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酒托再调查︱官方已整改依然猖獗,索酒不成“千元陪睡”

澎湃新闻记者 苏雄 徐晓林 魏凡 彭瑜 发自云南丽江

2015-10-16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03:15 丽江酒托再调查︱官方已整改依然猖獗,索酒不成“千元陪睡”
暗访丽江古城两遇女酒托:半小时点4杯酒只喝一杯,拒换地方【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同一个微信账号,同样都叫“陈雨”,但记者两次竟然约到了两个人。 编辑 张登(03:07)
【编者按】
丽江“酒托”,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0月6日独家披露后,现了原形。
10月9日,因存在欺客宰客等问题,国家旅游局给予云南丽江古城景区严重警告。
起初,丽江古城保护局等四部门,在未向澎湃新闻索要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匆匆称因收集和提供证据不足,澎湃新闻报道的“酒托宰客”调查处理工作无法推进。对此,律师认为这一说法“对城市形象不负责任”,认为警方应立案侦查。
其后,丽江警方终于联系澎湃新闻记者,称已成立调查组调查酒托事件。丽江官方亦出台《丽江古城景区“揽客、拉客、酒托”等存在问题专项整治方案》,严查酒托宰客。
在政府大力整改下,丽江古城的酒托停止宰客了吗?这一群体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在丽江宣布调查酒托、整治酒托之后数日,澎湃新闻进行了再调查。

添加同一个微信账号,约到的竟然是两个不同的“酒托”;在游客对酒水价格不知情的情况下,“酒托”悄悄连续点单近5000元酒水;在两小时之内,同一名“酒托”招揽两批人到同一酒吧消费。更有甚者,“酒托”约“游客”前往酒吧消费未果,竟提出“1000元陪你一晚”……
这是10月11日-10月1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再次来到丽江古城暗访的遭遇。
同一个微信账号,约出两个不同的“陈雨”
10月11日15时,丽江古城,澎湃新闻开通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查找附近的人”功能。
很快,多名女子主动向澎湃新闻打招呼,均声称是独自一人来丽江旅行,她们在社交软件上的头像大多艳丽或性感。其中,“紫萱儿”在简单聊天后,即表示要和澎湃新闻记者见面。
“紫萱儿”自称名叫“陈雨”,做服装买卖,四川人,在武汉工作,是10月10日刚到丽江旅游的。她约澎湃新闻在丽江古城南门附近见面,随后走到一家名为“incubus”的酒吧门口,称“口有点干”,要上去喝东西。
澎湃新闻记者要求换一家,“陈雨”则称“没到时候去酒吧一条街,先在这坐一会”。
“incubus”酒吧设备陈旧,酒柜上落满灰尘。澎湃新闻两次暗访期间,看到至少5名女子带着疑似男游客进店消费。
“陈雨”要求点单,点了一份名为“美人香”的茶水与果盘,价格为848元。随后,她借口为茶续水,悄悄点了一份“好时年”红酒,价格为1480元。澎湃新闻记者再三表示不能喝酒,但十多分钟后,“陈雨”再次悄悄点了一份“阿纳石榴干红”红酒,价格为2600元。
每上一份酒水几分钟后,确定酒水已经被动过,店员就会上来要求结账。

酒吧店员称两种红酒分别为“好时年红葡萄酒”、“阿纳石榴干红”,但均以盛酒器盛放(并非一瓶,仅能装普通高脚杯3-4杯),酒吧并未向澎湃新闻展示红酒原包装。
半个小时内,“陈雨”共计点了4928元的酒水。随后,澎湃新闻拒绝再点单,“陈雨”就称“不喝就走吧”。
为验证“陈雨”的真实身份,10月13日,澎湃新闻另一名记者再次添加“紫萱儿”。
她仍称自己叫“陈雨”,来自四川,10月12日到的丽江。搭讪后,“陈雨”再次约澎湃新闻记者见面。令人惊异的是,这次到的“陈雨”,与上次到的“陈雨”,相貌、身高、口音差别巨大。

相同的是,这个“陈雨”又将澎湃新闻带至“incubus”酒吧。这次,澎湃新闻记者点了两杯最便宜的、标价为98元的茶。陈雨则点了价格为168元的果盘与388元的咖啡,此次共计消费752元。
第二名“陈雨”的照片
当地一名客栈老板透露,“酒托”分工严密,掌握“紫萱儿”账号、负责和游客聊天的叫“键盘手”,可能是男子。“键盘手”会将其掌握的信息通知给“酒托”,由“酒托”来行动。因此,出现两个“陈雨”,很可能是一个“键盘手”将两个游客的信息,分别传送给了两个“酒托”。
两小时内招揽两拨客人
10月13日,来自成都的游客阿城(化名)亦在“incubus”酒吧“损失惨重”。当日19时,澎湃新闻记者与“陈雨”会面时,他与另一名身穿白色外套的女子在一旁的餐桌聊天。
白色外套女与阿城落座后点单。
阿城告诉澎湃新闻,该女子点了茶水与果盘,花去900多元。当他表示太贵了不再点东西时,女子即表示要回去。
阿城说他来自成都,前往昆明出差,在事情处理完后,单独来丽江游玩。他通过一个网络平台认识上述女子。该女子自称是四川人,同样一个人来丽江游玩,并以老乡的名义约阿城见面。花去近千元后,阿城才意识到“老乡什么的都是假的,她是一个酒托”。
10月13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添加了一位微信ID为“貌似清纯”的女孩。其自称名叫“王子欢”,单独来丽江旅游,并约澎湃新闻记者见面。
当日21时,见到王子欢后,澎湃新闻发现她即是下午与阿城会面的女子。“王子欢”称“晚上天太冷,找个地方坐一下”,当即约澎湃新闻记者前往附近一家酒吧。被拒绝后,“王子欢”继续前行,约5分钟后,她来到“incubus”门口,并要求“上去坐坐”。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社交软件约到“白色外套女”,其提议前往丽江古城“incubus”酒吧。
再次被拒绝后,“王子欢”称“不想往前走了”,与澎湃新闻记者分手。
澎湃新闻记者跟随“王子欢”,发现其来到向澎湃新闻记者发出邀约的第一家酒吧门前。自称“独自来旅游,没有认识的人”的“王子欢”,在酒吧门前与人交谈甚欢。
看到澎湃新闻记者后,“王子欢”随后立刻离开,与其交谈之人也四散离开,澎湃新闻记者不能确定他们是否为酒吧工作人员。从另一条巷子拐出古城后,“王子欢”在路边打车离开。
澎湃新闻记者观察发现,这些诱引游客前往酒吧消费的“酒托”多为女子,容貌姣好,年龄大多20多岁。她们并非本地人,常以独自来丽江游玩、想找个伙伴为由,约男游客出来会面,并顺势将游客引至酒吧中。随后,大多在游客不知情的情况下,点下高价酒水
涉事酒吧曾因酒托停业整顿
10月9日,国家旅游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给予云南丽江古城景区严重警告。
10月10日,丽江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发布消息称,针对国家旅游局给予的严重警告,市政府要求立即整改,并成立以常务副市长吉宏龙为组长的丽江古城景区整改工作组,“以最坚决的态度,最具体的措施,最到位的执行力,落实好整改工作,确保整改工作在3个月以内全面完成,半年后接受国家旅游局的验收。”
然而,截至10月14日,整改会议召开多天之后,澎湃新闻记者依旧在丽江古城遇到多位“酒托”。更甚者,一位疑似“酒托”在邀请澎湃新闻记者去酒吧消费未果后,竟称“1000元钱陪你一夜”。
当地一旅行社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incubus”酒吧此前多次因“酒托”而停业,但每次停业不久就重新开张,并且“酒托”依旧猖獗。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7月,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通报查处“酒托”的典型案例称,“incubus”位于南门古佑巷304-305号,7月10日才开始营业。27日19时,2名男游客和1名“酒托”到酒吧点了1瓶红酒和小吃,共920元。据了解,该“酒托”不是老板请来的,1瓶红酒老板未上,2名游客认为价格太高没有买单就边打报警电话离开酒吧,当时双方都没有争吵。经查核,该酒吧也是无证经营。检查组对该酒吧进行了停业整顿,随后将按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第14条款之规定给予2万元以下罚款并责令补办相关证件。
暗访3日后,“宰客”酒吧突然关门停业
10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暗访时,被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子悄悄跟踪,并被拍照。
该白衣男子在澎湃新闻记者身边徘徊约20多分钟,之后,他来到“incubus”酒吧门前,与店员交谈,并向其展示手机上的内容。
为进一步调查该酒吧“酒托”现象,10月15日,澎湃新闻使用多个微信号码加“紫萱儿”与“貌似清纯”,反常的是,两者直到18时均没有回应。19时左右,“貌似清纯”未通过澎湃新闻记者的好友验证,仅在留言中回复一句“你是”即再无消息。相较两天前,这些微信账号的反应小心了很多。
10月15日晚8点左右,澎湃新闻再次来到“incubus”酒吧前,发现其正门上锁,处于停业状态。
酒吧附近一家旅行社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13日晚,正在营业的“incubus”酒吧忽然关门,14日、15日两日均未营业。
10月6日,澎湃新闻暗访报道了丽江古城“酒托”。随后,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古城公安分局古城派出所、丽江市价格监督管理局、古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等四个部门在未向澎湃新闻索要证据的情况下回应称,证据不足无法调查。
多名律师指出,丽江此举对其城市形象不负责任。
10月13日,古城分局派出所工作人员联系澎湃新闻,称已成立调查组调查酒托事件,希望澎湃新闻提供证据与报案材料。其介绍,会根据调查情况来判断此事是否为刑事案件。
10月15日,据云南媒体《春城晚报》报道,丽江相关部门成立专项调查组,并出台《丽江古城景区“揽客、拉客、酒托”等存在问题专项整治方案》,如果发现“养酒托”等行为的酒吧、休闲吧,一经查实,立即查封停业,一律上限处罚,并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吊销相关执照。
专项调查组查封了国家旅游局暗访曝光的两家客栈与一家餐厅。澎湃新闻注意到,“incubus”酒吧虽已关门,却没在查封名单中。上述旅行社负责人猜测,“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查的太紧,所以关门躲避风头,不知道下次会什么时候开业。”
酒价虚高成“酒托”存在原因
在多名当地人士看来,“酒托”的存在有其必然性,当地酒吧的酒价虚高,“如果没有酒托,谁会来买那么贵的酒喝?”
10月11日下午,澎湃新闻向“incubus”酒吧店员提出质疑:红酒价格为何如此高?店员称,酒吧红酒价格两千、三千很正常,“还有拉菲8000多。”
酒吧附近一位经营客栈的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在酒吧附近要小心,“经常会有女孩加你微信,拉你去这个酒吧喝酒,其实都是酒托。”
澎湃新闻观察到,酒吧常有女孩与男游客一起来消费,常常出了酒吧后,女孩即与男游客各奔东西。
上述经营客栈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据其了解,不少“酒托”与酒吧三一分账,成功将酒卖出后,“酒托”拿四分之三,酒吧拿四分之一。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通报的查处“酒托”的典型案例显示:“九样”酒吧以养“酒托”为由,吸引游客招揽生意,7月27日晚,2名“酒托”带6个游客到该酒吧点了6瓶红酒和小吃,共消费1万余元,完后吧台服务员拿给2名“酒托”75%回扣约7500元。
以澎湃新闻所消费的近5000元红酒为例,售价2600元的阿纳石榴干红在由“新疆阿纳干红酒业”认证的淘宝店铺中,最贵的一款也只卖到499元,其中大多售价为100余元。若酒吧与“酒托”按照一三分成,仅售出一支阿纳石榴干红,扣除成本,“酒托”最少可赚1500元左右。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丽江,酒托,调查

相关推荐

评论(1.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