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子健:我都不知道小鲜肉是个什么东西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5-11-02 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6日,上海,董子健(右一)出席《山河故人》上海发布会。  澎湃新闻记者 高征 图
10月30日正式公映的贾樟柯新片《山河故人》中,新人董子健与张艾嘉的一段忘年恋同样成为这部电影的热门话题。
1993年出生,刚刚大一的董子健今年新作频出。被冠上“小鲜肉”之名的少年其实长得真不算帅气,不过演上几部文艺片,倒是各有各的气质颇有可塑性和说服力。今年六月上映的《少年班》中,他是挫败却赤诚的普通人无用;上海电影节上颇受好评的《少年巴比伦》里,他是在时代和爱情里两头撞的市井愣头青;《六弄咖啡馆》是台湾畅销书作家笔下的疼痛青春往事;《德兰》则是灰头土脸的藏区信贷员,董子健凭借这个角色还入围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少年巴比伦》
《少年班》
事实上,此前董子健的第一部电影《青春派》已经为他在2013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加冕了一座“影帝头衔”,不过当时,“懂行”的人对这个新人的实力并不认可。由于母亲是曾带出演艺圈众多大腕的知名经纪人王京花,关于“拼妈”和“娱乐圈贵公子”的传闻显然比一部并不起眼文艺片来得更抢眼。
而董子健有着与他年龄不符的老成,知道撇不开“家学渊源”,被问起时都是落落大方的回应,他也知道证明自己的实力不急于一时,得靠一部部作品累积,在媒体们恭维他“红”的时候反驳说自己“并没有成名”,并说“路要慢慢走”。《少年巴比伦》的作者路内评价他“不温不火,有些闷,没有兴奋也不会不感兴趣”。
《山河故人》循着商业片宣发的路数活力全开,主创们纷纷说着俏皮话和观众套近乎。贾樟柯说自己这次请的职业演员“有颜值”,张译说自己演的不是土豪明明是“霸道总裁”,张艾嘉也说自己是“小董的女人,是戏里最幸福的女人”。只有董子健,在大家对他“小鲜肉” 众口一词的称赞中,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每个角色都有他的不同,而且我没有演过什么小鲜肉,因为我不太理解什么是小鲜肉。”
Dollar:自由的感觉最难把握
自去年戛纳电影节公布《山河故人》项目以来,关于Dollar到乐(董子健饰)一角海选颇费周折,贾樟柯却最终选定董子健。贾樟柯还特别强调选董子健是因为他在镜头前很自由,“小鲜肉、会演戏,这两者在小董身上难得兼具。松弛自由地表演和再创造,是无论哪个阶段的演员都最缺少和需要的。”
而最终,董子健也确实在银幕上将一个向往自由、孤独又叛逆的少年诠释得颇为到位。片中他远离故土、无根漂泊,身上佩戴着离开前母亲赠与的钥匙,却对母亲毫无印象。被他忘记的还有自己的母语,与不懂英文的父亲交流只能依靠“翻译”。在这样的孤独之下,他与年长自己40岁,同样离乡背井、倍感孤独的老师(张艾嘉饰演)坠入爱河。银幕上忘情的亲吻与床榻之上亲密依偎的大尺度剧情,颇为受到争议。
对此,身为90后的董子健倒是觉得毫无压力,“我心里确实没有太大的阻碍,我觉得感情真的是自由的。”何况,“那个时候是2025年,人变得更自由也更孤独,如今连性别都不是问题,何况是年龄。”
董子健与张艾嘉。
英文:那个7分的卷子确实是我的
董子健在《山河故人》中以全英文对白出演,在海外电影节也以英文接受外媒采访,并表示希望通过这部作品让外国导演注意到自己。在观众们赞叹90后新人演员的英文功底了得时,网络上却爆出一份董子健学生时代的英文试卷,单选题从头错到尾只对了一道,整个卷面得分只有7分。
对此,董子健倒是大方回应称,“那个分确实是我的,我不记得试卷了,那么简单的题我怎么可能做错呢?但是字很好看我又觉得不像我的,但是我记性不太好,所以就当是我的吧。”翻出“黑历史”,董子健自己也有点茫然。
对于完成从“英语渣”到“口语霸”的逆袭,董子健自爆当年刚上国际学校的时候都搞不清是英文字母是24个还是26个,也一度因此自卑。后来是美国老师带他看美国大选,让他加入一些俱乐部,才培养了他的兴趣。
即便后来有了留学美国的经历,董子健表示,全英文演出对他依然是不小的挑战。“拍《山河故人》最大心理负担可能不是跟张姐这段感情而是英语。”他说,拍了《山河故人》之后感受中文包容性强但比较笼统,英文每个断句都很准确,表达很细微。“英语有非常独特的魅力和节奏,演戏就变得非常享受,小时候被逼着学的,后来有用武之地还是觉得很开心的。”
董子健在《山河故人》中几乎全英文演出。
出身:那就是我人生的被动因素

被“冰冰们”亲着长大的董子健从小对演艺圈耳濡目染,大明星们在他眼里也没什么光环,都是普通人。在拍戏之前,董子健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家世背景。尽管自认为是一个喜欢独处也不喜欢热闹的人,但因为熟悉各种演艺圈规则,这一年他几乎都在宣传期,跟着推介一部又一部的电影。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习惯不习惯,“我喜欢电影,做这些东西都是为了能拍更多、更好的电影,我很乐意去做。”
几乎每一次采访,都会被问到关于家庭背景的问题,董子健表现得很坦然,“肯定会有影响,各行各业的人都很容易受到家庭的影响。”他非常理智地看待家庭背景带来的自由和束缚,“没有办法详细说自由和束缚哪个多哪个少,因为这都是我人生的被动因素,我家庭就是这样,我生长的环境就是这个。”董子健表示,“就算是从小没有想过进这个圈子,或者其实说有段时间很抗拒进这个圈子,但是我觉得最终还是由自己来做决定。如果不是自己做决定,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开心。虽然有的时候做事很累,有时候很烦,乱七八糟事挺多,但我觉得主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ok。”
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母亲,董子健也不避讳会和母亲讨论接什么剧本演什么戏,但“最终我会自己去决定这个事情,她不会帮我做一个决定,所以这点我觉得是最幸福的一点吧”!事实上,《山河故人》中的大尺度演出,董子健一开始也没有告诉母亲王京花。
关于母子生活中的互动,董子健透露,母亲是个性子急的人,反而是他常常反过来劝母亲不要急,慢慢来。
10月26日,上海,董子健出席《山河故人》上海发布会。澎湃新闻记者 高征 图
未来:演员是接触这个行业的起点
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董子健其实早有一颗做导演的心,当演员不过是他接触这个行业的起点。
剧组的工作人员说他在组里总是忙活着跟各个工种的前辈们请教问题,平日里他也关心社会新闻和大众文化。董子健曾说过最喜欢的导演是库斯图里卡和侯麦,而书单中也包含历史、文学、哲学。如果没有《青春派》受邀出演的意外,他应该会申请一所美国的大学,专业是政治学。而曾在美国读书的一段时间里,他给同学们放崔健、郑钧和昆曲,他说自己喜欢的东西从小和身边的同龄人不一样。
不过眼下问他在看些什么书,他的答案居然出乎意料的是“网络小说”,“最近看了一些所谓的言情小说,我想了解了解市场,看看有没有好玩的点子或是什么可以一起合作。”
董子健要了解市场,因为他还有一个身份——出品人,目前中国票房最高的电影《捉妖记》的出品人名单上就有他的名字。说起“入股”《捉妖记》,小董的描述“云淡风轻”,“特别想跟电影大佬江老板(江志强)合作,他不缺钱缺资源,我们就拉了1个多亿的广告资源。”
董子健空闲时会写写东西,希望未来自己的导演作品表达的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所谓的“热门IP”。让他畅想电影中所处的“2025年”,他想了想说,“那年我三十一。我希望那会还像现在一样有自己的梦想,还那么开心,然后没有忘了为什么进这个行业的初衷。我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明明还在大多数年轻人刚刚踏入大学正青春迷茫的阶段,董子健在外人看来已然把条条道路都走成了康庄大道。因为熟悉演艺圈,对于行业的困惑相对少些,但董子健说“其实所有人、所有阶段都一样,人生中充满茫然和困惑,我觉得这是好事儿,当有困惑的时候才会进步”。不过眼下,这个90后少年认为现在最大困惑是“觉不够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明星
我是本届上海电影节最佳影片《德兰》的主演董子健,关于藏区的拍摄体会,问我吧!
董子健 2015-11-04 182 已关闭提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董子健,山河故人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