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作家在上海:喜欢中国式的公园社交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5-10-27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5日,乔·邓索恩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罗昕摄
今年9月,由上海作家协会主办的2015年“上海写作计划”邀请到来自法国、英国、印度、土耳其等国家的11位作家,这群洋作家在上海体验了一段为期两个月的“上海市民”生活。
来自英国威尔士的乔·邓索恩(Joe Dunthorne)是2015年“上海写作计划”的一员。年仅33岁的他的第一部小说《潜水艇》曾获得科蒂斯·布朗奖,并被理查德·阿尤阿德翻拍成了同名电影。10月25日,一身T恤、短裤,高高瘦瘦但很精神的乔·邓索恩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聊起了这两个月的生活与感悟。
乔上一次来上海,是2012年的上海书展。有意思的是,他成为那次书展唯一迟到的嘉宾——因为他到了机场才发现还需要办签证,“我当时以为英国去哪都免签啊。”他开玩笑地说。
上海中山公园内锻炼身体的人们。摄于2015年9月10日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老头老太夸他毽子踢得好
不同于三年前的短暂停留,这一次他有充分的时间感受上海:每天早晨七点起床、去中山公园踢一会毽子、回家写作,午饭后沿着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走走停停、晚上则把时间留给了寻找美食。“我很喜欢这里的小笼包。”
“我其实更喜欢出门。”乔像个小孩似地说,“但我有时不得不宅在家里,因为我要写作。”
出门时,住所附近的中山公园成为乔固定的散步地。公园里有人跳舞、有人打太极、有人打麻将、有人表演高难度动作……这在他看来是极富生活气息的公共空间。“和英国的公园相比,中国的公园人更多,或许声音也更大,但还是很有意思。”
最有意思的就是踢毽子。乔一直以来都喜欢踢英式足球。“踢毽子也靠脚,动作还很像踢英式足球脚的动作。”乔边说边抬起脚比划了一下。每每踢毽子,总有不少人围观。“我最多可以坚持踢15下。”乔说,还有些不会说英语的老头、老太太用肢体语言鼓励他,乔后来知道那是“漂亮”、“很好”的意思。
“我有一个外国朋友,不会说中文。他在公园里有个教他太极的中国朋友,也不懂英文。但两个人就是可以通过电话聊得哈哈大笑。”乔毫不掩饰自己对“公园社交”的喜爱,“大家在这里享受生活。”也是在公园里,乔认识了很多中国朋友,还互加了微信。
对于上海人的印象,乔笑言:“说实话我分不清上海本地人、外地人,在上海的人太多了。”中国社交文化也让乔感觉很有意思,“你送我一件礼物,我也送你一件礼物。你记住我的生日,我也要记住你的生日。这是伦敦没有的。或许一开始交朋友的时候需要这样,关系越来越深以后就不必了。”
市民坐着小船在中山公园的湖中游弋。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上海节奏还是“太快”了
不过一旦离开了公园,乔还是感慨上海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在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里,人们来去匆匆。“我不喜欢挤,也不喜欢拨开人群赶路,但在这里似乎要习惯这样。”乔联想到不少中国人旅行也喜欢“赶景点”,“那不是少看了很多风景,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体验吗?”
三年前来中国的时候,乔去了一次北京。北京的历史厚重感给乔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相比北京,上海更具活力、开放和包容。”但尽管如此,乔坦言若要进行选择,他还是更倾向于住在北京,“我喜欢北京的胡同和老建筑,北京比起上海更有生活的感觉。”
“走在上海的街上,你会觉得似乎只能逛街、买东西。”乔有些无奈,“上海的传统文化,都藏在石库门、里弄,或者老学校里,街上不怎么能看到。”他联想到纽约,“我觉得任何城市的建筑都需要一种平衡,大都市既需要高楼大厦,也需要有历史传承下来的小建筑。别让它们都消失了。”
上海还有一处地方令乔感到“奇妙”。“上海其实是个开放的地方,很多姑娘会穿那种T-shirt,上面用英文写着‘带我走吧’、‘我想要你’、‘给我一个吻’……但她们本人并不是真的这样想的。如果你真用欧美礼节和她打招呼,她会反感的。”乔对此特别不解,还好奇地反问说:“这里的青少年谈恋爱是不是都不敢在家里,怕父母发现?那你们谈恋爱都去哪里呢?”
一位上海爷叔在弄堂里看报。 杨一 澎湃资料
在上海完成第三部小说
10月24日,印度作家卡费瑞·南比山在思南公馆举办的“2015上海写作计划驻市作家见面会”上表示:“当我去另外的地方,会发现整个经历焕然一新,完全获得了一种自由,这是作家非常喜爱的一种自由。”乔深有同感。
在上周,乔刚完成了他创作三年的第三部小说。“虽然这部小说背景设定在伦敦,在上海的这段日子仍然给了我很多灵感与帮助。”在乔看来,创作需要一些“距离”,“我在上海想伦敦,脑海中的伦敦非常清晰。而我在伦敦写伦敦,反而没有这样的感觉。”
“身为作家,他需要一点距离去观察、分析、判断周边的人和事。”乔在攻读英国东英吉利大学创意写作专业时就创作了第一部小说《潜水艇》,并于2008年由英国企鹅出版社出版,一举获得科蒂斯·布朗奖。
在和上海的作家交流时,乔感慨他们之间其实非常相似。“文字是共通的,人性也是共通的。”他认为作家要多读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不断练习写作,也要和同行一起分享,获得他们的反馈。“刚开始听到别人批评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舒服,但是批评是非常重要的过程。后来你会喜欢上这种过程,觉得非常有收获。”
“今后我或许会写一部关于上海的小说,或者是短篇故事。”下周乔就前往日本,待上两周后返回伦敦,伦敦家中还有他的妻子,“在上海都挺好的,就是和妻子分开,是个比较难过的事情。”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乔·邓索恩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