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化工专家失明后遥控保姆做实验,制贩毒品流向国内外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发自陕西西安

2015-06-26 08: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陕西咸阳三原县大程镇一制药车间内,查获成品甲卡西酮128千克,半成品2吨,易制毒化学品丙酮等21桶2.85吨。        
       2014年5月24日深夜近12点,一片寂静,警车悄悄驶进西安市火炬路附近的一个小区。已入睡的陆咏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支应保姆去开门。
       门外,陕西咸阳三原县禁毒大队民警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在开门的一刹那,迅速抓捕双目失明的陆咏,准备连夜押回三原县审讯。        
       此时的陆咏按捺不住,不停向民警探问:“你们查到的东西是白的还是黑红的?”      
       “白的。”得到答案,陆咏深叹了口气,缓缓说了句:“毕……咧!”     
       “毕咧”是陕西关中地区方言,意思是“完了”。
       2015年5月,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警方披露了一起特大制贩运毒品案件,在该县大程镇一间制药车间内,查获成品甲卡西酮(俗称“丧尸药”)128千克,半成品2吨,易制毒化学品丙酮等21桶2.85吨,缴获毒资500余万元。
       据警方调查,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陆咏,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化工专家,疑为西安交通大学校办企业西安科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科创药业)的实际控制人。他用自己研究出的制毒配方,通过其掌控的合法企业做掩护,编织出一张覆盖十余省市的毒品网络,甚至延伸至缅甸等地。
       据媒体公开报道,2000年,陆咏还曾率团队研发出抗艾滋病新药,没想到十多年后,竟摇身变为“绝命毒师”。
陕西咸阳三原县大程镇一制药车间内的制毒设备
神秘的化工专家        
       陆咏住进西安市火炬路的小区多年,邻居很少见他下楼活动。        
       58岁的陆咏身高1.75米左右,体型偏胖,头发花白。该小区一名门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在这里上班3年多,只见过陆咏两次。陆咏“眼睛看不见”,从不下楼活动,在家里搞化学实验,弄的“整个小区都有一股酸臭刺鼻的气味”。        
       大概在2013年下半年,小区有住户受不了,报了警。一名女性搀着双目失明的陆咏下楼,去派出所说明情况。这是该门卫第一次见到陆咏,他记得当时陆咏向民警解释,“说他眼睛看不见不方便,家里用的洗洁剂都是自己配的”。门卫第二次见陆咏,就已是2014年5月24日抓捕的那个晚上。        
       在警方审讯中,陆咏称自己曾在西安交通大学担任“名誉教授”,“是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现在科创药业担任技术顾问一职。
       在一些化工行业的公开信息和报道中,陆咏拥有多重身份。在中国化工网专家库的个人介绍里,陆咏自称“于1995—1997年在西安交大化工学院精细化工公司担任技术负责人。1997年至今一直在交大科创药业公司担任总工和总经理。”   
       他称自己“专门从事精细化工药物合成方面的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推广及产品生产方面的工作”,“亲自开发抗艾滋病药司他夫定,填补国内空白,并获国家专利;抗癌新药7-乙基-10-羟基喜树碱也填补了国内空白,并获国家专利”。    
       就陆咏“亲自开发”抗艾滋病新药一事,香港《大公报》2000年11月5日曾报道称,“主持此项目开发的西安交大副教授陆咏介绍”,“国际上‘司他夫定’的价格每公斤高达5万多元人民币,而他们历时两年开发的产品每公斤价格仅为1.8万元人民币,此药每公斤可供一位病人服用3年左右”。       
       中国全国精细化工原料及中间体行业协作组一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介绍,2010年,陆咏还曾作为发言专家,受邀参加第十届国际精细化工原料及中间体市场研讨会。会议邀请函介绍其为西安科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总工。和他一同受邀发言的专家还有工信部规划司处长、《印度化学周刊》主编等人。
       5月28日,澎湃新闻向西安交通大学求证,陆咏是否曾在西安交通大学担任过名誉教授一职,该校宣传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此事需进一步了解。西安交通大学化工与技术学院实验技术队伍工程师陈兴华告诉澎湃新闻,他对陆咏有些印象,大概在2000年左右,陆咏确实曾在西安交通大学“待过一段时间”,具体是什么职务已记不清楚。        
       不过,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为陆咏等人涉嫌制贩毒品提供合法掩护的科创药业,疑为西安交通大学校办企业。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西安科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7年,注册资金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任虹,法人股东为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持股70%,陆咏作为自然人股东持有该公司30%的股份。据警方介绍,任虹为陆咏的“现任妻子”,陆咏为科创药业实际控制人。        
       公开信息显示,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是西安交通大学投资创办的全资高科技企业集团,核心企业为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其下属公司名单中,“生物、制药产业”一栏,有西安交大科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据西安交通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官网介绍,2008年,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等4家校办企业合署办公,由西安交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统一管理。
       西安交通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办公室一名王姓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仍然存在,资产经营公司管理的公司里没有科创药业。对于工商登记资料为何显示西安交通大学产业集团总公司为科创药业法人股东,该负责人表示,还需要调查了解。
陕西咸阳三原县大程镇一制药车间内查获的毒品
制毒疑为情感报复        
       陆咏被羁押一年以来,一直否认自己涉嫌制贩毒品,其涉案动机成谜。        
       2007年左右,陆咏在西安市西郊某监狱附近租用的房屋内做化学实验时发生爆炸,碎裂的玻璃容器碎片割伤了双眼,导致双目失明。警方分析称,陆咏家境殷实,但双目失明后,生性多疑,性情大变,甚至怀疑“妻子”有外遇,双方分居多年。制毒可能是陆咏身体残疾、感情失败后的一种报复,以此来寻求心理的刺激和平衡。        
        曾和陆咏居住在同一小区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陆咏双目失明后,在家很少外出,“没精力再管公司”,随即也将科创药业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妻子任虹。陆咏则在公司担任技术顾问一职。据警方调查,陆咏一直在幕后掌控着科创药业。        
       任虹是陆咏的“第二个妻子”,比陆咏小20岁左右,曾是科创药业员工。陆咏与前妻离婚后,与任虹同居,并育有一个年幼的女儿,但二人一直未领取结婚证。这段“老夫少妻”的爱情自陆咏双目失明后开始改变。      
       据前述知情人士讲述,陆咏双目失明后,脾气暴躁,常怀疑任虹在外有恋情,二人时常吵架,“他妻子跟我讲起过,说陆咏时常扬言要杀了她,后来两人就分居了”。2009年左右,任虹开始与陆咏分居生活,从此很少去看望陆咏,电话也少有往来。任虹通过科创药业为陆咏请了保姆,照顾其起居。      
       陆咏双目失明、身患糖尿病,生意、情感“双失败”之后,已到了举目无伴的地步。在长达近6年的时间里,陆咏很少走出自己的住所,他把保姆当作自己的眼睛,让其帮助做化学实验、写配方、看资料,并收发短信、接电话与外界联系。        
       做化学实验时,陆咏通过口述的方式,告诉保姆具体的操作步骤和方法,以及化学药剂的投放数量,让保姆帮助其完成。        
       一名参与抓捕行动的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在陆咏家中,满屋书架上摆满了化工类书籍,还放着一些做实验器皿。陆咏能记清楚每本书的摆放位置和书中具体某一页的内容。据警方介绍,其保姆此次并未涉案。
犯罪嫌疑人陆咏、陈国良
足不出户完成制贩毒
       甲卡西酮,俗称“丧尸药”。据办案民警介绍,“丧尸药”呈白色粉末状,是近几年刚刚兴起的一种毒品,吸食后容易引起幻觉,且能导致急性健康问题和毒品依赖。如果吸食过量,容易造成不可逆转的脑损伤甚至死亡。
       2012年,美国迈阿密一个“瘾君子”吸食甲卡西酮后,神志错乱当街啃食行人脸部。甲卡西酮早在2005年就已被中国列入Ⅰ类精神药品,对生产和销售进行严格管制。              
       “甲卡西酮在国内还有一个名字,叫‘长治筋’”。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叫“长治筋”,与山西省长治市有脱不了的关系。甲卡西酮在山西长治流毒多年,因当地煤炭资源丰富,很多运输煤矿的大货车司机为了提神,常吸食甲卡西酮,久而久之被称为“长治筋”。
       在该起案件中,陆咏团伙生产的“丧尸药”,流向了上海、河南、山东、山西等十余个省市,长治市亦在其列。此外,贩毒分子还通过非法出境,将毒品贩卖至境外缅甸等地。       
       据警方调查,涉案的主要三名犯罪嫌疑人陆咏、陈国良、谭永胜通过网上认识。
       陕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王珩向陕西广播电视台介绍,由于甲卡西酮是化学合成毒品,原料都是一些化工材料,比较容易获得,该案原料的获取都是通过网上进行。        
       2013年5月左右,原本在江苏盐城开化工厂的陈国良等人按照陆咏提供的生产配方和工艺,在渭南市租用的化工厂房内试制20余次,得到了仅是纯度不高的半成品,呈黑红色。
       这也正是陆咏被捕时为何要向警方探问“颜色”的原因。黑红色代表渭南的制毒窝点被查,白色意味着三原县生产的成品被查。
       同年9月,陈国良与陆咏商议,将半成品和剩余原料转至三原县大程镇的金盟桥公司Ⅱ车间继续生产。陈国良每月向科创药业支付4万元租金,而科创药业依旧帮其购进易制毒化学品。  
        办案民警介绍,大约在2014年年初左右,陈国良等人在Ⅱ车间制出白色的成品。陈国良将生产出的毒品,大部分以400元每千克卖给陆咏,剩余部分以物流发货、银行收款的方式,分多次卖给合肥的付某。      
       陆咏倒手以900-1200元每千克的价格,卖给在上海拥有两家化工品销售公司的谭永胜。谭永胜通过自己的关系网络,销往山东、山西、河南等地;而合肥的付某再层层转手贩卖,有部分被贩卖至境外缅甸等地。
       “货”越走价钱也越高,到吸毒者手中每克要卖600-800元,价钱涨了1500-2000倍。
        
       整个交易过程,陆咏基本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完成,他甚至连陈国良生产毒品的车间都没有去过。陆咏通过其操控的科创药业,让公司出纳员李某负责发货、收款,然后将现金带给待在家中的陆咏。2013年7月至案发时,陆咏从中共获得毒资85.9万余元。        
       陈国良等人将制成的甲卡西酮装进25升的木桶内,贴上“果糖二苯酮”、“托吡酯”的原料药物标签,通过科创药业公司走物流发货给上海的谭永胜。谭永胜在“走货”时,手机短信中称毒品为“土冰”、“甲卡”。        
       在科创药业内部,他们把这批货叫“陈国良的货”,只有陆咏等少数人知道这批货是什么,甚至连陆咏的“妻子”任虹、出纳员李某都不知情。科创药业被陆咏“拖下了水”,公司上下几乎全部涉案。
        2014年5月21日,警方在Ⅱ车间制毒现场将陈国良抓获,由此破获此案。三原县公安禁毒部门历时半年多,跨十余省份抓获嫌犯17名,目前均已起诉至检察机关。其中科创药业法定代表人任虹等4人在案件中,为陈国良等人提供易制毒化学品,已经判刑;另有4人取保候审,其余人员在押待审。
健康
我是叶雄,吸毒10年,戒断13年,参与禁毒10年,关于戒毒,问我吧!
叶雄 2015-06-25 181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薛小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丧尸药,绝命毒师,化工专家,陕西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