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掐架江西”中落榜状元的夏天:希望、失望、挣扎与坦然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苏雄

2015-08-22 08: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希在父亲王道书的寝室里。 本文图片 澎湃见习记者 苏雄 图
8月21日,江西高招工作最后一天,上饶市广丰区理科状元王希翻出中央财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已经决定去中央财经大学就读,接受落榜清华大学的无奈。
王希是清华大学掐架江西省教育考试院(江西考试院)的受害者之一。他高考裸分645分,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考试加分40分,总分685分。清华大学曾承诺录取他,而江西考试院公布清华大学在江西的理科分数线为686分,清华大学却称录取线是685分。
最终,王希落榜清华大学,档案被投至中央财经大学。
从7月18日开始,王希在中央财经大学、江西考试院、清华大学之间奔波。一个多月里,这个农家少年在希望与失望中几度徘徊,如今,尘埃落定。
“我并不难过,也不后悔。”王希说。
农家子弟
69岁的王道书没想过儿子王希有一天会成为广丰区状元。
王道书是广丰区泉波镇王家坞村村民,单身了40多年,上世纪90年代时,王道书从贵州“买”了一个媳妇,先生了一个女儿。50岁时,他有了儿子王希。
一家四口人,只有王道书一个劳动力,吃饭始终是困扰这个家庭的头号难题。那时候,已经上了年纪的王道书精力都用在种田上。王希与姐姐从小就要学会自立,照顾“精神不太好”的母亲。
王道书对儿子的要求,只有“健康顺利长大”。在姐姐王丽珠眼里,王希懂事、沉稳、话不多,从小就知道家里困难,看到同龄人吃冰糕、零食,他从来没给家人要过。
王希只挨过王道书一次打。那时,村中柴火多,王道书多次叮嘱王希不能玩火,有次邻居一家出了门,王希在家门口玩火,险些将邻居家房屋点燃。王道书回来后,揍了王希一顿。
王希回忆,这次挨打,让他明白“做事要守规矩”。
此后不久,王希进入村中小学读书。王道书觉得,读书没准能改变他“种地”的命运。
读完初中,王希以全县第102名的成绩考入广丰一中。当时有人劝王道书,家里这么贫困,读书还要花钱,不如让王希出去打工,但被王道书拒绝。
因王道书腰椎受伤,无法再种田。王希考入广丰一中后,为让王希安心学习,学校专门安排王道书做了宿舍管理员。
王丽珠后来考到上饶师范学院。姐弟俩成了王道书的骄傲,在村里,人人都知道王道书的儿女“懂事,学习又好”。王道书对儿女最大的期待是: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远离社会上的纠纷。
“落榜”的状元
高考后,王希登上人生第一个高峰。他以裸分645分成为广丰区理科状元。而后,学校推荐他去清华大学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王希顺利通过,获得40分加分。
据王希介绍,江西全省2800名考生报名清华大学自主招生,最终只有14人获得加分。
王希至今记得,参加自主考试,在清华大学校园里步行时,“感觉激动地想颤抖”。一位清华大学的教师对考生说,普通高校培养的是人才,而清华培养的是人物。
“一下子就被击中了,当时心里就只有清华。”王希说。
此后,清华大学江西招生组承诺录取总分685分的王希,这不仅让王希兴奋,学校也沸腾了——王希,即将成为广丰一中被清华大学录取的第一人。
当地媒体将王希描述成一个“鲤鱼跃龙门”的农家少年。他的故事在这座小城引起许多人的关注,多名企业家当即表示,如果王希去清华大学读书,愿意资助王希的学费。
对19岁的少年王希来说,这个暑假在7月18日下午3点之前,“都是完美的”。
但这种“完美”的状态,在王希看到清华大学录取线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7月18日下午3点,王希看到江西考试院公布清华大学在江西的理科分数线为686分,王希有些晕眩,他想“是不是写错了”。而后,前些天积累起来的兴奋感,转变为“恐慌”。
而后是不解。随后,王希在清华大学官网上查到,清华大学在江西的理科录取分数线为685分。清华大学江西招生组的老师解释说,清华大学向江西考试院发函要求将分数线定为685分,却被忽视。
落榜清华大学的消息,给了王希全家重重一击。之前声明要资助王希的企业家们,一夜之间消匿无踪。王道书不得不重新面对王希学费带来的困扰。
王希在电脑上回答“澎友”的提问。
维权之路
王希开始踏上“维权”之路。
在江西考试院公布分数线的第二天,王希和高中老师们赶到江西考试院。他们在这里,遇到多位总分685分而落榜清华大学的考生。
在老师们去江西考试院询问此事时,王希在宾馆里等待着,那是他最煎熬的数个小时。王希说,他在宾馆发呆,脑子里盘旋的是越来越远的清华大学。
江西考试院解释,清华大学向江西考试院发函要求将分数线定为685分时,江西考试院已经生成分数线并将考生的档案投档。王希的档案被投至中央财经大学。但新余四中两名685分考生因为档案无处投放,清华大学同意接收,江西考试院即将这两名考生的档案投至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承诺,只要把档案投至清华大学,就能录取王希,而这需要中央财经大学退档。
这时,王希的姐姐王丽珠站了出来,这个和弟弟个子差不多的女生在痛哭几场之后,毅然决定带着王希进京,“要为弟弟讨个公道”。他们先后找到中央财经大学、教育部,却一无所获。在这个庞大的城市里,王希“一度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王希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清华大学与江西考试院掐架会累及考生,其余两个685分考生能被清华录取,他为什么不能?
夹在清华大学与江西考试院之间,王希的老师陈兴(化名)形容王希“四处碰壁,无路可去”。而王希回忆起这段时间,直言“苦闷”。
在老师眼中性格踏实、低调的王希,决定将内幕公开。对从人生巅峰跌落的他来说,“上清华大学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想要一个公道的说法”。
梦想与现实
8月21日晚9点多,吃完同学的升学宴,王希摸黑回到家。
这个此前对他极为重要的时间节点现在被他刻意忽视了,8月21日,是江西省高考招生工作的最后一天,此后,江西的高考招生系统即被关闭。
这意味着,王希已经彻底和清华大学说再见了。但他似乎若无其事,21日这天的中午和晚上,他都在同学家吃升学宴。
升学宴是当地的风俗,原本,王道书计划包下王氏祠堂,把亲朋好友都叫过来,一起庆祝王希考上了清华大学。而王希落榜清华大学后,8月16日,家里只喊关系最好的亲戚朋友,“庆祝王希去北京读书”。
今年夏天,王希开始外出做家教,很多人来找他。他除了拥有一个被同学淘汰的手机之外,几乎没接触过任何电子产品,连电脑都用不利索。家里虽然贫困,王希却不苦恼,他相信努力可以改变现状。但经历此次风波后,王希说,“有些东西可能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
在老师陈兴看来,王希有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冷静,他将难过与悲伤小心翼翼掩藏了起来。
“最近两天,我问过他不能去清华感觉难过吗?”陈兴说,王希沉默了一会,说不难过,要高高兴兴去中央财经大学。
王希说,“现在面对一切都很坦然”。此前,网上汹涌的舆情曾让他困扰,有人指责称,“此事就是王希的责任,他就应该填报清华大学一个志愿”。陈兴为学生鸣不平:“清华大学承诺录取,意为第一志愿报清华大学就可以,并没有说一定要报一个志愿”。
即使一再强调错失清华大学自己并不难过,王希还是会不经意间表露出伤心。8月19日,在同学的升学宴上,滴酒不沾的王希喝了多杯啤酒,最后醉酒并呕吐。
那时,他告诉澎湃新闻,以后,他会考清华大学的研究生,“清华大学是我的一个梦想”。
目击
我是今年江西高考考生王希, 关于江西考试院和清华大学“掐架”导致我落榜的事情,问我吧!
王希 2015-08-19 24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清华大学

继续阅读

评论(1.7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