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禁酒史:民众普遍酗酒导致经济停滞?

宋宋 编译

2015-07-03 1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苏联存续之时,在这片土地上曾多次展开同酒精的斗争。其间不乏政府干预以禁止或控制烈酒的饮用。我们今天就来说一说这段禁酒史。
1917年
苏联时期曾不止一次对酒精发起过抗争。最初,布尔什维克政府沿袭了沙皇政府的做法。很快,彼得格勒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17年11月8日发出了新的指令:“在另行通知前禁止生产各种酒类饮品。”但是在政策执行了6年之后,1923年8月26日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和苏联人民委员会重又公布决议,宣布恢复酒类饮品的生产和买卖。
《戒酒与文化》杂志第一期封面,1928年
1929年
1929年由苏联政府和地方政权决议出台《劳动者规章》,宣布禁止酗酒,这一举动导致大量酒馆和其他可以“花天酒地”的小店关门大吉,或转而成为无酒精的食堂或小茶馆。1928年《戒酒——生活的准则》杂志开始组织发行,该杂志严厉批评酗酒行为并鼓励和宣传健康的生活方式。对啤酒需求的急剧下降使得莫斯科、列宁格勒和苏联其他一些城市许多大型啤酒厂倒闭或减产。
1958年
1958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苏联部长会议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同酗酒斗争以及引导烈酒类饮品售卖秩序的决议》。不仅在火车站、机场以及其周边地区的任何公共饮食企业(餐厅除外)禁止售卖伏特加,在工厂、学校、育儿场所、医院、疗养院或公共休闲场所周边也不例外。
        
反酒精宣传画,1930年
1972年
下一场反酒精战斗始于1972年。5月16日颁布了第361号决议《关于加强同酗酒斗争的管理办法》,试图缩减烈酒类饮品的生产规模,其替代方法是提高葡萄酒、啤酒以及无酒精饮品的产量;同时提高酒类饮品的价格,停止销售50°和56°的伏特加;此外,售卖30°及以上烈酒饮品的时间段挪到了11:00~19:00;政府还专门建立了劳动诊疗所,人们会被强制送入其中戒酒;电影中涉及饮酒场面的片段被剪掉……此次运动的口号是“同酗酒开战!”
1985年
倘若今天回忆起禁酒运动,令人们印象最深的应该是1985~1987年的这一场。它肇始于苏联的“重建”(指原苏联1985至1991年间进行的从经济体制到社会意识方面的根本变革)时期。在这段时期,苏联人对于酒精的需求持续上涨,彻底打乱了之前的禁酒进程。
       
反酒精宣传画,1958年
到1970年代末对于酒类饮品的需求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纪录。不论是在沙皇俄国还是在斯大林时期,人均每年不超过5升的酒精登记数字在1984年竟达到了10.5升。根据推断,这相当于每一个成年男子一年要喝掉90~110瓶伏特加(除去少数滴酒不沾的人)。
此次禁酒运动的发起者是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米哈伊尔•索洛缅采夫和叶戈尔•利加乔夫,他们继安德罗波夫后指出,苏联经济停滞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社会主义的建设者”的道德价值观衰退,对于劳动的热情锐减,而造成此局面的罪魁祸首正是普遍酗酒。
       
邮票《戒酒——生活的准则》,1985年
1985年5月7日通过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决议《关于克服酗酒的管理办法》以及苏联部长会议的第410号决议《关于克服酗酒以及禁止私自酿酒的管理办法》。这两项决议规定所有党和行政组织坚定且广泛地加强同酗酒的斗争,其中包括显著缩减酒类饮品的生产、限制售酒地点、控制售酒时间段等。
过了九天,即5月16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指令《关于加强同酗酒的斗争以及禁止私自酿酒》,这一指令赋予禁酒运动以实际的行政和刑法问责权。相关指令也同时在苏联的其他共和国内发布。关于酒精的全民斗争开始了。
该指令的执行规模空前之大,以至于原本在国家预算中占有很大比重的酒精收入在国家的财政收入中首次出现下滑,酒精生产也大幅缩减。禁酒运动开始后大批量的贩卖烈酒的商店都关张了。例如,沃洛科拉姆斯克城及其所代表的莫斯科州周边地区拥有5万居民,但城中最终只保留了两个售酒点。当然,在这两个售酒点的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整个苏联情况都是如此。可即便是这样,酒类饮品也只会在14:00~19:00售卖。人们为此编了一支小曲儿:“六点公鸡唱歌,八点普加乔娃(俄国著名女歌手。——译者注),商店关门到两点,你问钥匙在哪?在戈尔巴乔夫的腰包。”
       
反酒精海报,1975年
对于民众来说更明显的是伏特加价格的急剧上升。3卢布62戈比和4卢布12戈比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伏特加酒的价格开始从5卢布30戈比~6卢布20戈比起算。但在这之后尤里•安德罗波夫将这个价格降低到4卢布70戈比,这就是颇受大众欢迎的“安德罗波夫卡”牌伏特加,当然,这种酒价格便宜,但质量却非常低劣。后来又有一种更便宜的酒“尤里的黎明”(当时一部著名的四集连续剧。——译者注)出现了,只卖3卢布90戈比。然而“好景不长”,风向很快转变,价格再次迅速上涨。到1986年,最便宜的伏特加也要卖9卢布10戈比。
这一点在民间创作中也有所反映,新的小曲儿很快流行了起来。“有过7卢布,有过8卢布。我们过去喝酒,现在也不会停。如果价格还要再涨,我们就会像波兰人那样。”此处指的是1981年波兰独立工会的大罢工。
除此之外,在公园、街心花园、长途列车中喝酒的人也会被严厉惩办;因醉酒而被抓过的人会很难找到工作;在工作时喝酒的人将会被解雇并被开除党籍;禁止在毕业论文答辩之后举行酒会;宣传和推广无酒精婚宴;出现了所谓的“戒酒区”,在这些区域不会售卖酒类饮品,等等。
       
排队购买伏特加的人,1986年
为完成这一任务,工会、整个教育与医疗保健系统、所有公共组织甚至是民间联盟也参与其中。斗争伴随着密集的戒酒宣传。随处可见苏联医学科学院院士费多尔•乌格罗夫的文章,他反复强调酒精的有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容忍酒精,并称酗酒不该是俄国人民的代名词。书报监察机关删除或改编了文学作品和歌曲中涉及喝酒的内容,将戏剧或电影中有关喝酒的镜头剔除出去。取而代之的是荧幕上热播的“无酒精的”电影《雷蒙纳多•乔》。党员们被严厉禁止饮酒,因为他们要“自愿地”加入一个没有酒精的清醒世界。
但又过了两年,国家同酗酒的斗争默默终止了。决议与指令虽然没有被公开废止,但却悄悄停止施行。

(本文原载于“甲骨文”微信公号,原题为《生活的准则:苏联禁酒史》。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甲骨文”微信公号:ioracode)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彼得格勒,莫斯科,列宁格勒,苏联,加乔娃,戈尔巴乔夫,伏特加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