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良辰”有了经纪人,还录了单曲,女友还是那个女友

澎湃新闻记者 孙丹

2015-10-16 16: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良辰必有重谢”,“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近日,“叶良辰”因一段充满武侠风格的霸气对话一炮而红,跻身网络红人行列,一时间“良辰体”的句式如病毒般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疯传。
“叶良辰”究竟是何人?他为何突然蹿红,背后是否有团队炒作?如果蹿红只是偶发事件,他为何能在事情发酵时就迅速签约经纪公司?
质疑声未消,10月16日,叶良辰紧接着又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自己和经纪人风雷一起录制的单曲《做你的保护神》,再掀质疑波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几次联系叶良辰经纪人风雷后,10月14日,风雷终于答应让叶良辰在微信上接受采访。
“那时候我没有一个渠道可以说明我的清白,那我就必须想办法证明我的清白。”对于为何进行微博认证,是否有团队炒作一事,叶良辰如是回答。
目前,叶良辰在浙江台州进行艺人培训,内容包括练歌、学吉他、形体培训等。
“叶良辰这件事真的是偶然,没有炒作。现在我们只想让他安下心来好好学音乐,多接采访没有什么好处。”
风雷拒绝了澎湃新闻提出的面访要求,表示刚参加一个网络直播活动,同时有三首为叶良辰打造的歌在谱曲中,还有几个卫视节目、商演活动在谈,等以后真正有了作品再说。
叶良辰究竟是何人?

“叶良辰”红得突然,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百度百科还出现了相关解释词条。
事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9月23日,一篇网帖称,在西安某高校一女生寝室,因一个名叫“李汶济”的女生不愿打扫卫生,让“叶良辰”转告舍长“张静静”。在叶良辰与静静舍长的聊天截图中,叶良辰的语气被网友评价为充满“魔性”并纷纷效仿。“你只要记住,我叫叶良辰。”“你若是感觉你有实力和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就连王思聪也来凑热闹,发微博称“我赵日天并不服”,把整个事件推向高潮。
毫无疑问的是,叶良辰真的火了,在新浪微博上还加了V,拥有17万粉丝。而在叶良辰新浪微博的认证信息里则写道:原名吴博伟,生于1996年11月24日,陕西人。
“这个孩子很孝顺,肯吃苦。”聊起叶良辰,经纪人风雷一直表示叶良辰人很好。
据风雷介绍,叶良辰今年19岁,在他1岁时,父母便离异,他跟着奶奶长大,后读到高三时因供不下去遂肄业。也是在高中时,叶良辰结识了现在的女友李汶济,后来他追随考入大学的女友来到西安,在西北大学旁的酸菜鱼米线店打工掌勺。
“网上关于良辰每月150元工资有质疑,我也问过,其实那是很早之前他当厨房学徒的工资,第一份工资确实不多。后来掌勺了,每个月有三四千。”风雷介绍道,叶良辰17岁时便从县城来到西安打工,与女友相伴至今。
为何有真名不用,非要用化名“叶良辰”?
“在生活中,有朋友管他叫小伟,也有良辰。”风雷告诉澎湃新闻,叶良辰平时喜欢看诗情画意的东西,喜欢听古风类歌曲,比如董贞的歌。
“这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良辰可能比较好听,他女朋友的名字(李汶济)也是后来自己取的。”风雷介绍道,这个名字取了挺久,并非这次事情发生时才有,“这也是他们90后挺神奇的地方。”
在西安读大学、与叶良辰认识了一年的老乡小陈告诉澎湃新闻,叶良辰这个名字确实用了很久,“对于古风他可以说是痴情。(平时生活中)也有(这类用语),但是不常用。”
谈及叶良辰,小陈首先提到的是一个“善”字。
“第一印象孤傲,久了体现出善良、博学。他对朋友真,他一直都戴着我送他的那块廉价的、早已经坏了的手表。”在小陈的表述中,“善良”一词被多次提及,他说叶良辰的性格介于内向与外向之间,乐于助人,尤其是帮助弱者。
小陈回忆道,“我和他一起帮助过一个自称在西安法院工作的女士,那女士的包被人偷了。”
而对于“叶良辰”是话题炒作的质疑,风雷予以否认,“我们经营经纪公司这么多年,如果真要炒作要得炒多少,这个事情真的没炒作。这个圈里像凤姐是有炒作,但叶良辰这个事情挺偶然的。”
风雷继续解释道,“他们QQ聊天确实存在,比如‘良辰必有重谢’,有一些话是真实说的,但有一些是P的。问他的人多了,你说承认还是不承认?那他干脆就承认吧。”
对此,叶良辰自己也曾在接受微信自媒体采访时表示,“我的走红纯属意外,很多人来找我,我刚开始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做梦一样。很多网友因我而来米线店吃饭,我非常感激。我现在没有任何公司或个人出钱包装炒作,只有我的好朋友陈某负责帮我处理一些事情,同时他出于爱母校的私心,借此推广一下西北大学,希望得到大家的谅解。”
火了之后在干什么?

事情发生后,曾一度令叶良辰压力山大,工作也辞了。
“他手机号也换过,身份证也被‘人肉’出来了。因为每天骚扰短信、电话比较多,很多人骂,第二就是工作的地方,很多人去吃饭看看他,合影偷拍,这对他来讲压力挺大的,后来他也不干了。一个19岁的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压力肯定很大。他曾经还考虑过找律师告,后来想想算了吧,自己都承受这么大压力,如果告的话,静静舍长压力也很大。没必要,后来就放弃了。”
风雷介绍说,他们目前在谈一个法治节目合作,节目中会有律师对此给予建议和点评,不过他们并不会真的告上法庭。“静静和良辰本身也是朋友关系了,我们不会真的告的。”
目前,叶良辰的吃住行都由风雷负责,对外发言和沟通也交由风雷一手打理。
那么,一开始风雷是怎么找到叶良辰的?为何要签约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做歌手?风雷又是什么人?
“是在王思聪转发了之后,火了之后,我才接触他的。”风雷称,自己在叶良辰微博加V后才确认是本人,并与其联系。
风雷告诉澎湃新闻,最开始他们根据“叶良辰”创作了一首歌,歌名叫《做你的叶良辰》,后来通过网络联系上叶良辰本人后,便想聊得细致些,完善歌曲的表达。
“如果有机会他来唱,我估计听歌的人更多,他毕竟火嘛。结果机缘巧合,我去西安和他聊了之后,觉得他很多经历和我挺像,就想我俩合唱这首歌吧,就把他给签了。因为觉得这个小孩挺好的,我们想给他包装成一个歌手,以后在演艺、歌手这方面看能不能走得更远一点。”
谈话间,风雷为他们相似的经历感触良多,都是17岁时因家庭困难而外出打工,从学厨开始自谋生路。他称,两人之间不只是赚多少钱的经纪合同关系,更像兄弟俩的亲情关系。
“我签他后,临走前一天,他说,‘雷哥,你再等我一天吧,我回县城看我奶奶。’虽说他长得不帅,唱歌方面也没任何经验,但我觉得凭他这些点,可以慢慢带他。还有,他在感情方面也挺触动我的,感觉他俩挺纯真,挺好的。”风雷毫不掩饰对叶良辰的欣赏。
欣赏归欣赏,然而从唱歌、说话、形体到吉他,叶良辰就像一张白纸,需要从头学起。
什么都不会,倒并不令风雷头疼。在他看来,叶良辰肯吃苦,也挺虚心。反倒是“叶良辰”太火了,有点令他们头疼——“他虽然火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他负面的内容比较多。”风雷解释道,网上很多人在骂,其实对他都不了解。
如今,微博依然是叶良辰自己管理,只不过风雷会对其发布的内容给予建议,“我比他大很多,会给他一些建议。比如这是不好的言论,这样发是不是不太合适;比如他今天又和粉丝骂啊、较劲啊,我觉得这没什么意义,就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我不会阻碍他发东西。”
风雷比叶良辰大11岁,自己经营着封雷明星经纪公司(现更名为台州平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司网页介绍道,“成立于2009年,主要为国内外企业、广告公司、影视公司提供专业优秀的明星经纪服务。”网页上贴出了风雷与各明星的合照以及出场标价,游鸿明、谭杰希、张宇、许志安等均在列。
据悉,叶良辰与风雷的经纪合约签的是十年。
“现在他的第一首歌已经录好了,和我合唱的。24号我要带他去看一个明星活动,11月贵州腾格尔演唱会我也希望带他去看。”风雷表示,虽然对叶良辰的规划并没有很远,现在也没让他接商演,但收入肯定比之前打工好多了。
“其实,以后走不走歌手道路,还是看这个孩子自己,就目前来说,发歌了,有演出、通告就试试呗。以后到底能不能做,能做多久多远,取决于我们和他共同的努力,也可能他做了一两年觉得不合适,又回去做其他的工作,也说不准。”风雷这样告诉澎湃新闻。
10月14日,在接受澎湃新闻微信采访之前,叶良辰刚刚和风雷从银行回来,他去给女友转钱了,这是他走上艺人道路赚的第一笔钱。
如今,在叶良辰的微博上,已寻不着他之前的痕迹,只留下“叶良辰”火了之后的动向。
【对话叶良辰】
澎湃新闻:你曾说自己当时压力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在工作、生活上有哪些影响?
叶良辰:
对啊,那几天的时候经常失眠,脾气很暴躁。
工作就更别提了,店里每天都人满为患的。你想想,在那种目光下,想要正常工作该多难。而且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人打骚扰(电话)、QQ上也乱发一通。
想死的心都有。(长叹一声)
澎湃新闻:虽然你和风雷都表示“良辰必有重谢”一事并非炒作,只是个意外,那么,既然自己压力大到辞去工作,讨厌被人们关注,为何微博要交由朋友来打理?为何还要注册微博,进行微博认证,这样压力不是更大么?
叶良辰:
至于什么朋友处理,那些根本都是别人以讹传讹的,其实一直都是我一个人。
你想想,那时候我没有一个渠道可以说明我的清白,那我就必须想办法证明我的清白,所以一开始微博并没有认证。
可是,因为那一段时间网上确实有人哗众取宠,利用我的名声在那儿说,“啊,他是叶良辰咋啦咋啦”,然后虏取更多人,一个劲儿破坏我的名声,所以我也只能认证了,走到这一步着实是逼不得已,并不是个人自愿。
澎湃新闻:只与经纪公司接触了几回,为何就决定签约了?
叶良辰:
只是打搅了一两次而已,因为感觉他(经纪人风雷)人挺好,就这么简单。
澎湃新闻:签约后,也意味着要走艺人道路,这是一条注定被更多人议论的道路,压力肯定不小,自己是怎么打算的?和家人说起签约的事了吗,奶奶和女朋友对此怎么看?
叶良辰:
目前,跟奶奶还没有说。跟女友吧,她就说,如果你坚持走这条路,那你就好好努力,她一定会支持我。
所以我有时候感觉,有女朋友还蛮好。
澎湃新闻:可以谈谈走出西安后的感受么,第一次坐飞机、拍宣传照、录歌、接受媒体采访,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叶良辰:
很紧张啊。真的就感觉“哇,怎么办”,“万一弄砸了,然后被人骂怎么办”,但还是挺配合他们工作,就不会让他们感觉我有多么紧张,说实在的,就是故作轻松吧。
澎湃新闻:这几天从录歌、录直播到培训,自己有怎样的感受,适应得怎么样?自己觉得哪些方面比较擅长,哪些比较吃力呢?
叶良辰:
是很累啊,其实我感觉所有东西都不是很难,用心学就好了。
只不过,第一次录歌录的次数比较多而已。(呵呵地笑)
好了,就这样吧。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叶良辰

相关推荐

评论(55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