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女编审花12万美金冷冻大脑,这家冷冻机构靠谱吗?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综合整理

2015-09-20 1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科幻小说《三体》编审、重庆女作家杜虹选择离世后被冷冻遗体,并期待50年后的科技能令其复活。如今,她的大脑已经存放于美国专门从事人体冰冻研究的科研机构——美国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Alcor)。
该基金会是目前世界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之一,业内人士对它一点也不陌生。1967年,美国教授詹姆士·贝德福德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冷冻的人。他的尸体至今还被贮存在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今年4月,年仅2岁的泰国女童玛瑟琳因脑瘤去世,其家人也选择将她的遗体交由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冷冻起来。
据悉,杜虹目前是我国首例参与人体冷冻保存以期望“复活”的案例。然而人们对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质疑也伴随这一新闻卷土重来。2009年,有关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负面消息因为一个名叫拉里·约翰逊(Larry Johnson)的人达到顶峰。
质疑一:前员工揭幕风波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手术室  BBC 资料图
手术过程,摄于2014年。  BBC 资料图
在2009年,曾在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工作八个月的拉里·约翰逊出版了一本名叫《冷冻人体:我所知道的欺骗和死亡》(Frozen: My Journey Into the World of Cryonics, Deception and Death)的书,内容依据为拉里在基金会一线工作时获取的秘密资料、照片及录音。
拉里曾向媒体披露,这本书让他成为基金会的眼中钉,他与家人的生命甚至因此受到威胁。
在书中,拉里披露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对于“病患”的“处理方式”非常残忍,哪怕是著名棒球明星泰德·威廉姆斯(Ted Williams)的遗体,也受到了野蛮的对待。拉里声称当遗体被推进基金会的手术室,“病患”的血液将被抽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将冷冻伤害降到最低的化学混合物。而当遗体的头部和躯干需要分开时,“我亲眼看到……他们实际上用的是锤子和凿子。”拉里说,“我真的看到他们用凿子和锤子完成‘断头’。”
而让拉里决定揭露基金会内幕的是他从同事那得知1992年基金会曾接收一位身患艾滋的39岁病患。这名病患已奄奄一息并停止药物治疗,但始终没有咽气。但拉里得知基金会里其中一名颇有经验的员工等得不耐烦了,干脆向病患注射了一种令人停止呼吸、加速死亡的药剂。
这些“内幕”被揭露时,拉里一度成为公众人物,而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也为此将拉里告上法庭,指控其诽谤。到最后,两方之间的较量以拉里破产及妥协结束。拉里甚至承认书中有部分错误内容,包括他最初有关基金会虐待泰德·威廉姆斯遗体的指控是不实的。但这一场风波,究竟令不少人对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开始抱有怀疑的态度。
质疑二:非营利机构的高费用
相应设备 BBC 资料图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成立于1972年,并在1976年首次进行人体冷冻,总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根据美国亚利桑那州法律,这个基金会具有医学科学研究性质,它被定义为提供人体冷冻技术的非营利机构。
可即便是非营利机构,它也有入会门槛。根据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官网公示,其会员可以来自全球各地,可能产生的费用主要包括三大类:人体冷冻的费用(包括保险)、会费及紧急情况备用冷冻费用。
目前,全身冷冻的费用为20万美元,脑神经系统冷冻费用约8万美元。杜虹一家选择了花费12万美金(约75万元人民币)进行大脑冷冻。而会费可按年、半年、季度和月份支付,根据会员期限、年龄、是否为学生等因素费用不等。有的年费可高达770美元。但据新京报报道,该基金会行政助理马吉·克莱玛表示他们不会利用冷冻术挣钱,只是通过会员的会费维持运营。
截至2015年8月31日,该基金会己拥有 1027名会员,190名准会员,并有 141 名“患者”接受了人体冷冻保存技术服务。《置于寒冰》的作者克里斯·希尼(Kris Schnee)就曾在文章中写道,人体冷冻法似乎也不能判定为金融诈骗或是潮流时尚,它更像是一种富人的赌博。
不过据澎湃新闻此前对杜虹女儿的采访,他们家一次性交付12万美元(约75万人民币),之后不必再支付任何费用。
质疑三:遗体保存谁来负责?
对于遗体,该基金会会要求患者签署人寿保险协议。据杜虹女儿透露,若今后发生地震、战争、(美国)法律禁止等“不可抗力因素”,基金会会提前通知家属,但只对“患者”本人负责。“这是必须要承担的风险。”
但基金会的贮存地点建在远离地震带又远离大海的内陆地区,最大程度地避免出现事故,甚至是恐怖袭击、战争等。
而若是人为操作造成的问题,则需要由基金会来负责。“我在网上也看到说假如基金会倒闭什么的,但是这个基金会会想办法不让自己倒闭,假如真的没办法了,这也是我们要承担的风险。”
质疑四:“冷冻人”能否复活?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 官网图片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艾弗莱斯曾参观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的总部。那里的人体保存室亮着白色的灯,装着一个个银白色的不锈钢储藏罐,储藏罐上连接着数不清的管线,每个罐子上还有蓝色的“阿尔科”英文字样。大的罐子有两人多高,小的储藏罐也有多半人高。
而这些储藏罐,便是“患者”的“临时住所”。大的储藏罐用于冷冻保存整个身体,小的则用于冷冻脑部及神经系统。
当时艾弗莱斯问:“这些人真的还能复活吗?”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曼克斯·莫尔如此回应:“我们不能说他们‘复活’,因为这些人虽然在法律上被宣告死亡,但在这里我们会用医学上尚未核准的标准来判断,他们只是暂时休眠,就和睡觉一样,等未来有人把他们唤醒。”
但从1967年首例人体冷冻至今,还没有出现“被唤醒”的案例。因此有社会评论家们认为该基金会只是为了诈骗人们的钱财,而无法兑现永生的承诺。
这项被认为先锋的技术,或许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三体

相关推荐

评论(18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