敲开房门,发现李啸独自坐在沙发上,方议英则坐在厕所马桶上不停呕吐。方议英告诉贺艳,她嘴里也被李啸用针管注射了液体。见贺艳前来,李啸显得心平气和,让其给方议英捶捶背。同时,他兑了一碗肥皂水让方喝下。
       贺艳称,她看到方脸色煞白,浑身不停发抖。见李啸未再殴打方,随后,贺艳回到了家里。
       6日上午9时许,有朋友来电话告诉她,方议英死了。随后,贺艳、罗琪二人被警方通知协助调查做笔录。
       贺、罗两名女子告诉澎湃新闻,李啸当晚给她们强行注射的是液体冰毒。
       方议英家属提供给澎湃新闻的照片显示,死者头部有血,脖子上有青淤。
两女子“被注射液体”后尿检呈阳性
       贺艳与罗琪如何判断李啸给她们注射的是液体冰毒?两人告诉澎湃新闻理由有二:一,两人没有吸毒行为,但6月6日上午,警方对二人进行的尿液检查结果显示呈阳性;二,事发当晚,李啸曾拿出一个小塑料袋装的白色晶体状物质,当着三人的面称“信不信,我让你们喝了?!”
       贺艳称,自己曾多次在李啸家看见其吸食这种白色晶体状物,也有人前来买过;李啸告诉她,吸食的白色晶体状物是冰毒。
       三名女子前往李啸家先后遭遇暴力,为何没有及时报警?朋友任梅收到求救短信,为何未报警?澎湃新闻采访中,感觉疑问重重。
       对这些疑问,贺艳和罗琪解释,想到此前大家相互认识,都是朋友,以为打打闹闹就算了,所以忍受了。任梅称,她的确收到过罗琪发来的求救短信,未选择报警,是因为没想到结果会有这么糟糕。
       当晚,任梅收到短信后给李啸的朋友刘某打了个电话,让其过去看看。事后得知,刘某到李家后发现方议英死亡,随即电话通知了李啸母亲赶来。最后,李啸母亲选择了报警。
       澎湃新闻随后在任梅提供的短信中,的确看到了“任X,我在李啸家,救我”、“我喝(和)燕子(贺艳)、珊珊(方议英)”字样。发送短信时间为6月5日晚8点50分。
       嫌疑人李啸给三名女子强行注射的是否为液体冰毒?女子方议英死亡是否与此有关?
       6月17日下午,澎湃新闻随方议英家属一同前往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望江路派出所了解案件进展情况。
       该所副所长徐军称,6日凌晨4点左右接到报警后,警方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将嫌疑人李啸控制;经调查,李啸,30岁,四川什邡市人;原为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协警,几年前离职。徐军未透露李啸离职原因。
       徐军称,李啸吸毒,事发当晚,警方从其家中搜出了冰毒;6月6日上午,贺艳、罗琪两名女子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嫌疑人李啸给包括死者方议英在内的三人注射了液体冰毒;警方随即对贺、罗两人进行了尿检,结果显示尿液中含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呈阳性。徐称,这一结果还不能确定当晚被注射的就是液体冰毒,需进一步调查后再下结论。
       侦办此案的刘姓警官透露,民警赶到现场时,方议英已经死亡,嫌疑人李啸坐在沙发上,警方随后将其带走;经审讯,李啸供认,当晚的确给三名女子强行注射了液体,但李否认液体中含有冰毒成分;李供认,这些液体是其平时觉得好玩,用风油精等勾兑的。
       望江路派出所副所长徐军强调,将组织法医进一步提取现场遗留针管中的残留物进行鉴定,再确定所注射液体中是否含有冰毒成分。
       对于嫌疑人李啸给三名女子强行注射液体的举措,徐军解释,初步判断是李啸吸食毒品后产生了幻觉才做出这一行为的;但最终结论,仍需进一步调查。
       徐军说,吸毒人员一旦吸毒,则无法控制自己,啥都能干得出来,“不能用正常人思维去理解他们(指吸毒人员)。”
       是何种原因导致方议英死亡?徐军称,目前,警方已委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尸检;嫌疑人李啸是否涉嫌故意杀人或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只有待鉴定结果出来后方能确定;当然,也不排除方议英属病理性死亡。
       6月18日上午,澎湃新闻前往事发地成都市武侯区致民东路13号彼岸小区李啸的住所,可见武侯区公安分局已在防盗门上贴上了封条。
       彼岸小区一名物业工作人员称,6月6日凌晨4点左右,一名50多岁的女子急匆匆下楼打电话报警,称有人死了;很快,处警民警押着一名男子下楼;随后抬下来的女子,经赶来的“120”医生确认,已经死亡。
       成都武侯区一租赁房里,方娟告诉澎湃新闻,得知妹妹方议英死后,父母立刻从四川营山县通天乡农村赶来成都。
       方母陈翠英介绍,方家有三个孩子,方议英排行老三;身高1.74米的这个三女儿,一头长发,长得漂亮,身体健康,曾有人推荐她当汽车模特,不知何因被谢绝。
       “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我们的女儿,到底因何死亡的。”话音未落,方母已哽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贺艳、罗琪、任梅为化名)
       
责任编辑:于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协警,注射不明液体,死亡

继续阅读

评论(5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