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纳米比亚官员:若无法从野生动物获益,人们就不会保护它

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发自纳米比亚

2015-11-02 2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国境线上的反盗猎宣传海报。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机场、酒店、国境线、政府办公楼,在纳米比亚的公共场合,宣扬反盗猎并鼓励人们举报可疑行为的海报随处可见,警方为了打击盗猎,将宣传动员大会开到了北部的每一个地区——那里是该国两种标志性物种黑犀牛和大象的栖息地。
“看见可疑的人应该举报。不仅仅是大人,你们甚至要向家里的小孩传达这样的信息。”9月底,北部省份库内内警署的地区指挥官在一次动员大会上说,几十位社区的代表在一间乡村小学的教室里参加了会议。
警署的地区指挥官在动员大会上号召村民参与到反盗猎中 积极举报可疑人。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日益严峻的盗猎形势,让纳米比亚政府如临大敌。根据国家环境和旅游部的统计,从2011年至今,纳米比亚境内超过230头大象死于盗猎者的抢下, 至少100头犀牛(包括黑犀牛和白犀牛,绝大部分为黑犀牛)因犀牛角而被猎杀,除此而外,涉及其他野生物如狮子、穿山甲的盗猎和非法交易也层出不穷。其中,2014年有24头犀牛和78头大象被猎杀,而今年前9个月,有74头犀牛和至少31头大象死于盗猎。
盗猎是非洲大象死亡的重要原因。 澎湃新闻 吕妍 制图
纳米比亚环境和旅游部公园和野生物管理局局长Colgar Sikopo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自1997年开始在野生动物保护的一线工作,那时,“盗猎不是一个严重问题,只有极少的本地人为了食肉而去猎杀一些羚羊。”而如今面临的却是该国自1990年独立以来所没有遇到过的问题。
在整个非洲大陆上,非洲象和犀牛正面临灭顶之灾。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数据库,非洲大约生活着25000头犀牛,其中约4880头为黑犀牛,黑犀牛主要生活在南非和纳米比亚,而在这两个国家,针对犀牛的盗猎十分猖獗。据记录,在南非,2014年有1215头犀牛惨死,在2007年这个数字还只有13。1979年,非洲有大象130万头,现在仅剩约50万头,有研究认为,盗猎者在2010-2012短短的3年中就猎杀了约10万头大象。
来自民间组织和警方的联合巡护队正在犀牛栖息地进行巡护。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等机构的研究发现,亚洲正是象牙和犀牛角制品消费最主要的市场。2009年开始,全球象牙非法贸易激增,非法象牙主要从非洲开始,经过中转,到达泰国和最重要的象牙消费市场——中国大陆;而对犀牛为传统中药和工艺品原料的需求增加,使越南和中国成为犀牛角的最终流入地。
2015年9月,澎湃新闻记者在纳米比亚调查盗猎问题,Colgar Sikopo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谈及如何与国际社会合作打击盗猎,他说期待与中国和其他国家更多的合作。
谈非法野生物贸易:
亚洲人隐身其中
澎湃新闻:从纳米比亚已经查获的案子来看,象牙与犀牛角的非法贸易路线图是怎样的?
Sikopo:今年初到目前为止,我们抓获了44名涉嫌犀牛盗猎的嫌疑人,17名涉嫌大象盗猎的嫌疑人。从这些案子看,这是有组织的跨国犯罪活动。通常表现为纳米比亚当地的偷猎者受到他人雇佣而去偷猎野生动物,这些雇主有纳米比亚籍的,也有来自邻国赞比亚、安哥拉等国的,但如果再深入调查,你会发现这些雇主又与来自亚洲的买家联系
澎湃新闻:新闻报道称有中国人涉案被抓,你们是否有与中国相关机构在打击盗猎和非法贸易中进行合作?
Sikopo:我要强调的一点是中国与纳米比亚有着很好的双边关系,我们在许多方面都进行广泛深入的合作。在环境领域我们有大的合作框架,但是在反盗猎领域目前的活动还不多。我马上就要在一个国际会议上与各个国家的代表讨论反盗猎问题,这其中也包括中国。随着非法野生物贸易市场需求的增加,我们不仅仅需要在反盗猎,也要在环境教育等领域进行合作。纳米比亚在这一点上是敞开大门的,我们应该进行更多合作看看如何解决这个(反盗猎)难题。
谈反盗猎:
形势在4年前出现了逆转
澎湃新闻:近些年发生在纳米比亚的盗猎有什么趋势?
Sikopo:在1990年纳米比亚获得独立后,政府就立即着手制定环境保护政策。这些政策的一个关注点是如何让人们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并从其身上获益。在1996年我们对独立前的法律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法律允许社区成立社区保护地。因为在纳米比亚,我们不仅仅有许多野生动物生活在国家公园内,还有大量的动物生活在公园外,比如说许多黑犀牛生活在我国的西北地区,那里也是传统部落的所在。
由于国家公园和社区保护地的成立,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纳米比亚都没有发生盗猎,准确地说有一些零星的盗猎,但只是当地居民为了获得肉食而去猎杀羚羊,是零星的案件。那时候的盗猎既不涉及大量的金钱交易,也没有形成有组织的犯罪。
形势在4年前出现了逆转。盗猎的第一枪就发生在2011年,在赞比西省(该国东北部的省份)一头大象被杀害。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就变为78。然后,盗猎也从赞比西开始向北部的其他地方蔓延,从大象到了犀牛。盗猎不仅发生在社区,也发生在国家公园内。
澎湃新闻:你们采取什么措施打击盗猎?
Sikopo:首先,每一个盗猎案我们都会追踪调查。盗猎者和犯罪组织者会藏匿证据,但因为涉及大量的金钱交易,你总会看见蛛丝马迹。比如在一些案子中我们发现盗猎者拿这些钱去购买汽车或维修房子,这么多钱通常是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一个没有工作的人如果获得这么多钱呢?我们有相关的反洗钱、反腐败法律和调查机构,这些都可能成为调查盗猎案件的着手点。
我们也同时加强措施防止盗猎发生。比如今年我们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让他们到田野去巡逻。我们给一些犀牛装上GPS定位装置,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获得它们的行动轨迹,我们还给一些犀牛做了去角手术。当然,我们也确实发现有去了角的犀牛被猎杀,所以我们不能说这些措施能百分百的管用,但是它帮助我们更好的管理和保护野生动物。
谈野生动物可持续利用:
人们如果无法从它们身上获益,就不会去保护它们
澎湃新闻:非法野生物贸易对当地有什么影响?
Sikopo:影响非常大。首先,法律允许社区和公园开展战利品狩猎,也允许社区狩猎一些动物作为食物的补充。拿大象来说,通常那些被偷猎者所杀害的大象也是我们计划用来作为战利品狩猎的猎物,战利品狩猎在纳米比亚给那些社区带来了大量的直接收入,这些收入用来继续投入保护,也有的投入当地卫生院、学校的建设和维护等。这些猎物被偷猎者杀了,社区的战利品狩猎名额就减少,收入随之减少,这是最直接的影响。
另外,旅游业是纳米比亚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但如果越来越多的大象和犀牛被偷猎,旅游者看见他们的几率就会减少,也许以后他们就不会再来了。
再次,野生动物是我国珍贵的自然遗产,现在我们可以很骄傲地说纳米比亚拥有世界最多的野生黑犀牛,但如果盗猎像过去2年那样持续,只需要短短几年黑犀牛种群就会走向灭绝。
澎湃新闻:纳米比亚支持开展象牙的合法贸易,虽然许多国家在查获非法象牙时都将它销毁,但纳米比亚却有大量的象牙库存,2008年,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常务委员会批准中国从非洲四国进口一批登记的合法象牙,其中就有来自纳米比亚的,中国由此成为继日本之后的全球第二个象牙合法进口国。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Sikopo:这在我们国家讨论非常多。目前,我们不愿对此过多评论。
正如我刚才说的,我们相信对野生动物可持续利用。如果与野生动物共存的社区无权从野生动物身上获益,你会发现过不了多久那些地方的野生动物会大量减少。因为一些动物会捕食家畜或是践踏农田,引起各种麻烦,而人们如果无法从它们身上获益,就不会去保护它们。纳米比亚有一个政策,如果一头野兽引起麻烦,政府可以将它转移到其他地方。但当我们打算这样做时,一些居民跟我们说不,他们说游客来他们那儿旅游就是为了看这种动物,即便是它引起一些麻烦,人们还是希望留下它,类似的事多次发生。
(本报道得到南非Oxpeckers中心和南非金山大学中非报道项目资助)
责任编辑:薛小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象牙,专访纳米比亚官员,反盗猎,合作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