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CSI

潼康(百维美剧主笔)

2015-10-05 17: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虽然可能被嘲笑为刻奇与平庸,但在CSI剧终这件事上,动用“一个时代的结束”这种表达,并不过分。
9月27日,在长达两小时的最终集里,《CSI:拉斯维加斯》主角Grissom携手Sara乘坐游艇驶向大海深处。至此,这部播出时间长达15年的美剧,终于和观众说再见。当年它热播时,与它同期激烈竞争的是《六人行》,是《威尔与格蕾丝》,是《急诊室》。如今它也终于寿终正寝,与这些老对手一笑泯恩仇,共同进入美剧经典殿堂供人瞻仰。
《CSI:拉斯维加斯》讲述一群刑事鉴识科学家的日常故事。基本每季一条主线,每集两到三个案件,离奇跌宕的情节、眼花缭乱的高科技刑侦技术、富有魅力的角色形象,令它迅速在全球赢得海量粉丝。
《CSI:拉斯维加斯》第一季海报
尤值得一提的是该剧男主Gil Grissom,他的风格定义了整剧气场,但又没有遮盖住其他角色的风头,后者包括Catherine Willows、Sara Sidle、Nick Stokes和Greg Sanders等“准主角”,各自均以鲜明特色出现在屏幕中。这种成功的模式在美剧中并不多见。
Grissom是研究昆虫的科学家,因而整部剧在以惊悚小说式的情节吸引观众同时,也有几分学院派的理性与高冷。习惯了20世纪主流本格推理的观众,见到在精密的实验室里用种种先进(至少在当时看来)仪器分析证据时,都会有一种新鲜感。生活在阿加莎克里斯蒂、横沟正史、江户川乱步等小说里的凶手,肯定不会料到在21世纪前后,一只甲虫肚子里的人血也能成为自己做案的证据。
Gil Grissom
如同所有具有强大精神气场的角色,Grissom也有许多让观众回味的格言式台词。有时相当主流正能量,比如点评几个飞机乘客合力踩死一位发狂病人的案件,他说“但凡有一个人关心一下他,一切都不会发生”,有时候也会Sheldon Cooper附体,比如某次几个案件因为一连串偶然因素联系在一起,他跟同僚们用弦理论进行解释:“自宇宙大爆炸以来,弦不停地分分合合,所以这些受害者们之间的联系并不奇怪。”
然而,“想要擒住禽兽,要先献身禽兽”这样的国产剧台词虽然令人喷饭,但和“禽兽”打交道多了,内心也确实难免被黑暗沾染。男女间互换身份的浴缸杀手,连Grissom都自叹不如的模型杀手,至死都在玩弄CSI的蓝漆杀手,令Sara心灰意冷的少女罪犯......在这些CSI系列里最具代表性的作案者次次碾压下,观众能明显感觉到Grissom内心越来越孤独与苍凉,并最终导致他在第九季离开。
接任他担纲男主的Langston和Russell,虽然部分继承了科学家破案的气质,都不能达到同样的高度。整部剧的气质也在慢慢泯于众人,流于表面,就连几个明显用来挽回收视的连环杀手,都显得莫名其妙,缺乏如上所提罪犯的“邪恶的魅力”。
在9月27日的最终剧里,Grissom终于再度现身,满足了7年以来粉丝们持续不断地“老G”快回来的呼声。然而回归的方式并不华丽——被警察当嫌犯用枪指着头。一股囧气之余,观众们也多少能体会到背后的寓意:Grssiom这个角色是刑侦系统的异类,他始终游离在主流风格之外,是个误入CSI的科学家。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角色,却定义了整部CSI的气场。
其实在1999年播出后,《CSI:拉斯维加斯》最大的意义,是开启了不同于老牌剧《法律与秩序》风格的新型刑侦剧热潮,而后者正是21世纪头十年美剧市场的最大文化现象之一。CSI不仅带动自己的《迈阿密》和《纽约》两部衍生剧,更催生了《铁证悬案》、《神探阿蒙》、《犯罪心理》、《灵媒缉凶》、《识骨寻踪》和《别对我撒谎》等人气刑侦剧。除此之外,这股势头还延续到海外。比如日剧《亡者之声》,以及国产剧《案发现场》等,都直接从CSI中获得创作灵感。
《CSI:拉斯维加斯》的两部衍生剧《CSI:纽约》和《CSI:迈阿密》
如果拿武侠文化比喻,CSI可以说是21世纪美国刑侦影视里的“少林寺”,可谓后者精神母体。
而它的社会意义更是不可低估。就像《灌篮高手》在青少年中引发篮球热,《CSI:拉斯维加斯》也引起了鉴识科学热。据报道,2004年——《CSI:拉斯维加斯》人气最鼎盛的一年,美国报考大学鉴识专业的学生人数急剧上升。然而另一方面,现实中的警察也为之头疼,因为有罪犯从剧里面学到了诸如用漂白剂清洗现场等反侦查技巧;真正的鉴识专家也头疼,看入了戏的警察会对他们提出高要求:“分析一下这个声纹然后锁定嫌疑人身份吧……哈?做不到?可是电视里明明有……”
但是以Grissom的离去为分水岭,《CSI:拉斯维加斯》整部剧开始由盛而衰。然而正如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唯有多年后回头看,才能发现它是一个时代的拐点——当时影迷叹息的多只是失去了核心角色而已。直到《CSI:迈阿密》和《CSI:纽约》被取消,以及《CSI:拉斯维加斯》本身被调入了收视率最低的周日档,影迷们这才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CSI:拉斯维加斯》完结篇海报
其实《CSI:拉斯维加斯》本身的质量也如剧中那些陪伴观众走过了15年的角色一样,从青年到中年,已经满是老态、疲惫与颓势。
21世纪之初,《CSI》固然为观众呈现了酷炫的案件情节与刑侦技术。但10多年后,这一切已经不再新鲜,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观众崇尚解构、反权威和个性审美。更致命的是,和《名侦探柯南》一样,《CSI》的编剧已经后继乏力,模式化的故事设定已经沦落到了凶手装无辜地刚露脸,观众就能在心里翻白眼“就是他”的地步。
到了这种时候,死忠们依旧定期追剧,与其说是期待看每集的故事,还不如说类似于定期与老朋友聚会。看看从小鲜肉进化成胡子拉碴大叔的Nick,一笑起来门牙缝有一米宽的Sara,不再搞怪而总是一脸严肃的Greg,一身老派绅士风的法医Robbins,总让人觉得是深柜的Hodges,以及如今已是周公子夫婿的Archie……他们的出现总会让人安心,让人想起多年前无忧无虑地追剧的青春岁月。
另一方面,从大的背景说,兴盛了10余年的美剧“刑侦热”本身也耗尽热量,不再是市场卖点。上面提到的那些剧集大多早已告别观众,且少有成功的新作接棒跟进。1500年前,值国家倾覆,梁武帝萧衍说“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夫何恨”。同理,《CSI:拉斯维加斯》亲手开启了新世纪刑侦剧的大潮,也经历了它的兴亡盛衰,如今此时离开,恰逢其时,本身也应没什么遗憾。
只是,告别一位多年陪伴的老友,终究让人痛苦。更何况究其实质,我们告别的是生命记忆的一部分。毕竟爱别离是人生八苦之一,无人能逃离。
别了,CSI。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犯罪现场调查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