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谈核爆70周年:我很担心有核战争的危险

宋奇光 编译

2015-08-08 13: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核爆70周年之际,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的采访,讲述1980年代美苏如何从核对峙走向谈判、达成部分核裁军,以及他对现今这个依然未能无核武化世界的担忧。他表示,无核武化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正确的目标,不能允许这样足以消灭整个文明的武器存在。核武器如果没有被全面销毁,迟早会被人类使用。戈尔巴乔夫认为,美国的军事存在是通往无核化世界之路的最大障碍,现今最大的危险在于太空的军事化。
1985年,戈尔巴乔夫在就职苏共总书记讲话中,曾警告核战争发生的可能性,并呼吁“完全摧毁并永久禁止核武器”。他相信如果没有核裁军,苏联和美国、西方的关系将始终陷在死胡同里,互不信任,敌意日增。《明镜》还针对恐怖平衡理论、与美国前总统里根和西德前总理科尔的互动,以及如今的乌克兰危机等向戈尔巴乔夫提问。
澎湃新闻编译部分访谈内容如下:
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
明镜:你感觉到苏联在1980年代受到北约拥有核武器成员国的威胁了?
戈尔巴乔夫:当时的情况是,他们的核导弹部署正越来越接近两方边界。核弹变得越来越精确,而且瞄准决策中心。对于怎么使用这些武器,也有非常具体的计划。核战争变得可以想像,甚至一个技术性的错误就可能让它发生。同时,裁军谈判进展缓慢。在日内瓦,外交官们对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喝酒,还喝其他更厉害的东西,一升一升喝。毫无成果。
明镜:你提出裁军不是因为苏联在1980 年代面临金融和经济问题吗?
戈尔巴乔夫:当然我们感觉到了军备竞赛对我们的经济是相当大的负担。这的确是一个因素。但显而易见,核对抗威胁的不仅是我们的人民,也是全人类。我们对核武器的破坏力和后果太了解了。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的发生让我们相当准确地知道,核战争的后果会是什么。因此我们考虑的决定性因素,是基于政治和道德,不是经济。
明镜:你和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打交道的感觉怎样,很多人认为他是冷战的驱动力?
戈尔巴乔夫:里根是出于真诚的信念,真正拒绝核武器。在我与他 1985 年 11 月第一次会面期间,我们就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核战争没有赢家,决不能开打。”这句话把道德与政治相结合,许多人认为这两样是不可调和的。不幸的是,美国后来就忘记了我们联合声明中第二重要的点—— 即美国和我们都不应该致力于追求军事优势。
明镜:那你是对美国人很失望吗?
戈尔巴乔夫:这么多年过去,不幸的是有些事情没有改变。早在 1950 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就直接道出了问题所在。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力量在里根和他的继任者乔治·布什之下依然强大。前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曾经告诉我,只有保守如里根那样的总统,才有可能身处让参议院通过的《彻底销毁两国中程核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的位置。我们不要忘记,是里根自己提出的“零点方案”(澎湃新闻注:建议消除苏联和美国在欧洲部署的所有中程核导弹)在西方有很多反对者。他们认为这只是一个宣传噱头,想要阻挠里根的提案。
1986 年在雷克雅未克首脑会议之后 (澎湃新闻注:里根与戈尔巴乔夫会晤的主题是核裁军),撒切尔夫人宣布:我们受不了第二次雷克雅未克了。
明镜:当时你真的相信,你们可以实现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吗?
戈尔巴乔夫:我们不仅宣布无核武器的世界为主要目标 ,我们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中期目标。此外,我们所向往的化学武器的销毁,现已接近实现。限制常规武器也在我们的议程上。这和我们关系的正常化是不可避免地联系在一起的。我们想要从对峙走向合作。我们取得了很多成就,这表明我的方法是完全切合实际的。
明镜:为什么对洲际弹道导弹的谈判要比中程导弹艰难得多?
戈尔巴乔夫:在雷克雅未克,我和里根不只搭建了消除中程导弹的框架,而且也让洲际导弹的数目减少一半。但里根遭到美国政府中鹰派的强烈反对。这一情况在布什执政期间继续,所以,我们直到 1991 年夏季才正式签署条约。战略远程武器也是技术问题。然后我们还有导弹防御问题。
明镜:你没能说服里根放弃他的战略防御创新(SDI)计划,即建造一个对洲际核弹道导弹的防御盾牌。这让你觉得烦恼吗?
戈尔巴乔夫:里根无论如何都想要这个计划。这就是为什么在雷克雅未克,我们未能将我们的洲际导弹和中程导弹协定转变成条约。为了打破僵局,我们对美国人让步,拆解了一揽子谈判。我们商定,对中程导弹单独立约。也就是里根和我1987 年 12 月在华盛顿签署的(即中导条约)。
明镜:美国部署的中程导弹还引发了德国的大规模和平示威......
戈尔巴乔夫:......赫尔穆特·科尔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签订条约和拆除潘兴1A导弹上。
明镜:核弹头属于美国人,但导弹是德国的。科尔宣布,如果美国和俄罗斯就销毁中程和远程导弹达成协议,德国就拆除导弹。
戈尔巴乔夫:如果科尔当时不放弃这些导弹,我们也没法签字。
明镜:你认为经常被引用的理论,所谓确保拥有同归于尽的武器反而可以防止核战争的发生怎么看?
戈尔巴乔夫:这里头有危险的逻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如果5或10个国家被允许拥有核武器,那为什么不能是 20 或 30 个?今天,十多个国家拥有制造核武器的技术条件。选择是明确的:要么我们走向一个无核世界,要么不得不接受核武器继续一步步向全世界传播。我们确实可以去想象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想想如果有一个国家积累这么多的传统武器,其军事预算近乎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如果核武被销毁,这个国家将享有军事上的绝对优势。
明镜:你在说美国吗?
戈尔巴乔夫:是的。它是通往无核武化世界道路上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非军事化重新放回国际政治的议程。这包括裁减军事预算,暂停发展新型武器和禁止太空军事化。否则,迈向一个无核世界的会谈将只是空谈而已。世界将变得更不安全、 不稳定和不可预测。每个人都输了,包括那些现在寻求主宰世界的人。
明镜:现在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在乌克兰危机上的分歧,有战争风险吗?
戈尔巴乔夫:我们已走到美俄关系的十字路口。很多人已经在谈论一场新的冷战。两个大国之间针对重要全球性问题的会谈都被延迟了,包括核裁军问题。信任,我们辛辛苦苦打造的资本,已被摧毁。
明镜:你相信会有核战争的危险吗?
戈尔巴乔夫:我很担心。当前状态是可怕的。核大国仍有数以千计的核弹头。核武器仍然部署在欧洲。减少库存的步伐已明显减缓。一场新的军备竞赛正在展开。太空的军事化是一个真正的危险。核扩散的危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不生效,主要是因为美国人没有批准它。这将是极其重要的。
明镜: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吗?
戈尔巴乔夫:不管境况多么艰难,我们绝不能退却或恐慌。在 1980 年代中期,不少人认为直通核地狱的火车是不可阻挡的。但后来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很大成就。数以千计的核弹头被销毁,几种类型的核武器如中程导弹被弃置。我们可以为此骄傲。我们共同取得了这些成就。这对今天的领导人:奥巴马,普京和默克尔,应该也有所教益。(宋奇光 编译)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核爆70周年

相关推荐

评论(5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