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重判上百名中国伐木工背后:有内部民族矛盾也有美日挑拨

桃花岛主/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

2015-07-24 0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5年7月23日,缅甸仰光,砍伐的木材。 本文图片 CFP 图
又是缅甸!这应该是今年以来的第N条事关中缅关系的大新闻了。
从年初的缅北战乱、部分伐木工人被扣留,到3月的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造成多名中国平民死伤,再到之后的总统吴登盛、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访华,件件都能见诸报刊重要版面或新闻网站的首页。
而今,议题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再度聚焦于在缅北的中国伐木工人身上,只不过这次他们不再是扣留那么简单,而是可能面临严重的刑责。
为什么在缅甸伐木“命途多舛”?这些小人物的生存状态与缅甸局势的大背景是否有联系?面对危机,中国要如何出手化解难题?今天岛君就为大家聊聊缅甸风云录。
乱世
根据岛上斥候的消息,7月22日缅甸密支那地区法院对155名被捕的中国伐木工人判处重刑,理由是中国工人的伐木行为属于非法活动。实际上,根据岛君的了解,中国工人在缅北进行伐木作业获得过当地管理者的认可,也办理了相关手续,只不过这些内容不被缅甸联邦政府所承认罢了。
为何会有这样的差别对待?这恐怕还是要讲讲缅甸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及军阀割据的现状了。
原来,在缅甸的历史上,历代王朝分别由“孟族”、“缅族”及“掸族”人建立,其中缅族人占大多数。19世纪英国人来到缅甸后,才凭借武力把缅甸的范围扩大到今天的缅北,而这些地区在历史上并未被纳入过缅甸中央王朝的统治。比如今天发生战乱的的“克钦邦”、“掸邦”、“若开邦”的部分地区,基本上属于缅族人不占优势的地区。
二战结束后,缅甸独立并继承了原来英国在这一范围所拥有的领土主权。但由于缅族人和其他民族之间缺少认同,导致缅甸统一的民族意识薄弱。加上英国刻意强调各自的民族意识、分而治之,使缅甸的中央集权程度相当脆弱,各民族之间信任程度低。
虽然在1947年缅甸“独立之父”昂山将军,召集掸族、克伦族、克钦族等领导人在缅甸掸邦彬龙开会,签署《彬龙协议》,号召各民族联合起来,向英国争取独立并建立缅甸联邦,并保证各少数民族地区享有充分自治的权利;但昂山于1947年7月被刺杀后,独立的缅甸便掌握在实行“大缅族主义”的统治者手中。他们违反《彬龙协议》,打压少数民族,从而造成了缅北少数民族与缅甸军政府之间长达数十年的战争,直到现在仍时断时续,而缅北军阀割据的状态也没有改变。
在之前的文章中,岛君诸葛大鱼也曾分析过一个令人惊讶的情形:在长达2000公里的中缅边境,竟然有一半左右的边境线并不在缅甸中央政府的控制范围。在缅甸国境对外开放的9个口岸中,缅甸政府控制的仅有4个,包括木姐、甘拜迪、邦赛等。也就是说,从中国越境到缅甸,不论是贸易还是从事其他生产活动,缅甸中央政府都因为“鞭长莫及”难以直接管控。
对于缅北政府来说,中国工人砍伐的红木是其重要的收入来源;然而由于这一做法绕过了缅甸中央政府,因而中央政府有意要打压这种行为。不论是为了挤压克钦独立军的收入来源、保障中央政府收入,还是保护缅甸生态,缅甸中央政府都有充足的理由要限制不经他审批的砍伐行为。而中国伐木工人就在这复杂的缅甸局势中躺枪了。
艰辛
为什么想要到缅甸去伐木?在缅甸做这项生意达25年的刘威这样告诉岛君:“有危险的地方就有机会,谁都想去挣点钱。”因为中国市场看好红木家具,所以红木木材市场得以繁荣。因为缅北为地方武装力量所管,因而法律实施效力不强,行政审批随意,让伐木手续不显繁琐,条条框框也比较少。这也是刘威们选择这里砍伐的原因。
但一个硬币总有两面,没有法律对违规行为的限制,意味着自己辛苦获得的财产和事实上拥有的产权能被随意剥夺;没有严格的审批程序,既意味着容易获得从事生产的资格,也能轻易被取消资格。
这样的事不只一次地发生在刘威身上。1990年,刘威与克钦邦第一特区主席、克钦新民主军司令泽孔丁英签订协议,商定通过支付5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在规定区域内砍伐半年,数量不限。尽管泽孔丁英写了收据、盖上了克钦邦第一特区的印章,但开工才两个月便有一个腾冲的商人来找到他,说也从泽孔丁英那里买了这两座山的伐木权。等两人再找泽孔丁英时,却被告知不退钱,事情由他们协商解决。最终,两人只能平分了这两座山的采伐权。
除了原本协议方的耍滑赖账,由于缅北局势的混乱,刘威们还要碰上各种“债主”。例如缅甸政府军有时直接向他要钱、两个部队打仗争地盘时占领这两座山的新军阀要找他们要钱。而缅甸政府军在克钦邦的部队经常是两个月一换防,来了新的司令,也要重新交钱。
此外,没有道路的原始森林需要伐木工人边修路边伐木、雨季来临时泥石流可能会造成货车翻车、晚上睡觉时蚊子、蚂蟥到处都是,还时不时遇上抢劫犯,这些困难中国伐木工人都需要不断面对。
正是这些复杂的因素,才让刘威们伐木工作的利润起伏不定。“少的话不赚钱,多的话包一座山能赚100多万”。
大局
从今年1月到现在,其间中方使领馆工作人员多次赴这些公民的被扣押地进行探望,使馆联合工作组此前为这些人购买了换洗衣裤、毛巾、水杯、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还送去了符合中国人口味的伙食。在判决被报道的当天,使馆领保官员专程前往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实地了解法庭判决及相关情况。此外,中方多层级多渠道反复向缅方提出交涉,要求考虑实际情况,出合法合理合情的处理,妥善了结此案并尽快将伐木工人交还中方。
虽然网上有网友愤怒地表示“有阴谋”,要“更加强硬,不惜动武”,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中国常说,亲望亲好,邻盼邻安。对中国来说,缅甸尤其是缅北能实现和平和长治久安,对中国百利而无一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缅甸如果动荡不安,造成大量难民和武装冲突,必然影响到中国西南地区的安定局面。
况且,缅甸处于影响中国发展的重要位置。不论是国家层面的“中印孟缅经济带”、还是云南的“桥头堡战略”,缅甸都是关键之地。尤其在当前“一带一路”的背景下,实现互联互通,就需要中国西南地区打通与缅甸连接的交通及其他运输线,通过缅甸的港口走向印度洋,进而走向世界。
缅甸动荡的局势,成为中国走向印度洋重大的障碍。缅甸不只有民族矛盾、区域矛盾的旧伤,还有美日等国希望激化这类矛盾、或扶植自身代理人从而遏制影响中国发展的新问题。过去中缅之间的“铁关系”(胞波友谊)受到了挑战。密松水电站、油气管线等重大项目的进程如今都受到了影响。这里既有民族矛盾的原因,也有美日等国的挑拨。
而随着缅甸大选临近,各种势力参乎期间,局势可能会更加扑朔迷离。如何在努力为这些无辜的中国百姓争取合法权利和维护两国关系间取得“双赢”,的确非常考验中国政府的智慧和耐心。
责任编辑:黄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缅甸,伐木,工人,北部,克钦,少数民地武,红木

相关推荐

评论(1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