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者朱栋霖:想让大家知道高校真相,没想到苏大会出面揽责

澎湃新闻记者 龚菲 实习生 张星辰 发自苏州

2015-10-14 11: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苏州大学
“院长霸占学术资源,独断专行,顺者昌逆者亡,有正义感的教授边缘化,有成就的青年教师孤立无援,学术标准丧失,学术风气极度恶化……”
10月11日晚,网络上流传一封长达4000余字、署名为“苏州大学文学院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举报信《我为维权,遭致打击报复——致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全体委员》。
该公开信直指苏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尧“霸占学术资源”、“打击学院教授”、“阻碍学科建设”、“侵吞教师绩点劳务费”、“拉帮结派”、“强迫二级教授提前退休”等“数宗罪”。
10月12日傍晚,苏州大学新闻中心在苏大官方微博发文,对朱栋霖教授公开信中的部分问题作出了回应。大意是:一,朱栋霖教授已65周岁,依照学校文件精神,于今年9月通知文学院及其本人办理退休手续,不存在“被迫提前退休”的情况;二,关于朱栋霖教授的绩效工资分配问题,学院确实存在漏发问题;三,苏大组织审计人员对王尧于2005年7月至2012年12月担任领导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全面审计,没有发现违纪违规问题;四,王尧教授当选为苏大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符合程序。
“我没有想到,会是苏大来出面回应。”10月13日,卷入“举报门”风波的苏大文学院资深博导、二级教授朱栋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因为他批评的是文学院的院长王尧,他原本以为王尧本人会出面回应的,没想到是校方。更令他意外的是,苏大还把责任自己全部揽过去了。他认为“学校是在庇护错误,掩盖问题”。
朱栋霖教授与澎湃新闻记者的这次见面约定在了著名的网师园。苏州网师园建于宋代,虽几易其主,园主多为文人雅士。网师乃渔夫、渔翁之意,又与“渔隐”同意,含有隐居江湖的意思。在接受澎湃新闻数个小时的采访中,这位年届65岁、温文尔雅的教授,谈到激动处,偶尔也会“怒发冲冠”。
朱栋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事实上,他与王尧有着不一般的渊源,两人曾为师生关系,朱栋霖教授就是王尧在苏大就读中文系时的老师。此外,在王尧担任苏大文学院院长之前,朱栋霖曾任三年文学院院长。而两人的学术专攻方面也均为中国现当代文学。
采访过朱栋霖之后,澎湃新闻记者又设法联系了苏大文学院院长王尧教授以及苏州大学党委宣传部。王尧再三拒绝了记者提出的与其见面的请求。“我一直对朱教授很尊重,朱教授也曾是我的老师。”他在电话中说,对于“不真实的事情(被举报)”,“我也没有必要作出回应”,可以等到学校作出说明。
苏大党委宣传部孙主任则对澎湃新闻表示:“大家都是一家人,苏大会在合适的时候会给出合适的回应。”当被问及学校纪委是否会对王尧被举报事宜介入调查时,孙主任说“这个我不好回答你”。
朱栋霖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期间,正在查找相关文件。澎湃新闻记者 龚菲 实习生 张星辰 图
【对话朱栋霖】
“王尧曾是我的学生,他任命自己当重点学科带头人”
澎湃新闻: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写这么一封公开信?公开信在网上发布后,对你有哪些影响?
朱栋霖:我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社会公众来讨论。在阳光下黑白自然分明,能够对高校内部有所触动。
现在是反腐的时代。其他领域都反(腐败)了,高校里面,因为外面的人不了解,所以还很难进入,我想通过这小小的角让大家知道一下。我相信在阳光下黑白自然会辨明。
但是我没有想到,现在引起了这么大的一个反响。你们澎湃新闻、新华网,还有很多网站都报道、转载了,我根本就想不到引起那么广泛的影响。
还有,有人昨天(10月12日)告诉我,大多数的网友很热烈,都是支持我的,我更加没有想到。当然我个人感到很欣慰,我也感谢大家的支持。同时,我也觉得,社会的风气正在好转,媒体和整个社会,还是扶持正义的,和我们中央还是很一致的,发挥正能量的作用。这是我的一个总的想法。
第二个呢就是,有人问我,说外面反响这么强,你自己怎么不发言,表示沉默?(注:12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联系朱栋霖,他表示不愿意多谈。)我说,我关于这个问题要说的话,在那个说明(公开信)里已经说了,我不需要再来反反复复地说了。让大家讨论就可以了。
可是我没有想到,苏大要来回应。
澎湃新闻:没有想到苏大会作出回应?
朱栋霖:是的。因为我批评的是文学院的院长王尧,我原本以为王尧本人会出面回应的,但是我没想到苏大要来回应。而且我一看这个回应,(校方)把责任自己全部搂过去了。
澎湃新闻:您与王尧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您与他之前有无个人恩怨?
朱栋霖:王尧1981年9月进入苏州大学中文系读书,当时我刚刚从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毕业,在苏州大学中文系任教,王尧就是我的学生,成绩倒还可以,他比一般的同学大好几岁,比较成熟,当时还是班长。后来他就留校了,一直到1998年,一直是辅导员。
在他当院长之前,我曾经在文学院当了三年院长。从1995年—1998年,三年一届,我是文学院院长。1998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我当院长三年满了,王尧是副教授,就开始由他当院长。
我跟王尧个人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冲突。我和他又不见面,但是就是从申报国家重点学科建设开始,文学院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1999年王尧来了(当院长)以后,任命自己当省级重点学科——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并用海外汉学的名义做50多次讲座,他外语不懂,可是现在经常出国。
“有特殊情况可过65岁不退,校长曾承诺不让我提前退休”
澎湃新闻:你此前在公开信中说,你是“被迫提前退休”。苏大还有其他跟您一样情况的博导吗?
朱栋霖:就剩我一个,符合这个条件的就剩我一个还不到70岁,其他年龄都比较大,都退休了。但是学校还有超过65岁的,超过70岁的还没有退休,也没有课设项目(国家教育部的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
澎湃新闻:学校回应中提到“对于个别教授的延长退休年龄和返聘事宜,学校是根据学科建设需要,由学校研究决定的。”也就是,若有特殊情况,是可以超过65岁,仍可以不退休的。
朱栋霖:我就属于这一类情况。我现在正在承担一个国家教育部的精品资源课,2012年开始建设周期是5年,到2017年结束。这个项目把我的上课内容、教育计划、课件放上去,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个人的。如果我退了,这门课的验收就成问题,因为主讲教师没了。这对苏大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澎湃新闻:学校了解这个情况吗?
朱栋霖:知道,为了这个事情,我就给教务部长周(毅)部长说了,他说我们要向学校反映的。
2012年12月17号上午,在朱(秀林)校长办公室里,他对我说:“朱老师,只要我当校长,你到了65岁,肯定不会让你退的。”
澎湃新闻:这样的话,可以作为依据吗?
朱栋霖:我想,人不可能言而无信吧。你作为校长都言而无信,不可能吧,我可以跟他对质。我相信朱校长不会否认的。
“学校是在庇护错误,掩盖问题”
澎湃新闻:学校声明的第二点是关于绩效工资的,文学院的二次分配依据是什么?
朱栋霖:苏大的这个(官方)声明首先承认了确有其事,确实被拖欠了11万。教育部的项目2000点,省级项目400点,每个点24块钱,一个部级项目48000块钱。按照以前的惯例,是24块钱中,4块钱给院里,其他归个人。好多年都是这样了,通过教代会讨论过的。
现在教学绩点基本上都不给,除非你问他去要,随意得很。方汉文教授也跟我一样的,2000点,四万八,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澎湃新闻:学校说是“漏发”,您怎么看?
朱栋霖:我每年都提出这样的问题,而且是这样大的数额,你能用“漏发”搪塞得过去吗?
澎湃新闻:学校的第三条声明说,您对学校针对王尧的调查结果未表示异议,是这样吗?
朱栋霖:校纪委调查了一个多月,我当场就表示异议了。分配不公的问题没解决,“211”经费的使用账目也没有公布。
澎湃新闻:苏大的回应您怎么看?
朱栋霖:我认为学校是在庇护错误,掩盖问题。
首先,关于国务院批准博士生导师的退休问题。老人该用老办法。我是1993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审批准为博士生导师。
这批博导都是70岁退休,全国都是这样。现在所有的大学博导都是65岁退休,可是所有的大学对国务院遴选的资深博导,实行的都是“70岁退休”的政策。
“高校里很多人用‘黑道’手段拉帮结派、为所欲为”
澎湃新闻:通过这个事情,作为高校里的一名教授,您对高校的体制改革有没有什么建议?
朱栋霖:我觉得这个体制是要改革。但是人的素质更要提高,关键是人。我现在看到的是人的素质的问题。高校的风气受到社会腐败风气的影响,现在高校里面很多人是用社会上做生意的办法,“黑道”的办法,来在高校里面拉帮结派、为所欲为的。
我建议惩治腐败要从高校开始。我刚才讲到的,王尧当第一届院长时,最后学校审计他的时候,(他后来当了一年半院长去当学校党委组织部长了),审计他那个账目的时候,审计署说一片混乱,无法审计。学校后来说无法解决,无法核对。其中列举了几个账目,有问题的。但是他们(审计部门)要去调查,他们(审计部门)又没办法调查。
还有,就是社会已经好多年关注高校不正之风,但是高校里面一直没有反应,没有动静。说到行政化的问题,行政化就是权大于法。其次就是科研经费如何使用。因为使用科研经费的人都是有权的人,或者著名的教授、学科带头人,你能够拿他怎么样?他(合法)程序都通过的。
澎湃新闻:像这种,您之前也在南大生活过,后来又在苏大这么多年,您也在高校这个系统呆了这么长时间了,那么,您感觉这种所谓不良的风气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朱栋霖:就从王尧当院长开始的。
1998年5月份,他当文学院院长,在这之前我是文学院院长,从1995年到1998年。王尧当院长,是接的我的班,他那时候是副教授。你问所有的老教授,朱老师当院长的时候发展的很好的,他(王尧)一当院长就乱了,那叫一个乱。
澎湃新闻:你做文学院院长的时候,像文学院这样的学院,如果有国家重点学科的话,一年国家拨的经费会有多少?
朱栋霖:我们是省重点学科,以前我当院长的时候没有经费,以及(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没有什么经费,因为国家也很穷。这个经费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后来经费逐步有,现在很多了。后来主要是建设了“211”,我们大家都知道,“211”一年1个亿。分到各个学院就多了。文学院每期100多万到200万,两期有将近400万。这个钱是“211”建设之后。
“我还有项目没做完,延迟退休不属于霸占学术资源”
澎湃新闻:因为你发表公开信这个事,社会上也比较关注,包括苏大现在都比较重视,你希望这件事情怎么解决,你会比较满意?
朱栋霖: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家对这件事如此关注。这就反映了大家对高校要维护学术正义、公正和保护一方净土的一种强烈的愿望。
今天,我又不断地接到了很多不认识的人的短信。据有人反映说,网上很多人都支持我的申诉,其实我觉得,我们高校伸张学术正义的呼声,已经得到了强烈的反响,正义已经得到了伸张。应该说,学术公正和正义的这个力量已经得到了胜利。
至于王尧个人说要去法庭告呀什么的,说我诬陷啦,那就让他去告吧。究竟是我欠他的11万,还是他扣了我的11万?是我来拼命地打压他还是他在拼命地打压我?这个随他去怎么样。我相信法律终究会惩治邪恶,尤其是在我们现在习近平总书记这样一个反腐的总的潮流下。
也有的网友说,你要注意,他们会对你,你要会发生不测、不安全,我想这是可能会有的,但是我想在社会公众的关注下,在阳光下,我不至于被搞得发生什么更大的问题。
至于我个人,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按照退休政策,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应该是国务院批准的,还是应该(延迟到70周岁退休)。我还是可以为学校做事情的。刚才就是讲的,他说学科建设,现在马上(我承担的)国家精品课程要验收了,教育部通知,那么你苏大要不要,对吧?
澎湃新闻:您说王尧担任院长“霸占资源”,但其实您希望70岁以后退休,或者说往后延迟退休,再“发光发热”。有网友质疑,您的这种做法也是霸占教育资源,对于这个观点,您怎么看?
朱栋霖:我觉得每个人按照自己能够做的事情,还是要继续为社会做贡献,做我力所能及的。
我还有项目没做完,我们通过申请,得到一些经费的支持,这是正常的。他(王尧)是(霸占)整个文学院的“211”项目的经费,大家的事,还有好多学科的。但是我们现代文学学科,除了他,我们其他人(经费)都不够用。
至于我们个人,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的事,有些是得到社会支持的,社会支持文化活动的经费渠道很多,不是说从此就不搞了。比如说我的昆曲研究、评弹研究,我的现代文学课的教材是全国有那么多的大学在使用,那个还要进行不断地修订、充实,昆曲研究、评弹研究还要不断地进行,这个不属于个人霸占资源。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大,苏大文学院,公开信,朱栋霖,王尧

相关推荐

评论(1.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