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今昔①|李一败走5年仍是绍龙观精神领袖,常趁夜回

澎湃新闻记者 刘海川 发自重庆

2015-08-17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师”今昔①|李一败走5年仍是绍龙观精神领袖,常趁夜回
“养生大师”李一闭关出游后,重庆缙云山道观的香火大不如前【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13
【编者按】
2005年,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李一在凤凰卫视、湖南卫视及国内数家知名媒体频频出镜,号称能够“通电诊病”、“龟息/辟谷养生”,并获得了“养生大师”、“国学大师”、“神仙”等各种称号。
暴得大名后,“大师”开始名利兼收,先后当选重庆市道教协会副会长、中国道教协会的副会长;他开办的短期养生班,每天的学费甚至高到1000元的天价。
2010年,著名打假者方舟子在网上公开对李一打假,称其“养生文化”是伪科学,且还有“逃避债务”、“借养生之名敛财”等诸多行为。
此后,重庆北碚区民宗局证实,李一的“水下生存两小时”属于虚假宣传,办学收费行为没有履行报批手续。其“人体通电”疏通经络预测疾病,也不属于道教传统功法,真实性有待验证。相关卫生部门也称,长期以“人体通电”疏通经络预测疾病的李一没有获得过卫生部门的医疗许可。
“大师”李一遽然坠落,自行宣布“闭关”,并辞去两级道教协会的职务,从此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
这个消失五年的“大师”如今何在?澎湃新闻近日探访发现,重庆当地官方目前正在投资修缮绍龙观,李一虽然不再实际管理绍龙观,但仍被认为是 “精神领袖”,且不时趁夜悄悄回山。

道长李一去哪了?
这个号称能“通电诊病”、“辟谷养生”的重庆缙云山绍龙观、白云观住持,曾利用深厚的政商人脉积淀,在数年内接连当选为重庆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和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主管两级道家养生领域。
但他同时饱受质疑。他曾号称拥有3万弟子,在其管理的两所道观中,他开设的短期养生班每日学费高达1000元。在公开报道中,不少演艺界人士也被传与他来往密切。
5年前的那场声势浩大的舆论风波后,李一跌入谷底。随后闭关,下山,出行美国,云游。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前探访得知,李一偶尔还是会回缙云山。
目前,绍龙观也在低调修缮中。“为了不让养生文化在山上断根,官方投资了数千万元。”一位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李一虽不参与实际管理,但还是道观的精神领袖。
李一成名后,开办的短期养生班,每天的学费甚至高到1000元的天价。CFP 图
道长的“成与败”
重庆绍龙观道教管理委员会主办的《缘起绍龙》杂志2002年2月期封面上,李一左手拿着拂尘、右手轻轻搭在铁栏杆上,面露微笑。
他背靠着道观大殿,面对放生池,一脸的踌躇满志。他的身边,是几名重庆的时任领导。
3个月前,他刚刚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连笙,走入道教的殿堂。自此,商人李军华丽转身,成为道长李一。此时的他已拥有两间道观。
被标榜为始建于明朝成化年间的正一道场——绍龙观及其支观白云观,实际上是由佛教寺庙改建而成,原名为绍隆寺和白云寺,1960年代被毁。
绍龙观坐落的缙云山,位于重庆市北碚区郊区,海拔仅700多米,与市内其他如仙女山相比,并非重庆人心中的名山。
一名熟悉当地历史的僧人告诉澎湃新闻,山上曾有的8处寺庙,如今仅余缙云寺和温泉寺。
1998年,断壁残垣的绍隆寺破土重修,转变成绍龙观。
道观建成后,李一开始全力推销绍龙观道家养生文化。公开报道显示,他的养生文化集中在“辟谷养生”上。
曾跟随李一短暂养生修行的一位博士告诉澎湃新闻,李一的方法是站桩、打坐和长时间禁食,“不禁食的,吃素食。”
这位博士很快便受不住,而后下山。“回到北京照镜子,一脸的菜色。”
在朋友眼中,李一有着异于常人的智商、口才和记忆力。一位曾与他深交的知情人士称,李一在2001年成为道士后,常深夜翻阅道家典籍,“确实下了苦功夫。”
2005年,在接连登陆凤凰卫视、湖南卫视及国内数家知名媒体后,李一开始被人称为“养生大师”、“国学大师”。
他的“通电诊病”、“龟息/辟谷养生”也开始在国内走红,一时间来往商贾不断。他在两处道观开办的短期养生班,曾以每日1000元的天价受人瞩目。
2007年,李一当选重庆市道教协会副会长。随后仅用了4年,他又当选了中国道教协会的副会长。在两级协会中,他主管的是养生领域。
2010年,随着方舟子在网络公开质疑李一的“养生文化”是伪科学,“逃避债务”、“借养生之名敛财”、“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李一的前世今生被集中曝光在新闻报道中。他在不堪重负的舆论压力下,宣布“闭关”,并辞去两级道教协会的职务,从此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
李一离开之后,重庆缙云山上的道观香火已经大不如前了,院子里显得有点冷清。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趁夜回山

2015年8月,澎湃新闻再次走上缙云山时,光景已大不同。
蜿蜒蛇行的主路从山脚直达山顶。此时正是重庆酷暑时节,又恰逢周末,重庆市区的不少市民自驾来山上避暑。但他们的目的地并非是两座道观,而是接近山顶的那一片农家乐。
绍龙观坐落在主路的中端,距离山门还有5分钟车程。此时,斜立在山坡上的道观,被蓝色围挡围得严严实实。
门口的“绍龙观保护修缮工程施工公告”显示,“建于明朝成化年间的绍龙观”于2015年3月开始保护修缮,预计工期将于同年12月结束。施工公告还指引游客前往白云支观进行宗教活动。
“为了不让养生文化在山上断根,官方投资了数千万元。”一位当地宗教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一位当地民族宗教界人士称,目前重庆市内共有18座重点寺观教堂在进行修缮,包括绍龙观和缙云寺,“除了官方投资外,也有部分寺观的自筹经费。”

据门卫介绍,目前负责道观修缮的,是一名姓张的道长,“但很少出现。”
白云观则坐落在相对偏僻的小路上,观内有五六名道姑负责日常事务。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早上8点至9点之间,虽不断有游客往来于道观前面的小路,但进入观内的不到10人。
白云观的正门内,也竖起了善捐绍龙观的公告牌,公告准备募集包括殿堂彩绘、装饰、神像雕塑、神龛、供桌、香炉和烛台等购买、制作费用。
其中,一片瓦的捐赠费用为100元;香炉、烛台的费用为8000至9万元;而神龛和供桌的费用,则高达1.5万元至20万元。
但几乎没有游客在公告前驻足。道观的公共空间里,澎湃新闻也未发现道长李一的照片等资料。
“师父已经云游去了,没有再回来。”一名道姑边低头扫地边说,“留在这里的,都是最早跟随师父的弟子。”
但附近村民则声称,他们数月前曾不止一次地见过李一道长前往两处道观。
“来的时候基本都是黄昏,离开的时候是深夜,很低调。”一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绍龙观的实际管理由李一的一名弟子在负责。“事实上,李一虽不参与实际管理,但还是道观的精神领袖。”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舆论风波虽已过去了5年,但李一仍是当地宗教界的敏感词。
“李一,绍龙观,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是非已经不重要了。”重庆市道教协会副会长邓信德对此闭口不谈。
但据北碚区一名宗教界人士称,当地官方对李一也有积极的评价:“一名区里的领导在谈论李一时说,他至少是给北碚区的旅游做出贡献的。”
曾经的“朋友们”
和“气功大师”王林类似,道长李一也一度拥有自己的名流朋友圈。
曾有媒体报道,王菲和李亚鹏夫妇也曾亲赴缙云山修炼。
绍龙观的道士们一度对信徒们宣称,王李二人正是在山上清修后才怀上了孩子。
一位曾在此期间接触王菲夫妇的重庆演艺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道长李一曾给王菲算命,斩钉截铁地称王菲一定生男孩。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性别错了,而且孩子有点问题。所以,王李两人之后便没有与李一再来往。”
不少和李一曾有交集的人,此后则似要与他保持距离。
曾被称为“李一弟子”的凤凰卫视主持人杨锦麟在李一经历舆论风波后,向媒体承认去缙云山休息过几天,但对“弟子”的称呼很不满,“如果我去咖啡厅喝茶,刚好里面贩毒,那我就是毒贩吗?”
商界大亨马云自称是被朋友樊馨蔓“强力劝说”上山“闭关”的。尽管他曾把李一定位为“难得的青年道家研究者”,但他现在对于养生治病等种种技巧“一概不感冒”,他觉得仅仅关注这些表象就是“走歪了”。
凤凰卫视执行台长刘春则直接否认了“弟子”的名号,“慧根有限,不敢高攀。”
如今,以石新路为主干的重庆市石桥铺区域,大半已被新造的大厦填充。少部分老宅藏在这些大厦的背后。入道前,李一曾生活在石桥铺。
只有一位在路边摆烟摊的老妪,还记得这个曾名“李二娃”的人。“有些印象,很多年了。听说后来发财了,也不知道在哪里发财。”
多名当地人士声称,2010年,李一在出事后,“便闭门不出”。
一名曾长期跟随他的弟子告诉澎湃新闻,2010年8月左右,“绍龙观几乎被各种人包围着,有曾经跟随、后来离开的弟子,有记者,也有公安。”
但最终,李一并没有摊上什么事。关于他的一切,在集中曝光后,再无下文。
在曾与李一交往长达十几年的重庆相声演员仇小豹看来,媒体便是李一的“萧何”。“从那以后,李一便躲着媒体。当然,他也不能永远闭关。”
仇小豹称,2013年前后,李一受到国外一家机构的邀请,前往美国讲学。 他也是后来从李一弟子口中得知的。“李一走的时候,没有和我们告别。”
李一在美国的时间并不长。仇小豹说,他后来又回到重庆,短暂停留后,开始云游四方,除了长期跟随他的弟子,无人知道他的行踪。
“他仍然在江湖中,还是有人在关注他。即便是出了事,外面请他去讲课的人还是多。李一偶尔也会上缙云山,但都是悄悄的。”
李一的一名弟子也告诉澎湃新闻,仍有国内外的商人慕名上山,“当然,和以前的数量没法比。”
责任编辑:刘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一,探访

相关推荐

评论(7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