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科“泼水节”之争:是集体性骚扰还是校园文化?

女权之声

2015-10-29 09: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一篇名为《当女人被流氓文化包围——兼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的文章在微博被疯狂转发。作者高富强在文中评论了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泼水”狂欢活动,认为“攻占”女生楼、互相泼水、堵门等行为是一种集体性骚扰。
“当男生们排着长长的队伍黑压压地呼喊着涌向女生宿舍时,当男生们嬉笑着把水泼向只能躲避的女生时;当数量众多的男生们喊着口号把几个女生团团围住时,任何一个女生都不能拒绝这个游戏,尽管有女生从内心里厌恶这种不尊重她们意愿的活动。
把女生的内衣高高扬起,把女生的身体用浇水的方式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甚至在呼喊声中把女生强行搂在怀里,这不是性骚扰是什么?这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集体性骚扰!”
华科毕业“泼水节”场景(来源:《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全过程》)
引发这篇评论的,是曾被数个网络平台及个人媒体转载的帖子《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全过程》,最初发表的人人网日志地址已经失效,在这篇最早转载于2011年的帖子里,作者写道:
“第一个高潮来了,当我们土木四百多条汉子发现前面的队伍是人文学院的MM,大家自动的手挽手组成多个梯队,加快步伐向人文的美女们冲了过去,高喊‘人文人文,土木女人’,美女们被冲的七零八落,她们辅导员只好叫她们靠边走,让我们先过,我们部分人到了她们前面之后,大喊‘围起来,围起来’,于是乎,人文的几十个女生就这么被四百多土木男包围了,黑灯瞎火的,你们懂的,各种尖叫,各种QS。
由于包围人文之后人马全散了,到了豫园路口,我们辅导员让我们集合队伍,正在集结之时,发现外国语学院的美女们从我们前面横过,面对这么多女生(工科学校,你懂的),谁还会听辅导员的啊,于是再次上演‘碾过去,碾过去’、‘围起来,围起来’。就这样,一路包围了人文、外语、新闻、社会等多个女生众多的院系。
人群中各种淫荡口号,面对公主楼,进不进呢?后面不断有人在喊“冲进去,冲进去”,于是我们前面的三个手挽手的梯队开始冲锋,把那两排女生紧紧地夹在了门与男人之间,后面还在不断的挤。”
高富强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激烈争论。许多人反对将其称为性骚扰,认为“泼水节”作为学校传统活动,是“校园文化”的一种。
@HUST华中大记者团:多位华科学子的感受是,在泼水节中并不会刻意凸显男女性别之分,毕业的女生同样在游行队伍当中,男生可以泼女生,女生也能泼男生。少数同学不爱参与,不论男女,都可以选择在寝室待着或出门远离游行队伍。泼水节和同歌同行晚会一样,是华中科技大学毕业活动的一个环节,也是流传了近十年的校园文化。
据了解,华科“泼水节”这项毕业纪念活动开始于2006年,最初是因为一位大一学生向楼下的学生泼了水,还受到了批评,后来则演变成了学校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参加毕业晚会后在校园游行、挥院旗、喊口号、泼水,成为了许多学生关于大学生涯的最后回忆。
这也不是华科“泼水节”第一次在学校之外受到关注。从2011年起,就曾因男生强闯女生寝室而被媒体争相报道。
2014年06月22日凌晨,湖北省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应届毕业生晚会结束后,毕业生们在校内大游行,自发举行泼水节,欢庆自己毕业。 CFP 资料
不过,“泼水节”并非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美好回忆,在一些帖子和讨论中,有女生将其形容为“恐怖”、“心有余悸”,亦有不少学生和校友对这项男性荷尔蒙贲张的传统活动提出了反思。
知乎用户“许嘉明”:2011年,大爆发的一年吧,全面冲入各大女生寝室(破门而入),有熊抱的,有直接抬出来寝室的,几乎所有女生楼栋都有学长进入,基本上的学妹也不会吝啬拥抱,这一年影响非常大,被外面的媒体知道了,部分记者同志来华科体验了一下,然后就闹大了,甚至有传闻第二年要取消。
华科百度贴吧“你做女王我做傻”:如果说泼水节是抗美援朝战争,那么公主楼就是上甘岭。起初,无数的同胞们(大多是男同胞)只是驻足观看,时而从楼上泼下的一盆水引起阵阵尖叫。后来,大家索性冲进了公主楼,企图占领“上甘岭”,公主楼的大门终于也为男同胞开了一次。公主楼毕竟不是上甘岭,柔弱的女生在疯狂的汉子面前手无缚鸡之力,战斗刚一开始就可以宣告结束。在朋友的要求下,我和他一起混进了公主楼,要想了解泼水节,就得从外到内全面的了解它。
没有预期中的男生女生拿着水盆水桶互相泼水,大多女生寝室都是房门紧闭,如果哪个寝室亮着灯的,那只能说它倒霉了。疯狂的汉子们会不顾一切的从窗户往里面泼水,然后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室内的女生传出的尖叫,更是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的汉子们的神经,他们越泼越嗨,越嗨越泼。如果你观察得比较仔细的话,甚至能看到个别女生的身影夹杂在他们之中。偶然,我还听到这样的对话“学姐,请问哪里可以接水啊?”“我不是学姐,我也是大一的。”。不然发现,玩的嗨的无非都是些大一大二的。我不禁疑问,难道华科的泼水节不再是毕业生的狂欢了吗?从那些被围住的寝室的门上“会计120X班”“电子120X班”之类的字样,可以看出,受害的也不过是些大一的女生。如果说个别是偶然,那么大多如此,就让我无法理解了。
水军的队伍中还更为疯狂的,紧锁的房门都已经不能成为他们的阻碍。砰的一声踹开门之后,尖叫声更是不绝于耳。在我的眼里看来,汉子们不断涌入房间的景象就像鬼子进了村。然后,泼水泼水泼水,更有甚者,趁机占女生的便宜。终于,一个女生难以忍受发出了竭斯底里的叫声“滚出去”,这才震慑住了水军。看到此处,我默默的离开了五栋。我了解到的泼水节也就到此为止。
我不禁想问,毕业季,泼水节,这真的可以接受的放纵吗?在快感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当我们只顾及到自己的愉悦之时,我们是不是该顾及一下比人的感受?从女生的声音中,很少能听到喜悦的成分,无数大一女生扮演了无辜的受害者。对玩在其中的人,这必然是一个嗨到爆的狂欢夜,对被玩的人来说,湿漉漉的寝室将成为她们的难眠夜。从学长们的口中,我了解到,大多数huster们对泼水节是又爱又恨,多数人跟着起哄,发泄,少数人以疯作邪,这种丑陋的文化竟然成了堂而皇之的传统。
知乎用户“魏世康”: 就算是狂欢也应该对自己对他人有基本的道德约束,起码要在狂欢的同时保证自身和他人的安全。基本上每年都有因为泼水节进医务室的,有被高空落下的矿泉水瓶砸伤的,有砸消防栓被玻璃划伤、在楼梯间被绊倒的。在狂欢面前谁有顾得了谁,号称男子技校的我科浩浩荡荡几千血气方刚的男生冲击女生寝室,请问难道所有五栋的女生都会开心的陪你疯狂吗,在你砸开楼栋的消防栓,在你推开女寝的门,你们说这是你们的狂欢,但是真的不会殃及池鱼吗。
知乎某匿名用户:作为亲历者,对这活动的不满只是来自于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绑架,对于我们意愿的漠视,来自于活动本身打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来自于对我们私人空间的不尊重。华科同学们,这个活动不适合来标榜自己的独特,给它施以各种美化,都不能改变什么。被卷入了集体狂热,在队伍里你难以察觉,其实毕业生做的事情很过分。
这个活动在我发言之前,知乎上的声音都是一片叫好,所有的回答是女生也玩的很开心。女生都是自愿的,女生都喜欢这个活动。我可以理解大家因为学校被人当做噱头的愤慨,但不管怎么说,澄清不应该用代表别人意愿的方式,以一概全的来维护学校的名誉,维护自己的自尊。
华科一名大四女生:在我看来,毕业泼水节是华科男生的狂欢,毕业生中的女生多是被裹挟在这样一种洪流中。华科男生对此的反击多是出于不自知和愚昧,他们没有办法换位思考,去想女生会希望用什么方式去庆祝毕业。女生对这个事件的想法和反思,不一定是一下就可以完成的,如果她不是一名觉醒的女性,她在这种社会文化和校园文化里浸染久了,她可能很难察觉其中的不妥之处。所以当务之急是唤醒这些女生,让她们意识到。这个时候我倒觉得更应该放大华科女生的声音。
就在2015年,华科“泼水节”被学校取消,不少人因为这项学生自发活动的被停而感到遗憾。或许此时更值得问的问题是:我们还能以怎样的方式纪念毕业,让所有性别的学生都能安全和互相尊重地参与,纪念青春、诉说梦想、走向远方?

本文转载自女权之声微信公号genderinchina,原文标题为《泼水之外,还可以怎样性别友好地庆祝毕业》。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性骚扰

相关推荐

评论(1.9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