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瑞典驻沪总领事:接受难民从长期看并不是一件坏事

澎湃新闻记者 吴艳洁

2015-09-15 11: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瑞典驻上海总领事维多利亚(Viktoria Li)。 澎湃新闻记者 张新燕 图
“瑞典目前已经接收了很多难民,我们还会继续接收下去,并且很好地照料他们,但我们不能独自承担这一切。”
瑞典驻沪总领事维多利亚(Viktoria Li)9月11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就今年在欧洲不断发酵的难民危机问题和瑞典目前的处境表达了看法。
数十年来,瑞典一直都拥有着收容难民的传统,随着近日德国针对难民加强边境控制后,瑞典更是成为了数十万难民眼中的“首选国家”。2013年,瑞典颁布法律规定,所有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均可在瑞典获得永久的居留许可。
当务之急是建立有序的难民接收体系
“我承认,目前欧盟国家之间对这一问题需要担负的责任显得有些混乱,但是瑞典作为一个全球行为体,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人权问题的维护,我们会最终团结在一起,因为这正是全世界对我们的期待,我坚信我们会很好地处理此次危机。” 维多利亚向澎湃新闻表示。
她透露,欧盟国家领导人将在本周再次会面,进一步讨论解决危机的办法,“所有欧盟国家都需要作出反应和采取行动。而且我认为这并不仅仅是欧洲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我认为其他的行为体也应该参与到这个行动中来”。
本月9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议会上宣布了一份缓解难民危机的紧急方案,计划在欧盟28个成员国之间“摊派”欧盟境内的16万名难民,如果新方案得到最终通过,欧盟各国将按照他们所得到份额,强制接收。
维多利亚则表示,目前的当务之急,则是“在欧盟建立一个有序的难民接收体系,在难民问题上做到有序、公平和分担”,也以便有效地确定哪些人是难民,哪些人不是,他们何时能得到庇护,怎样才能很快地融入社会。
“但是现在,我们有太多事情,太多步骤都还没有做到。”
瑞典人为何如此欢迎难民?
2014年瑞典共接收了大约8万名难民,按人数计仅次于德国,而按照国家人口比例计算,则高居欧盟国家榜首。在这一年里,共有33025名庇护申请者在瑞典获得了合法的庇护身份。
最新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受访的2000名瑞典民众中,大约有超过三分之二对接收难民表示认可,并称已做好了接收的准备。9月6日,超过1万名斯德哥尔摩市民齐聚斯德哥尔摩广场,呼吁瑞典政府接收难民。
瑞典何以成为了目前世界上第五大人道主义捐助国?维多利亚表示,这源于瑞典人长期以来都对国际间的休戚与共和相互支持有着非常强烈的认可。
“早在二战的时候,就有很多来自巴尔干地区的难民来到瑞典寻求庇护,现在的瑞典人中很多也拥有着中东血统,所以许多瑞典人从个人感情角度也非常关注那些地方发生的事情。”维多利亚说。
然而,维多利亚也表示,并非所有瑞典民众都对难民抱有欢迎态度。
“他们对那么多难民的出现感到很害怕,所以我们需要告诉他们,接受难民至少从长期看来,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他们可能会对你所在社会有所帮助。”
希望为中国提供环境和气候领域的经验
谈及今年年底将在巴黎举行的全球气候大会,维多利亚坦言,难民问题并不是唯一一个需要全球共同团结解决的问题,在面对气候挑战时,也需要全球所有国家的合作。而瑞典作为全球最早开始环境保护的国家之一,希望也能够为中国提供一些在环境和气候领域的经验。
“中国和欧盟,包括和瑞典之间,一直都在气候问题上存在着讨论,这些讨论不仅存在于政府之间,还存在在学术层面上,和两国企业之间。”
维多利亚称,目前,瑞典和中国在气候和环境问题上已经有所合作,并且进展顺利,她非常期待各国能在12月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一项宏大的协议。
此外,对于中国此前向联合国提交的“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方案”,维多利亚认为,这意味着中国“正在非常彻底地检视自己的问题,提出可行的解决办法,并立下远大的目标”。
“我们欢迎所有国家都能够提出这样远大的计划,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再去等待了,气候问题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目前已经对我们产生了影响,在未来的影响则更甚。”
期待瑞典和中国在创新领域的相遇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瑞典偏居欧洲北部,且人口不足1000万,但正是这样一个国家,不断孕育出了诸如沃尔沃、宜家、H&M这样一系列大型跨国企业。
而瑞典在企业发展方面的秘诀是什么呢?维多利亚表示,事实上,瑞典除了宜家和H&M这样为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品牌以外,最初时是一个工业发达的国家,拥有许多如阿法拉伐、SKF等知名工业企业。
“正是有了这样良好工业基础,创新的氛围才会继续发展,由此才诞生了像宜家和H&M这样的消费类零售企业。”维多利亚说。
她打趣称,也许人们觉得这一切都诞生于瑞典这个位于欧洲北部,人口稀少又天寒地冻的小国家有点不可思议,但就是这样,瑞典才必须去向外寻求更大的市场,而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你的东西做到最好,这才瑞典能孵育出一系列大型跨国企业的驱动力。
此外,维多利亚还向澎湃新闻透露,瑞典保持这种成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则应该归功于瑞典的教育。
“瑞典的教育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非常地注重创造力和创新力,这种社会体系允许人们不断地进行尝试——失败——然后继续尝试。”维多利亚说,“而我们的政治结构和财政结构也在鼓励热爱创造的年轻人,将你的概念真正地转化为一个产品,并能由此从市场上获益。”
在中国居住了5年的维多利亚还表示,中国人的创新精神也令她非常印象深刻。
“有关数据显示,中国近年来的专利数量正在不断地增长,人们正在非常努力地进行创新。而且,在过去,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东西都是由中国人发明和创造,比如指南针、火药,纸等等,这意味着未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中国发明。” 维多利亚称,“而我们最为期待的,则是瑞典能够和中国在创新领域里相遇,并创造出新的东西。”
焦点
我是同济大学德国及欧盟研究者伍慧萍,关于欧洲如何解决此次难民危机,问我吧!
伍慧萍 2015-09-11 169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黄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瑞典,欧洲,难民问题

继续阅读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