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法兰西|溺亡小难民能改变欧洲民意吗?

李仲克

2015-09-07 08: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初,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Aylan Kurdi溺亡于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由于中东和非洲地区的战乱和贫困,欧洲正面临严峻的难民潮。虽然悲剧触动着欧洲社会,但同情似乎难以转变欧洲人对于移民和难民这一老大难问题的民意。事实上,欧洲社会面临撕裂的风险。
9月2日,土耳其博德鲁姆,3岁叙利亚难民艾兰·库尔迪的遗体躺在海滩上,被海水不停地冲刷。CFP 图
失控的难民潮
基于其价值观,欧盟一直是难民和移民的目的地。然而,越来越猛烈的难民潮似乎有失控的危险,让欧盟国家难以招架。
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希腊是叙利亚难民逃往欧洲的第一站。从今年初至今,已经有23万难民抵达希腊,这一数字是2014年的30倍。欧洲最多可能不得不接收其中的80%,因为从人道和法律来说,欧洲国家不能将他们遣返回国。而另一边,德国仅在8月就收到了超过10万份避难申请,据估计,2015年全年的数字可能达到80万,德国因此需要付出数百亿欧元的成本。
东欧的匈牙利这些天正处在难民问题的风口浪尖。作为中东难民前往西欧的中转站,难民人数也成倍增长。匈牙利总理采取了诸如封锁边境等强硬手段防控难民,虽然饱受非议,但是他的一番话恐怕还是道出了一些欧洲人的心声:欧洲人害怕了,因为他们看到欧洲领导人已经无法控制局势。
纵然各方在寻求出路,但是亦有声音开始反思今日难民潮的成因。美国侵入伊拉克、西方介入利比亚内战,以及在叙利亚问题上陷入泥潭,这些都造就了这些地区的动荡、战乱和恐怖主义横行,使得原本就已严重的难民和移民问题雪上加霜。
面对严峻的挑战,欧盟会如何应对呢?
9月6日,希腊莱斯博斯岛,自土耳其出发的北非难民坐船穿越爱琴海抵达希腊。CFP 图
东西欧的对峙
事实上,欧盟一时还没有解决方案,因为欧盟一直未能建立起统一的难民收容政策。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发表的关于欧洲难民问题的报告中,作者Matthieu TARDIS毫不避讳地直指欧盟在这一问题上的失败。因为欧盟各成员国无法超越各自的国家利益和私心而形成统一欧洲政策,面对难民潮的挑战,欧盟显得踯躅不前。在难民申请居高不下的背景下,难民在欧盟国家间的不平衡分布更是加剧了欧盟国家之间的不信任。
在欧盟层面,曾一度建议实行强制性配额制度,即通过各国的GDP、人口、失业率等数据计算出各成员国所必须接收的难民数量,但是这一提议在今年夏天遭到了大量的反对,无疾而终。
在小难民遇难照引发强烈关注之后,法国终于和德国一起,赞同实行强制性配额。然而,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这些中东欧国家仍然不改其一贯的反对立场。
匈牙利总理更是直言:今天我们收容十万难民,明年就可能是几百万。
于是,欧盟内部出现了分裂:一边是东欧的保守姿态,反对大量阿拉伯难民的进入;另一边是西欧,基于人道主义和法律要求提出接收难民。当然,即便是西欧国家也不愿自己独揽包袱,依然要求欧盟各国普遍承担。
9月6日,在德国慕尼黑火车站外的难民集合区,一名乘坐大巴前往难民临时安置点的小女孩在向外挥手。 在过去两天,早前滞留匈牙利的数千名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已陆续经奥地利抵达德国。新华社 图
党派间的对峙、精英/平民间的对峙
然而,即便是赞同了强制性配额制的西欧国家,其内部也是民意汹涌。比如法国政府,即便总统奥朗德一改6月拒绝配额制的立场,与德国协调一致,但其态度依然暧昧。法国政府依然相当沉默,只有一些愿意接收难民的法国城市政府出来明确表态了。毕竟,小难民溺亡海滩的照片所引发的同情并未改变反对敞开大门的民意;而且大量难民也意味着沉重的经济和社会负担。
据法国多份民意调查显示,在Aylan Kurdi的遇难照引发媒体关注之前,超过一半的法国人反对接收更多移民和难民:Ifop在7月的调查数据是64%,Elabe在9月1日和2日的调查结果是56%。而在遇难照引发广泛同情之后的民调显示(Odoxa),55%的法国人反对放松接收难民的条件。虽然反对的比例下降,但同情并未翻转民意,在媒体情绪、民意之间显然存在距离。
更详尽的数据显示,左翼选民和右翼选民在这一问题上延续了各自的传统立场,即左翼更支持接收难民,而右翼更倾向反对。
这一态度上的对峙不仅体现在政治光谱中,还体现在平民和精英之间。Elabe的数据显示,71%的工人反对接收难民和移民,而52%的管理人员和脑力工作者却持支持的态度。
Elabe的政治研究主任Yves-Marie Cann在与《费加罗报》的采访中指出:下层平民担心移民和难民会加剧本国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影响自身的经济利益,而中产与上层阶级却首先考虑的是人道主义价值观。
Yves-Marie Cann进一步分析道,这一平民与精英之间的割裂在过去几年得到了强化,并有可能在未来影响到大选的选情。他认为平民越来越有被抛弃的感觉,这种对精英的不信任感,不仅是对执政者的,也是对政治家、知识分子、企业家、专家和记者的,整个精英阶层都得不到信任。
他还提出了“苦涩的法国”这个概念,这一群体由自认为受到损害并担心自己的社会地位会下降的法国人所组成,他们严重依赖于法国的平等和福利国家的原则。由于挫败感和不安全感,他们越来越区别于其他法国人。
据Cann估计,这一人群约占法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出于对传统的法国政党的失望,他们要么被“国民阵线”这样的极右翼政党所吸引,要么就干脆拒绝大选投票。这一人群认为自身都没有得到法国政府足够的支持,政府越是对难民和移民慷慨,他们也就愈发觉得愤慨,觉得政治精英们只顾着“政治正确”,不顾他们的死活。这一次的欧洲难民潮危机可能再一次让选民看到了他们的领导人的无能为力,如果是这样,诸如“国民阵线”这样的非传统的极端政党将会从中受益。
可见,经传统和社交媒体迅速传播引起极大反响的小难民遇难照片可能难以改变欧洲的民意,欧盟及其成员国短期内恐怕无法解决难民潮这一棘手的问题。
如果处理不当,更可能加剧欧洲社会的内部矛盾,影响未来的选情和政治走向。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各政府都相对沉默的原因。一方面是逃避战乱和贫穷的难民,一方面是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和暗涌的国内矛盾,这不仅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也可能成为一场政治危机。
欧盟倡导人道主义和人类团结的信念,尽管有各种矛盾、争论,许多欧洲人正在行动起来帮助难民。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世界应该支持他们。
(作者是法国里昂二大社会学系博士生)
焦点
我是人民日报社西亚非洲编辑室副主编焦翔,关于IS、叙利亚危机和中东问题,问我吧!
焦翔 2015-09-10 146 未通过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叙利亚男孩,Aylan Kurdi,法国

继续阅读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