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遭多网友“围攻”谩骂,扬州女教师一怒起诉新浪微博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2015-11-04 18: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为转发一则批评扬州中学的微博,江苏扬州一名音乐老师遭遇了“网络暴力”:有不少网民对她进行谩骂和“围攻”,甚至把她尚在读幼儿园的女儿也作为“攻击目标”。
由于无法揪出那些躲在“马甲”背后的真实的人,该扬州女老师遂怒而起诉新浪微博,要求对方删除那些谩骂她的微博,并向她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等3万元。
转发微博,引发“口水战”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这名女教师姓杨,是扬州一家琴行的音乐老师。“为了方便招生”,杨女士从2010年开始活跃于扬州微博圈,并且于2014年下半年以某琴行总监的名义在新浪微博上进行了实名认证@绿杨小丫 。
今年7月份,扬州一位网络“大V”@扬州陈敏 因对扬州市2015年四星高中定向指标政策不满,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则批评当地著名中学的帖文:“扬州中学,你将如何自处?最好的生源给了你,却教不出最好的学生,老扬中的脸,扬州的辉煌传统都被你们丢光了……”
杨女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她注意到,@扬州陈敏 的上述帖文引来了很多疑似扬州中学学生的谩骂,由于她与该博主熟识,遂随手转发了该微博,并配发了评论:“刚看了帖子,说实话,感觉这帮扬中的很多都是脑残!可能智商超群,情商却是鸭蛋!居然回的话都是驴头不对马嘴的!……”

哪想到,杨女士也因为该言论而“惹火烧身”,一些网民开始转而围攻她。杨女士告诉澎湃新闻:“我承认,一开始我也骂了。但是我绝没有像他们骂我那样说一些特别不堪入目的话。”
有网友甚至还找到杨女士此前在微博中发布的自拍照以及她和女儿的合影,并且以他们母女合照为头像注册了多个账号,且发布多条含有淫秽内容的微博。这让杨女士既恼火又害怕。
她对澎湃新闻说,这场“口水战”对她影响很大,一直风言风语都传到了她尚在幼儿园上学的女儿耳中,“班上有一些同学跟她说你妈妈在网上怎么样怎么样,后来我女儿就不肯去上学。”此外,杨女士说,她琴行的生意也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生源锐减。
起诉“马甲”,法院不受理
“虚拟的网络也不应成为法外之地,我铁了心地要把那些躲在‘马甲’背后骂人的凶手揪出来。”杨女生对澎湃新闻说,于是,她以名誉权受侵犯为由,想把几个围攻谩骂她最疯狂的网民告到法院。
杨女士说,最初,她起诉了几个网民——昵称分别为“召唤兽哈里斯”、“绿杨金鸡丫”、“大胆芯张”、“瑞利美学馆”、“酸口小婊砸”等6个微博账号。
可是法院告诉她,由于无法确认上述微博用户的真实身份,所以法院暂不能受理,除非她能找出这些微博用户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无奈之下,杨女士将新浪微博告上了法庭,“新浪微博监管不当,那些谩骂我的微博,有的评论数超过1万,但是他们都没有采取删帖行动。”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杨女士花了七八千元,请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对谩骂她的那些微博用户进行了证据保全。目前,扬州市邗江区法院已受理了此案。
11月4日,扬州市邗江区法院新闻发言人谷丹向澎湃新闻证实,邗江区法院受理了此案后,被告方、新浪微博平台公司——北京微梦科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希望能把此案的审理移交给北京所在地的法院。目前,扬州市中级法院尚未对该申请作出裁定。
江苏新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勇伟认为,网络空间的言论也需要遵守法律,不得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网络上有不同意见,可以自由表达,但表达的方式和内容必须合法。
“本案中,部分网友对杨女士进行侮辱谩骂,已经不再是言论的正常表达,涉嫌侵犯杨女士的名誉权。一些网友甚至将杨女士上幼儿园的小孩也曝光辱骂,进一步侵害了未成年人的利益,也有悖基本道德准则。”蒋勇伟对澎湃新闻说。
【对话
“网络不是法律的盲区”
澎湃新闻:我看你在微博上挺活跃的,也实名认证了,算是大V吗?
杨女士:我玩微博五年了,大概从2010 年开始玩。其实玩微博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闲着无聊,一种是营销。我是属于营销的,为了招生,包括我放我女儿学琴的照片,也是想让家长看到,我自己的小孩也送来学。
澎湃新闻:那你为什么会转发那条批评扬州中学的微博?
杨女士:因为我个性是比较直的,有一说一。那个博主(@扬州陈敏)我之前就很熟悉,所以就转发支持他。当时他是因为对教育界有一些想法。我们其实都有同感。
澎湃新闻:起诉过程中有困难吗?
杨女士:有,新浪微博那边的律师说扬州市邗江区法院不能审理此案,让我们去新浪微博总部所在地——北京,重新起诉一遍。对于这个法院管辖区异议,扬州市中院还没有做出裁定。还有,在取证过程中也比较困难。
澎湃新闻:难在哪里?
杨女士:因为骂我的人一直在不断申请新的账号。但是公证费用的话,比较高,公证一个账号就要1500元左右,目前我公证了5、6个。
澎湃新闻:这个案子,可能持续的时间比较长?
杨女士:是的,会很长。(如果告)新浪微博胜诉之后,所有侮辱我的人,我都要去告。这个案子一定要走下去。
澎湃新闻:为什么这么执着?
杨女士:可能是我的个性吧,我想告诉这些人,不要以为躲在网络的背后,就可以随便骂人了。现在法制很健全,网络绝对不是法律的盲区。
琴行生源锐减
澎湃新闻:家里人支持你吗?
杨女士:我老公可能希望我息事宁人,但是我比较强势吧。而且我不会在家里人面前表现得很不开心。我是任何时候都会看起来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的人。
澎湃新闻: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大吗?
杨女士:我女儿班级有同学在说这件事,后来她不肯去上学。琴行的招生影响也很大,平常每年暑假都起码有50多个学生,今年暑假只有一半都不到。
澎湃新闻:那你后来有跟女儿说这件事吗?
杨女士:她还比较小,我尽量用一些其他的事情去淡化。
澎湃新闻:她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吗?
杨女士:她现在看到我发微博会说:“妈妈,你又在发微博?”我只能说:“妈妈在工作。”
澎湃新闻:这件事解决之后,还会继续玩微博吗?
杨女士:会吧。如果这件事有一个阳光、正面的结果,我还是会继续玩的,我不是一个容易气馁的人。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扬州中学,新浪微博,网络暴力,名誉侵权

相关推荐

评论(1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