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山》:所有人的恶与痛

飞鸟冰河/“知影”

2015-07-30 10: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写在前面】
近日看到“河北被拐卖女性竟成最美乡村女教师”新闻,点燃了我心底压抑已久的愤怒。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但还是忍不住要出声怒骂。
不是因为这名可怜的女性忍气吞声,作为受害者她当得起这个“最美”称号,而是因为从上到下,整个环境的麻木与扭曲。
对于这样一名被侮辱和损害的受害者,新闻媒体如此包装其境遇,而当地政府与公安机关见到媒体曝光后,对相关人员并无进一步惩治,也没有相应的救助措施。这不但让人愤怒,也让人绝望。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种赤裸裸的耻辱,竟然能被包装成正能量,最后奉献出一部名为《嫁给大山的女人》的电影。这不但是法律的耻辱,也是电影的耻辱。因此我决定带大家回忆一部可能很多人早已熟知的著名电影,《盲山》。著名导演李扬的这部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作品,才是《嫁给大山的女人》应有的真面目。

《盲山》拍摄于2007年,外景地在陕西秦岭。根据导演李扬的说法,这部电影不但基于真实事件改编,连演员也基本都是非专业演员,除了女主角白雪梅的扮演者毕业于电影学院,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演员,其他相关角色,全部由当地民众或非职业演员扮演。这是个令人惊讶的事实,很难想象一个地方的本地民众,会毫不在乎的出演这样一部电影。毕竟电影以展现本地的丑恶行径为目的,会严重损害当地声誉,甚至导致高层压力下的追惩,他们真的不怕么?不过在影片中这些非职业演员的本色出演,让人理解了他们毫不在乎的根源:他们压根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是罪,不是恶,是本地风俗,天经地义。
根据李扬的回忆,围观者在得知这是拍电影之后,还有人恬不知耻上来问“那个女娃娃(女主角)长得不错,干脆就卖给我吧”。这种令人齿冷的行径,让导演在电影尚未完全杀青,就撤离了外景地,部分镜头是在其他乡村场地拍摄完成。也正是这种完全真实的环境,让整部影片从头到尾,都弥漫着令人绝望的阴冷气息。甚至国内公映版那个相对和谐的结尾,也不能扭转这一氛围。
故事其实很简单,剧透也不会影响任何观感。女大学生白雪梅在勤工俭学时,被人贩子骗到山村拐卖给当地农民,惨遭强奸之后,多次试图逃亡未果,在生了一个孩子之后,终于利用机会传递出消息,让她父亲来救他。但在当地村民的阻挠下,白父和警察也无法带走她。最终在某天她独自溜出,在警察的接应下逃走,但她的孩子却不得不留在当地,又是一次骨肉分离。片尾的字幕告诉观众,每年有多少被拐卖妇女得到解救,尽管这并不能改变她们遭受迫害的事实。
这是国内公映版的结局,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个公映版,但它好歹上映了。而海外公映版的结局则有所不同。警方用尽办法也未能救出白雪梅,而当她看见自己的父亲被当地村民围攻的时候,情急之下她拿起了菜刀,砍在了那个强奸她的男人头上。
显然,后一个结局更悲凉,也更符合现实,因为我们已经无数次在法制节目中见过类似的故事。
不过,只有当我们沉浸到故事细节中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一刀的分量。
白雪梅被诱骗到陕西农村,发觉上当之后要去找警察报案,农民老头一瞪眼“你走了我的钱找谁去?”而老太婆则一边说软话,“女子,嫁谁都得嫁”,一边拿走了她的行李和钱包,“从今往后你就是额家的人了。”
农民黄德贵面对白雪梅“买卖妇女要坐牢”的警告,吐了一口唾沫,“坐球牢,谁家娶媳妇不花钱,我花钱了就是我的女人”。然后肆无忌惮的强奸了他。
黄德贵的表弟是村里的文书,算是相对有文化的人。在白雪梅向他求助的时候,他假装答应,先要钱,未果之后要白雪梅陪他睡一觉。但提起了裤子之后,他哈哈笑着离去,没有任何行动。令人讽刺的是,他介绍自己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黄德诚,道德的德,诚信的诚”。
村里的乡民,帮着黄家监视白雪梅,甚至直接阻挠她逃跑,因为当地村里不止一家买来女人做媳妇,“她跑了把警察引来咋办?”
白雪梅试着逃跑,途经水塘,看到水塘里飘着一个小小的尸体,女婴。
作为村里唯一上过大学的人,孩子们都来找她求教,她也乐于给这些孩子讲课,几乎成了村里的代课教师,作为她忘记痛苦的唯一途径。但这些被她帮助的孩子家里,无人因此感激她,反而羡慕黄德贵运气好,买了个有文化的女人。
白雪梅用身体和村里杂货店老板交易,换来40元钱,终于逃上长途公共汽车,面对堵住车的村里人,她哭着哀求司机和售票员不要开门,“我买了票,我要回家”,而司机面无表情地打开门,让黄德贵把她揪着头发抓了下去,所有的乘客熟视无睹。
当乡里的警察终于出现,面对白雪梅的报警,警察却无动于衷,“你这是家务事,我咋管的上哩?”

白雪梅的父亲带着外地警察来救人,得不到任何接待和帮助,反而是各种隐瞒,阻挠,谩骂,殴打。
在影片取景的陕西秦岭大山深处,当地人毫不顾忌地谈着买个媳妇的花费。而在片中有个名叫赵小兰的外地妇女同样被拐卖而来,生了4个孩子,抱着最小的一边喂奶,一边劝白雪梅“跑个啥,哪里不是过日子”。这名龙套演员,真实身份就是一个被拐卖而来的妇女,她所做的就是她在村里经常做的事情。而她的丈夫因为20元一天的费用,几次三番殴打她,逼她出演,最后还以“我媳妇给你演戏,你也要给我管饭”的理由,在剧组蹭了几天饭。
所以当白雪梅最后那一刀,落到黄德贵的头上时,看电影的人感觉到胸中有口气,一泄而出,不是因为我们心存暴力,而是这泥沼一般的大山让人无路可走。相比国内版那个看着孩子泪流满面离去的结局,我宁可看到这种玉石俱焚的收场。甚至烧了整个村子都不为过。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都不能让人对这些人,这个地方有一丝怜悯。“罪有应得”是唯一能做出的评价。在这一刻,我们相信,没有人是无辜的,都是恶人,都有罪。不作为,比行凶更凶残。
这是一部令人愤懑,怒火中烧的电影,也是一部让人倍感无力,心生绝望的电影。因为它几乎不是电影,就是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现实。它彻底打破了我们对这个世界“淳朴善良”的幻想,把黑色的罪直白地放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无地自容。
更不可思议的是,直到今天,我们才知道这个现实,这个曾被《盲山》真实描绘的现实,竟然被披红挂彩,换了一个名字,叫做《嫁给大山的女人》,在2009年堂而皇之上映了。
而这个电影和它反映的现实,是被拐卖的打工妹,最后竟然“感动中国”?一片血肉模糊的凶案现场过后,把残肢断臂心肝脾肺摆成一个心形,凶案就成了喜事?丧事喜办,好手段!!
中国电影,为有《盲山》这样的电影而骄傲,也为有《嫁给大山的女人》这种电影而耻辱。无论什么理由,被拐卖的女性有多高尚,多忍辱负重,也不能改变她是受害者,需要被拯救的事实,而不是留在那个愚昧凶残的本地,彻底牺牲自己,试图扭转那糟烂的民众。那是当地政法和教育部门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她这个受害者需要承担的责任。这种让受害者奉献到底的“大爱”和“感动”,是打在所有人脸上的一记耳光。
不知你感动了没有,反正我已经接近冰冻了。
同样在2009年,我赶赴山东临沂,乔装采访“电击教授”杨永信和他的网瘾治疗事业。遇到了一个试图逃跑而被抓回去的“网瘾少年”,他光脚穿着球鞋,血从腿上流下来,悄悄地对我说,“跑不掉的,这个县城的人都指望这个医院发财,家长住在外面要给他们房租,吃饭穿衣要从他们那里买,谁帮人跑掉就是不让大家发财,连警察都不管我,说我是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所以没人能救我,没人。”
我看着他的眼睛,浑身冰冷,却无可奈何,几分钟之后,我就被踢了出去。那是我第一次对记者这个职业产生了怀疑。我们拼死拼活,熬夜写稿,有用么?就为了这些面对一点蝇头小利丧失人性的“群众”。
如今看来,还是有用的,不但有用,还必不可少。因为就算当时无能为力,并不能救助那些弱者,但至少我留下了真实的记录,就如同《盲山》一样,在《嫁给大山的女人》这种不知廉耻的电影出现的时候,我们还能用《盲山》这种真正的电影来反驳它,告诉后来人,真实的电影,真实的世界是怎样的。
它就是这样的——
耻辱!!
社会罪恶的制造者从来不是个人,也从来不是小团体,它是一个社会的整体罪恶,是直接实施者、装聋作哑者,以及视而不见的观者们共同的罪恶。如果我们今天无所作为,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我们就和电影中无动于衷的人一样,是千万恶人中的一个。那记响亮的耳光,我们谁都逃不开。
所以,尽管明知不管用,我还是要在此做一次键盘侠,记录下今天真实的愤怒,也希望并不知《盲山》的朋友们,能去看看这部电影,哪怕一遍。
(本文经“知影”微信公众号zhimovie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盲山

相关推荐

评论(6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