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科大泼水节性骚扰争议未休,中国需要一部《反性骚扰法》

张红萍

2015-11-05 10: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06月22日凌晨,湖北省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应届毕业生晚会结束后,毕业生们在校内大游行,自发举行泼水节,欢庆自己毕业。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从10月底开始,由高富强撰文《当女人被流氓文化包围——兼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批评华科大泼水节存在性骚扰至今,有关华科大泼水节中是否存在性骚扰的争论持续不下,且上升为华科大学子众人对高富强的诋毁、谩骂,并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与议论,各大媒体大量转发这次争论文章,至今到底有多少人关注了这个事件,已难以统计,而讨论仍持续发热,这大大出乎高富强的预料,也出乎旁观此事件的中国网民的预料。
今日,再逐字逐句地看高富强的两篇文章(第二篇题目为《集体性骚扰与流氓文化——再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特别是第一篇文章,又看有关华科大泼水节的所有图片,觉得高富强半夜醒来看到那个清华南都的帖子,再上网查询到有关此事件的铺天盖地的评论与相关图片,从为华科大女生着想的意愿出发(同情、理解女性,与歧视、侵害、伤害女性的行为斗争、抗争是高富强一贯的立场),他写了他的第一篇文章。从他文章的每一句话看,你看到的都是事实,你看到的都是为女生的着想,你看到的是作为女权主义者评论者应该说的话。
成百的男生围着女生楼要攻占“公主楼”,男生攻占女生宿舍全过程。四百多土木男生将人文、外语等系的几十个女生围住,还高喊“围起来,围起来”,“碾过去,碾过去”,你真觉得这很有趣吗?不觉得这是一种蛮野行为的象征吗?这不就是父系氏族社会曾经有过的集体抢婚现象(靠强力征服女人)的寓意吗?游行中高喊的口号:“文人文人,土木女人”,这不就是你是我的女人的意思吗?“学妹学妹,跪求一睡”,这不就是我要与你发生关系吗?这不就是性骚扰吗?由一群人喊出这个口号,不就是集体性骚扰吗(高富强也说了是部分而非全部)?他说的这集体并非全体,你为什么就听不懂呢?高富强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要引起华科大学子们的注意,意在预防和防治性骚扰,你们怎么就不明白?不面对呢?
我在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大家都没有看到高富强的初衷,而是全部陷入了意气之争,这令人遗憾。
2014年6月19日,毕业生们手持本系的“口号牌”站在传说中的“公主楼”(华工韵苑女生宿舍楼)下,毕业生们向女生不停“挑衅”,只求一泼。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下面我要陈述的另一个问题是:社会大众对性骚扰知识的无知与不敏感,这又让我能理解华科学子们为什么一直不反思、不面对他们的行为,从而深感有关性骚扰知识资源的缺乏与教育的缺失,甚至觉得这不怨他们,而是我们教育的失败。
十多年前家暴被妇女组织的女权主义者提出来时,也引来许多人的不以为意与傲慢的质疑说:有那么多的家暴吗?而当告诉他数据时,他又会问:丈夫为什么要打她呢?总是有原因的吧!经过女权主义者十年的努力(当然还有政府部门的积极工作),《反家庭暴力法》就要出台了,现在的人们再也不抗拒而质疑了。
现在性骚扰现象又处于反家暴十年前的状态,当高富强敏锐地发现了华科泼水节存在性骚扰的情况而著文提出这一严重的问题时,又有人站出来说这是女权主义者的大惊小怪与哗众取宠,这又是女权主义者的夸大其词与制造社会矛盾。果然如此吗?还是因为我们国人对性骚扰的迁就、姑且与不作为呢?可是你想过曾有84%的女性遭受过性骚扰吗?她们的权益难道不应该保护吗?
什么是性骚扰,我想大部分国人想到的是有些男人在一定的场合对女性的耍流氓,有些上级利用权力关系对下级为性目的的性试探与性骚扰,我们想到的是直接的强行的肢体接触、触碰与过分明显的语言侮辱与挑逗,但是对这之外的更难分辨的性骚扰却知之甚少,也多能原谅。
在西方的八九十年代之前与我国的2005年之前,严重地侵害、猥亵女性的性骚扰都按民法处理。但在这之后,有些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申诉与女权主义者的积极抗议与帮助,性骚扰被作为侵害女性权益、歧视女性行为的暴力中的一种单独判处,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但也只是近二十年的事情。
2005年6月26日,随着《妇女权益保障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性骚扰这种在社会上受到极大关注而又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的问题,首次进入中国立法者的视野。《妇女权益保障法》首次以立法形式明确了性骚扰具体形式,规定禁止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任何形式对妇女实施性骚扰。遭受性骚扰的妇女,可向本人所在单位、行为人所在单位、妇女联合会和有关机构投诉,也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用人单位、公共场所管理经营单位应当根据情况采取措施,预防和制止对妇女的性骚扰。
我国民众性骚扰意识淡薄,不懂性骚扰法律法规是普遍现象。许多人并不知道《妇女权益保障法》中规定了“禁止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任何形式对妇女实施性骚扰”。而事实上仅仅靠这一句话也很难让民众辨别到底什么样的行为与语言算性骚扰,更何况性骚扰表现的形式多种多样且难以分辨。
华科大泼水节中有涉性骚扰事件的出现,大家都在站队当裁判,发表意见,但大家却根本不知道什么行为与语言算性骚扰,因此这样的判断基本就是“它就是”或“它就不是”的简单情感与意向的判断。
相比较而言,联合国性骚扰的定义对性骚扰表现形式的概括较为详尽,性骚扰包括:“实际或未遂的强奸或性攻击;不受欢迎的性要求;不受欢迎的故意接触、倚靠、挤路、夹靠;不受欢迎的带性意味的观看或行为;不受欢迎的信件、电话或带性特征的物品;不受欢迎的约会要求;不受欢迎的涉性玩笑、挑逗、谈论或提问;称成年女性为小姑娘、小妞或小可爱等;朝人吹口哨;无聊电话;性评价;把工作讨论引向性话题;性影射或性故事;询问性幻想、爱好或历史;关于社会或性生活的个人问题;对他人衣着、身材或外貌进行涉性评价;做出接吻声、嚎叫或嘟嘴;捏造或传播关于他人个人性生活的谣;触摸脖子;触摸下属的衣服、头发或身体;赠送私密礼物;在他人身边转悠;拥抱、亲吻、拍打或抚摸;在他人周围对自己做涉性的接触或抚摸;靠他人太近或者贴近他人;上下打量他人;盯住他人看;带性意味的暗示;挤眉弄眼、飞吻或舔舌头;用手或肢体动作做性暗示。
让我们看看华科泼水节上能对上号的性骚扰行为:
一,学妹学妹,跪求一睡(要求与你发生性关系);
二,人文人文,土木女人(游行中呼叫口号,算上述的涉性嚎叫);
三,将女生围夹在男生与公主楼之间(夹靠),踹门、破门而入与攀高窥视女生宿舍(不受女生欢迎的强制行为);
四,扬女生内衣、在女生内衣前做出胜利手势(涉性物品);为冲进女生宿舍,一个男生紧抓一个躲避女生的胳膊(给这个女生带来担忧,给里面的女生带来恐惧)。
比对之下,这些行为与语言就是性骚扰,但大家却原谅或迁就了。当时虽然不受女生欢迎,随后也就不追究了。但是就算没有性骚扰概念的人,也会觉得此种行为是冒犯女性的不礼貌、不文明行为。
高富强看到了这些性骚扰与不文明、不雅观行为,著文批评,目的是提醒学子们预防与防治众人参与的疯狂活动中已经出现和可能出现的性骚扰,大家应该理解他为公为女性权益出发的初衷,而非如目前对他的口诛笔伐与抗议谩骂。有人说不关自己的事,就不要多说。这种言论大错特错,废除黑奴制不关白人的事情,但白人男女去战斗了;废除黑奴制更不关女人的事,但是美国第一次妇女运动的领袖们正是从废奴运动走向女权运动的。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性别不平等的事,都是通过女权主义者们的抗议与死磕最后达到男女平等目的的。不瞒有些人说,《反家庭暴力法》就是女权主义者费十年之功夫(用为此事辛劳十年的冯媛的话说:十年磨一剑)死磕出来的。女权主义者就是为社会上明显存在着的性别不平等与性别歧视、性别伤害战斗的人,是为正义、真理而战的人,而非多管闲事的人。她们(包括男性女权主义者如高富强)就是要死磕出一个性别平等、妇女赋权的社会的。高富强作为一位男性,为女性的权益而战,不应该被有些媒体用毫无尊重的口吻介绍为:自称女权主义者,自我介绍是女权主义者,他就是女权主义者,一个受人尊重的女权主义者。
这个世界上存在性骚扰,而且存在严重的性骚扰,也存在集体性骚扰,而性骚扰也不是仅存在于上下级的权力关系中,正确的表达应该是存在于男女之间与上下级之间。存在于公共场所(来自陌生人)、工作场所(来自熟人)与私人场所(来自熟人或并非熟人)。表现形式为言语型、行为型、非言语非行为型。1976年美国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有90%的女性曾遭受性骚扰。2015年中国的调查数据表明有84%的女性曾遭受性骚扰。
集体性骚扰也呈现出各种表现形式,性骚扰本身就存在社会文化对女性的一种歧视与侵害。远在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的转变过程中,就存在强势部落对弱势部落女性的集体性骚扰;父系氏族社会的后期,更是存在战胜部落将被战胜部落的所有女性作为奴隶集体性骚扰与性侵害;张献忠攻城后,让他的士兵将被攻陷城池女人的小脚砍下来堆成一座山,让他宠爱的小妾观看;一个民族征服另一个民族后,征服者对被征服民族女性的集体奸淫与骚扰就是集体性骚扰;日本鬼子到了一个地方除了对民众烧杀外对妇女的性侵就是集体性骚扰;波黑战争种族大屠杀中,占领者将男人杀死,女人集体性骚扰与强奸;二战后期苏联军队对德国女性的集体性骚扰与强奸等等,都是集体性骚扰与性骚扰升级的性侵害。还有过去年代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伙无赖男人对一群女性的语言性骚扰。集体性骚扰怎么会是伪命题?
刚开始我也担心高富强是不是夸大其词了?所以我只旁观不发声,但是我看了所有的图片与文字,多次逐句逐字看高富强的两篇文章后,我认为他没错。华科大泼水节活动中有性骚扰成分,集体喊口号:“人文人文、土木女人”与“学妹学妹,跪求一睡”就是集体性骚扰(非全部性骚扰)。
华科毕业“泼水节”场景(来源:《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全过程》)

大家都来讨论华科大泼水节引发的性骚扰话题是件好事,希望的是通过这件事,让民众更多地了解什么是性骚扰,更重要的是怎样预防与防治性骚扰。性骚扰事件引起社会关注与讨论正是制定《反性骚扰法》的好契机,世界上那些已经制定《反性骚扰法》的国家(已有27个),最初也是因为性骚扰案件被全社会关注,开始为了防治性骚扰而制定专门的法案,从而让遭受性骚扰的女性有具体可操作的法条法规去赢得官司、伸张正义,并在经济上得到补偿。现在世界上已经有超过27个国家与地区通过了反性骚扰的法律,中国在1999年也已提出制定《反性骚扰法》,但至今还没有一部专门的《反性骚扰法》,我们期待的是通过华科大这一事件的大讨论,能将此法的制定排上议事日程。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权主义,反性骚扰法,华科大泼水节

相关推荐

评论(9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