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阅兵兵器谱|03式伞兵战车:中国空降兵机械化开端

希弦 / 军事媒体撰稿人

2015-08-25 2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中的03式伞兵战车。
随着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日渐临近,相对于在多次彩排中相对公开的空中梯队,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地面装备的消息仍然较少。对于地面装备,笔者较为关注的是空降兵受阅装备——这一隶属于空军,但又是随地面方阵亮相天安门广场的兵种。
综合目前的信息来看,这次阅兵中亮相的空降兵装备并非是大家期待中的第二代伞兵战车,而仍是曾在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中亮相的ZBD-03伞兵战车。这种看似没有鲜明变化的装备展示,并非意味着时隔这些年我国空降兵部队的装备发展没有新变化,实际上在现已成熟的重装空投技术和03式伞兵战车平台的基础上,中国空降兵在不断衍生着新装备和新战力。
好马配好鞍:中国空降兵配套设备的发展
回顾中国空降兵的发展,从1950年代初空降兵组建到1980年代末的这30余年间,受限于中国空军装备水平(比如说最为基本的航空装备水平)和“陆军老大哥”的传统思想影响,以及在编制管理上的“四不像”,中国空降兵的发展还是相对缓慢的,还有着太多传统陆军的影子、停留在“会飞的步兵”的基础状态。1990年代海湾战争中第82空降师的快速部署和第101空中突击师的空中突击作战对加速战争进程所发挥的作用,给中国空降兵的建设带来了不小的震撼。随着台海局势的逐步紧张,中国军事斗争的重心逐渐明确。在这场潜在的跨越海峡的战争中,空降兵部队是唯一能快速跨越地理障碍作战的先头部队,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战争中作用日益凸显。
由此在加快空降兵的转型发展、增强空降兵战斗力的必然要求下,中国空降兵的发展走上了重装机械化的道路。随后的本世纪初,我们看到陆续从俄罗斯采购多批伊尔-76,运-8机队的规模扩大,以伞兵战车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型装备的列装,中国空降兵的发展也如同陆军的建设一样完成了由“铁脚板”到“摩托化”,再到“机械化”、“信息化”的升级,真正的成为了一支包括运输航空兵、步兵、炮兵、导弹兵、装甲兵,以及其他专业技术兵种在内的新兵种,成为能在各种地形、全方位执行空降的一支应急机动突击力量。
从伊尔-76运输机上连续空投的03式伞兵战车。
对于空降兵的重装机械化发展,基本的技术前提之一就是重装空投技术。我国在运-8运输机的同期展开研制的投物-11甲和投物-12甲等第一代重装空投系统,具备了空投吉普车、无后坐力炮车、榴弹炮及牵引车的能力。在随后的投物-15型重装空投系统上,不仅最大单件空投总重量可达7400kg,而且进一步实现了通用化,可空投伞兵突击车、吉普车、巡逻车、火 箭炮、高射炮等多种装备。随后的改进型降低了空投准备时间,具备了连投和大风条件下空投的能力。特别是“连投”技术,使得运输机内的全部货物能够一次性全部离机,这样大装载量的一次性集中快速的空投能力,可以将火炮等武器系统与弹药一起连投,更利于空降部队落地后迅速形成战斗力。
目前通用型重装空投系统的最大空投重量已突破了10吨,已覆盖到目前空降兵部队几乎所有的主要重型作战装备。特别是与03式 伞兵战车平台适配的专用空投系统,采用气囊缓冲的无货台空投技术,降落伞系统和缓冲气囊直接安装在车身上。着陆时气囊首先触地,利用其排气过程的气囊变形 来吸收部分着陆冲击能量,使战车完好无损。气囊缓冲装置具有结构简单、使用方便、缓冲效果好和成本低等特点。正是重装空投系统的日趋成熟,空投能力的不断 提升,才为空降兵装备的进一步重装机械化发展打下了保障基础。正是我国在重装空投能力上进入了“自由状态”,空降兵装备在设计研发上才能摆脱重量限制,在 设计上可以最大限度的自由发挥,最大程度满足战场的确切需求。
03式伞兵战车全貌,和人员对比可见整车外形十分紧凑,注意车体后部的两个射击孔。
五脏俱全的突击核心:03式伞兵战车
作为空降兵战车部队的主力,继承了国产装甲车辆紧凑设计特点的03式伞兵战车吨位尺寸非常小巧(战斗全重不足10吨,运-8系列运输机可以运载1辆03式,伊尔-76一次可以携带3辆),但炮塔上1门30mm机炮和并列机枪以及1座红箭-73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火力已与86A步兵战车基本相当。由于车体轻巧,并使用了350马力的发动机,该车的机动性也非常出色,在不久前结束的俄罗斯国际军事竞赛的“空降排”竞赛中充分体现。但在比赛中也出现了履带脱落的故障,这是因为为了控制吨位,03式的履带宽度/车体宽度值是国产现役履带式装甲车辆中最小的,在恶劣路况下出现这类故障的概率较高。
同样是为了控制吨位,03式只能采用密度较低的铝合金装甲,虽然这种装甲在防护炮弹破片和枪弹时的性能不错,但面对步兵战车机炮以上火力时仍然是十分脆弱的。就国内铝合金装甲的抗弹性能而言,03式车首装甲能抵御12.7mm机枪弹、两侧可防御7.62mm机枪弹应是一个合理的水平,增加附加装甲的炮塔防御能力可能还会比车体更好一些,但也只能抵御射程内敌轻步兵分队的火力袭扰。因此对防护能力的改进,可靠性的提高以及火力/信息化水平上的进一步增强,是目前在研中的第二代伞兵战车的基本发展目标。
虽然在主要性能上,中俄两国伞兵战车看似相差不大,但内部设计理念差异明显。俄制BMD系列伞兵战车的载员几乎是环绕着炮塔而坐,优点是车辆的重心不会因为载员的增减而改变,利于“人车一体空投”,坏处是载员室使用弹性极低,上下车非常不便,可见BMD主要考虑空降兵的乘车作战。03式则采用传统的后置载员设计,空降兵可以快速上下,沟通比较方便,载员室也可用于运输物资或抢救伤员,另外由于发动机前置,载员安全系数也更高,这说明中国空降兵机械化部队还是以兵员下车作战为主。
但03式伞兵战车也考虑到了如何让载员在车内发扬火力,空降作战中很可能发生人员刚刚收拢上车即与敌军遭遇的情况,所以03式设计了六个射击孔,连驾驶员后方的车长席也有射击孔。这是因为空降兵装甲部队的车长都兼任班长,很多情况下班长都是在车上指挥步兵下车作战,多设一个射击孔也有道理。
随着03式伞兵战车的性能成熟,空降兵重型装备的平台建设也进入了“自由状态”,随后诞生了03式伞兵战车为底盘平台衍生出的运输补给型、装甲指挥型、自行火炮等诸多子型号。特别是后者,03式伞兵战车的底盘与120毫米自行迫榴炮炮塔整合后,成为目前空降部队中射程最远的炮兵压制武器。除了从03式伞兵战车衍生而来的履带式平台外,去年的珠海航展上我们还看到了4×4轮式装甲步兵战车、8×8的轮式轻型战斗车等轻量化的轮式平台。随着这类平台的成熟,在后续的车族化发展上也与03式伞兵战车类似,比如122毫米车载榴弹炮、8×8轮式轻型火箭炮等。
2014年珠海航展中展出的轮式轻型战斗车辆。
同样是在去年的珠海航展上,同上述的03式伞兵战车、4×4轮式装甲步兵战车、8×8轻型战斗车一道与运-9运输机在室外展出的还有AH-4 155毫米超轻榴弹炮。此前在空降兵部队中,由于兵种自身特点所限,炮兵压制火力多以较轻的60mm、82mm和100mm迫击炮以及107mm火箭炮、122毫米榴弹炮为主。但155毫米口径的AH-4型超轻榴弹炮的出现,空降兵火力在强度和压制范围得以进一步提升。AH-4凭借同类火炮中最轻的重量、操作的灵活性、战场的高度适应性,数字化的火控系统,增程精确制导弹药的近40千米射程和10米级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将成为空降作战中,落地后的空降兵重要的兼具面覆盖压制和精确点穴式打击的炮兵支援火力。同时,AH-4再与空降兵部队的中重型直升机结合,又将成为战场高机动灵活的“飞行炮兵”。
即便航空兵的对地支援能力已显著增强,但“大炮兵主义”的传统依旧不能丢,对中国军队的地面部队特别是空降部队来说,自身装备的火炮仍是最可靠的火力支援武器。因此AH-4这类155毫米超轻榴弹炮,对于空降兵而言意义十分重要。
两手都要抓:战略运输化与空中突击化
通过对近些年来空降兵装备发展的简单回顾,我们除了看到随着重装空投技术的成熟,中国空降兵在重型装备发展上的成果颇丰之外,也能看到空降兵部队在下一步的发展中,需要加强以大型运输机为代表的(战略)运输能力和以直升机为代表的空中突击化这两方面的建设。虽说这两方面在目前空降兵战斗力建设中是相对的“短板”,但随着中国航空工业的进步,“短板”的弥补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前者相对来说前途更加清晰一些,此前运-8的升级机型运-9装备空军,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运-20列装中国空军前,运输航空兵部队运输能力紧张的问题。而目前试飞工作稳步推进中的运-20,有望在未来5年内定型量产装备,届时中国空降兵战略运输能力不足的问题也就彻底解决了。
试飞工作稳步推进的运-20定型量产后,将彻底解决中国空降兵战略运输能力仍显不足的最后“短板”。
2005年2月,空降兵组建团级的直升机大队,由此也标志空军的发展由传统的空降空投转向空中突击化。之前搞的重装空投空降提高了中国空 降兵的机械化水平和火力突击能力,在发展思路上参考了苏/俄空降兵的建设经验。空中突击化则是结合自身实际后融合了美军空降兵发展特点的产物。运输机伞降 与直升机机降的结合,兼顾了固定翼运输机速度快、运载量大、航程远的优势和直升机对起降场要求不高、便于部队频繁机动的优点。
这种作战模式,在中国军队近些年的演习中也多有体现——通过运输机以伞降或机降的方式将部队人员装备投送到作战区域,抢占战场要点并巩固阵地,随后再使用直升机在整个作战区域实施广泛的空中突击作战。这使得空降兵的机动能力更为快速灵活高效,战场效能大幅提升。当然,空中突击化需要大量的各型直升机为基础,目前空降兵部队只有1个直升机团的编制规模远满足不了需求。这方面的建设和空军大型运输机机队的建设一样仍需要时间,可能需要的时间还更长,需要直-20中型通用直升机和直-18大型运输直升机的定型,需要等中国直升机工业产能上的进一步提升,才能满足扩充中的陆航部队和空降兵部队的需求。
演习中通过直-8直升机进行机降的空降兵战士。
虽然从目前的信息来看,9月3日阅兵中空降兵将展示的重型装备谈不上“惊艳”,但对中国空降兵的发展依旧可以用“现已实现了高度的机械化,战场突击能力和炮兵火力支援能力较于过去的伞兵部队有着天壤之别的提升,已具备与重装集群相抗衡的能力”来概括总结。这种低调在空降兵装备方阵上是如此,其实在陆军的主战坦克、步兵战车等装备方阵中也大抵如此,都是在2009年阅兵展出装备基础上的升级改进产品。这样虽然对那些对军事装备没有更多了解的大众而言,远没有此前5月份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阅兵中展出的T-14“阿玛塔”主战坦克等一批尚未定型的装备看着热闹,但这种看似“不惊艳”的背后是务实的装备技术发展脉络,是有着从单一装备向装备体系化建设的思路,是有着“小步快跑”、滴水穿石的技术进步在一步步蓄积,更是军队建设发展目标的逐渐明晰。
责任编辑:黄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空降兵,抗战阅兵,伞兵战车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