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志怪|阴间如何抢生源

百魅夜行

2015-06-30 10: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新白娘子传奇》剧照,图为黑白无常与白娘子(中)。   
       最近热门的新闻很多,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股市每天大跌。不过,这种涉及国家、天下乃至人类兴亡的重大事件,向来不是笔者有能力探究的。目力所及,只在那些小的八卦、段子,比如北大和清华为争抢优质生源在网上互撕,再加上蓝翔技校掺合,煞是好看。笔者既不是清华北大毕业,也与蓝翔毫无关联,所以可以比较毫无顾忌地开脑洞,于是……想到了阴间抢生源的问题。
       在大部分情况下,某人的阳寿已尽,阴差来拘走,这是常态,无需争抢。可是,淹死鬼(溺鬼)和吊死鬼(缢鬼),必须找到生人替代,才能转世。这些溺鬼和缢鬼寻找替代的过程,称为求替。如果说阴差是依据官方拘票,有一定的规章制度可循,那么求替则很少有章法,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有本事锁定替死鬼,谁就可以逃离苦海。
       因为溺鬼和缢鬼都具备一定的超能力,所以开个空头支票,幻化美妙的愿景,是比较常用的办法。
       清代苏州人朱祥麟,生活不太检点,是个好色之徒。有一次在朋友家喝酒,散席时已是深夜。他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游荡,走到护龙街(今人民路)时,见一美貌少妇独自夜行。老朱色心大动,也不想想深更半夜的,显然有诈。他尾随少妇走了一段,不断出言挑逗。少妇不答,只是微笑着向他招手。老朱大喜,跟着少妇来到一处宅院。房屋不大,但是陈设华丽,尤其是一张大床,“绮帷罗幔,绣被锦衾”,果然是滚床单的好去处。
       少妇慢慢地轻解罗衫,一直脱到只剩内衣,让老朱先到床上去候着。老朱“心荡不能自持”,正待上床之时,眼前忽然一亮,见十多个人提着灯笼走来,灯笼上写着“苏州城隍”的字样。眨眨眼再看,少妇、众人、灯笼、房子、大床,全都不见了,自己正站在范庄前(近观前街)石栏杆的水边。老朱这才意识到,刚才碰到的是溺鬼找替身。所谓的上床,就是一头栽到水里去。这一吓,他酒也醒了,色心指数瞬间跌停。“此等景象,必溺鬼幻为之,使非神灯一照,是人必于温柔乡中失足矣。”(《右台仙馆笔记》卷八)
       不仅是溺鬼,缢鬼也擅长幻化场景,引人入瓮。当然,有些溺鬼脑子不太灵光,虽然幻化了场景,但计算有误,以致功败垂成。
       很抱歉,这个故事还是在苏州。在苏州市观前街南不远处,有一条叫王府基的小巷,本地人称作“皇废基”,据说是张士诚的故居。那里有一条旱河,下雨天会有少许积水,天晴就干涸。清代时有个醉鬼从那里经过,被溺鬼迷惑下水,可是因为水实在太浅,无论如何也淹不死他。溺鬼正头疼之际,有人提着灯笼经过,对醉鬼说:“你被鬼迷了吧,跟我走。”醉鬼跟着他走到玄妙观前宫巷,只见这人提着灯笼从一户人家的门缝中穿过去。这一下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遇上鬼了,这才逃脱。原来,那位提灯笼的是官方鬼差,也是来索命的,顺便砸了溺鬼的场子(《履园丛话》卷十五“鬼差救人”)。
       上面两个故事,溺鬼都是单独行动,所以不存在争夺生源的问题。换句话说,如果只有一所大学的招生组进驻,考生没有其他选项。如果同时出现两到三个招生组,争夺就必然出现。
       不去苏州了,这回是浙江绍兴的裁缝王二,他出门打工,半夜回家,手里还拿着几件缝制好的女装。经过一条小河时,忽然从水里跳出两个人,全身赤裸,拽住他就往水里拖。王二应该是先中邪了,所以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们往水里去。这时河边树上蹦下一人,吐着长舌,手里拿着绳子。他将绳子甩出,套住王二就往岸上拽。两个裸体鬼不干了:“王二是我们的替身,你抢什么抢?”持绳鬼说:“王二是裁缝师傅,你们天天在河里光屁股,又不用穿衣服,要他何用?不如让给我。”三个鬼就此争夺起来。王二虽然已近昏迷,但还有点意识,心里想着是,要是衣服弄丢了,可赔不起。在三鬼的争夺中,还腾出空来把手里的几件女装扔到树上。巧得很,他的一位亲戚正好在此时路过,月光映照下看到树上花花绿绿的衣服,走近查看,才救下了王二(《子不语》卷九“鬼争替身人因得脱”)。
       这个故事很形象地说明,在争抢生源的过程中,溺鬼和缢鬼是如何互黑撕逼的。不过其中还有个BUG,假如两位溺鬼争赢了,王二究竟做谁的替身呢?难道这二位还要继续厮打吗?
       与之类似的还有《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七的一则故事:有个叫吴士俊的小混混,因为琐事被人揍了一顿,想报仇又打不过,一怒之下,打算上吊自杀。他刚走到村外,就有两个鬼过来致意。一个说投井死比较好,另一个说还是上吊风味更佳。各抓着他的一只胳膊,诚意相邀。小吴同志本来脑子就迷糊,这一闹,他也不知怎么死比较好了。
       这时,他的一位旧相识走来,赶走了那两个鬼,亲自送小吴回家。小吴回到家里,清醒过来,死志顿息。回想起来,那位旧相识其实早几年前就上吊死了。因为他死后家中贫困,小吴曾送了些钱救济。这旧相识的吊死鬼,其实是来报恩的。
       很多人会问,既然求替会导致这么多的纠纷,为什么不设定一些规则,让溺鬼和缢鬼按照规则寻找替身呢?当然,地府并非全无作为,还是制定了规则的,笔者在《持证上吊》一文中曾略做介绍:“凡境内有欲自缢者,土地以告无常;无常行牒,授意应替者。此间数十里内,更无他鬼,妾是以奉牒而来也。”
       问题在于,虽然制定了规则,但遵守与否,如何遵守,其中可钻的空子实在太多。丛林规则依旧是最高的生存法则。只有在极少的情况下,要靠溺鬼或缢鬼的良心发现,主动放弃转世投胎的机会。像《聊斋志异》卷一“王六郎”所述的情形,实在少见。
       所以阴间争夺生源的战斗,不会结束的。
思想
我是有鬼专栏作者百魅夜行,关于古代的鬼的生活,问我吧!
百魅夜行 2015-04-28 18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上志怪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