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特工队》:打开脑洞,看见的是自己

不着调

2015-10-06 17: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于刚在中国上映的美国动画片《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的好评几乎是压倒性的,不过这交口称赞的局面倒也是毫不令人意外。这部皮克斯归来之作和以往其他奇奇怪怪的诸如汽车、玩具、海洋生物或者怪兽等等团队组合一样,需要小伙伴们协力、各展所长,最终彼此成全,获得成长。
而与之前那些“总动员”们有所不同的是,影片中的元素在各自为政互动之余,又连接成一个有机整体——所有的人物是一个小女孩脑海中的情绪,而小女孩莱莉和她的家庭正经历着她苦恼又忧伤的叛逆期。
五个情绪在大脑控制中心。
如果把这些个叫做乐乐、忧忧、厌厌、怕怕、怒怒的情绪们作为单独个体来看,整个故事的情节推进并没有那么新奇。不过是性格大相径庭的小伙伴,因为偶然的原因陷入了危机,于是他们要彼此配合克服困难,回到原来的地方。而原来的地方,有深深的来自家庭和朋友的牵绊——多么典型的好莱坞励志历险故事。
可是,在影片上映之前所有压倒性的好评都告诉我们,这部电影的创意是非凡的。因为它将人的情绪做了拆解,和颇有科学依据的技术分析,分析得有趣又符合心理学规律和原理。
《头脑特工队》在戛纳首映以来就被影评人认定基本锁定了明年奥斯卡的最佳动画长片奖。和上一部迪士尼影业出品的《超能陆战队》相比,在观影快感上,笔者问了身边一圈看过的小伙伴,都一致觉得《头脑特工队》是比不上前者好看的。因为首先需要展示整个人类大脑中情绪产生和运作的机制,以及情绪和记忆对性情造成的影响,这一切的铺垫和设置占据了大量的篇幅,因此对于整个故事进入的节奏是稍显缓慢的。
之后两线并进,于扎实的生活而言又不过是被放大后怒放的心花,并没大动出什么干戈。因而,和大白那头的少年历险相比,《头脑特工队》梦幻有余而惊险不足,可能也只有个个岛屿崩塌的时候能够稍微刺激一把,总之无论在趣味性、娱乐性、故事性上面都显得不太过爽快。
另一个让电影显得没那么好看的原因是,整个故事里没有类型片所需要的基本设定——没有恶人大BOSS。
但大家也都表示偏爱《头脑特工队》更多一些,一来创意上的新奇最是难得;二来驾驭这样的创意在难度技巧和艺术水准上都比讲一个吊丝逆袭成长为英雄的战斗系故事来得更高。
最重要的是,《头脑特工队》让每一个人都看见了自己,用一种抽丝剥茧的方式一层层打开记忆关联的小小按钮,照见自己的情绪和曾经经历又遗忘的成长。这里面没有那么励志鸡汤的“挑战自己,战胜自己”,重要的是“接受自己”。
事实上,人的情绪很多,简单的拆分成喜怒哀乐和恐惧,并不够严谨。但考虑到动画片的观众中儿童占了相当大比重,这样的取舍也算得上科学。电影中能够看到那些似乎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原理,例如人之初性情的单纯与快乐。随着成长生出忧患,厌恶、愤怒也随之而来。重要的幼年记忆会被埋藏在潜意识里,而不重要的记忆在一段时间之后被移除遗忘,如果有什么心伤和愿望,作为潜意识剧场的梦境则能够带来修复。
事实上,除了快乐之外,悲伤、愤怒、厌恶和恐惧在常人认知中并不将其视为什么好事,而《头脑特工队》则赋予负面情绪们积极的正面价值。恐惧帮助莱莉保持安全,厌恶令她不至于无休止的玩闹,而愤怒则能够令其宣泄并保持正义感。而这其中,找寻自身意义过程最艰难的忧伤,其实是带领着看客们走了一遭发现并正视自我情绪的心灵旅行。
莱莉的生活从11岁搬家开始进入主题,“乐乐”的存在感开始降低,以前有什么情况,只要调取美好记忆就可以抚平,然而现在“忧忧”却仿佛拥有了“点事成伤”的神奇魔法,多好的记忆都随时可能伤感的来源。
随着年纪增长,负面情绪的能量变大,孩子变得敏感。各种梦幻设定的小岛构成一个人的性格世界。而随着年龄增长,淘气会崩坏甚至诚实也有岌岌可危的时候。人际关系同样面临危机,和朋友的交往不再童真。你和朋友们狠心说再见,因为你觉得没有人再能理解你的孤独。
然而,在童年潜意识里,你一直有一个幻想中的玩伴,你们亲密无间,但最终他会被埋葬在你记忆的垃圾桶里。但他曾经成全你的快乐,并且给你勇气和力量——这些抽象的概念,具象成“冰棒”的故事,是电影中催泪的环节。
在这趟穿越叛逆期泥沼重新找寻自我塑造性情的意识旅行中,重要的人物关系转换是乐乐和忧忧相互之间关系的转换和推进。当乐乐带着记忆球试图独自返回情绪操控台的时候,我们似乎想起曾有这样的时光,想要自私的延续自己的小快乐,否认其他情绪,自欺欺人的活在一种主观营造的假想里,只相信着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而曾经作为“门面担当”,想要做好一切的快乐终会感到疲惫,忧忧的分享治愈了她。因为懂得了那些不完满,才成全了快乐的真正意义。自私的快乐不是真正的快乐,当乐乐哭出来,懂得了悲伤的快乐,变成更温暖的慈悲和乐观;而被肯定了价值的悲伤,明白了所有的难过与不舍,那些看起来不那么高兴的事情也是成全了自己一路走来的重要证据,能够抱着平常心来看待,这是放开心怀的重要成长。
如此,回想前情中,父母眼睛照进各自的情绪小人引发了最密集的笑点,想想那些各不相同的情绪在成年都能够达到高度和谐统一的默契。但当年他们也一定曾经像这个小女孩脑海中的成员们一样,横冲直撞地撕扯过。
以及,青春期臆想中的爱情有时候的确是救世良药,无数个帅哥为你奋不顾身地奋勇牺牲,堆叠着把快乐送回脑海重占据一席之地。虽然这个创意花痴又肤浅,不过真是无比准确。都说恋爱能够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让人感到愉悦,比起“分泌”这种感觉上观感不会太好的动词,现在这个帅哥的COPY不走样真是太好了。
回到了操控台的情绪们开始重新通力合作。乐乐不再担心忧忧把记忆变成蓝色,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地打从心里接受了美好的过去无法始终保持鲜活明亮。过去的就过去了,虽然回不来,但它依然会在那里。成长是让人伤感的,但那依然是记忆中不可或缺的美好部分。
《头脑特工队》,就是一部你以为看到一个新奇的创意世界,其实看到的所有都是自己的电影。很多时候我们看到那些讲述孩子成长的电影,告诉观众,孩子的成长需要认同,但那些认同来自家庭的关爱,朋友的支持,老师的引导。而《头脑特工队》用一种奇妙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孩子面对外部和内心的双重巨变时,自己是怎样运用曾经的记忆和自己的意识机器运行,来重新接受和塑造自己的。
如果有心去分析对应其中每一个梦幻创想开出的花朵中,蕴含的是一个孩子成长中经历的怎样的心事,那么全片至少一半以上的时候就会有些令人感慨和酸楚吧。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皮克斯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