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房东频毁约客栈老板逃离:租金突提数倍,泼粪等强行驱赶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云南丽江

2015-09-17 1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白丽刚正在拆除客栈时,阿玲报警,随后发生争执,当着民警的面白丽刚拎刀殴打阿玲。
9月11日上午,丽江束河古镇,白丽刚雇来挖掘机和卡车,拆除他家宅基地上的客栈时,与前来阻止的客栈老板阿玲发生冲突。
虽然现场有处警民警,阿玲依然被白丽刚及其弟弟、妻子掀翻在地。白丽刚还拎刀做出欲殴打阿玲的动作,被民警拦腰抱住、劝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房东毁约普遍,投资、隐居的承租户或逃离或反抗。而为逼走承租户,剪电线、恐吓客人、甚至泼粪……各类强行涨租手段层出不穷,有的客栈老板指责房东摇身变为“拆迁办”强行拆房。
矛盾不断升级,甚至闹出双方数百人持械对峙事件。
这背后,还是利益驱使。像阿玲,原本合同租期20年,每年租金5万元,随着客栈生意变好,房东白丽刚中途要求一次性把房租涨到每年50万元。
阿玲和白丽刚的房屋租赁纠纷,并非孤例。丽江市中级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该院受理的房东和承租户纠纷案件多达26起。另据云南媒体报道,2013年古城区法院受理的房屋纠纷案件就有100多起,超八成房东毁约。
阿玲和白丽刚的租房合同,其中明确标明年租金5万元20年不变。
丽江追梦
雪山、草甸、古镇、庭院……在安静的客栈,捧着书或茶,慵懒地晒着太阳,远离喧嚣的都市,这是不少文艺青年向往的丽江生活。
原本在媒体工作的阿玲,就是一名文艺青年,喜欢画画、旅行。
2006年3月,从成都到丽江旅行的阿玲,被清幽的束河古镇、淳朴的村民吸引,决定辞职留在丽江,租一个院子,开一家客栈,寻找心中的生活方式。
阿玲回忆,经朋友介绍,她看了束河古镇中心街尾村白丽刚的房子,第二天决定承租,第三天就签了合同。合同租期20年,每年租金5万元,3年一付。
阿玲回忆,白丽刚的房子,约300平方米,是典型的农村小院,有二层小楼、谷仓和畜舍。相比左邻右舍每年两三万元的租金,每年5万租金已算很贵。
在丽江市古城区公证处,阿玲把3年共15万租金交给白丽刚,她记得后者颤抖着手接过:“那会儿他们种田养马,一家年收入也就1万元,没见过那么多钱,还是我带着他们去办的银行卡。”
设计、装修、工艺美化、重新再增一栋土木结构的新房……经过阿玲的改造,原本蝇蚊乱飞的农家小院,焕然一新,8个客房其中3个复式套房,还有洗衣房、厨房、茶房等。算下来,阿玲一年下来投入100多万元。
在房东白丽刚的帮助下,阿玲的客栈通电通网,取得营业资格,2007年“五一”期间,客栈开业,没想生意惨淡,连亏三年。虽然如此,束河古镇里陆续还有客栈开业。
也是在2006年,从上海旅游至此的周宁,决定在这里开客栈养生,因为医生曾告诉他“活不过10年”。当年,周宁与束河古镇东康村村民和松林签下20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开起了后来丽江大有名气的“美尼图”客栈……
从阿玲开客栈时只有数家客栈,到目前丽江官方正式统计的600多家,这些客栈几乎都是外地人开的,他们大多都逃离都市,旅居至此,开始在丽江追梦。
房东毁约
一切都按预想中的进行,阿玲的客栈叫居岩驿,庭院草木成荫、客房古色古香,也让房东一家感觉满意。
客人来时,或在茶房泡茶聊天,或在院里晒晒太阳、听歌写画,相互之间成为朋友。这就是阿玲想要的生活,悠闲自得,日子惬意。
头几年,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阿玲都会和房东白丽刚家走动,或红包、或礼物,少不了人情世故,“第一次去房东家,让我眼前一亮,他家两层独立庭院,新买的液晶电视,很明显,出租房屋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阿玲称,2011年,市场逐渐好了起来,地价上涨,丽江旅游最旺的大研古城出现了房东单方面毁约要求涨房租的事情。
阿玲在经营客栈的同时,又分别在束河古镇和白沙古镇租下两个院子,一个供自己住,一个承包给一家影楼经营。
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2012年7月,悠闲自得的日子被打乱。阿玲记得,她前往白丽刚家交房租,结果对方拒收,“他妻子木秋秀翻脸骂人,觉得亏了,说我是骗子,骗他们签的合同,要求涨房租。”
阿玲选择妥协,提出每年房租提高1万,对方仍然拒收。无奈之下,阿玲把房租交到公证处,“逾期不领房租要充公,第二天房东自己去公证处领取。”
2013年11月,白丽刚打电话约阿玲见面,再次提出涨房租,“他们说你看谁谁谁家的房子每年涨到几十万元,问我还想不想在丽江混?”阿玲称,这次房东态度恶劣,一次性要求将房租涨到每年50万元。
周边客栈、商铺的经营者中,不少自称遭遇过房东单方面毁约要求涨房租。
后来,白丽刚到客栈和阿玲谈判。阿玲再次选择妥协,愿意第一个五年租金涨一倍,第二个五年涨两倍,第三个五年涨三倍,但白丽刚坚决要求租金一次性上涨到每年50万元,双方谈判失败。

当天,白立刚动手剪了电线,并驱赶客人,关客栈的门,她第一次报警“客栈有人捣乱“,束河古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发现房东白立刚不愿将房子继续租给阿玲、故在商铺门口坐着。
阿玲称,第二天白丽刚带人继续到客栈驱赶客人,威胁客人和店员,并在客栈门口贴出通告:“限11月18日前搬出去,否则后果自负。”后经派出所和司法所调解,纠纷暂时平息。
2014年4月6日,束河古镇突发大火,烧毁了阿玲客栈的部分房屋。
阿玲称,白丽刚“乘火打劫”,以租赁物被烧毁不存在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解除合同。阿玲则要求白丽刚配合重建,继续履行合同。一审二审,阿玲均败诉。
在阿玲吃官司的同时,同样前来租赁房屋开客栈的周宁、李开胜、张德也不平静。无一例外,他们均遭遇房东单方面毁约,被迫更换院子或上涨租金。
在接二连三的毁约事件中,2014年7月,束河古镇发生一起泼粪事件,房东将大粪泼在自家出租的房屋门上,以阻止承租者继续经营,此事引起外界关注,多家客栈打出“转让”牌子。云南本地媒体《丽江读本》发文称:“‘泼粪门’泼出去的,更是泼粪者发臭的诚信,诚信成为对丽江最大的拷问。”
管理真空
“泼粪门”之后,媒体的报道并没有引起当地官方的重视。相反,房东单方面毁约事件在丽江越演越烈。
丽江市客栈商会会长王立东向媒体表示,类似毁约情况,在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很常见,受利益驱使,“古城房东违约率可能超过80%。”
据《丽江读本》报道,2013年,丽江古城区法院受理的房屋纠纷案件多达100多起。丽江市中级法院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仅二审不重复计算,该院受理关于房屋租赁纠纷案件达26起。
不止是丽江的大研古城、束河古镇、白沙古镇,在附近的泸沽湖、香格里拉、大理等旅游景区,房东和承租者的矛盾均比较突出。
2014年7月,澎湃新闻到泸沽湖采访时,来自深圳的客栈老板森腾反映,泸沽湖当地居民接二连三要求涨房租,出现打、砸、抢、到客栈勒索钱财等暴力事件。2015年9月11日,森腾说,他已绝望退出泸沽湖回到深圳。
束河古镇经营户签名的请愿书,他们希望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澎湃新闻拿到一份请愿书,上面有223个手印和签名,都是在丽江束河古镇承租经营的客栈老板,他们希望政府重视房东毁约事件,能够介入处理。
澎湃新闻走访丽江多个行政部门发现,他们均知情却没有介入。
束河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称,想了解情况需要到区里。丽江市古城区政府办、维稳办、综治办工作人员则分别表示,没有接到类似事情的反映,但作为个人知道此类现象。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政府部门,没有管理租房纠纷这些事情的职能。
在当地人罗义看来,左邻右舍都涨了租金,物价、地价都上涨,自家的租金还在几年前的水平,感觉心里不平衡。罗义也是房东,他称房子出租后,并不是承租者自己经营,而是转租或承包,出现二房东、三房东的情况,“我们一年就收七八万租金,他们反要收到十几万租金,这样肯定不行。”
阿玲的房东白立刚,向澎湃新闻否认要求涨租:“我们也是没办法,房子烧了就要清理,此前她不干,现在法院判决解除合同,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等拆除清理后,我还是继续出租,不然没有经济来源。”
9月11日上午,白丽刚雇来挖掘机、卡车,继续强拆阿玲客栈的剩余房屋。因为法院判决书中对剩余房屋作另案处理,阿玲试图阻止,但被白丽刚和其弟弟、妻子三人掀翻在地,白丽刚拎刀欲殴打阿玲,被处警民警拦腰抱住、劝停。当晚,阿玲在微信朋友圈发文:“梦断丽江,所有丽江的房产成本价转让。”
她准备逃离丽江。
品位
我是丽江客栈老板阿玲,关于丽江旅游的相关事宜,问我吧!
阿玲 2015-09-17 18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丽江,房东,客栈

继续阅读

评论(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