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粒:我不追求情怀,只求好听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5-09-20 11: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粒
初听陈粒的歌,会发现熟悉的影子无处不在,前提是你曾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认真听过一批华语音乐,王菲、陈珊妮、陈升、陈绮贞、莫文蔚……这些人,很可能你喜欢一个就会喜欢全部,所以作为他们结合体的90后,陈粒的音乐唤起的奇妙体验让人一脚跌进回忆里。
从去年单飞的“空想家乐队”女主唱到今日的独立音乐人陈粒,这位在上海念大学然后留在这里的贵阳姑娘,做起音乐来有点糙但是生机勃勃,自豪于自己“man man哒”雌雄莫辩的魅力。
今年二月,已经在网上放了很多歌的陈粒出了自己的第一张正式专辑叫《如也》。“空空如也的如也,但不是空空,其实就是觉得这两个字好听。”
她的音乐也是这样,有话说就说,没话也不会滥情,征来民间野词人们的词就急吼吼为它们谱曲,好听就可以。
《如也》里满满塞了15首歌。年轻的姑娘早熟,开篇就是“如果死后所有人和所有人相见,那么死亡还有什么魅力可言”(《不灭》),但是终归矫情了一点,响亮的开头后继乏力,却清晰地宣告了自己的存在和趣味。《奇妙能力歌》和陈绮贞《旅行的意义》就像双生姐妹花,是姑娘想象中的上天入地心里却有一个人,纯情有余而难免陈词滥调。
然而陈粒并不只有这几把刷子。《历历万乡》的境地突然开阔,三毛时代不管不顾的劲头和无处不在的乡愁一扫这个时代的小心翼翼病,“若有天我不复勇往,能否坚持走完这一场”的小小自伤也掩盖不了它的光芒。编曲依然简单,从模糊的人声混响到清晰再到鼓和萨克斯的经典三段式编曲却和复古的曲风非常契合。
陈粒曾有个94年的女友,“因为有趣才追的她”,还逼着她为自己的专辑设计了封面。她写给这位姑娘的歌直白而干净,《祝星》踏浪而来,把一段爱情写得像开辟鸿蒙一样惊艳,难得的高亢嗓音非常纯洁,心无旁骛;《脱缰》亦是爱情里郑重的宣言,“永不恶言相向,永不暗自考量。为你追风逐浪,为你再次疯狂”,有当年王菲迷人的翩跹和执着。
陈粒
末篇的《正趣果上果》她好像着戏服扮男装的戏子,一字一句拖长了调唱着“人生在世三万天,趣果有间,孤独无解”,“哇呀呀呀,输在没有钱”的戏谑像极了她爱的陈升认真的调笑。半真半假地说说不甚解的禅语,很有点意思。
从单飞到第一场全国巡演陈粒不过用了一两年的时间。才惊讶了“没出钱就变成豆瓣第一音乐人”,还没遍尝预设的“要吃饭,要过好日子”需要付出的艰辛和妥协,陈粒就红了。女粉丝们开玩笑地叫她“老公”,来捧场听专场的人挤满她的现场。十月,她又将来到上海的简单生活节,为小清新的世界添砖加瓦。
大概是红得太快,也因为年轻,陈粒对待采访的态度草草,关于爱情的问题不答,故乡的问题不答,新加盟的麻油叶(音乐厂牌)的问题不答。回答也极简,能一句话说完的不会多一个字,好像青少年扮酷,也挺有乐趣。
陈粒
【对话】
“反正我再也不想听自己弹琴了”

澎湃新闻:写歌的过程是需要磨很久的,还是旋律和灵感乱冒型的?向朋友,民间野词人征词的过程中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人事吗?
陈粒:我会的东西很有限,写不出复杂的东西,所以出来的都很快。民间野词人总是总是给我惊喜,等我以后发出惊艳的歌大家也会和我一样惊喜的。
澎湃新闻:《如也》里的《历历万乡》有三毛时代的感觉,和声也像穿越了时代。你的喜好其实更像一个七八十年代生人。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会觉得孤独吗?你觉得自己被理解吗?你是个落后于时代的人吗?
陈粒:《历历万乡》这首歌确实是老派,但是哪个小孩成长过程中没觉得自己孤独又不被理解呢。时代这个东西我觉得自己确确实实就在这里,没有想过是不是落后。
澎湃新闻:追求有趣,有时候会落到空虚的境地。你会有这种状况吗?
陈粒:我没有在追求有趣。
澎湃新闻:“要吃饭,要过好日子”,你的成功来得挺快的,好像预设了会饿肚子的悲剧境地结果一下子就云开日出了。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心态是怎么过渡的?
陈粒:很开心。
澎湃新闻:聊聊你喜欢的陈升、伍佰、白水吧,三个人你最喜欢的特质是?
陈粒:铁汉柔情。
澎湃新闻:像《正趣果上果》、《无言》,有种想说禅,但是又一句戏话带过的感觉。是故意不想太严肃,还是自己有时候还没有厘清思路?
陈粒:不爱太严肃,喜欢浅尝辄止。
澎湃新闻:你的歌在听者耳朵里会有“像谁的歌,唱腔就像谁”的感觉。自己在做音乐唱歌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吗?想要摆脱吗还是觉得没关系?
陈粒:觉得没关系,都是自然的痕迹。
澎湃新闻:现在会想着磨练一下技术吗,成名了现场再放歌词还是会有人要听你弹琴的吧……对器乐和技术方面有什么精进目标吗?
陈粒:反正我再也不想听自己弹琴了。我不追求情怀,就希望好听。
澎湃新闻:你说这张专辑的录音和编曲因为资金的关系找的都不是很牛逼的人来帮助完成的,如果请前辈也会担心如果做出来自己不喜欢也不好意思说。下一张专辑会考虑找点牛逼的人合作吗?有没有特别想合作的音乐人?
陈粒:下张会找很厉害的制作人一起做。
“歌里没有地域,因为到哪里都很宅”
澎湃新闻:当时离开“空想家”,你说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有限制,并且那些歌不是自己最想唱的。你也不想签公司,不愿意受束缚。一直就是一个非常追求自由的人吗?在你看来自由有边界吗?
陈粒:并没有从小就追求自由,可能从小就很自由吧。自由的边界在我们脑子里。
澎湃新闻:现在还住在上海吗?对于这座城市,除了不好玩你还有什么感觉?你的歌似乎完全超越了地域的界限,看不到上海的痕迹也没有你的家乡贵阳,为什么?
陈粒:刚搬来北京。上海对我来说还有很多没探索到的地方,因为自己的能力和身份。歌里没有地域的界限,因为我在哪里都很宅。
澎湃新闻:你最怕什么?你是跟自己拧巴的人吗?你对自己有信心吗?会担心自己下一张专辑做的不够这张好吗?
陈粒:最怕的还没出现。不拧巴,不担心下一张没这张好。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和内心的关系处理得怎么样了,如果处理得不错,想过接下来在歌里处理一下和外界的关系吗?
陈粒:自己和自己,自己和外界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共通的。
澎湃新闻:你是不是特别勇敢的一个人,不怕死后分别也不怕跟人陌路?还是歌里写的是自己安慰自己的?
陈粒:我也很普通,所以都是自己写来安慰自己的。
澎湃新闻:还没有看过你的现场,在舞台上你拿出的是哪一个面相?你觉得自己的舞台魅力在哪里?
陈粒:据我朋友说,好像台上台下没什么区别。
澎湃新闻:很多音乐人都不愿意跟粉丝多哈喇,你挺愿意的,为什么?
陈粒:很宅,闲了就跟他们玩,他们确实很好玩。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粒

继续阅读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