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哈愿意再修改被安倍叫停的东京奥运主场馆方案

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综合报道

2015-07-30 17: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扎哈·哈迪德目前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设计方案效果图。
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自设计方案公布以来就风波不断。先是日本国内建筑师联名反对,称其与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在年初重新拿出修改方案后,扎哈的设计依然被日本建筑师矶崎新嘲笑为一只“老海龟”。
两周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终“拍板”,宣布废除该方案,重新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扎哈事务所于28日在其网站上发表了1400字的声明,称项目预算的膨胀与设计本身无关,东京当地施工成本的增加以及由主管单位指定结构商应被纳入考量。但事务所仍表示愿意进一步配合提供修改方案,以确保体育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顺利完工。
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废弃原本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场馆建设方案,将“从零开始”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
7月28日,扎哈事务所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对此作出回应。此前,包括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和槙文彦在内的日本国内建筑师批评扎哈的设计规模过大、与周遭环境不协调,不过导致这一方案最终“流产”的主要原因还是其不断增长的成本。根据扎哈最初的设计方案,“新国立经济场”的建设成本为1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然而此后估算的实际成本不断攀升,现在已经达到了252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6亿元),翻了近一倍。
在长达1400字的声明中,扎哈事务所称这一项目的设计和成本预算都得到了东京奥运会的主管部门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的批准,并反复提及“扎哈事务所自始至终都积极主动地寻求削减预算的方案”。
建造工地目前的状况。
扎哈事务所显然不满意日本政府和民众将成本提高的原因全都怪罪于设计本身,他们认为还有以下三点也是重要因素:
1.由“日益增加的建造需求、极其有限的劳动力以及日元的显著贬值”所造成的东京地区快速增长的施工成本;
2.二阶段竞标过程本应由结构商提交成本预算,结果结构商却由主管单位指定,由于缺乏竞争事实上也增加了建造成本。
3.事务所不能直接和结构商沟通合作,从而无法就设计细节的造价进行磨合。
除此之外,针对外界诟病其原设计中屋顶的拱形结构占据了预算的大头,扎哈事务所反驳表示,“这些拱形结构并不复杂,采用了标准的桥梁建造技术来支撑轻质结构,运用强聚合膜的屋顶来覆盖所有的观众座椅……日本的设计和工程团队评估这一屋顶设计的成本约230亿日元,比预估成本节约了10%。”
针对扎哈的“新国立竞技场”被废弃,“拍板”该方案的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表示,竞标评委会只负责选择设计部分,不负责成本,但2520亿日元的建设预算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需要作出调整。不过他也指出,不应该中止扎哈的设计,否则日本将失去其国际信誉。
此前,安倍政府计划在半年内重新进行建筑设计竞标,将于今年秋季商定新的奥运会主会场方案,新场馆的建设成本预计将削减至大约18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亿元)。不过,新场馆用于2019年日本秋季橄榄球运动会的计划将肯定告吹。
新方案真的能省钱吗?根据《筑龙网》的的报道,根据合同签订内容,日本方面首先面临着590亿日元的进度设计费,JSC还将支付36亿日元用于株式会社日建设计(Nikken Sekkei)及另外三家设计公司的设计费用,支付扎哈事务所14.7亿日元,还有aiseiCorp.及TakenakaCorp建筑公司7.91亿日元的技术顾问费用和一份与Taisei签订的价值32.9亿日元的相关材料采购合同。
也正因为此,扎哈事务所在声明的最后指出,日本政府想要推翻已经推进了几年的原设计从零开始,事实上是将自己置于更大的风险之下。因为重新竞标不仅不能解决已经导致的体育馆预算增加的任何基本问题,项目延期所带来的建造时间的紧迫和施工成本的持续增长,将必定引起更多问题。事务所表示,愿意修改原有方案,运用更多创新方式打造一个更加经济合理的体育馆。
当年参与竞标的有来自日本国内外不同建筑事务所的设计方案。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国立竞技场,扎哈·哈迪德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