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国日本③|美知日派:日本激进政策是对身份危机的回应

澎湃新闻记者 黄翱 实习生 步凡

2015-08-14 14: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论坛执行主任布拉德·格洛瑟曼
强行推动安保法案、更加明确地展现修宪以及与中国博弈的意图、在历史认知上始终展现出模糊的立场……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系列越来越激进的政策似乎无法理解。今年又恰逢日本二战战败投降70周年,东北亚逐渐升温的局势怎么看都不是对历史最好的纪念。
日本到底怎么了?在著名东北亚问题学者、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论坛执行主任布拉德·格洛瑟曼(Brad Glosserman)看来,安倍的这一系列举动很大程度上源于日本民众出现的“身份危机”。格洛瑟曼在其刚刚出版发行的新书《日韩身份冲突(The Japan-South Korea Identity Clash)》中,用了很长的篇幅专门描写了日本近几年来面临的“身份危机”。
“日本人不免会问自己,‘我们是谁?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究竟几何?我们该何去何从?’……安倍是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者,他的一系列强硬政策也是针对日本的‘身份危机’以及‘日本衰落’论提出的。”他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候这样说。
作为美国著名智库CSIS的高级研究员,格洛瑟曼长期从事日韩两国的国别研究、以及美国在东北亚的盟友体系建设。此前,他在日本历史最悠久的英文报纸《日本时报(Japan Times)》曾担任10年的编委。作为一名常年活动在日韩两国,并在美国国务院走动的学者,通过格洛瑟曼,可以一窥美国“知日派”学者的主流声音。
以下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格洛瑟曼的专访。

“日本经济辉煌的标志物已经不复存在”
澎湃新闻:在您书中用了很大的篇幅介绍日本的“身份危机”,什么是“身份危机”?又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样的“身份危机”?
格洛瑟曼:如果你回溯日本历史,在黑船事件与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曾击败数国并占地无数。例如,1905日本战胜了沙皇俄国,一个亚洲国家战胜了欧洲国家,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自此,日本成为世界上又一强国,但是是最糟糕的那一类强国,它大肆参与掠夺殖民地。但那之后,日本不断挑起战争并最终在二战中战败。令人意想不到是,日本奇迹却又一次震惊世人——一个二战后几乎从零开始的国家一跃变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几乎要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那时候,美国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查莫斯·约翰逊(Chalmers Johnson)甚至说:“冷战结束了,日本是最大的赢家。”日本依靠一己之力创造了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它建立起一种能够完美解决其他国家面临的社会问题的全新社会模式。但不多久,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国家经济陷入衰退,社会开始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日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也在2010年被中国取代。曾经,日本连续17年成为世界最大海外经济发展援助国,现今也被中国打破了。这个国家曾以为自己创造了新型资本主义,是亚洲的正义领袖。但突然间,这一切都不复存在,日本也失去了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坚定。举个例子,你要买电子产品,现在谁还买索尼啊?你会买三星。你要买车,现在丰田也不吃香了,卖的多是奔驰、现代、起亚……所以,所有日本经济辉煌的标志物已经不复存在,这让日本人不免会问自己:“我们是谁?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究竟几何?我们该何去何从?”这就是我说到的日本“身份危机”。
“日本民众不希望日本成为超级强国”
澎湃新闻:安倍政府正以前所未有的态度推动国家政治大国化与军事正常化,这与日本的“身份危机”之间有联系么?
格洛瑟曼:这有必然联系,但也有一些不一致。首先,毫无疑问安倍正在拒绝承认二战的历史。 自1999年始,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Richard L.Armitage)和哈佛大学著名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S. Nye)开始连续发布关于美日同盟的分析报告。在2012年发布的第三篇报告中,他们提出日本面临一个根本性的选择 :是选择做一流国家还是屈居二流?2013年2月,刚上任不久的安倍来到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发表演讲,他坚定地表示:那个强国日本回来了!日本定要做个一流强国。所以,从很多方面来说,安倍政府是拒绝接受日本衰败论的。安倍是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者,他的一系列强硬政策也是针对日本的“身份危机”以及“日本衰落”论提出的。
但在另一方面,根据我的研究,日本民众并不希望日本成为一个超级强国。
他们对超级强国的概念持有怀疑并对其过程中可能包含的风险表示担忧,他们也不希望卷入与其他国家的争端之中,这从他们大规模反对“集体自卫权”可见一斑。很多日本人,尤其是日本青年人更加如此,他们会想:为什么我要努力工作?我的父辈们努力工作了,但他们并不幸福。我们为什么要改变?日本所有的一切都十分安全与舒适。虽然日本在慢慢衰落,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那么差。我想在这里“温水煮青蛙”是个很恰当的比喻,因为很多日本人虽然意识到国家并没有走在一条通往复兴的强国之路上,但他们宁愿保持现状,甚至接受衰败,而非拼命努力改变。在我的研究中,这样的观点占了绝大多数。但我必须强调,这不是安倍政府以及华盛顿大部分日美问题专家所认为的。
澎湃新闻:日本媒体称安倍在一次醉酒后说正策划与中国发生冲突,对此您怎么看?
格洛瑟曼:我认为这个新闻报道不实。发动与中国的战争对日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目前日本不会主动发动对华战争,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
澎湃新闻:如果在东亚或南亚发生了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如在争议岛屿附近的双方船舶碰撞或是小规模交火),美国会做出何种反应?
格洛瑟曼:我认为美国会立即与双方沟通,并让他们冷静下来。但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尽管美国政策规定美方在国土争议上不表态不站队,按照日美双方军事协定第五条,若日本被迫动用军力保护争议海域与岛屿,美国会出兵援助日本。美国官员不断重申了这一点,奥巴马今年春天也再次重申了这一点。如果日本需要援助,美国会提供。
“在搞破坏方面,无人可和美国比肩”
澎湃新闻:美国总统乔·拜登近期表示,美国欢迎中国在全球事务制定规则。美国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美国又会允许中国设定哪方面的规则?
格洛瑟曼:美国当然欢迎中国参与制定国际事务规则。我们希望能和中国成为伙伴。中国的利益和许多国际事务息息相关,所以让中国参与规则制定和国际秩序构建很合理。然而,谁来制定国际事务规则的决定权并不在美国手中,这也是我认为美中独断国际事务的模式并不合理也不实际。如果真的像很多鼓吹“G2”的专家构想的那样,北京与华盛顿制定规则,其他国家接受,那对美国简直太完美了。但实际上,对于正在发生的国际事务,许多国家都有发言权,国际事务的规则和秩序构建最终是个国家间磨合沟通的过程。
实际上,我必须承认,美国十分擅长破坏,在搞破坏这方面,还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和美国比肩。我们在阿富汗、在伊拉克多次证明了这一点。问题在于,搞破坏不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只能通过构建新社会和结构。美国终于逐渐意识到的教训便是,构建国际秩序只能通过国家间的合作。因此,国际事务的决定权不单单在美一国手中。一个最大的反例就是中国力推的亚投行,我认为亚投行简直是美国的惨败。亚投行就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国际间合作范例。中国想到了这个办法来解决一个一万亿的资金缺口,其它57个国家也认为这个想法不错,愿意加入。这就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制定规则、解决问题的优秀案例。我希望美国能加入亚投行,但目前美国把自己逼入了一个墙角。
“美中两国是十分相似的国家”
澎湃新闻:所以这是两国价值观的碰撞了?
格洛瑟曼:其实,美中两国是十分相似的两个国家:两国都是大国、民众之间也很流行“例外论”,美国相信“天定命运”,中国则一直都有自己的“天下”观念。但他们也有一些本质区别:中国95%是汉族人,但美国是个大熔炉。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更加有包容性,更开放。中美两国都认为自己是“例外之国”,都从心底认为自己是最伟大、最特殊的国家,这构成了两国身份认同的本质。因此,中国人会认为,你美国要奉行“门罗主义”,把南美当成自己的后院。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有自己的“门罗主义”?
澎湃新闻:你怎么评价奥巴马政府?
格洛瑟曼:我是他的忠实粉丝。我认为他的想法很棒,但他人比较冷,不是很好接近。所以有时候他的想法不太容易被传达和理解。他的很多政策都显示出更多的克制与理性,这与他冲动的前任是不同的。事实上,自他上台以来就有很多人认为他的执政注定是一场失败。作为第一位黑人总统他遭遇了无数政治上的刁难。如果各党之间能有更多合作,政客与政府官员们不要仅仅着眼于自身利益,我相信美国会变得更加强盛,奥巴马政府也能获得更多成就。

“战败国日本”系列试图从战后心理和认知角度出发,展现日本社会对本国的身份、中日关系、西方国家的多元理解。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倍谈话,知日派,身份危机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