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刚拍的时候谁都不看好

澎湃新闻记者 张喆

2015-07-10 07: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产3D动画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7月10日上映,但自6月以来,关于本片的赞美便不断出现在各类社交网站上。
“毒舌电影”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他写道:“如果你有留意,就会发现目前网络不少赞扬。Sir没看过,但从‘水军’ID和用词判断,他们应该没收钱。”来自知乎一位提前看过试映的网友@王知无:“《大圣归来》的成本据说是一亿,按照中国电影票房的利益分配法,制作、发行、放映三方各得总票房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大圣归来》的票房最少要到达3亿,主创才不会亏损。目前国产动画票房冠军是《熊出没之雪岭雄风》,票房2.96亿。作为《大圣归来》的影迷,我为主创们捏了一把汗。那么作为电影的粉丝,我要为《大圣归来》做一次免费水军。”
不只是自媒体人,就连央视新闻也在为这部电影背书。
影片讲述了已于五行山下寂寞沉潜五百年的孙悟空被儿时的唐僧——俗名江流儿的小和尚误打误撞地解除了封印,在相互陪伴的冒险之旅中找回初心,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
不过,根据猫眼票房7月9日的数据,7月10日排片第一的是《小时代4》(39.96%)、《栀子花开》(34.37%),而《大圣归来》排在第三位,却只有8.76%的排片率,全国放映场次为8425场。本片导演兼编剧田晓鹏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电话采访时说:“除非是我们的票房特别惨淡,可能我们会改变计划。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愿意去搏一下,因为当时(筹备)第一部的时候,结果要比现在更一穷二白,当时什么都没有。”
田晓鹏,1975年出生,1997年担任国产大型动画片《西游记》创作(就是那部主题曲为“白龙马,蹄朝西”的动画片),并独立负责其中四集的生产监制。
“基本上,每个中国人都会有《西游记》情结,当时拍西游的时候,我就想找一个题材,能够体现三维动画的特质。”他承认,“做《西游记》,我们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找一个大家都知道,不用去宣传的题材。”
左起:孙悟空、童年唐僧、猪八戒
【对话】
西游题材特别适合三维动画呈现

澎湃新闻:近年来国内众多影视剧都对《西游记》进行了改编,你为什么也想要改编这一古典名著?
田晓鹏:我是做三维动画的,当时就想找一个题材去表现三维动画的特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西游记》,因为它的空间和张力非常大,本身就有魔幻、功夫的元素在里面,特别容易在三维动画里出彩,这是我选择西游题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觉得《西游记》就像《指环王》一样,如果只是(真人)拍的话,不能完全表现原著,需要很多特效。所以我觉得三维动画是能把《西游记》拍得特别有意思的手段。
澎湃新闻:看过电影的人,大多认为《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有创新,它构建了童年唐僧与孙悟空、猪八戒的情谊,这是以往未见的,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切入点?
田晓鹏:这是我一直以来看《西游记》的一个理解。《西游记》最好玩的部分,大家都知道是大闹天宫,非常帅,非常漂亮,随后是取经路上一个一个故事。
我当时看《西游记》有一个疑惑,就是唐僧这个人,他年纪轻轻,突然就没有七情六欲了,马上就能走上取经的道路,成为一个高僧。另外,悟空为什么在压了五百年之后,突然整个人都发生变化,一个紧箍咒就能把他束缚住,跟唐僧这么弱的人去取经。我对这两个问题特别不理解,所以我就想做一个解读,把它说清楚。
原著小说写到,唐僧这个人是十世轮回的,他在第十世的时候,才走上取经的路。那么,他在前九世经历了什么,能让这个人越来越强大到足以去踏踏实实走上取经路,我想把这一段放大。另外是我觉得,以动画片的类型来说,从亲情的角度,从价值观的角度,最容易把整个故事出彩。
澎湃新闻:《西游记》被许多影视工作者注入了现代解读,比如周星驰版本的“情”字,你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希望带来怎样的解读?
田晓鹏:最主要的是悟空的人性化。我也受了前人一些作品的影响,说实话,六小龄童老师的作品非常经典,是非常漂亮的猴戏,但是我一直希望悟空有侠气,他的气质要比形象、动作更重要。所以当时在设计的时候,我更希望他有人的情感,举手投足都要有这种感觉。
澎湃新闻:是如何请到吴文伦和童自荣两位老师参加本片配音的?
田晓鹏:大反派是一个书生的形象,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必须由童自荣老师来配音,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听着他的声音长大的,对这样一个声音印象深刻。
当时我找到上译厂领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童自荣老师,包括老一辈的配音老师,给我的感觉是,我听到他们的声音,这就是电影。因为我要做的是一部电影,其次才是一部动画。所以我希望有电影质感的那批人去参与。
我希望配音演员不要去模拟声音,我希望的是找真实年龄感的声音,比如说小唐僧,我们就是找一个真实小孩。吴老配的角色(唐僧的师父),与他年龄相当,特别真实。在上译厂配的音,现场给人的感觉特别好,这些老艺术家给了电影很大的帮助。
第二部将要讲唐僧和悟空如何建立信仰
澎湃新闻:现在都讲IP,这电影会有续集吗?
田晓鹏:续集肯定会有的,如果你看了第一部,你会有一个感觉,这个故事没有讲完。
前一到两集的故事,把基础做足。第二集就会讲信仰。因为第一集我们定位是相识或者叫缘,就是这些人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能真正建立起亲情、友情的东西,但亲情这类东西还不足以让他们走上取经路,所以我们会在第二集当中加入信仰。
至少是三部曲。第三集叫上路,因为只有信仰建立之后,才能上路。不只是唐僧要建立信仰,还有孙悟空。
因为悟空应该说是没有信仰的,他其实就是信自己,有点自由主义,但是唐僧这个人是有大爱的,在第二集当中就要把这些事情解释清楚,唐僧的大爱和信仰是怎么建立的。
澎湃新闻:第二部大概要多久做完?
田晓鹏:我们现在的经历是在第二部前期工作阶段。
我们希望控制在两年以内,第一部做那么久,是有许多客观原因的,比如投资情况、经验技术的准备等。但是通过第一部,我们得到许多东西,包括技术积累,所以我相信未来制作第二部会更快。
澎湃新闻:动画长片,制作周期长、先期投入大,是否担心票房问题?
田晓鹏:其实是有这个可能的。因为第一部我们走下来,更辛苦。现在我们已经好多了。各方面的支持,通过海外卖片,还有周边产品等。
除非是我们的票房特别惨淡,可能我们会改变计划。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愿意去搏一下,因为当时(筹备)第一部的时候,比现在更一穷二白。
国产动画这条路越走越窄是相互影响的
澎湃新闻:许多观众看完之后对本片大为赞叹,认为视效堪比好莱坞动画片,个人以为电影的确十分流畅。想了解一下,本片一分钟CG成本平均为多少人民币,最贵的几组CG,有多贵?这样的成本在行内平均值相比,超出多少倍?
田晓鹏:我只能说一个特别贵的场景,我们都不是用分钟来报价的,都是以秒来报价,因为品质很难用分钟来打包卖,我们要精确到每一秒,我们最贵的单价到几万块钱的都有,甚至更多,因为动画在制作过程中,有些方面是我们特别追求的,比如特效,或者某一种感觉,所以可能我们需要翻来覆去地去改,所以相对来讲,单个的一秒,付出的成本会很高,可能甚至到几万块都有可能。
主要集中在最后一场大戏,场景大、特效量非常大,我们当时在设计这场戏的时候,就希望有一个大场景,想把它做得很漂亮,爆炸啊、队列啊,但真的要做的时候才发现,一旦做起来,就发现问题都来了,根本成本控制不了,你不可能这个镜头用了特效,下一个镜头就没有了。现在观众看到的最后一场,大概有三百多个镜头,实际上规划时更多,而这三百个镜头中,光特效就占了80%。
澎湃新闻:从项目启动到现在即将上映,经过了多长时间?当中最常遇见的困难是什么?
田晓鹏:正式制作,开机是在4年多前,当时觉得实在是等不起了,当时自己特别迫切想要去做这件事情,到处找投资,那时候市场也不是特别好,再加上大家对动画电影的前景也不看好,从市场到技术都不看好,但我在这个行业里积累了好多年经验,我总觉得应该还能拍出一些新意,所以还是觉得要把它启动起来,否则别人也看不到我究竟想要做什么。
澎湃新闻:国产动画常被诟病为“低幼化”,本片看似儿童片,但亦属于成人也能接受的合家欢电影。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当今中国动画产业,哪些因素制约了行业发展?
田晓鹏:我只能从我角度出发,我觉得这个行业是互相影响的结果。
这个行业里有许多优秀的同行,但是为什么会有低幼化或者国产动画不好的感觉?我们中国人认为,一提动画片就是幼儿的,做得再像《魁拔》那样的,质量很好的,一听说这是动画片,就觉得是儿童看的,实际上很多动画片是拍给成人看的,所以造成很多人不敢去碰这个市场。这是互相影响的。这条路会越来越窄。
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也是冒着风险的。因为大家总要去走这一步的,这个过程肯定会比较漫长,要让国人慢慢接受,动画原来可以这样,成年人还能看,但总要迈出第一步,一步一步去走。我现在看到很多同仁都在往这条路上去,感觉还是很欣慰的,但是这条路,市场也要给大家一个认识的过程,要给国产动画信心。
澎湃新闻:你个人喜欢哪些动漫作品?
田晓鹏:我最喜欢的是日式动画。日式更成人向,美式更合家欢,我正在往这个方向探索。
我特别喜欢少年热血漫画这样的风格,比如《进击的巨人》,宫崎骏的很多电影,特别特别喜欢。但这条路是不是能走通,我觉得还需要慢慢去尝试,我觉得我们未来会更大胆地靠少年热血的方向。
澎湃新闻:未来会不会制作一些更为原创的动画长片?
田晓鹏:纯原创计划,有的。
说实话,我对市场不是特别有研究,这方面有我的同事在做,我们探讨过,我只能从题材的感觉,当时我们做《西游记》,我们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找一个大家都知道,不用去宣传的题材。
很多人听到《魁拔》,还得想一下,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你做得再好,要想把观众引入电影院,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所以我们当时选择《西游记》这个题材,说实话有点借力的。
未来,我们还是会做更偏向原创的东西。从题材上说,我们不太限于传统的、古典名著里的东西,因为我们中国人的思维并不是很老套的,欧美很多题材我们都可以去做,关键是讲述的方式——是不是用我们自己的行为方式在讲,我们现在就在探索用中国东方特色的语言去讲故事。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相关推荐

评论(7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