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出新书:寻找“同温层”读者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5-08-10 08: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8月9日,上海图书馆,刘若英出席《我敢在你怀里孤独》新书见面会。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高征 图
如果把刘若英的那些KTV金曲串在一起,剧情大概可以是这样:曾经“很爱很爱你”,希望“不再让你孤单”,后来两人“分开旅行”,最终“我们没有在一起”,成了“亲爱的路人”,互相“成全”,以为只有“一辈子的孤单”,没想到最后“原来你也在这里”。
唱了一辈子的“孤单”的刘若英,终于结婚生子。多年来也一直没有放弃写作,从第一本的《一个人的KTV》,到新近的《我敢在你怀里孤独》,跟她的歌也差不多:孤单——恋爱——孤独。不过,孤单与孤独或许是不一样的,年轻时的孤单也许是太想恋爱,现在的孤独,用她的话说,是“当我们可以很幸福地躺在别人怀里的时候,我们还能同时保有自我。”
8月9日,刘若英携第6部文字作品《我敢在你怀里孤独》现身上海图书馆。“孤独感是自生自灭的,不是因为他人导致。我这么说,一方面希望解除他人的心理负担,另一方面,是我想保有孤独的自由。我很珍惜这种自由……”她缓缓念着书中自己很喜欢的一段文字。
刘若英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坦言现在的自己很幸福。“不管我唱歌、演戏、写东西,都是我喜欢的,唯一就是觉得时间有点不够用。下个阶段,我会把时间再多分配一点给孩子。”
孤独是一种享受
对刘若英而言,孤独从来不是一个不好的词,而是一种享受。她享受一个人去唱K、看电影、洗衣做饭,甚至于身边的人在群聊时,她也会偶尔“神游”。“相处久了,他们就会知道我不是恶意。”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相比熟悉的人,来自陌生人的关心与倾听更没有负担。“一个没有和你有直接关系的人,听你说很多,也只是多听一个故事而已。你的情绪不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相反,和很熟的人在一起,我们会想会不会把负能量给他了?重点是,别人安慰的道理,其实我们都懂得。然后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但身为公众人物,工作时的她必须和很多人在一起。“当有别人在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本能反应,要care(照顾)这个人。” 她说,“我工作了二十年,工作时就会很专注。但工作一结束,我可以马上切换到一个人的放松状态。”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越来越觉得你先要过好自己,才能和别人相处,才有能力去照顾别人。比如我爸妈经常问,能为我做些什么。我就说只要你们能把自己照顾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自己也是这样,(爸妈)不要过于担心我,因为我有我的人生。”
刘若英感慨,在她那个年代,不结婚就很奇怪。“比如老了以后年夜饭去哪里吃?可是现在的除夕夜,单身的人各有聚会,不一样了。现在的人有更多的选择权。”她还是相信,宁可一个人待着,也不要勉强自己和相处很累的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你要在你的状态里觉得舒服,不要老觉得别人的状态比你好,不然一辈子都会不开心的。”
现在的她,也很享受家里两个人、三个人的时光。“我希望大家在一起时就像黏土,可以很有趣。但是一分开又能有独立的面貌、独立的思考。各自去不同的世界看一看,回来就可以有不同的分享。
《我敢在你怀里孤独》书封
有了孩子,有了自然的变化
刘若英在书里说,大家眼里的她该做的事,也许包括:不管几岁都会维持单身、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去天涯海角旅行、继续唱着寂寞的歌、全情投入于饰演别人的故事……而现在的她,很“平凡”地结婚、生子。
答应出版社要写这本书时,刘若英还没有怀上孩子。待到真正开始构思,身体已不是一个人的。“对即将当妈妈这件事,有期待,也有更多的害怕。”
刘若英告诉澎湃新闻,以前不管什么状态,最终都可以一个人做决定,为自己负责就好。“我一向是那种对自己空间、时间很敏感的人。因为你习惯了自己,突然有东西、有人进来,我会有点慌张的。”她说,“有了小孩以后,空间、时间就有了很大改变。怀孕时我并不确认自己能不能适应这样的改变。”
而真的成为妈妈以后,刘若英直言“独处”和“自我”确实变少了。“如果到现在我还说‘我明天要去旅行,孩子丢给你们了’,那就不配拥有一个小孩。”但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这样的变化其实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为了孩子,她在家里空出了一个房间、在地上做了一个围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心甘情愿的,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接受现阶段的状态,是最好的。
她相信此时的自己,只是在过一种和从前不一样的生活。“不因为改变而圆满,因为我原来的人生就是圆满的。”
对于我的孩子,我就希望当他不需要我的时候,我是一个‘找不到’的妈妈。当他需要的时候,我会在那里,就好了。我希望我比他忙。
文字是情绪的整理和抒发
《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其实是刘若英的第6部文字作品。和以往相比,这份写作经历最大的不同在于她在怀孕期间行走台北,访问王浩威、五月天石头、五月天玛莎、宋冬野、林奕华、陈绮贞、詹仁雄、卢广仲八位好友。以往的“自言自语”,变成了更多的对白。
一开始,刘若英想着和朋友聊天,就希望文字轻松点。“但是写的过程中我又有点担心。因为我还是觉得文字有魅力和力量,要尊重它。”刘若英笑言,文字在她的“独处”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其实就是自己在和自己聊天,而且是情绪的整理和抒发。”
“我知道怎么写东西,是因为小时候家人写字条、住校时我写家书、恋爱时我写情书,出来工作后就写传真,所以我有很多东西都是用文字在表达。”现在,不少艺人都有了自己的文字作品,刘若英觉得每一个写东西的人都不大一样,“愿意写都是好的,因为让大家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
“现在大环境的改变,包括网络都在颠覆我们原来的模样。现在的文字,有时都没有标点符号。我们也开始有新的用词,比如前几天我才知道什么是‘玛丽苏’。”
对于新作品的销量,刘若英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并不会看重,但也不会那么骄傲地说“你们爱看不看”。“我只是觉得,我先诚心诚意地把我的东西写出来。若有发行,我很感激,因为它就不会只是存在于我的电脑、笔记本里,它有机会到喜欢它的人的手里。”刘若英说,如果有人说看了奶茶的书有所感受,她会觉得很感动。“我会觉得书的存在,就像以前的CD、胶片一样,偶尔翻起,就会有不一样的情怀。”
至于是不是要让人人都喜欢这本书呢?刘若英回应书的读者要找“同温层”(类似)的人:“就是大家发现,哦对,我也是这样想的,或者哪怕有不一样的想法,这本书也刺激了你的思绪。我觉得那就是一种交流。我会因为这种交流感觉欣慰。”
特别的是,在刘若英眼里,书还和影视、音乐作品有很大不同:“歌和影视作品的创作需要很多人和你一起完成。歌还好一点,但是影视作品有太多你不可预测、不可掌握的东西。因为它有后期的剪辑、制作、排片量,现在的电视剧在不同的电视台播放可以被重新剪,这些东西对我而言是非常可怕的。有时它和我原来看到的剧本,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刘若英笑言,“但书就不会这样,出版社哪怕只是用法的一点改动都会来问我。所以书是很踏实的。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刘若英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