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爱国言论挨打青年否认约架,当兵的父亲称“同判行拘”不公

大众网

2015-07-26 06: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7月22日,自称在网上发表一些爱国言论,山东威海文登青年侯聚森,在其校门口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士打伤。
案发后,被打伤的侯聚森获得多个部门官方微博的“声援”,让这起简单的治安案件引发广泛关注。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共青团中央、山东共青团、威海市公安局等,纷纷冠以“青年发表爱国言论被打”,发声支持侯聚森,要求严惩打人者。
但随后的剧情却有了反转。7月24日,威海市公安局文登分局对该案双方人员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其中,侯聚森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因年龄不满18岁,对其行政拘留不执行)。
其实,在7月22日被打当天,文登警方在官方微博中就已表示,涉案因双方“约架”导致。
7月24日,在警方作出处罚认定当天,侯聚森父子接受山东大众网采访。侯聚森认为,公安局给其行政拘留处罚,说是因为网络纠纷,他和别人约架,打架斗殴导致,“不是约架,顶多就是约见”。

网传山东威海文登青年侯聚森。微博账号@代言正义侯聚森 图
7月22日,威海文登青年侯聚森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打伤。事件发生后,许多官微和网友对侯聚森表示声援,谴责打人者,不过也有网民找出侯聚森曾经骂人的帖子,称其语言低俗,不堪入目,并对侯聚森的个人素质表示质疑。
7月24日,侯聚森父子接受山东媒体大众网专访,详细陈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同日,文登公安局对“7.22”涉案人员作出处理:“对陈某某、梁某某分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侯某某、张某某、张某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对孙某处以行政拘留七日。其中,梁某某、侯某某、张某某因年龄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初次违反治安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一条第(二)项,行政拘留不执行。”
(记者注:侯某某为侯聚森,孙某为侯聚森同学,梁某某网名“風車下的鬱金香”,另有一人网名“侯聚森肏周子锋”)
以下为对话实录:
线上各种互相攻击
记者:你和对方的网络纠纷是怎么回事?
侯聚森:我从2013年初开始上网,主要上百度贴吧,苏27吧,平时喜欢军事,主要上去看关于苏27飞机的帖子。因为喜欢历史,也上苏联吧、苏联红军吧。后来上了“日本の家”吧、“和风の家”吧、和风屋吧,看到他们的言论,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说大日本帝国好,中国共产党不好的言论,感觉这些都是网络汉奸吧。所以就骂那些人,骂他们狗汉奸。慢慢自己在贴吧也有一些知名度了。
我2014年才开始上兔吧(那年那兔那事儿吧),但不经常上,像打酱油一样。兔吧是经常发表一些爱国言论的地方。我也上过“纳年纳兔纳事吧”和“纳年纳兔纳事儿吧”,这两个吧都是专门针对兔吧的,都是一丘之貉,一个大号一个小号,是备份的,怕被封了。版主都是一个人。纳吧里面都是人肉,各种辱骂,恐吓爱国人士,发现了就贴到吧里骂。也说一些反动的言论,和网络公知推墙派一伙。比较隐晦地讽刺社会制度、政党制度、国体,以及拆迁等社会热点问题。
2014年年中的时候,主要转到QQ空间。以辩论为主,辟谣。主要是辟历史谣言,比如国军抗日贡献大,把国军吹上天,八路军抗日八年只杀了300多鬼子,这类的历史虚无主义者。还有鼓吹美式民主的,推翻共产党的,还有像拐小孩这样的谣言。回击主要是正面“打脸”,要么是反讽、调侃。平时回应就是调侃几句,然后贴资料。有时候心情不好上火了也骂几句。在QQ空间里,喜欢的人很喜欢我,讨厌的很讨厌我。随着在QQ空间有人气,就开始不间断的有人骚扰我。一开始没有我个人信息的时候,就骂我的网名,也有支持我的。一开始回击少,他们骂的多了后来跟他们学的,也说“飞妈”“死妈”“你妈炸了”等。后来我在兔吧发了一组爱国黑框图片,对方看到就骂我,说是废物,那些骂人的话。还有人注册了个“自干五侯聚森”的微博来骂我,因为发一些不法信息,现在也被销号了。
因为辩论辩不过,后来他们就采取P图方式来侮辱我,把我的脸P成日本军官什么的,还有其他低俗的照片,自己也习以为常了。但不能接受这种形式,这侵犯了我的肖像权。
自己发现后也举报过,一开始百度贴吧删帖,但后来,取消了我举报的功能,莫名其妙的,一举报就显示“举报已被封禁”,现在好了,前几天还不行。
因为我关注文登师范的贴吧,也留言,他们知道了我是文登师范的,说要到文登来打我,我说那过来吧。当时想他们也不会来,也不知道我住哪,就在网上随口说说。
户籍信息遭到泄露
记者:你是怎么被人肉搜索的?
侯聚森:后来他们动了歪脑筋,就开始人肉搜索。2014年10月份,首先是网名“大陆上的蒋中正”在纳吧贴出我的照片和姓名,来骂我,照片应该是从我的微博里搜的,但是反响并不大,后来帖子就沉了。因为我上文登师范吧,里面有同学QQ群,他们就混进QQ群,骗我同学知道了我的名字,后来还想要手机号,我同学觉得不对劲,就没告诉他。
他们不但人肉我的信息,还进过我女朋友的QQ空间,获取了她的照片,发在纳吧里骂她。我也交涉过,但他们让我拿手机号换。为了不让他们再发我女朋友照片骂她,后来我就买了个假手机号给他们,不过被识破了。要是一旦给对方我的手机号,一是对方有短信轰炸机,那我的手机号就不能用了;二是手机号能查到个人信息,都是身份证注册的,为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所以不能给他们。后来我和女朋友分手了,这个事是导火索。
除了骚扰我女朋友,他们还骚扰我同学。有同学换手机号了,发在QQ空间,他们知道后,就用短信轰炸机,或者直接打电话骂人,我当时就在同学身边,最后同学的手机号也没法用了,不过同学对我还是很理解。
今年3月份,我户籍信息的照片被贴到网上,当时有好几个人都发了。有个网名叫“Reset”的,QQ号64804865,有个网名叫“風車下的鬱金香”的。还有一个以前网名叫“卖国求荣侯聚森”,QQ号2064527078,后来把网名改成“侯聚森肏周子锋”,起这个名也是侮辱我,主要和他交锋比较多。我问他户籍照片是从公安那弄的吗,他说是,说条子都不帮你了。不光是我,当时还有梁盛皓等一共六个人的户籍信息几乎同时都泄露了。
广为转发的骂人帖系复制回帖,纳吧等网络空间戾气充斥
记者:网上流传的你低俗骂人的帖子是怎么回事?
侯聚森:是我发的,但是是我复制别人骂人的话。当时是2014年9月份,应该是在苏联红军吧,朋友说有人来闹事了,就是骂人了,他们说来撑撑场子。我当时比较忙,点开了之后,看到他们有骂我的,也比较气愤,就把以前别人骂人的话直接复制上,回复过去了。
记者:当时有觉得这些话挺激烈的吗?
侯聚森:当时没有多想。
记者:你说是复制别人骂人的话回复过去,有没有证据来证明,就是别人骂人的这个信息你有没有?
侯聚森:有,我这里应该能找着。
记者:像这么激烈,别人骂你的话多不多?
侯聚森:有,经常有,几乎每天都有。现在都能找到,所以后来都上小号了。
记者:现在让你冷静的想一想,你后悔吗?或是当时有不妥当的地方?
侯聚森:也有后悔,当时要是再冷静一下,别人再骂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记者:现在网上还有个图汇集了你骂人的话,你看到了吗?
侯聚森:看到了。
记者:这些话是不是你说的,为什么会说出这样骂人的话?
侯聚森:这些骂人的话,有的是我随手复制的。比如那些特别不堪入目的,来对付那种骂类似话的人,我们当时也不能落下风是吧。他们说的特别难听,就复制他们骂我们的话回复过去,就这个意思。还有那种不是特别激烈,普通骂人的话,是我说的。我们刚开始哪会骂人啊,都是跟对方学的,一开始挺文明的,到后来就不太文明了。
记者:在那个网络环境为什么不能文明呢?
侯聚森:文明不起来,特别是在纳吧,很多言论都比较反动,不是我们说他反动,他自己都承认自己反动,说自己宁肯给美国当狗,也不做中国人,就这个意思。对这样的言论我们就反击,他们就整天骂我们,你往回说好听的也没用,不如直接骂过去。你来我往,说太文明也不管用。网上相对虚拟,喷子很多。在贴吧像这样骂人的话,在我看来太多了,很普遍。这些话很多都是纳吧出去的,最后我们也学会了。像我上贴吧也两年半了,发的回复也是论万计了,他们找出的我骂人的也是很少的一部分,比例很小。
记者:骂人这个事真的不能避免吗?
侯聚森:在贴吧特别是纳吧这样的,骂人真的很难避免,每个人去那里,要是不生气,真的都不太可能。这个都得磨一段时间,刚开始看了很生气,习惯了无所谓,甚至自己学会了往回骂。到现在看见都懒得骂了,懒得去生气了。在2013年刚开始时还是文明的阶段,2014年混的比较久,说话也就不文明,你看现在汇集我骂人的,都是2014年回复的。最后就是麻木阶段,现在让我去骂也不会骂了。你看2015年我的发帖记录,甚至连贴吧都不大看了。
记者:根据网上贴出你骂人的帖子,你能不能找到当时别人骂你的?
侯聚森:应该能找到,不过得翻很长时间,因为记录不好找。对方应该也是下苦心,为了黑我通宵扒拉帖子。现在微博上很多骂我流氓,感觉都是水军,很多小号在骂,都能看出来。比如,微博上2013年连转发、原创记录都没有死了的号,现在都复活了来骂我,给我扣上流氓的帽子。
记者:你说别人骂你,可能觉得很无辜,但是我们也见到了一些你骂人的帖子。你觉得你和他们有区别吗?
侯聚森双方可能都觉得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但他们站的道德制高点在我看来不屑一顾,瞧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是汉奸行为,没有人能瞧得起汉奸。骂人应该是不妥当,但那时候哪想那么多。我现在在这看,2013年5月30号我的空间还发过一个状态是“和小人对骂,你也会成为小人”。发完我也忘了,道理谁都懂,但真正做的时候确实很难。
校门口的冲突
记者:7月22号那天被打当时是怎么个情况?
侯聚森:其实他们之前发过消息说要过来打我,但我没当真,说你过来吧。我之前也看到过网上传的那张微信截图,说要打几个人,也没当真。还有,他们几个月前网上发了一份接下来要公布的人肉名单,要说我说脏话得罪他们了,其他人也这样吗,想不通。
22号早上,网名“侯聚森肏周子锋”,QQ号64804865的人发消息,说自己在文登汽车站,让我8点去单挑,还拿着一张骂我的纸拍照挑衅我。我当时因为要去荣成足球比赛,没有理会。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我学校门口,拍了照片,还发了骂我的话,继续挑衅。后来我就一个人出去了,在门口就看到一个人,给对方拍了个照片发空间。对方QQ上说我穿拖鞋先不打我,让我回去换双鞋。等我再到门口的时候,发现人没了。当时告诉保安,再来了电话我。后来保安电话说来了三个人,让我报警。当时我觉得应该没什么事。不过以防万一,我让4个同学在我身后约100米的地方暗中保护我。到了校门口后,发现就一个人,这个人一米七五左右,身材胖,戴着黑框眼镜,眼睛不大,猜测应该就是以前经常在网上攻击我的人。我从没见过对方,但对方应该认识我,因为有我的户籍信息。
我拉着对方的衣服,想到校园聊聊,他也拉着我往后退。前后拉扯了不超过10秒,我们两人都倒在旁边的树丛里。然后我就想站起来,这时头上突然一麻,挨了好几棍子,是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打的。不知道从哪又冒出3个人,我看见这4个人手里拿着辣椒喷雾、甩棍、电击器,还有一个能射出抓手钩子的东西,打在我的腰腹部。那个胖子的甩棍是金属材质的,都打折了,地上留着半截,后来被他们拿走了。当时我抽出腰带反击,腰带是塑料头的编织腰带。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分钟时间。这时,我同学就上来把这些人推开。报警后,警察来了,他们早就跑了。
记者:尽管你解释为拉扯,但是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打起来了?
侯聚森:我自己不觉得是打起来,当时只是想拉扯他,而不是去打他。要是我真想打他,一见面就打他一拳,多么简单粗暴,还省事是吧。
挨打后,同学陪着我去医院挂号,由于人太多,我就打电话给我爸一起先去公安局录口供。然后又去医院,头部缝了四针,背部也受伤肿了,眼睛也被辣椒水喷的流泪肿了,左手也被电击器电伤,现在还疼。打完之后,这些人还在QQ上问我被打感觉怎么样,得意洋洋的。
7月23号晚上7点多钟,公安局给我下的行政拘留处罚书,说我因网络纠纷,和别人约架,打架斗殴,根据治安管理条例,我和我一个同学被行政拘留,因为我未满18岁,不予执行。不过我的同学应该被拘留了。
记者:你同学被拘留了,你看到他是否动手了?
侯聚森:当时我眼里进了辣椒水,睁不开眼,而且周围围了一堆人,也看不清楚。后来去医院的时候,我同学说他拉住了拿甩棍打我的人,没和我说打人。所以觉得同学挺冤的,就是去拉架,也没主观打别人的意思,怎么就被拘留了,感觉对不起同学。
记者:你觉得这是不是约架?
侯聚森我觉得自己不是约架,顶多就是约见。什么征兆都没有,他们突然就来了。而且来了后约我去汽车站单挑我也没去。之前在网上说过要来打我,我说就那你就来吧。其实在那种情况下就是随口一说,根本也没想着他们能来。我本来就不想去打架,哪有打架不带家伙,也没带人。而且我上午踢球参加比赛挺累的,胳膊和腿还受伤了,能带着伤去打架?当时没想到能打起来,更没想到对方能带着家伙。
记者:警方怎么询问的?你是怎么回答的?
侯聚森:警察就是让我把过程说下,还问我不是拿的腰带吗,我说是看到有人打我,我才抽出来的。
后来警察抓了四个,放了两个,那两个人QQ上线了,说自己出来了,又开始骂我。那个被放出来的梁某某,还贴出自己的处罚书炫耀,说自己没事了。
侯父眼中的儿子,现在就希望能平平安安
侯聚森的父亲:太不像话了,都打到家门口,咱的孩子要真想打架的话,都一起上了。他们是主动来打到家门口了,怎么能是一律同罪。
这些人22号早上好像去过我家附近一次,快到中午时候又去了一次。邻居告诉我的,有两个男的,帽子压得很低好像蒙着面,在我家附近转悠,老太太以为是小偷,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就说找小侯,问是哪个小侯,说是找侯聚森,借两个钱花花。老太太说没有小侯,赶他们走了。老太太告诉老头,让老头告诉我声,但老头忘了,下午2点才打电话告诉我,这时候已经晚了,孩子被打了。不是说网络都是虚拟的吗,怎么动真的了。怎么知道我们住在哪,还找到家来了?
记者:对这个事你什么想法?你眼中的小侯是个怎样的孩子?
侯聚森的父亲觉得对孩子判得太重了,孩子在(爱国)这方面很积极,因为我是当兵出身,因为像他这么大有爱国之心,很值得欣慰,因为很多孩子像这么大都是享受型的,因为爱国产生纠纷,一直打到家门了,一直判拘留了,我觉得不但对孩子就是对所有的孩子,有这种心理,以后谁还会爱国。培养孩子爱国不就是从小吗?因为爱国拘留了,对他心里产生巨大打击,我连自己都爱不了,我以后还怎么爱国。人家打上门来了,咱们还不能还击吗?还一律同罪,如果咱们爱国打到他们门上呢?咱们没有。那么多人打他自己,又不是两拨人一块打,同学过来拉架还被拘留,并且学校门口还有监控。我刚才给老师说了,我说咱们孩子在学校是否还能给他们打,并且孩子刚参加完足球比赛还受伤了,要真想打架还不抄家伙,网络这个东西很虚拟,孩子可能只是吹个牛,说个大话而已。
因为他岁数不够,当时我签的字。但案底是留下了,当兵都没法当。现在发生这个事情,不但影响孩子,也影响家庭。现在很多人都在问我,压力很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讲。再说,把他头都打破了,也没人说赔偿医药费的事。子想行政复议,但这个结果是公安认定的,也怕提出来会不会以为我们在闹事。毕竟孩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所以先不考虑这个,让孩子先报到。希望这个事别再影响家庭,特别是孩子。
记者:现在网上有种说法,他们是收钱过来打人的,这个你了解多少?
侯聚森:他们的空间里很多,当时开着,我进去看了,有些打款的截图。截图之后下边还有留言,都是在炫耀、自夸,就是说,这么多人支持他,要是不去卸一条腿,对不起大家等等。
记者:事情发生后,你觉得对你网上的一些朋友有什么影响?
侯聚森:我觉得就是失望,他们都“走了”,就是我们有一个群,他们有一些已经退群了。发生这个事了,他们也有动摇。有些寒心,现在就希望能平平安安的。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东,爱国言论,青年,侯聚森,网络,约架,官微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2.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