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男子撞死女儿被妻子起诉索赔,法院判保险公司赔55万

澎湃新闻记者 蓝天彬 通讯员 庾向荣

2015-10-20 13: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苏苏州男子施先生在自家门口开车时,不慎将6岁女儿撞死,妻子沈女士将其和车辆所有人、保险公司等告上法庭,索赔损失。这一悲情诉讼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苏州市吴江区法院获悉,10月19日,法院对这起集侵权人与被侵权人双重身份于一人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作出一审宣判,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55万余元。
施先生是一家纺织厂的员工。去年11月12日傍晚,他驾驶单位的小车回家,在将车辆驶入自家院内时,未注意到6岁的女儿小文(化名)已经放学,就在院门的一侧。车辆行驶的速度虽然不快,但还是将小文撞倒在地。
见到女儿倒地,施先生立即下车,将受伤的女儿送到医院抢救,但女儿还是在当日死亡。
交警部门对事故进行调查后认为,事发时小文所处状态无法查实,无法对事故责任作出认定。
由于在理赔时与保险公司意见不一致,按理应由小文的父母作为法定继承人提起诉讼,但小文的父亲就是本案的肇事者侵权方,按照侵权人不能在事故中受益的原则不能作为原告,那么只有小文的母亲作为原告提起诉讼。
在诉状中,小文的母亲沈女士要求肇事方,也就是其丈夫和车辆所有人、以及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76万余元。
如何认定本起交通事故各方当事人的责任,成为案件审理的关键。
原告沈女士认为,被告施先生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所在单位允许其将车开回家中,应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施先生认为,小孩没有责任,自己有责任,是自己没看清楚,观察不仔细。事故的发生与纺织厂没有关系。具体的责任划分由法院依法认定。
被告保险公司则认为,本案存在着主体方面的特殊性,综合案情,原告沈女士与被告施先生应承担同等责任。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根据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及庭审陈述,可确认被告施先生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在驾驶过程中疏于观察,在明知受害人在门口迎接自己的情况下,因操作不当将受害人撞倒,直接造成损害后果的发生。
本案的受害人年仅6岁,对危险行为的认知和辨识存在缺失,对于父亲停车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危险认识不足,受害人的母亲作为成年人应当能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监护时有疏忽,因此,被告施先生应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沈女士承担次要责任。
被告纺机厂作为车辆所有人,将车辆借给被告施先生使用,并不存在过错,不需承担责任。
经法院核实,本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为74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按照法律规定,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赔偿原告方死亡赔偿金11万元,实际支出的医疗费565.67元。
超过交强险部分的损失由事故责任人分担,负主要责任的被告施先生承担超出交强险部分损失的70%,即44.4万余元。由于涉案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商业三者险(保额100万元),同时投保了不计免赔险,该损失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
澎湃新闻了解到,商业三者险,是指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员在使用被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经济责任,由保险公司负责赔偿。
综上,保险公司共计赔偿各项损失55万余元。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州,交通肇事,保险公司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