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〡网络人民战争

祁昊天

2015-09-29 13: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关于美国网络安全和网络战的讨论,多集中在美军的能力现状和战略演进上。而这些问题之外,有两个常被忽视的角度:一是法律纳入美网络安全战略体系;二是“网络人民战争”的铺开。
前一个角度在2014年五名解放军军官被美起诉后进入公众视野。起诉的一年前,奥巴马政府于2013年初将司法部拉入整体网络战的框架,笔者曾通过媒体与公众平台提醒国内注意这一新变化,不过并未引起重视。一年之后发生起诉事件,这提醒我们在对美国安全战略进行判断时,除了重视已显形的变化外,还需要注意正在潜伏期的演变。
从青少年抓起的美国“网络人民战争”是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角度。雇佣或动员青少年人群(如职业或学生黑客)参与政府主导的网络攻防并不是新闻,以色列、朝鲜等许多不同政体、发展模式、安全环境的国家都有这方面的实践。
美国的“网络人民战争”与其他国家相比有几个特点:军方出面整合;结合教育体系;新老平台共用;市场和企业介入。这些做法加强了美国的网络战人才储备,并减少了美军的直接投入。相较于美国整体安全系统(军队、情报、国土安全等)动辄以十亿美元计算的网络安全投入,“网络人民战争”的投资非常少。但是这一杠杆却可能为美国日后的网络力量提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能力准备。
寓军于少年
美国国家安全文化一向有重视甚至夸大隐患的习惯。美国政府认为自身在STEM教育领域(科学、技术、工程、机械)已落后许多国家。如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评级,美国在科学与数学领域的教学质量排在世界第52位;在发达国家中,美国高校理工类毕业生的比例排名第27;美国大学获得工程类博士的学生有2/3是外国人。
这类数据是否表明美国在STEM领域确实落后于其他国家,是有争议的。美国在吸引外籍人才、依托学术和市场的创新活力等方面依然具有很大优势。但是这种忧患意识无疑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通过教育系统加强网络安全、网络战人才培养和储备的动力。目前依托教育系统的主要模式有两种:
一是点对面,由军队组织的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网络战比赛,典型代表为空军主办的“赛博爱国者”大赛。这种模式以比赛为牵引附带培训功能,影响面很广。另一种是点对点模式,军队与地方建立长期定点合作,使个别地区成为网络战的重点建设区。第一种模式依赖已有的“寓军于民”系统,而第二种模式则多靠新建立的联动系统。
第二种模式的典型代表,是阿拉巴马州的亨茨维尔市。该市与陆军网络司令部设有专向合作机制,并由西点军校向亨茨维尔提供教学大纲与指导老师。这一合作的主要推动者是亨茨维尔的教育局长、退役上校、前任陆军首席经济学家凯西•沃迪恩斯基。
1993-2009年,沃迪恩斯基担任陆军设在西点军校的经济与人力分析办公室主任。在任期间,他领导开发了世界第一款由军方推出的电子游戏《美国陆军》。该游戏最初被定位为征兵宣传工具,瞄准青少年人群。此游戏获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2002年至2008年均是全球排名靠前的电脑游戏。对于青少年的重视也成为沃迪恩斯基的一贯原则,而网络战对年轻人才的需要恰恰与沃氏的理念契合。
通过与陆军合作,亨茨维尔市已成为全美最大的数字化学区,全市2万多名学生可随时连通五角大楼网络战课程。此外,亨茨维尔与美陆军达成协议,凡是在亨市网络战课程项目下发展出来的阅读材料、操作软件、管理体系等,都可无偿提供给全美任一有意引进、使用该平台的中小学。
第一种模式的代表,是空军举办的“赛博爱国者”比赛,07年至今已有七届,参赛青少年达到数万人。该项赛事主要依托“青少年预备军官培训团”(JROTC)系统,该系统是美军一战后便建立的寓军于民平台。
“赛博爱国者”
2014-15赛季是“赛博爱国者”的第七届。自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诺格”,世界五大军工企业之一)第二届加入以来,该赛事已形成由空军“搭窝”,诺格与一大批商业、军事机构共同“下蛋”的局面。具体来说,赛事的冠名赞助商为诺斯罗普•格鲁曼基金会,钻石赞助商分别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思科公司、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微软创新杯,黄金赞助商为脸书(Facebook)、Riverside Research公司(网络、生物医疗、雷达等)、Splunk公司(大数据)、赛门铁克公司(互联网安全),白银赞助商为空军预备役、亚利桑那Embry Riddle航空大学、Leidos公司(信息技术)、马里兰大学(大学城校区)。
这项赛事最初仅限于军校或与军队合作的职业技术院校(军种不限,比赛分组为All Service Division),之后参赛范围扩大至普通高中(Open Division),继而又纳入初中组(Middle School Division)。比赛规模的扩大呈现一种加速态势,从第6届到第7届,参赛人数增长了41%,有2175支队伍注册,平均每支队有2到5名学生。每一届比赛都分为州/地区赛和全国赛。
由于第7届的参赛规模扩大较多,组织方将各高中队根据初赛成绩分为白金、金、银三个等级,所有队伍都在州一级和地方比赛中与同等级队伍对战,而只有白金级别战队有资格参加最后的全国比赛。
本届比赛的军种组全国冠军为马塞诸塞州北郡职业技术学校,普通高中组冠军为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市格里索姆高中,而弗吉尼亚法立法克斯郡尼史密斯英才学校获得了初中组冠军。值得注意的是,格里索姆高中便来自前文提到的亨茨维尔市。
从2011年起,诺格为全国赛的三甲发放奖学金。此外,作为“下蛋”计划的一部分,诺格向参赛选手提供全美各分公司的实习机会,并提供高中毕业后进入网络安全领域就业的机会。其他几家赞助商也都从该项赛事的参赛选手中选拔可供观察和储备的人才。
NSA的黑客训练营
美军之外,美国国安系统的其他组成部分在网络人才储备方面也都结合了地方和学校资源。例如始建于1999年依托大学的“学术成就中心”(CAEs)平台,已由最初的7所中心扩张至目前的100余所,国家安全局(NSA)与国土安全部在CAEs偏重信息安全保障的基础上强化培训功能、建立了“赛博行动”项目。该项目的重点院校包括南达科他州的达科他州立大学、加利福尼亚海军研究生学院、马塞诸塞州的东北大学、俄克拉荷马州的图尔萨大学。与前面提到的亨茨维尔市及“赛博爱国者”项目不同,CAEs项目所资助的学生多数是军队现役,参加该项目的学生获得来自五角大楼或其他联邦机构奖学金,而条件是毕业后为联邦政府服务。
此外,NSA在全美设有13处培训中心。这些培训机构常年对全国选拔的中学生进行计算机、电子工程方面的训练。2015年夏,仅南达科他州麦迪逊市一地的训练营便接纳200多名来自30个州的学生。
除了与中学合作外,NSA与大学的合作也十分积极。过去一年,NSA赛博学院与29所大学合办了43个训练营,并向学员免费开放课程与培训。在这些训练营中,学员们学习并练习各种黑客技能。教员与学员经常会在训练营当地的公共场所针对路人演练这些技能,如游戏般轻松愉快地交流经验。从表面来看,你不会觉得这些年轻人正在参与情报机构组织的黑客培训,而更像单纯的科普夏令营。通过这种外松内紧的方式,NSA树立其在美国网络安全、网络战人才培养中的公众形象
除了直接出面组织的训练营,NSA也会采取依赖地方院校的方式。如纽约大学理工学院便在NSA的部分资助下连续举办了十余年的“网络安全意识周”。这期间来自不同学校的网络战队会进行系列比赛,而NSA会从这些参赛选手中招募未来的雇员。
少年强则网军强
在一次采访中,来自南奥马哈的一位“赛博爱国者”参赛选手曾眉飞色舞地表示:“这太有趣了,网络安全、网络战是我未来一生打算做的事!”这一态度,以及在公众场合欢快地练习黑客技能的那些青少年,便是美国国家安全系统网络战人才培养体系的典型写照。网络战特有的“非军”特色,模糊了战斗与非战斗人员的界限,而教育系统被纳入这一链条也使很多美国人担心青少年过早受到“军国主义”的影响,虽然其中很多人加入网络安全培养体系只是反映了一种“自我选择”机制
在网络安全技术、国家安全政策、意识形态和利益的结合下,美国政府、军队、企业与教育系统编织了一条庞大的国家安全-产业链条,网络战与网络安全已完成“军-产-学”的循环。这一循环的驱动力不仅有自上而下的安全战略和部门诉求,也有自下而上的商业利益与个人追求。这一安全-产业循环整合了美国过去一个世纪建立的寓军于民体系,也拓宽了政府、军队与地方院校、商业机构的合作模式。低龄人群被纳入网络战动员体系(以及法律纳入网路安全战略等举措)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美国已开始在网络空间展开“总体战”的布局。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军观察,网络安全,人才储备,人民战争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