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者杨明:20年不认罪,听到母亲捡垃圾申诉,几次想自杀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发自贵州天柱

2015-08-12 07: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蒙冤者杨明:申诉是我生活的全部。编辑:崔彩云(01:43)
8月11日,杨明被判无罪,来到宾馆,杨明握住女儿和母亲的手。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蒙冤20载,在距50岁生日还有4天的时候,杨明终于以无罪之身走出监狱。
宣判前一天,杨家四代共23人从天柱县赶到铜仁市,迎接杨明回家。为此,他们还特意借来一辆红色的轿车,“图个吉利”。
8月11日早9点40分左右,张磊、王宗跃两位辩护律师,及本案申诉人——杨明83岁的母亲周德英,进入铜仁监狱——贵州高院将在这所监狱内进行再审宣判。
一个小时后,两位律师及周德英首先走出监狱,向焦急等待的众人宣布了好消息:杨明无罪!
大约10分钟后,办完释放手续的杨明,从生活了6年的铜仁监狱走出。之前他被关押在贵州凯里监狱。
在监狱外,杨明扶着他母亲坐在路旁的台阶上,然后跪下向坚持申诉二十年的老母亲周德英磕了三个响头,直将额头磕出一大块淤青。
原本近乎文盲的周德英,年逾六旬时儿子被抓,不久之后又经历丧夫之痛。没人能体会她这些年所遭遇的苦难,而她能用言语表达出来的,也只是“我儿无罪,所以我要坚持申诉” 。
天柱县距贵阳三百多公里,距铜仁近二百公里。周德英以高龄之躯,每月坚持去一次贵阳,去一次铜仁。直至后来她跑不动了,才由杨明的妹妹杨孟贞申诉。
在铜仁监狱门口,重获自由的杨明和女儿及母亲拥抱在一起,哭成一片,在场众人无不为之动容。
1995年杨明被抓时,他已离异,女儿杨芸年仅5岁。此后20年,杨芸与奶奶相依为命。为数不多的父女相聚,也只能隔着铁窗。
“刚放假去看一次,快收假了再去看一次,一年大概可以见四五次。”杨芸告诉澎湃新闻:“奶奶去贵阳、北京上访申诉,我就去姑姑家蹭饭,姑姑把房子卖了拿钱给奶奶打官司。”

之后,杨明前往宾馆沐浴更衣后,与母亲和女儿一起,坐着那辆借来的红色轿车,直奔天柱。
杨明和亲人一起回家。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早早就聚在杨明家外的亲友,点燃炮竹为杨明接风。跨过一个火盆,杨明终于踏进离开了二十年的家。
只是,这家已不是当初那个殷实幸福的家。

对话杨明

澎湃新闻:当初警察是怎么把你带走的?
杨明:(1995年)3月28日叫我去公安局配合调查一些事情,把我和我妹妹都带去了。3月29号我进的看守所,直到今天才无罪释放。中间没能回家。我父亲去世,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当时在凯里监狱。
澎湃新闻:申诉书里说你在看守所里受到了刑讯逼供?
杨明:打我的有周朝玉(音),一个姓龙的,他们俩是警察。还有一个预审科的“吉老二”,用手打背后,还用脚踢,我戴着脚镣,吉老二把我手捆到背后,再用一个杆子插到我背后去撬,把我手这里踢坏了(右手小拇指处),不知道是骨折还是断了。
我进去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周朝玉和杨洪彪(音)叫看守所的付嘉月(音)几个人对我刑讯逼供,等我睡着了他们就打我,踏我的胸口,然后拉起来打,从过道上打到床上,打了二十分钟把我打昏迷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付嘉月还用毛巾打我脸的左右两侧。
当时他们(警察)许诺,打得我认罪了,就给付嘉月他们4000块钱。周朝玉和付嘉月原来是公安局的同事,付嘉月(后来)因为贪污被逮捕。
澎湃新闻:在监狱里的时候,有减刑的机会吗?
杨明:他们给我许诺,随时都可以减刑,而且减的幅度还会大一些,可以给我减到15年。条件是我要认罪,但我没犯罪,所以就没答应减刑。如果减刑出来,基本就没有申诉的机会了,那就算你认罪服法了。我没犯罪,减刑就是侮辱我。我给他们说,减刑就要出大事。
澎湃新闻:出大事是什么意思?
杨明:就是我想要自杀。从死缓减到无期的文件上,我都没有签字,但他们还是给我减了。后来我一直坚持说我是死缓,他们说我是无期。
澎湃新闻:在监狱里要参加劳动么?
杨明:要参加劳动的,但反正我不参加劳动,我没有犯罪。
澎湃新闻:这算消极对抗吧,管教会不会为难你?
杨明:有的管教也会为难,有时不准你会见、打电话、用钱之类的。有的管教跟我关系好,我也会帮他们搞些机械加工之类的。
澎湃新闻:通过哪些方式了解外面的世界?
杨明:一般是电视,可以看卫视和央视。也有书,但那些书太落后了。
澎湃新闻:靠什么坚持这20年?
杨明:自己的信念和家里人的支持,没有别的选择。
澎湃新闻:有绝望的时候吗?
杨明:听到母亲在捡垃圾(哭泣),经济上困难的时候,在里面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我自己都想过几次自杀。
杨明接受记者采访。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澎湃新闻:
你会追究当年办案人员责任吗?恨当年的办案人员吗?
杨明:会追究他们的责任。也很恨他们,但只恨极少数。有些还是不恨,并不是他们想把我这个案子办成冤案。
澎湃新闻:今天听到宣判结果时你的心情?
杨明:当时很无奈的感觉,他们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宣布我无罪,但我根本就没犯罪,他们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我有点不能接受。
澎湃新闻:毕竟出来了。
杨明:谁想坐这20年牢?我父亲也死了。原来我有个女朋友,怀孕了(但后来)孩子也没了,她在广东跳楼自杀了。我们家房子现在只剩一半了,我开的卡拉OK也没有了,我工作也没有了。
澎湃新闻:整个人生都颠覆了。
杨明:就像埋了还没有死的感觉。
澎湃新闻:在监狱的时候,有没有设想过出来后的生活?
杨明:没有,从来没想过,只是想着怎么申诉,申诉就是我生活的全部。第一步都没走到,怎么想第二步。过几天可能会考虑以后怎么生活。
澎湃新闻:在监狱里可以寄申诉材料出来吗?
杨明:申诉特别特别难,材料都寄不出来,我(威胁)以自杀的方式逼他们,他们监狱才出钱给我寄材料。2009年到铜仁监狱我就寄材料,交了将近一百封,都没有回音。
湃新闻:你怎么想到自杀的?
杨明:我没有付诸行动,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我发脾气了。后来寄出去的也没回音,但是监狱给我邮寄的凭证、回执。
澎湃新闻:寄了多少申诉材料?
杨明:我统计了下,大概寄了700多封。只有贵州高院驳回过一次,其他的没有音信。
澎湃新闻:你觉得能平反的最大因素是什么?
杨明:法治的进步。还要谢谢律师,为我这个事情,他们一拨一拨来帮我。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申诉者 减刑 无罪

相关推荐

评论(1.9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