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人如何处理洋垃圾:回收再生产后卖回西方

澎湃新闻实习记者 王楠

2015-08-12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惟妙惟肖地演绎了垃圾成堆的景象,孤儿翻掘垃圾,寻找可循环再用的废品,换回食物。大多数情况下,翻掘垃圾的人都是为了维持生计。不过,美国记者亚当·明特(Adam Minter)认为,实际上,回收产业为人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无论个人还是国家。
亚当·明特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废品经销商家庭,是一名新闻记者,目前受雇于彭博新闻社。2002年他开始进行一系列关于中国新兴的废品回收业的开创性调查报告,受到国际传媒界的认可,2004年获得斯蒂芬·巴尔写作奖。从那时起,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华尔街日报》以及英国《金融时报》、《卫报》等国际媒体经常邀请他采访和撰稿。2008年,他受邀到伦敦皇家地理学会做了对全球废品回收贸易的评论性演讲。
他曾用十多年时间观察和深入研究中国和世界废品回收产业的发展,著有《废物星球》(Junkyard Planet)一书,描绘了近二十年来中国垃圾产业和社会发展现实,揭秘中国垃圾产业与世界经济的联系。该书副标题为“从中国到世界的天价垃圾贸易之旅”,观点新颖,如书中称中国是全球垃圾最后的天堂,进口“洋垃圾”并非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倾倒行为,而可能是精明的中国商人买下了这些废金属等,并运送到中国的某些地方。在这些地方,废品得到了循环再利用,被制造成新产品,随后又被运送回美国、欧盟和其他发达国家。另外,该书还展现了一个我们鲜少了解的“废物世界”。他描述道,在上海宝山的一个废品回收工厂里,800名身着青色工作服的女性工人用手将切碎的美国汽车碎片进行分类,声音“像风雨交加的强劲台风。事实上,这种声音比我们刚才冒雨走进来时听到的雨声还要大。这声音听起来很刺耳,带着金属质感,像是模拟电视台间静电干扰的声音,但要更为缥缈”。
日前《废物星球》的中译本由重庆出版社出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用电子邮件的方式采访了亚当·明特。
亚当·明特
澎湃新闻:全球废品回收行业中,对于中国所处的地位,有许多人认为,进口“洋垃圾”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倾倒行为,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观点的呢?发展中国家是否就更适合废物回收产业?
亚当·明特:可回收“废品”并非倾倒于中国;事实上,它是由商人购买后进口的,这些商人看准了未加工材料的增值机会;二者是完全不同的。在浙江和广东,可回收废品是拥有几十亿美元资产的产业,其为制造商供应塑料、金属和纸张等。如果没有废品回收,制造商就必须为了所需要的材料去开发森林、矿山、油田。中国的回收进口总额已随着经济增长而增长。2000年,中国从世界各地进口了31亿美元的可回收废品;2014年,则进口了276亿美元。事实上,中国回收进口总额的增长率超过了经济。
中国会为了垃圾花费276亿美元吗?当然不会。事实上,是中国商人在进行微型投资,而投资对象(废品)不为外国人重视,中国人却很看重。
然而,必须注意的是美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他们自己的大型回收产业。例如去年,美国回收产业在经济活动中产生了1050亿美元,并且直接和间接地雇佣了471857人。而直接受雇于美国回收产业的人的工资和收益平均为77153美元。
平均来说,美国回收了其扔弃废物的三分之二。但是因为美国扔弃得太多,产生了自己的工厂难以处理的剩余。因而,额外的三分之一就被出售给其他可以对废物重新利用的国家,而不是倾倒!目前,中国与印度等许多南亚国家就为了美国回收品而处于竞争之中。
在中国石角镇雷蒙德·李的圣诞树彩灯回收厂里,一捆捆进口美国圣诞树彩灯即将被送去循环再用。
澎湃新闻:您在《废物星球》中说:“过去20年,中国的一切都在加速,机场、高速路、汽车……所有发展都需要金属……基础建设庞大,但中国还无充足的原材料,更经济的做法是进口废铜、废铝、废钢。”那么,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对进口废品需求从过去到现在存在怎样的变化?其中关键的影响因素是什么?
亚当·明特: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事实上,在过去的12个月,中国对原材料的需要已经急剧减少,因为其缓慢的经济发展。众所周知,最近铁矿石和钢铁行业遭受了轻微打击,废钢铁行业也是如此。其共同原因是: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习近平主席所提到的“新常态”,中国将需要更少的原材料。
这种转变对大多数中国进口的废弃商品具有重要的影响。例如,废铜进口——一个我仔细跟进观察的领域,与2014年相比,其在2015年的前五个月下降了8%。这是十分急剧并引人注目的跌降,尤其是当你考虑到中国废品供应的三分之一都来自进口。
经济、供应、需求是废品进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只要中国的原材料需求低,就会出口废品。但是在这个规则中也有重大的例外。最值得注意的可能是塑料。最近几年,随着中国加工废弃塑料技术水平的提高,中国从发达国家进口塑料也在增多。事实上,根据我目前得到的数据,废弃塑料是中国2015年大幅增长的回收品之一。
这是清远市最大的铜回收商清远金田企业的一个仓库,工人们把电缆送进剥离器里。
澎湃新闻:您曾写到去过的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中国的文安县,您去了许多次,2009年您在那里的时候,它是中国北方废旧塑料贸易中心,但即使他们停止了回收,那儿仍然污染严重。那么您在那儿时看到了什么?对于协调废物回收事业的就业等好处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呢?
亚当·明特:当我在2009年第一次到达文安县的时候,感到十分震惊。那里没有大型工厂,却有数以百计的小型家庭作坊。但是,那些小作坊每一个都会对其所在区域产生污染。大概令我最震惊的就是,在文安县看见一个古老的墓地被用作化工产品的倾倒地,以重新利用这些化工产品。无需多言,尊重祖先是中国文化的基础,所以我对当时那个场景真的感到十分难过。
在我拜访后的几个月之后,政府就下令文安县内停止营业。结果,大多数商人迁移到了其他地方,文安县则只剩下失业与污染!在我看来,最优的做法是允许文安县这样一类的地方继续营业,并与商务伙伴合作改善经营方式,提高技术水平,从而减少污染甚至实现零污染。这需要耐心、资金,以及政府和商人的极大努力。不过我认为,在土地已经被污染,而且人们精通生意的现实情况下,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方式已经在中国多个从事金属回收行业的其他地区成功试行。在山东临沂、广东清远,政府和当地回收行业协同合作,并将其重新安置到他们认为具备良好的污染控制设施的回收业园区。在临沂和清远,这个过程是极为困难的,也并非完美的,但这却是从过去以来很大的进步。我认为这样的模式也可以在文安县试行。
澎湃新闻:废品回收是与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却并不为人所熟悉的一个规模巨大的行业,也是一个对经济波动异常敏感的行业,国际市场废品原材料的价格,甚至能够成为世界经济状况的指示器。然而,并非任何人都能够从事废物回收事业并从中获得巨大利润,您认为这样的人具备哪些主观或客观条件?
亚当·明特:我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从我的经验来看,极少数人是专门抱着成为回收行业企业家的目的成长壮大的。事实上,他们大多是具有“低进高出”自然天赋的人。换句话说,他们是天生的企业家。
就我的经验来看,在这个行业中最成功的人是那些对废品拥有第一手知识的人。通常来说,他们是在处理废品的过程中积累了这些知识,有的甚至来自马路。我认识的一个山东回收行业富豪在他年轻时就开始了他的生意,他在马路边收集钉子。随着时间积累,他渐渐对金属具有了深入了解,并知晓如何购买和销售它们。事实上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知识。例如,铝合金的价值差异,可能是每千克数十元人民币的差异。如果你要购买数十吨的铝,那么知晓了金属的价值差异就相当于获得了大量财富,就像许多回收工作者一样。
我发现的另一个最杰出的回收行业企业家的特质,是我们美国人所称的“赌徒天性”。他们不惧怕冒险。例如,他们可能会看准一大批金属回收品,并且毫无畏惧地猜测其中金属的价值。如果他们经验丰富,那么风险很低;否则,风险不可忽视。同样,他们对金属的价值博弈,就像下注者投资股票。例如,有的可能购买铜,并且一直持有,待价而沽。最近来看,这是一个糟糕的赌注!
经验丰富的分拣工每月能赚到500多美金,还经常被其它废品站挖走。
澎湃新闻:您愿意给我们描述一下,您至今为止仍旧印象深刻的回收企业吗?
亚当·明特:我印象最深刻的回收企业就是中国的回收企业。35年前,中国的回收企业十分微小,以致大多数人认为它根本不存在。但当中国经济开始对外开放时,许多小型企业看到了机会,并且寻找途径进口外国的废品以在中国加工。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谁想重复利用美国的垃圾?但是,实际上,这种想法一点儿也不疯狂。它创造了巨大的产业,而且这个产业对中国经济十分关键。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
不过如果你不介意,我再给你讲一个小故事。20世纪初,亚伯·里德尔(Abe Leder),一个从俄罗斯搬到美国的穷人,没有文化、没有钱、不会英语,根本找不到一份工作,所以他就开始在马路边捡垃圾。不久,他就挣到足够的钱,购买了马和马车,接着是卡车,最后购置了一块土地用于回收生意。
亚伯·里德尔是我的曾祖父,正是因为他的回收生意,我才能够获得良好的大学教育,并且在舒适的环境中成长。当我来到中国,看见上海马路边的回收工作者,他们使我想起亚伯·里德尔。他们大多数没有受过教育,只有很少的钱,有的甚至不会讲普通话。但是他们勤劳工作,其中有的人就像亚伯·里德尔一样,将通过回收生意来帮助家人。这就是我将中国回收工作者称为我兄弟的原因。
澎湃新闻:回收事业使得我们的生活废品等获得了新的价值与用途,其存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整个回收事业的发展前景,如企业组织结构、管理模式等问题,您有怎样的看法?
亚当·明特:回收行业中,获得最大利润的企业更可能是运营一个或两个主要生产地的中型企业。这是最佳的企业规模,其中有许多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因为购买回收废品是一项非常具有专业性的技能,而只有极少数人掌握。通常,只有在废品上花费数年时间,并熟知各类纸张、塑料、尤其是金属的差异,回收企业才能更好地发展。中型回收企业可能更容易获利。我所知道的美国一个这样的企业,就有两个生产地,最近企业价值达4亿美元。
最近几年,有很多中型企业成长壮大的例子。有的公司已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上市。不幸的是,一旦公司规模继续扩大,它们的获利就将减少。我认为,原因在于它们不能顺利地使其废品的购买问题有序化。同样原因,国有废品回收场通常也不是非常成功。
所以,一般来说,我认为企业家私有的回收企业依旧是主导,而且在未来很多年内也会是最成功的模式。
由重庆出版集团推出的“知行·视界”丛书,包括了亚当·明特的这本《废物星球》。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垃圾产业,废物星球,亚当·明特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