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村民羊被偷报案未获受理,自己破案催警方处理反遭民警殴

澎湃新闻记者 彭瑜

2015-10-14 15: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10月13日,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小龙潭镇商人王顺文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投诉称,今年3月底他养的5只羊被偷,报警后小龙潭派出所不仅没有受理,民警谢涛反质问他“羊头上有没有你的名字”。在他声称要上访后,谢涛还当着教导员的面殴打他。
10月14日,开远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张玉琴向澎湃新闻确认,事件发生后,该局对小龙潭派出所所长及教导员进行劝诫谈话,对民警谢涛进行批评教育,令其作出书面检查,并全局通报。
开远市公安局给王顺文的破案告知书。
报警不受理还被打
3月29日凌晨3时许,王顺文在家里养的5只羊被偷走。其称,上午9点,他打电话向开远市公安局小龙潭派出所报案,后者没有受理。
3月30日,王顺文到开远市城西农贸市场,寻找被偷的羊,结果在山上一户人家找到了他喂养的两只小羊,“3只大羊已经被宰杀了,小羊看到我,跑过来用鼻子嗅我。我喂养的,所以跟我亲。”
王顺文被盗的羊,最终他自己找回了两只小羊,大羊已被宰杀。
王顺文立即拨打110报警。其称,110让他与小龙潭派出所联系,他联系小龙潭派出所后,民警并没有赶到现场;山上这户人家见他报警,愿意让王顺文把两只小羊带回去,并表示被杀了的3只大羊愿意赔偿1400元,被王顺文拒绝。
4月1日,王顺文赶到小龙潭派出所,将之前电话报案的情况及了解到的盗窃者、销赃者、运输羊者的电话告诉值班民警,并做了笔录。
4月29日10时,王顺文再度来到小龙潭派出所询问案件情况。王顺文称,当天一个叫谢涛的民警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明来意后,谢涛反问他:“羊头上有你的名字吗?你看见人家杀你的羊了?”
王顺文则反问:“5只羊2500元钱(注:王顺文称2500元是偷羊贼销赃价格),是市场价格吗?有这样便宜的市场价格,有多少羊我都要。”
“办不了这个案子。”谢涛回答说。
“你们办不了可以,我去上访。”王顺文说。
王顺文说,听闻此言,谢涛骂骂咧咧冲上来,用拳打他,“我没有还嘴,也没有还手,在隔壁开会的小龙潭派出所李教导员听到吵闹声,跑过来把我拉到另一间会议室,随后谢涛又冲到会议室,先是用凳子砸我,随后用出警记录仪砸我的太阳穴,当场把我打晕在地。”
所长和教导员被劝诫谈话
王顺文被打后,进行了治疗。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总医院的诊断结果(注:日期为6月11日)为:1、脑外伤后综合征;2、脑供血不足;3、双侧颈内动脉颅内C5段侧壁动脉瘤;4、双耳感音神经性耳聋。
王顺文认为,他的这些症状,都是因为被小龙潭派出所民警谢涛殴打所致,因而要求开远市公安机关给予相应赔偿,“医药费已经花去两万多元,还得继续检查,但他们(派出所)不愿意再出钱。”
王顺文说,后来他再度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诊断,“专家给我说检查出来的不是脑瘤,因为在一直在缩小,可能是积血,但还需要再诊断检查。”
事发后,小龙潭派出所李教导员曾多次给王顺文发短信,表示道歉。李教导员对澎湃新闻说:“我们愿意赔偿王顺文的医药费,就一千多块。”
王顺文向小龙潭派出所李教导员发短信质问为何无人问津。
小龙潭派出所李教导员短信请求王顺文原谅殴打的民警。
小龙潭派出所李教导员给王顺文的短信回复。
10月14日11时,开远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张玉琴回应澎湃新闻称,事件发生后,开远市公安局对小龙潭派出所所长及教导员进行劝诫谈话,对民警谢涛进行批评教育,令其作出书面检查,并全局通报。
张玉琴称,王顺文被打当天,在当地一个三甲医院做了伤情的常规检查,是软组织挫伤。此后,王顺文自己赶赴昆明检查时,检查出脑瘤,“第一次常规检查,也检查了是否颅骨骨折、是否有积血,但没有查出脑瘤,因为常规检查查不了脑瘤,第二次是他自己去昆明检查出来的,但很难认定脑瘤和谢涛殴打他有关。我们除了常规检查的医药费,也愿意给他在误工方面进行赔偿,这些还在沟通中。”
开远市公安局于6月5日向王顺文下发了破案告知书,犯罪嫌疑人张某已被抓获,王顺文被盗的5只羊通过物价部门鉴定,价格为9505元。
开远市公安局给王顺文被盗的羊进行了物价鉴定。
目击
我是开远王顺文,关于我的5只羊被偷报警派出所不受理、我反被打的问题,问我吧!
王顺文 2015-10-14 15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偷羊,报案不受理,打人

继续阅读

评论(4.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