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延鲁举报释永信玩弄女性,少林寺回应称释延鲁娶妻生子被逐

澎湃新闻记者 姬文彬

2015-08-10 11: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释延鲁 @金钟 图
就在官方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进行调查时,弟子释延鲁的实名举报不期而至。
8月8日,曾被少林弟子怀疑系“释正义”的释延鲁,和多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多年的人,站出来实名举报释永信。
自7月25日以来,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的“释正义”,多次网络爆料,举报释永信“有私生子、玩弄女人、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引起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关注。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否认自己是“释正义”,称受到“释正义”鼓舞。此前,释延鲁曾表示,“释正义”值得敬佩。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化名)曾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他推测“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系释延鲁组织,“也有些反水的(少林寺弟子),会有些信息反馈过来。”刘和形容说,这次是“大决战”。
“释正义”究竟是谁?举报事件调查结果如何?谜底,仍待官方揭晓。而使这场举报风波更加复杂的,是释延鲁作为释永信曾经身边的红人、侍者,师徒从蜜月到反目的故事。
师徒交恶
释延鲁:释永信索要钱财 少林寺:释延鲁结婚生子

走进少林寺院门,左甬道第二道券门,就是锤谱堂。锤谱堂形似四合院,东南角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房屋,已被锁两年。
这间房屋,便是释延鲁与释永信矛盾升级的引爆点。
释延鲁8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5年初,他在锤谱堂为登封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以下简称“武僧基地”)设立一间招生办公室。
武僧基地教育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下辖武僧基地、少林国际足球学校、《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员培训基地、霍利菲尔德拳王培训中心等八个单位。官网介绍释延鲁说,“少林寺武僧总教头,俗名林清华,1985年入嵩山少林寺,拜于方丈释永信门下修禅习武。”
释延鲁说,2010年2月和2012年1月,释永信以其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向他要钱,他两次向释永信的个人账户支付,每次100万元。2012年底,释永信再要释延鲁支付200万元,遭到拒绝。二人由此交恶,招生办公室因此被锁,释延鲁同年离开少林寺。
少林寺相关负责人刘和7月30日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系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中除名,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起初是释延鲁的办公室,后被其用来招生。
和释延鲁说法不同,少林寺称招生办公室被锁是在2013年7月。
把守寺门的释延畅、释延翰告诉澎湃新闻,释延鲁被除名后,武僧基地的招生人员,还能到锤谱堂的办公室招生,但须持景区门票,这种状况延续了一年多,直到招生办公室被锁。
上述说法获刘和证实,他提供的照片显示,锤谱堂门口贴着一张红底黑字的少林寺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声明时间是2013年7月。
“虽然没写哪家武校,其实是针对释延鲁的。”刘和说。
释延畅、释延翰回忆,声明贴出当晚,就被武僧基地的教练撕掉。次日少林寺重新张贴,并派人守门,而后将招生办公室锁门,“声明连续贴了几个月。”
少林寺张贴声明的直接原因,是一场冲突。释延翰说,2013年6月19日,武僧基地一名外籍华人学生,没有门票要求进寺,“都是年轻人,也都练武,双方动了手。”
释延畅、释延翰说,学生母亲没几天来到少林寺,双方都无大碍遂和解,后方丈释永信还把守门僧人喊过去专门说了这事。没想到的是,守门僧人6月28日被登封市公安局少林派出所行拘。打人的学生在他们(少林寺)的要求下,后来虽被行拘,但他们认为,“是释延鲁在(背后)操作”。
“师兄(释延鲁)把师弟弄进去,老和尚们都看不下去了。”刘和、释延畅、释延翰均称,少林寺在这件事后开了一个会,决定张贴声明,关闭招生办公室。
至于“释永信借招生办公室向释延鲁要钱”一事,刘和表示他不清楚。
连日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释延鲁电话,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亦未获回复。
从方丈红人到师徒反目
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郯城县一个武术世家,其父和释永信相熟,便将他送到少林寺。
为考验其诚心,释永信先把林清华派到一个小寺庙里苦修。白天砍柴烧饭,晚上苦读佛经,过得清苦又乏味。
一年后,林清华离开。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林清华重返少林寺,师从长他5岁的释永信,取法名释延鲁。
作为释永信的弟子、侍者,释延鲁曾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你看照片就知道,方丈见那些大人物,他都在旁边。”刘和说。
在释永信所著《我心中的少林》一书中,1999年8月20日释永信升座方丈的照片显示,在释永信背后“打伞”的,就是释延鲁。
武僧基地官网显示,目前学校师生8000余人。媒体报道称,是登封地区的第二大武校。“登封实力最强的塔沟武校,四十年才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武僧基地为什么发展这么快?”刘和说,“还不是傍了少林寺这棵大树……哪所武校不想挂少林寺的名,不想释永信挂个名誉校长?”
少林弟子释延南、释延孜告诉澎湃新闻,他俩都比释延鲁到少林寺早,和释延鲁也非常熟悉。在他们看来,武僧基地“占尽了少林寺的优势”,少林寺有什么好事情,“都被武僧基地拿走了”。
“为什么他能在少林寺里招生?”释延南说,其他师兄弟也开有武校,他还听说别的武校不满,“师父都顶着”。
在刘和看来,释永信对释延鲁“是默许的”。
刘和解释说,最初,释永信支持释延鲁,用意是发扬少林文化,也是考虑少林寺人少,有时会被欺负,碰到重要活动比如接待贵宾,就需要四处借人,有个自己关系好的武校,用人方便。
师徒为何从蜜月到反目?释延鲁8月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释永信2012年借招生办公室向其要钱致二人反目,他同年离开少林寺。刘和、释延南、释延孜均表示,不清楚二人反目的直接原因,但释延鲁因结婚生子被少林寺从常住名单除名。
释延南说,师徒也有一些小矛盾。曾有一次,师父要带人到国外表演,释延鲁挑了一批三流水平的学生,被师父发现,非常生气。
释延鲁被除名后,释延南每次见到释延鲁,就会和其理论,要求释延鲁向师父道歉、悔改,但释延鲁表现坚决。
释延鲁曾分别向释延南、释延孜描述武僧基地的规划,“说这要新建几座楼,那座山头要推掉建练武场。我当时就说他,你学校办大了,翅膀硬了,敢造师父的反了啊。”释延南说。
“在少林寺里招的学生,有的学费(加生活费)能收到几万元每年,这是正宗的地方,金字招牌。”刘和说,少林寺张贴声明、锤谱堂的招生办公室被锁后,武僧基地招生受到不小影响,有一段时间,释延鲁多次在晚上游客散去后,到少林寺向释永信下跪,道歉,有时一跪一两个小时。
释延孜说,他见过两次。其中一次在方丈室内,释延鲁跪着说,“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向你(释永信)汇报”,“当时好像有说起门口打架的那个事,师父说,你是师兄,那都是你的师弟,你怎么能把你的这些师弟给关起来。”
释延孜回忆,当时,屋内还有登封市一名领导,气氛沉闷。
刘和认为,释延鲁并未真心悔改,只是因为招生办公室被锁,利益受损。“他(释延鲁)还托相当级别的领导来说过情。”
少林寺多人证实下跪事件,不过,未获释延鲁证实。
实名举报:释永信喝酒吃肉,有女人有私生女
释延南说,“释正义”举报释永信的网帖出来后,他看到释延鲁的朋友圈转发,马上质问“谁转你不能转”,后发现自己被删除好友。
7月30日,30名少林弟子发公开信称初步查明“释正义”系释延鲁。在释延南等少林弟子看来,少林寺是子孙庙,像家一样,有什么问题应该在家内部解决,释延鲁的做法,是“欺师灭祖”。
当天,释延鲁回应说,自己并非“释正义”,但敬佩“释正义”。
8月8日,释延鲁和少林寺武僧团前团长李国营、少林寺武僧团前教练邹宗明、河南少林无形资产有限公司原法务部总监王永华、释延仁(称曾做过释永信侍者)等多名曾在少林寺内生活或工作的人,到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他们声称,能证实7月25日以来“释正义”举报的部分问题,此外,还有一些别的问题需要反映。
释延鲁说,实名举报是受“释正义”鼓舞,“(少林寺)这么做(注:称释延鲁是释正义)可能别有用心,把我拿出来当挡箭牌。”
“释正义”到底是谁?由谁组织?
早在7月30日,刘和曾告诉澎湃新闻,他推测“释正义”举报由释延鲁策划,“也有些反水的(少林寺弟子),会有些信息反馈过来。”
7月30日,针对网上有关释永信法师的报道,中国佛教协会表态要求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国家宗教事务局称,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8月4日夜间,登封市宗教局发布消息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他事项正在核实之中。
此前,“释正义”举报称,释永信涉嫌拥有双重户籍,并和其情妇释延洁有一私生女,释延洁也有双重户籍(韩明君)。“释正义”还公开了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的查询截图。截至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对此进行证实。
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说,他们曾目睹释永信喝酒吃肉;释延洁多次使用名为“韩明君”的身份证;僧人私下都叫释延洁为“师娘”。
“释正义”还曾贴出一组疑似郑州警方对释永信、刘某某的询问笔录。笔录中,释永信报案称遭敲诈,刘某某则称自己和释永信多次发生性关系。
释延鲁对媒体说,他曾参与处理此事,2004年,刘某某和释永信之间有一起经济纠纷,起因是一批佛像的货款结算。“后来刘某某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有关她和释永信发生性关系的有力证据。”释延鲁说,这之后,释永信答应赔付刘某某300万元,其中200万是释永信向他索要的。
释延鲁说,多年来,释永信从他身上敲诈近2000万,有据可查的有700万。但释延鲁等实名举报者并未提供任何有效书证,他们称,希望国家宗教事务局直接进行调查。
8月9日,少林寺外联办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方丈(释永信)平安,举报事件将要“云开雾散”。9天前,该负责人曾对澎湃新闻说,面对各种所谓的举报和质疑,要让法律说话,方丈原话表示:“这次一定做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一个交代。”
截至目前,官方调查结果仍未出来。
澎湃新闻注意到,尽管释延鲁已经实名举报释永信,武僧基地官网首页,还挂着“名誉校长”释永信的照片和简介。校园门外的宣传栏,依然张贴着多张释延鲁陪释永信接待国内外领导的照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释延鲁,释永信,少林寺

相关推荐

评论(2.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