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世界”:远东最大游乐场,“文革”期间曾被摘牌

澎湃新闻记者 林夏

2015-10-03 10: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世界是老上海的象征,也是近代典型的都市娱乐场。曾有句话说,“不到大世界,枉到大上海。”开办于1917年的大世界至今已近百年,这个曾经的海上狂欢乐园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副教授沈亮讲述了这座远东最大的平民游乐场所经历的繁荣和落寞。
澎湃新闻:有句话说,“不到大世界,枉到大上海。”作为近代上海标志性的娱乐场所之一,大世界的旅游盛况如何?
沈亮:对上海本地人来说,应该没有不知道“大世界”的。据1995年的调查,上海市民中有80%的人都去过大世界。而大世界自其开幕以后,接待的游客数量也是非常之多。
解放前大世界游客的准确人数已经很难找到,但自1917年开业以来,游乐场中的戏场一直座无虚席。1938年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学生曾对上海游戏场进行过调查,对大世界有这样的描述,“当我跨入大世界时,就看见如江潮般的游客,拥轧在门口,挤得水泄不通,我几疑里面出了什么乱子,哪知他们都在售票处争购游览票呢。外面的人群,虽己轧得不能动弹,可是几位售票员,也有些弄得手忙脚乱。”
而1946年上海社会局的官方调查表明,大世界每天售票7000张。但你要知道,官方调查统计的人数通常比实际的要低,因为会存在瞒报和漏报的可能。1946年,大世界发生了较为严重的劳资纠纷案,当时大世界的员工李旺发写信给上海社会局局长吴钧,他在信里提到,每天卖出的票有一万一二千张,每天盈余四五百万元,但员工工资低,他要求工资加七成。经过社会局调查,后来员工工资涨了二成。我们有理由相信,大世界每天售票一万多张是比较接近事实的。
1950年代大世界排队进场的游客
至于解放后的游客数量,根据档案馆资料的统计数据,除1950、1963、1964、1965四个年份外,其他年份累计游客量都在365万以上,也就是说日平均游客量都超过1万,接待峰值是1955年的春节,有40000人。另外,从1960年代大世界宣传单的照片上也可以看到,排队等候入场的人群超过了好几个街区。
因为游客多,当时有个传说,有人被人群从入口直接挤到出口,便惊叹,大世界真的好大啊,里面居然有马路,还能开公共汽车呢。因为游客多,十分拥挤,也有游人说,我们不是来游玩,是来受罪。这和今天某些著名景点在长短假期间的情况差不多。
澎湃新闻:大世界是近代都市娱乐业的典型代表,它是如何做到的?
沈亮:大世界由海上闻人黄楚九开办于1917年,当时基本上可以称为“高尚的平民狂欢乐园”,游乐场中基本上没有露骨的色情和暴力,继承了中国传统庙会文化的狂欢特征;1931年由帮会头目黄金荣接手经营,基本的游乐项目经营模式没有改变,但因为黄金荣本来就是个流氓头子,场中加入了很多露骨的色情暴力成分,所以大世界就演变为“堕落的体验世界”。从游乐项目的组成来看,解放前的这两个阶段是戏剧类、非戏剧类以及参与性游戏等项目共同繁荣的阶段。
大世界的空间系统比较独特,是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洋建筑相结合的产物。起初,它的设计师是周惠南,他是上海较早的建筑设计师,曾经设计过远东饭店、大新公司、中华大戏院等建筑,后来,外籍设计师李查士对设计方案进行了修改。所以,大世界主楼上的四层高塔,底层用的是西式图案,而二三层却是中式图案;单个剧场采用的也是当时最新引进的西式舞台结构,每个剧场有座位三四百个。全场十多个剧场空间,座位共四千多个。
更有意思的是底层的中心场和连接各层楼的天桥,还有面向底层中心场的各层楼的回廊的结构设计,一方面缩短了各个剧场或游艺点单体之间的空间距离,使游客在大世界游览时,从一个剧场转移到另外一个剧场,都能找到一条快捷的通道,游览路线有了更多更丰富的选择;另一方面,它暗合了古希腊圆形剧场的形式,天桥和回廊变成了圆形剧场的观众席,中心场是表演区。圆形剧场给观众带来了与现代剧场完全不同的体验和感受,更有仪式感和参与感。
1950年代大世界的宣传画
大世界的成功大体有三方面,一是游乐项目丰富多彩;二是其经营方式,采取一票畅游制;三是狂欢气氛的营造。
大世界演艺节目丰富,堪称表演艺术的大型超市。说它百戏杂陈,一点也不过分,很多中国戏剧和曲艺种类都曾经在大世界里露过面。京、昆、越、沪、淮、评弹、大鼓自不必说,另外,还有东北蹦蹦戏、皖南花鼓戏和福建采茶戏这样的地方小剧种。在大世界的广告里,也能看到不少新奇的戏曲名称,如常州古曲、常锡文戏、常锡滩簧、苏锡新戏,其实它们都是锡剧的前身。还有沪剧、越剧和滑稽戏这样的剧种,干脆就是在以大世界为首的游乐场里成长起来的。大世界,就像个戏曲博物馆,既有横向上多种戏剧的并置和互相借鉴,又有历史纵向上各种曲艺、戏剧的演变历史,是现代戏剧演变的见证。
在节目的时间安排上,大世界更是大胆。大娱乐套着小娱乐,节目与节目之间不留空当。大世界的每个剧场都轮番有演艺节目上演,中间没有间隔,游客即使一整天坐在一个剧场内,也能持续欣赏到不同的节目。大世界内有数十个这样的剧场。就好像今天的电视节目,同时有几十个频道播放,每个频道从不停歇,这比迪士尼乐园的演艺节目丰富得多。
如此丰富的游乐空间,实行的是一票制,而且票价比电影票还便宜,游客低价入场后可以玩一天,自由选择他一天根本不可能玩遍的游乐项目,其满足感可想而知。大世界的票价之低,与里面丰富的节目相比,基本上已不成为把游客挡在外面的因素。
“跑冰”,大世界的娱乐项目之一
1917年到1931年,上海大世界可以说是远东最大的市民文化娱乐场所。大世界不仅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也成为上海市民游乐文化的象征。不过,要说明的是,大世界固然有名,但在它之前的新世界才是游乐场的鼻祖,而且,可以说,是新世界催生了大世界。
澎湃新闻:简单介绍一下新世界的情况。
沈亮:其实,上海最早的室内游乐场是楼外楼。它以电梯、哈哈镜、屋顶观景、固定的评弹、滩簧和滑稽演出吸引游客,没有大型的戏剧演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更像个屋顶夜花园。而其中尤其吸引游客的有两样东西,一个是从国外进口的几面哈哈镜,它可以把人照成千奇百怪的模样;另一个是“电梯”。这都是当时的稀罕玩意儿。
“楼外楼”的成功经营,确立了沪上综合性室内游乐场的业态,相较于之前的花园、夜花园这样的娱乐场所,它更具吸引力。楼外楼为综合性游乐场确立了某种规则,是老上海游乐场的雏形。后来,由于房屋安全原因,演出舞台被拆迁,楼外楼营业也随之结束。
《申报》上楼外楼广告,1914
之后出现的就是新世界游乐场。游乐场面向大马路(即南京路),当时剧场实际只有三个,一楼剧场演电影和髦儿戏这些大型节目,一楼还另外有滑冰场、弹子房、跑驴场。二楼是小剧场,主要轮番上演苏州滩簧、宁波滩簧、上海本地滩簧、扬州说书、苏州评弹,宣卷等曲艺,还有时髦的文明戏、北方大鼓、口技杂耍、三弦拉场戏等等。三楼仍是屋顶花园,有中西大菜、美酒糕点、民间小吃、时令水果、冷饮热茶,应有尽有,可以凭栏远眺。下面正是外国人开办的跑马厅和赛马场,可以看到赛马盛况。夏天,楼顶还放映露天电影。新世界还专门发行了《新世界报》,把一整天的游艺节目的演员、剧团和时间都刊登在上面,供游客选择观看。同时还在报上刊登一些娱乐新闻以吸引顾客。
大世界也发行《大世界报》
新世界游乐场于1915年8月4日正式落成,由黄楚九出任经理。开幕时票价3角。游乐场设施齐全,雅俗共赏,不同阶层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口味的娱乐项目。在大世界未建之前,新世界应该说经营得有声有色,而且带动了上海乃至全国综合性游乐场的发展。
新世界是第一个专门兴建的游乐场建筑,其建筑布局专为游乐场而设。对游乐场空间布局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实行一票制,票价较低,面向大众;游客进场后可以玩一天,自由选择游乐项目;大娱乐套小娱乐,节目和节目之间不留空当,大世界的这种经营模式,其实就来自于新世界的成功经验。新世界经营时有大型的戏剧和影戏节目,有小型的曲艺节目,还有参与性的游乐项目,比如跑驴、溜冰等,而且不间断地举办一些花国总统评选活动,以扩大新世界的知名度。
由于新世界很赚钱,与黄楚九合作的一方最后夺走了黄楚九的股份,这使黄楚九下定决心,一定要建一个比新世界还大的大世界。大世界就是这么诞生的。从此,大世界和新世界,就如同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开始了上海综合性游乐场的竞争。
澎湃新闻:1949年政权更迭后,大世界由政府接管,发生了哪些变化?
沈亮:1954年7月2日,上海市文化局奉上海市人民政府陈毅市长令,接管、整顿大世界。这之后,大世界的游乐项目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非戏剧类项目比如曲艺节目、游艺项目等渐渐地在大世界消失了,大世界的演出场子主要为电影场、京剧场、戏曲场、沪剧场、木偶场、淮扬场、滑稽场、歌舞杂技场、锡剧场、越剧。而演出剧目和其他剩余的游乐项目也渐渐失去了纯粹娱乐的成分,增加了更多教育的成分,使大世界最终成了健康的联合剧场。
改造后的大世界阅览室,挂有毛泽东、斯大林像
原属大世界的众多剧团也进行了改组,更换了名称,原本和大世界的雇佣关系也改为合同关系。为了走向“健康”,大世界不仅赶走了众多的游乐项目和场中四处游走的摊贩、烟气腾腾的小吃摊点,环境氛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也体现在大世界的几次更名上。
大世界数次易名,都和时代变迁息息相关。1955年,大世界收归国有,便更名为“上海人民游乐场”。1966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大世界一度改名为“东方红剧场”,然后成为外贸仓库,1974年,改名为“上海市青年宫”。1987年大世界才再度恢复原来的名称,向游人开放。
1959年红霞歌舞团在大世界演出
几次更名中,最有意思的是第一次改名。为什么“大世界”要改名为“上海人民游乐场”,当时的报纸是这么说的:
“为什么‘大世界’还不改名呢?他们说,大世界过去是旧上海黑暗社会的缩影,大世界这三个字不过是过去流氓资本家为了想赚钞票,故弄玄虚的名称,今天,这个游乐场的性质和过去已经本质的不同,因此应该把过去的名字改掉。”
但没想到的是,把“大世界”改为“上海人民游乐场”,人民首先并不答应,有人认为:“过去我们有一个时期热衷于人民二字,于是有人民大舞台,人民广场,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人民游乐场,上海人民图书馆,人民文学等,似乎不标出人民二字,就不足以显出其与人民的关系似的。这个上海人民游乐场就改得不好,名称又长,念起来又太别扭。公共汽车的售票员,常习惯地叫大世界。我幼年在乡下的时候,对上海的印象就只知道上海有个大世界,这个大世界能启发一个人多少丰富的联想啊!它使我好奇,又使我羡慕,并且立下宏愿一定要去玩大世界,才算见到了大世面。而现在,把一个有血有肉,有艺术性,有特性的名称改成了公式化,又充满了八股气的名字了。”
改名只是外在标志,真正受到打击的是大世界最有特色的游乐项目安排,大世界的产业链因此遭遇断裂。
作为一个平民游乐场所,大世界的票价一直很低,低票价是靠低成本维持的。在黄楚九和黄金荣时期,场内剧团和演员的工资是很低的,艺人们受尽剥削,所以大世界的资方还能维持并赢利。但是解放后剧团的正规化、地方戏的成熟化和曲艺艺人地位的提高,反而让大世界的游乐项目来源发生了问题,支撑解放前大世界等游乐场产业模式的产业链从供给上已经断裂。游乐场业态已经不可能赢利,除非政府进行演出补贴。1950年代末大世界的繁荣,就是政府靠行政命令征调一流剧团进大世界才创造出来的。发展到“文化大革命”,连哈哈镜都成了歪曲劳动人民形象的罪恶工具而被撤销。
“文革”期间,大世界被摘牌
1987年1月25日,大世界恢复原名,并再次对外开放。而重建后的大世界,唱主角的,不再是戏剧类项目,而是非戏剧类项目中的游艺和其它项目,比如碰碰车、桌球、游艺厅、舞厅和音乐厅等。
在很多人心中,大世界大概是老上海的一个象征。时过境迁,大世界的社会经济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重建大世界,老年人大概希望越接近原貌越好,青年人则希望注入更多现代气息,而在具体实践中,大世界既有创新之举,比如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也有怀旧之举,比如重建的戏曲场。然而,作为都市娱乐空间,大世界的地位确实难与昔日匹敌。2003年大世界关门歇业,现在的大世界是全国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个建筑空间的意义已经不单纯是个游乐场了。
1980年代大世界外景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世界,楼外楼,黄楚九,黄金荣,周惠南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