髀设•谈|谢英俊谈建筑与乡村建设:如何让农民自己盖房子

澎湃新闻 冯婧

2015-09-15 17: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谢英俊,生于1954年,1977年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建筑系。1999年,台湾发生了“9•21”大地震,谢英俊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提出了与当地居民“协力造屋”的模式。2004年,谢英俊认识了著名三农学者温铁军,开始在河北、河南、安徽等地推广“乡村建造”实践。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谢英俊也参与了四川灾区重建工作。2011年,谢英俊获得了以人道关怀著称的美国Curry Stone设计奖。
谢英俊建筑师及其团队认为,建筑不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还必须考虑经济、社会文化与环境等因素。透过就地取材、低成本、适用技术以及建立开放式构造体系的设计作为,降低成本与技术门坎,让农民能参与符合绿色环保、节能减碳的现代化家屋兴建,保障了弱势族群的生存权与工作权。同时,设计需有弹性,使建筑得以反映不同地区、族群文化的多样性。
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的日月潭工作站,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谢英俊工作室也参加了今年的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将于9月27日-12月30日期间,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开展一次“常民工作坊”活动。今年8月,谢英俊在日月潭工作站远程接受澎湃新闻市政厅“髀设计划”的采访,讲述一个建筑师对乡村建设的实践和理解:

澎湃新闻·髀设:您早年在淡江大学所做的毕业设计是什么?它与您日后的思考与实践,存在何种联系?
谢英俊:
我就读淡江大学,不是特别重点的学校,但教学风气自由开放,没有传统,当然也没有包袱。当时我的毕业设计,做的是台北市士林区的旧城小区改造,与后来的实践没有太多关联。我兴趣广泛,不是死读书的好学生,对建筑学始终保持怀疑的态度,不会完全相信学校那套。
1970年代后期,在台湾当时特殊的政治经济条件下,前后几级中,出现了一些另类的人,像我这样状况的人蛮多的。在年轻的时候,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和空间,才会让我探索一些不一样的道路。
其实,学校的教育和社会的现实距离很大。我现在从事很多农村的工作,这种工作状态在学生时代完全无法想象。即使在1999年,我刚开始涉及乡村领域工作时,也无法想象会有目前的工作状态。现在很多研究大陆乡村的人,由于缺乏对乡村的了解和认知,其研究与乡村的现实有很大的距离。
澎湃新闻·髀设:您是如何开始关注到乡村的需要?
谢英俊:
台湾1999年“9•21”地震后,我们进入少数民族部落,协助灾后重建,从此开始了乡村建设实践。
邵族部落重建规划,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大陆的乡村和其他地方有些共性,但也有很大的特殊性。首先是,规模尺度非常大,其次,这里虽然经过革命洗礼,社会经济被重新建构,但每个地方有其特殊的自然环境,历史文化背景非常深厚,不是轻易能改变的,现在还面对经济快速发展与环境保护矛盾等可持续发展课题,相应的挑战非常严峻。
有一次我和建设部的领导交流有关农村节能减排的问题。在城市中,我们强力要求建筑墙体的保温隔热,但在农村完全放任。农村的房屋建筑面积是城市的4倍以上,农村经济状况改善后,村民都打空调,这意味着,再多的核电站都不足以支持供应电力。
澎湃新闻·髀设:除了环境,您认为中国的乡村还有哪些突出问题?如何看待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关系?
谢英俊:
现在的农村,面临的是庞杂的、综合性的问题。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各个层面,都有巨大的挑战,这是人类文明史上从来没有的经验。以现有体制,村是一个自治组织,如何让这基层民主好好运作,非常重要,尤其是,自主性的建立和完善,不只是政治上,还有经济上的自主性。这些都处于开始尝试的阶段。
城乡发展的差异性,尤其是“城乡一刀切”的状况,是中国大陆所特有的。过去讲城乡一体化,是将农村简单地城市化,这是错误的。现在讲城乡统合,应该是城乡“各司其职”,农村有农村的角色,城市有城市的角色。农村也应该有多种多样的形态。
有不少年轻人正在返乡,很多人也在学习台湾的社区营造经验。您怎么看?
四川地震灾区重建,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社区营造”不能照搬照抄,在不同地区和不同时间段,都有其特殊的目的和社会历史条件。
最早的“社区营造”,是1960年代英国的“社区建筑运动”。那时的英国,战后大量重建和城市扩张,都是由开发商、专家和政府主导,居民发言权很少。所以,那时的“社区营造”,更多是小区居民争取他们的发言权。现在看来,这运动红红火火,但实际上没有太大作用,因为他们的社会结构太稳固,很难撼动。而日本的“社区营造”,更多是传统聚落的保存,很多漂亮的历史名城和小山村,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面临拆除,社区营造的重点是在保存历史聚落。
台湾的“社区营造”表面看来红火, 但没有广泛深入耕耘,也只做些表面文章,就急于摘取政治果实。1990年代,国民党执政的时候,进行反对运动的人,在社区基层进行动员,强化社区的自主意识。国民党警觉到它的威胁,反过来投入很多钱,透过社区的小工程项目来凝聚社区,意图巩固基层的群众。
到了民进党执政的时候,照理说,他们应该加大力道,推动“社区营造”,但实际上,他们进行了冷处理,因为政治任务已经完成。民进党执政初期,正值“9•21”震灾后的社区重建,需要动员社区民众力量,来解决社区自身的问题,但仅仅是做了一些样板,没有太多实质和深入的作为。等到国民党再执政的时候,“社区营造”已成了包袱,最后被抹掉。
大陆很难照搬台湾的经验,但可以参考借鉴。由于社会的快速转变,大陆农村面对的庞杂问题, 无法全依赖政府解决,最终还是要交由社区居民自己解决。在过去的传统乡绅和家族力量消失后,重建社区民众自主和自治的机制,是最大的课题,“社区营造”作为实质载体, 应有属于大陆农村特有的内涵。
台湾小,社会发展已定型,能接受我们的“协力建造”理念的自然少。大陆大,政府的主导力量强,只要领导的思想开放,我们就有机会。所以我们有很多震后建造的项目,和村民自建的项目。
澎湃新闻·髀设:很多人借用旅游来发展乡村,可能会带来与当地传统和文化的冲突,您如何看待?
谢英俊:
乡村发展重点在“因地制宜”。现在一些乡村发展思路太过僵化,需要细致和开放灵活的策略。比如,我最近收到新农村建设的规范,要把道路进行硬化,但贵州的一些村子道路都是石阶,这如何硬化?到藏区,水泥沙石运费也非常昂贵。而且,道路硬化会降低道路渗水率,水泥也会破坏当地的环境。
现在的“社区营造”导向,是发展经济。金融在其中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小微企业所依靠的小规模金融活动,不是一般商业银行能提供的服务, 合作社型态的资金互助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邵族部落重建的社区营造,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发展观光旅游,必定会对本地文化产生影响,而且一些负面的影响不能轻视。“9•21”震灾以后,我们的台湾工作室到了日月潭邵族安置社区进行重建工作。这是一个少数民族部落,这个部落被观光超过100年,有形的文化符码基本上都已流失或被改造过,只剩下无形的祭典仪式。经过观光旅游的摧残,要在这里回复和延续文化,是非常难的任务。由此,恢复族人的自信和自主性,是我们带他们重建自己的部落的第一步。
短期的观光可能会带来经济收益,但也会带来更大的负面伤害。邵族部落算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
现在很多乡建的套路都是发展观光,这个需要深思,如果所有农村都发展观光,那谁来观光?旅游只是诸多药方之一,可以发展不同产业,甚至像德国的农村,也可以发展工业。工业不一定得集中在一个区块,造成区域发展不平衡。
未来的乡村和城市的界线会慢慢模糊。现在的日本、德国、台湾地区等,城乡的差别会越来越小。未来的农民也不会是现在的农民,大部分会是“兼农”——边做农活,边开工厂。这是一种良性发展模式。未来将有更多样的乡村和城市。我们日月潭工作室,煮饭都是用烧灶,但有方便的网络,工作生活都很舒适,也不需要挤在大城市。大陆的农村发展弹性空间大,只要思路转变,很快就会有新的景象。
澎湃新闻·髀设:能否请您简要介绍,您在乡建过程中的标准架构?如何运作?建筑的美学价值如何体现?您如何定义可持续发展?
四川地震灾区可持续永久农宅、社区(村寨)自建计划,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谢英俊:首先,我们要通过工业化大量生产,来进入农村,因为农村建设量很大,是庞大的市场。而且,因为社会经济快速变动,建筑使用周期短,很多房屋十多年就扒掉重建。这是一个特殊的课题,但现在的建筑教育没有提供因应的专业训练。只要政府和专业界插手,盖出来都是千村一貌的联排住宅,跟变化万千但又乱中有序的传统聚落相比,无法让人接受。所以,我们希望用不一样的思路和方法,进行设计和建造,既能工业化量产,提高建筑质量并降低成本,还要能因地制宜,有弹性和多样化,创造新一代的现代农村。
建筑的美学是社会建构出来的,随着环境和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的。美学不全由建筑师的个人意志决定,当我们把建房的权力交还农民的时候,就代表着另一种社会力量的集结,是一种集体的创作,它将创造出多样和开放的美学价值,就如传统建筑与聚落。
可持续建筑不仅是绿建筑,只关注节能减排简单的科技领域工作,必须要结合建筑所处的环境和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条件。比如,我们在四川茂县杨柳村的项目,除了我们设计的轻钢构架外,农民自然会用自己熟悉的传统石头工艺和回收旧木料搭配建造。这样既环保又经济,并且和传统文化完美对接,这就是可持续建筑。
生态厕所是您在乡建过程中一个特殊的实践。我在北京皮村体验过生态厕所,感觉是夏天气味比较大。生态厕所是否已大面积在乡村推广?可以在城市推广吗?
我看过的很多尿粪分离生态厕所,基本都做错了。尿粪分离生态厕所是联合国推动的项目,并非我的发明,但推广成果不好。它的原理简单,但做法千变万化,要因地制宜,如果没有真正掌握基本原理, 没有好的建筑技术功底,很容易做错。皮村的那个,有味道应该是维护没做好,或技术上犯了错。在城市推广很有可能,但需要投入人力和资金进行研发,比如说研究洁具和管理系统,等等。
澎湃新闻·髀设:建筑师和村民,在建造和社区营造中的关系和角色是什么?
邵族部落重建中的协力建造,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谢英俊:
简单讲,农村的建房不是消费行为。通常是农民自己买材料投工投劳自己盖,或者找小包工头包工,自己购料和管理。这其实是生产行为。农村劳动力过剩, 现在农民在农村干农活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1个月,那剩下的时间做什么?
但愈是现代化的建造体系,愈走向专业化,相对也剥夺了农民的工作权。要让农民付钱找别人帮他盖, 这种城市人的消费观念在农村行不通。
所以,解决之道是,专业者介入越少越好,只做一些关键的、农民做不到的事情。让农民能参与的空间越大越好。比如,我们只提供钢结构框架,组装和后续的工项由农民自己完成。这样,农民可以发挥自己的劳动力,旧料只要能用上,农民都会回收继续使用,可以节省经费,也可以减少建筑垃圾,在不知不觉中完成节能减排。
很多人误认为,这是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事实上,这是高难度的设计作为,非建筑专业者还很难胜任这项工作。设计师像是在写剧本,要让演员在设想的剧情框架中自由发展,农民也是创作者,他们有自己的想象力和美学观,不用怀疑他们的美学观。
澎湃新闻·髀设:您的实践中一直很强调协力建造,如何让非专业的村民进行工作,同时保证建筑的安全性?协力建造的核心是什么?
居民的协力建造,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我们的协力建造,是老人、妇女都可以参与的,农民盖房子是一辈子的大事情,不能独自完成,需要亲友邻居来帮忙协力建造,这是农村的传统。
协力建造看似是个简单的观念,但它颠覆了很多现代化房屋建造产业的理念和技术作为。我们核心的工作是,设计房屋的原型,这原型具有弹性和开放性, 安全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且要千方百计降低技术门槛,让人人都能掌握,简单讲,这是高难度的设计工作。
澎湃新闻·髀设:孙歌在《文化纵横》上有一篇《谢英俊:建筑之外的人文关怀》,提到“布农族村落”。她指出,您的这个建筑,为原住民提供了与政府交涉的筹码,这是一种建筑的特殊功能,深刻地介入社会的功能。您的实践中是否还有与之相似的案例?
(《谢英俊:建筑之外的人文关怀》文章原文:“前一年台湾发生了风灾之后,政府以建在山脚的村庄太危险为理由,要废除这个村子,强制性地把村民搬迁到平原地区去。搬迁地地处城市边缘,某宗教团体在那里建起了“博爱住宅”。博爱住宅是永久性住宅,修建得整齐划一。只是,这些住宅也染上了宗教色彩,住进去的人必须服从相应规定,禁止吸烟喝酒,原住民原有的生活样式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不仅如此,入住博爱住宅的原住民失去了原来在山里的生活手段,除了进城去打工之外别无他法。搬还是不搬?村庄因此而分裂为两个部分。接受这些条件的村民搬走了,而剩下的人决定留在村里。可是,留下来的人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他们需要自己解决居住的困境。因为风灾带来的洪水曾经冲击了山脚下的村庄,在那里坚守不被允许;他们必须要有一个回旋的地方,才能让政府放弃搬迁的指令。
这个回旋的地方,就是谢英俊设计和施工的临时住宅。所谓临时住宅,指的是村民们从山脚下的村庄里上山从事农业生产时的临时住处,也是发生风灾和水灾时的避难场所。山脚下的村子,在雨季可以暂时撤离,在其他季节仍然是村民的家。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这些临时住宅会留下一些“临时性”的痕迹,而没有修成永久住宅的样子——谢英俊在细心地体贴村民的欲望,为他们保留山脚的村子留下余地。
在城市化不断扩张的过程中,布农族传统的狩猎条件逐渐被剥夺,他们只能从事农耕生产。但是仅仅依靠农耕,很难过上好日子,他们只好在山脚下村落附近的公路旁搭起饭馆和小店,做起了司机们的生意。正因为如此,他们不能放弃山脚下的村落,那是他们不改变自己民族的风俗习惯依然还能维持生活的重要条件,所以,他们需要在山腰修建临时住宅以对政府表明自己有能力随时避难,而不是干脆搬到山上去。他们试图以此说服政府,确保他们在山脚下居住的权利。
谢英俊的建筑,由此为原住民提供了与政府交涉的筹码,而不仅是方便生活的条件。我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建筑还有这么深刻的介入社会的功能!”)

开放建筑的空间与构架、构法具备开放性与弹性,图片来自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谢英俊:我们的很多项目都是这样的。当原住民建造自己的房屋的时候,他们的主体性被唤醒了,找到了介入社会的着力点。不是建筑师介入社会,是让原住民凝聚他们的力量介入社会。比如“邵族村落”,在动员族人协力建造社区的同时,形成了自己的社区组织,去向政府要回被强占的土地。
我们知道,在您的工作室里,一直都有一群有想法的青年人,您如何看待青年人对社会的作用?
青年人可以自己做决定。我们这些老头子提供给他们经验,也不一定听。青年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时代和命运,要放手让他们自由去发挥。我们公司的青年人,技术上多少会听老头子的话,其他都是要自己搞。现在的网络时代是很大的变革,就像以前的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变绝对超过任何人的想象。所以,年轻人的时代只能属于他们自己。
澎湃新闻·髀设:对我们所做的“髀(毕)设计划”,您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谢英俊:
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农村的课题非常严峻,现在的媒体对农村问题的关注远远不够。网络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涉及到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传统文化时,还需要亲力亲为,需要更多年轻人的参与和投入。

澎湃新闻市政厅,关注针对城乡问题的毕业设计:髀设计划
髀设计划包括:
•髀设·谈—关注城镇化进程的名人大家/青年才俊访谈
•髀设·展—推进城镇化进程的优秀毕设/城市改变案例
•髀设·秀—征集解决城镇化问题的优秀毕设,未来的展示秀场
髀设·秀 征集令: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毕业设计/论文有助于创造更公平、更开放、更和睦、更可持续的城市,不想让它们默默无闻地躺在学校资料库里,希望让更多人了解,并可能把它变成现实。快来联系我们吧!
这里没有专业限制,没有研究领域的限制。更不限学历、年龄、地区等。
我们需要致力于解决城镇化进程中的问题,有利于未来城乡发展的作品。
我们将重新展示这些作品:
我们希望,重新表达和传播年轻人的好想法,在知识产权允许范围内,帮助你把在校园中的独立思考变成简单易懂、且吸引人的创意故事。
由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专家、关心城市发展的市民组成的评审团队,将挑选出15-20个优秀作品在进行视频展示,其余的优秀作品,将以图文展示。

你需要提交什么?
1.一篇简要的文章介绍:
•毕设做了什么?
•为什么做这个毕设?
•在毕设过程中有趣的故事和收获?
•未来对毕设有什么期待?
2.论文的简述/摘要,或者毕设论文。
(以上两项内容建议使用电子版文件,纸质版也欢迎)

如何提交?
邮箱地址:
wangy@thepaper.cn
fengj@thepaper.cn
邮寄地址:
中国上海静安区延安中路839号1107室 澎湃新闻市政厅 200040
截止日期:
2015年12月31日


BiShine Plan includes the following setions:
•BiShine Talk
Interviews with experts and talents in urbanisation process
•BiShine Expo
Displays of outstanding theses and projects in urbanisation process
•BiShine Show
Collating excellent graduation theses as solution for urbanisation for future shows

BiShine Show Call For Your Ideas
If you think it would be a huge waste to let your thesis sit in the school archives, if you think your work deserves to be shared, and your work could promote a more justice, open, welcoming and sustainable city. Please come and join us!
Open to all majors and research fields, not just fields related to space design like urban planning, architecture and landscaping.
As long as your work is dedicated to the solving urbanisation problems and the bettering of urban and rural development, we want to see it!
Open to all education backgrounds, ages and geographical locations.

How will it be shown?
We will present and share the innovative content of your thesis in new ways. With copyright permission, we will help transform your academic research into an accessible, attractive and creative story.
The most outstanding works will be selected by a panel made of experts from a variety of fields and ordinary citizens who share a concern for urbanisation.
15-20 outstanding works will be showcased through video, while the remaining works of excellence will be exhibited through articles.

What to submit?
1. An brief introduction to your thesis, explaining:
•What the thesis has achieved
•Why you chose this subject
•What stories of interest you encountered in the process
•What your hopes are of this thesis in the future
2. A summary/abstract of your thesis or the thesis itself
We would prefer electronic submissions of the above material, but also welcome hard copies

How to submit?
Email address:
wangy@thepaper.cn
fengj@thepaper.cn
Postal address:
Town Hall Column
Room 1107,
839, Middle Yanan Lu
Jingan District
Shanghai, China
200040
Deadline:
December 31st, 2015
责任编辑:王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谢英俊,乡村建设,农民,钢结构建筑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