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刷屏三里屯试衣间的人“幼稚”

司徒格子/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

2015-07-16 07: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7月15日凌晨,北京三里屯某服装品牌试衣间里的不雅视频,刷爆社交网络。与此同时,人类在浩瀚太阳系中首次近距离地目睹了冥王星。
同样轰动的新闻事件,对于国人而言,似乎关注度不甚相同。人民日报7月16日刊发评论称,1660万平方公里的冥王星用了9年时间才肯开启“无码模式”,它却未曾想到,自己在中国的关注度一夜之间就输给了不足10平方米的试衣间。
7月15日晚,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刊文感慨到: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对探索一切的野心,本应是这个智慧的物种应有的追求,可是我们中间最为活跃的一批大脑,在齐刷刷望向三里屯。

岛君知道,你们都在刷屏三里屯优衣库。幼稚。那姑娘的同款围巾,那男生的同款发型,在历史长河中,真的都不算爆款。
读历史,最好有点上帝视角,飞跃高山大川,沿着人类走过的时间线逶迤前行,总会发现道不远人。
男女祖先
比如说你我吧,肯定都是从某对男祖先和女祖先那里来的。男祖先遇到女祖先,想必是在一个微小的山洞里,遮点风避点雨,躲一躲刚起床的大狮子和昨晚没吃饱的胖老虎。
在那个山洞里,男祖先雄浑的荷尔蒙,与女祖先绵密的多巴胺,合奏出了延续成千上万年的人类文明史的起始符。此处省略的一千来万字,你们都能在各大号称作家摇篮的网站上补。网络时代真好,你都不用脑补。
自此以降,有文字算,我们经历了三皇五帝,秦皇汉武,魏晋风流,唐宋传奇,明清年代,民国战乱,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
如果男祖先和女祖先泉下有知,能在半夜,比如就最近吧,忽然想念我们这些可爱的后代,在黑夜的北京上空翱翔那么个把小时,说不定会恰好看到,三里屯,优衣库,灯火通明的掩映之下,一对跟男女祖先打扮无异的男女,正在重复着几十万年前他们做过的事。
“你看那个小屋,好像我们的山洞唉!”女祖先可能会兴奋不已。她能发现的唯一区别是,现在的山洞门口拉上了帘子。
让人感到这个时代很原始的,远远不止如此。当年,男女祖先做那种事,尚不知羞耻为何物,周围的祖先大伯大婶们,该钻木的钻木,该摔跤的摔跤,火点起来了,就冲着男女祖先嚎叫两声,刷存在感。
他们茹毛饮血,浑然不知此后我们经历了何等发达的文明。
就拿我们中国来说,这几千年,经历过司马迁、左思、曹植、竹林七贤、初唐四杰、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经历过最为华丽的诗歌与最为奇异的小说。在时间的沙盘上,我们的文明划出长长的五千年痕迹,飞天舞袖,太白醉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喝茶有茶道,喝酒有规矩,为人有分寸,做事讲原则。
我们跟洞外的大狮子和胖老虎,就这样在文明的底线之上天人永隔,再也不能一起愉快地追逐受惊的黄羊和野狐狸。早些年,男祖先的百米速度,能甩开今天那个叫博尔特的小伙子大概几倍的样子,就为了追兔子给女祖先吃。
暴力与文明
然而网络来了。
然而移动互联网来了。
在这些伟大的发明将所有人拉到所有人面前时,我们忽然发现,这个被文明侵润了几千年的物种,竟然有那么多人嘴里,还只能说出象形文字没问世前,祖先大伯大婶们围观男女祖先那会,涨红了脸吼出的几个词。一个比一个粗鄙。
研究者管这叫做网络暴力。岛君却觉得,这是人类的悲凉。
毕竟,过去几千几万年的文明真实存在过,但在这些以网络暴力围攻人的千军万马身上,却不着一丝痕迹。他们的眼里,人都光着身子;他们的嘴里,语言被发明出来只为扒光所有人。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的目的听上去鲜明而复杂,是只有高级的物种,才能想出来的东西。毕竟,动物园里低头思索狮生的那只,和抬头亮出虎嗓的那只,都不知道什么叫“八一八”,什么叫“女主的户口页”,更不知什么叫“营销高手”。它们更没法去三里屯门口自拍一张传到朋友圈,传递着我来围观过男女偷情地的兴奋感。
你也知道的,动物园一般不给狮子和老虎放假。
男女祖先泉下有知,可能怎么都想不明白,一种叫科技的东西,把我们推向了始料未及的文明之峰。他们活到30岁就够本,我们活到70岁还觉得亏;他们一走出树林就没地吃饭了,我们把这个圆咕隆咚的地球走了七圈,还说这只是香飘飘的一杯奶茶;他们中比较猛的,拿叉子打死过几百头野兽,我们一颗原子弹,就能毁灭一个数百万人之城。
男女祖先的暴力是拳头与石器。我们的暴力,是几千年文明进化出的语言与核武器。
心形的你
好在,文明终究在前进。米开朗琪罗仰着脖子在教堂顶上描绘神圣的图景,贝多芬在无声世界里谱出最壮丽的曲目,马尔克斯在堕落的大洲上笔落惊风雨,霍金在轮椅上用一个手指描绘宇宙。
起码今天能描绘出的宇宙,是一个心形。岛君小时候,新视野号发射了;昨天凌晨,它让整个人类第一次看到了冥王星的样子,在这个巨大的星球上,有一个轮廓完美的心形。
要么说做人类还不错呢,这种事给狮子老虎看了就白搭。许多人感动于这个心形,要我说,其实就算拍到冥王星上显示的是一颗骷髅头,人类都应该感动哭,你有生之年,何曾见到过那样悠远的世界?
又想到,The Beattles当年唱的Across the Universe,如今多少次响彻外太空,难道眼下这群文艺青年,只记住了约翰·列侬的情史,却记不住这伟大的乐队,传递出的到宇宙中走一走的野心?
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对探索一切的野心,本应是这个智慧的物种应有的追求,可是我们中间最为活跃的一批大脑,在齐刷刷望向三里屯。消费社会中,这也许是个不错的去处,可是我们多少精力,都在做几万年前的茹毛饮血之辈都不屑一顾之事?
文明进步带给许多人的是,专门伤害他人,专业施加暴力。眼下这个舆论场,早已见惯了这种事。早年读新闻史,知道“血腥性”是吸引眼球的不二法则,你说,三里屯有什么好新鲜的?不过是,熟谙人性者在戏弄人类文明,挣点酒钱罢了。
文明不像股市,一天最多降10%。你我若愿意,人类文明随时可以探底。而那带着理想的新视野号,还傻乎乎地在浩瀚宇宙中,继续为这个文明的好奇心而奔忙。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试衣间,视频,色情,营销,浮躁,天文,航天,冥王星

继续阅读

评论(24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