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的自由派明年可能斗不过保守派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编译

2015-09-07 16: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今年6月底前,美国最高法院有不少让自由派兴奋的判决。比如那个著名的9位法官以5比4的投票结果判定某种形态的婚姻在美国全境合法化的案例,又比如以6比3票做出支持奥巴马医疗保健法案的裁决。
在《誓言:奥巴马与最高法院》作者、《纽约客》撰稿人杰弗里·图宾看来,自由派的胜利其实源于非常特殊的背景环境,在医改法案中,尽管保守派质疑奥巴马的医改法案具有赤裸裸的欺骗性,但在被视为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与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支持下,医改法案得以存活。
《誓言:奥巴马与最高法院》作者、《纽约客》撰稿人杰弗里·图宾
即便如此,杰弗里·图宾依然认为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并强调即将判决的案子在目前看来对自由派不容乐观。
比如九位大法官于6月29日宣布将再次听证费舍尔诉德州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一案。此案涉及在就业、教育及商业领域保证社会中的少数群体不会因种族、信仰、肤色或原籍而受歧视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美国最高法院再审此案,意味着美国将重新定义“大学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的做法是否违宪。
2008年,德州白人女性阿比盖尔·费舍尔(Abigail Fisher)因申请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被拒起诉德州大学。她认为德州大学为提升少数族裔的入学率,在录取过程中将种族作为“加分”点之一,自己则因是白人而遭到“逆向歧视”。
2013年,在费舍尔诉德州大学一案中,最高法院没有给出直接判决,将案件送回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重审。上诉法庭认定德州大学的招生政策并没有违法。
而今最高法院同意就此案进行再审。若费舍尔方获胜,“平权法案”的影响被削弱,美国高校针对少数族裔的优惠政策也会减少。杰弗里·图宾则表示自己很难想象这次的结果还和原来一样。换言之反感“平权法案”的保守派似乎很有望获胜。
费舍尔诉德州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一案涉及到了“平权法案”。
再比如美国的堕胎问题。美国最高法院在1973年裁定堕胎合法,大多数州规定妊娠24周之前,妇女都有权利选择堕胎。
2010年,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以压倒优胜获胜,十多个州收紧了对堕胎的限制,虽然没有一个州完全禁止堕胎,但有几个州接近完全禁止了。有的州将允许堕胎的时间限定在妊娠20周以内,有的州则从诊所下手令堕胎难以施行(比如要求医生必须经过审批才能做人流人术,甚至对诊所的规格也有要求)。
在德州的新反堕胎法案下,德州多数堕胎诊所都将面临倒闭。一般自由派认同堕胎行为的合理性,而保守派反对堕胎。杰弗里·图宾表示中间派大法官肯尼迪其实近年来一直倾向于限制堕胎,因而图宾提出有充分理由相信肯尼迪会支持新的反堕胎法案。
Friedrichs v. California一案的结果可能会大幅削弱工会的力量。
还有工会与雇员之间的矛盾问题。此前,美国加州十位教师反对“工会代理制”,因而有了Friedrichs v. California一案。
在像加州这样的的地方,雇员即便不是工会会员,也必须缴纳一定的费用(“fair share” fees)。原告之首丽贝卡·佛里德利斯(Rebecca Friedrichs)不满于此,故求助于法律诉讼。
在6月底,最高法院大法官决定听取此案情况。杰弗里·图宾认为,它的结果可能会大幅削弱工会的力量。若佛里德利斯一方获胜,工会可能会失去数百万美元的收入以及相应权力。而保守派大法官之一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很可能借此消灭一直反对的工会费用征收。
最后,明年美国又要迎来选举之年。就竞选捐款这一问题,最高法院保守派曾在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中获得胜利。美国最高法院于2010年做出判决。当时九位大法官的判决结果为5:4,法庭的多数意见由大法官肯尼迪提交。该判决认定限制商业机构资助联邦选举候选人将违反言论自由原则。
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
此外,最高法院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尤其是那些被判死刑的人仍然态度保守。因而杰弗里·图宾认为,虽然2015年彰显自由派大胜,但这些胜利到2016年似乎就难见了。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最高法院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