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丨为何金正恩亲自为人民军元帅李乙雪主持国葬?

澎湃新闻记者 高卓

2015-11-09 13: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于不关注朝鲜政治的人来说,11月7日逝世的李乙雪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即使对于比较关注朝鲜政局的读者来说,他们更加熟悉的也是张成泽、黄炳誓、崔龙海这些当代朝鲜政治人物。
但这位几乎走过一个世纪的老人无论生前身后都显赫无比,在朝鲜即将于11月11日为他举行的国葬中,担任国葬委员会委员长一职的正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
最后的朝鲜人民军元帅
按照朝鲜惯例,凡劳动党政治局委员及以上级别人物逝世后均可举行国葬,但李乙雪逝世前仅是政治局候补委员;而且对于一般政治局委员的葬礼,治丧委员会委员长一职多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担任;金正恩执掌政权后只在两次国葬上担任过治丧委员长,众所周知的第一次是在2011年金正日逝世时,而第二次则是朝鲜“两弹一星之父”全炳浩大将的葬礼。如此之高的待遇,无疑是对李乙雪这位最后的朝鲜人民军元帅的最后敬意。
很多媒体在报道李乙雪逝世时称,“李乙雪逝世后,朝鲜只剩下金正恩一位元帅”,这种说法存在概念混淆。在朝鲜军衔体系中,“共和国元帅”(공화국원수)和“人民军元帅”(인민군원수)是不同的两个军衔,前者只授予给朝鲜三代最高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后者只曾在1990年代授予给吴振宇、崔光和李乙雪这3位朝鲜人民军元老(另外崔庸健曾经在1957年被授予元帅称号,但此时已不再担任军职);近年来提拔的朝鲜人民军其他高级将领,最多只能晋升为朝鲜元帅军衔的最低一级——“次帅”。而这3位人民军元帅,都曾是与日寇战斗在白山黑水上的、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的老战士。
1947年5月,当年东北抗联的中朝两国老战友在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部合影。中排左二为崔光,右一为李乙雪;后排右四为吴振宇。
最后的东北抗联朝鲜老战士
作为3人中最年轻的一位,1921年出生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朝鲜的李乙雪,很小就随全家逃难到中国东北。16岁他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被编入抗联第2军第6师的少年连,而第6师的师长就是金日成。由于机智勇敢,李乙雪很快被挑选为金日成的传令兵和贴身卫士,深得信任,参加了金日成指挥的普天堡战斗。
在东北14年的抗日斗争历史上,由于更早受到日本侵略者的压迫等原因,抗联队伍中来自朝鲜的各级指战员比例很大,为东北抗日斗争做出了巨大贡献。仅在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陈列的60多位抗日将领和著名烈士遗像中,就有着许亨直、李红光等20名朝鲜籍烈士,“八女投江”事迹中的李凤善烈士也是一名朝鲜籍抗联女战士。
而在1941年由退入苏联境内的抗联余部改编的东北抗联教导旅(苏联红军第88独立步兵旅)中,朝鲜籍干部的比例同样非常高。例如,担任第1营营长的金日成大尉、第3营政治副营长金策大尉、第4营营长姜健大尉以及担任旅副参谋长的崔庸健大尉,日后都成为朝鲜军政两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此时被授予上士军衔的老兵李乙雪则担任无线电报务员,和他的战友们一起接受了全套苏军正规化训练和初步的特种作战训练。作为预定计划的一部分,在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前,李乙雪携带无线电发报设备,乘运输机在东宁要塞附近伞降,成功完成了向攻打该要塞的苏军部队提供侦察情报的任务并和主力部队会合。
而很多李乙雪的朝鲜籍战友们就在执行类似的任务时倒在了胜利的前夜,之后他们中的一部分在加入东北野战军序列参加解放战争时,又损失了一部分,几立战功能够活下来的人,几乎都成为了朝鲜人民军建军时的骨干力量,而他们又将在以后的日子里中经历一轮轮新的考验,能够活到今天的屈指可数。
“警卫员”元帅的超然地位
与那些战友相比,李乙雪抗战胜利后他一度远离战争,随金日成回到朝鲜建立新生政权,负责金日成的安全保卫工作。在这段时间,李乙雪也成为了童年金正日的好友,这一点意义十分深远。之后李乙雪的角色,就长期在一线指挥员和高级保卫人员之间来回转换。
1948年他回到人民军一线部队,并在师团一级领导岗位上参加了朝鲜战争;1951年战线较为稳定后,他又调回金日成身边在人民军最高司令部负责警卫工作,特别在1952年美军轰炸人民军司令部时,他曾亲自排除了美机投掷的定时炸弹。1953年他升任师长再被调回前线直到战争结束。和他一样,大多数原东北抗联朝鲜老兵由于这一时期级别普遍较高,加上被看做是金日成的嫡系部队,因而阵亡率要比归入人民军编制的原东北野战军朝鲜族部队低很多。
战争结束后,李乙雪先是前往苏联列宁格勒军事大学留学深造,回国后继续从事对金日成的保卫工作。1962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调到驻守“三八线”的第5军团任军团长,因在和当面美军第2步兵师的对峙中坚决维护朝鲜尊严而从不示弱再次得到表彰。1971年擢升人民军副总参谋长,兼劳动党中央护卫总局局长,第二年被任命为守卫平壤的第5军团司令员,晋升为上将,从此其岗位再未离开平壤。在这段时间里,很多在“联合国军”的枪林弹雨下活下来的老战友们由于种种原因,逐渐从朝鲜的官方报道中销声匿迹,而绝对忠诚的李乙雪继续平步青云。
在此后的30多年间,李乙雪稳步晋升,1995年成为第三位朝鲜人民军元帅,直到2009年,88岁的李乙雪才彻底从一线岗位引退,不再担任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期负责领导人保卫工作的他,看起来地位并不像那些手握重兵的后辈们那般显赫,即使在1997年另两位元帅逝世后,李乙雪已经是唯一的人民军元帅,仍然被韩国媒体认为只是军中边缘人物。
但从之后朝鲜军政格局的发展来看,这位半个多世纪以来与金家关系一直非同寻常的抗联老兵,反而地位越发超然,没有人敢于去也没有必要去拂动这位老臣兼近臣。类似的是,作为其父亲当年的亲密战友,能够活到金正日执政时期的抗联老兵们都得到了优待。韩国媒体认为,这说明即使金正日是被长期培养的“接班人”,他想平稳接掌政权也需要得到这些开国元勋们的庇佑。
金正恩上台后在一次老兵纪念活动上和李乙雪亲切握手。
“白头山革命血统传人”:并非地位永固
经历了朝鲜三代领导人变迁,几十年来一个个政坛新星闪亮又消逝,相比之下,李乙雪们(在外媒的说法中这些数量越来越少的老人被称作“抗日游击队元老集团”)的崇高地位并没有因为衰老而减弱,反而越发稳固。而他们的第二代,也就是所谓“白头山革命血统传人”也渐渐成为金正恩最为信任的群体。例如曾一度贵为朝鲜“二号人物”的崔龙海的父亲,就是当年金日成任营长的抗联教导旅1营第1连的连长崔贤(曾担任劳动党政治局委员,大将军衔),堪称金日成“嫡系中的嫡系”。此次金正恩亲自主持李乙雪的国葬,也侧面证明了他对这股力量的倚重。
但在元老集团日渐凋零后,这种待遇也并非不变的铁律。在朝鲜官方公布的长达170人的李乙雪葬礼治丧委员会名单中,已经在今年由劳动党政治局常委降为普通委员的崔龙海并不在当中,而名单中劳动党政治局所有候补委员都赫然在列。这说明崔龙海的地位可能又发生了变化,而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待进一步消息才能明确。
责任编辑:郑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鲜,李乙雪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