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学者型官员何家成:交好赵晋,多次出入私人会所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2015-11-12 0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何家成
接受调查整整13个月后,国家行政学院原党委委员、常务副院长何家成的违纪问题正明朗化。
11月11日上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对何家成“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其个人问题包括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干扰、妨碍组织审查;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收受财物,收受礼金;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其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财物问题涉嫌犯罪。
何家成也是十八大以来反腐风暴中第6名落马的正部级官员。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调查,这位学者型官员的坠落,很大程度与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有关。
2014年6月中旬,有着“最牛开发商”之称的赵晋被有关部门带走。4个月后,即2014年10月11日,何家成与赵少麟同日双双落马。
何赵两家
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和何家成关系很好。
也许在同一天被宣布落马时,赵少麟与何家成的命运就形成某种暗示。在此之前,他们留给公众的唯一关联是“南京”。
何家成1956年5月出生,江苏南京人,1978-1981年在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学士学位。出生于1946年10月的赵少麟,祖籍山西原平,却是在南京长大,仕途也从南京开始。
然而两人并没有直接共事的经历。
1982年,36岁的赵少麟从南京大桥机器厂党委副书记调任共青团江苏省南京市委书记时,26岁的何家成已前往北京,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继续深造。
几年后,何家成成为中国经济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是第二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1986年)的获得者,该奖项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经济学界的最高荣誉。
进入仕途的何家成,工作多与经济有关。他曾先后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家物资部、国家国内贸易局等部门任职。1992年-1993年,他还被派往江苏无锡,短暂挂职副市长。
2000年,何家成被任命为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9年后,他进入国家行政学院,担任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常务副院长等职,官至正部。
何家成在北京风生水起之时,赵少麟的足迹一直在江苏。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曾先后担任南京市鼓楼区委书记,南京市委副书记,淮阴市长、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职。
1998年,赵少麟开始了8年的江苏省委秘书长生涯。两年后,他又跻身江苏省委常委之列,直至2006年11月退休。
年过60岁的赵少麟并不满足于颐养天年。从江苏省委退休后,他一边担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第一副理事长,一边关照儿子的事业。
赵少麟的独子赵晋,出生于1973年7月。凭借“官二代”背景,他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涉足房地产生意。
最近二十年,赵晋在北京、天津、江苏、山东等地开设公司上百家,积累财富上百亿,留下的却是一幢幢与规划严重不符、配套不足、质量堪忧的建筑。
谁会想到,何、赵两家——表面看起来没有明显交集的两家人,私下却有着密切来往。
2015年4月,多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何、赵两家早年就有相识。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和何家成关系很好,他甚至可以直接向何家成推荐地方干部。
此外,何家成喜欢杭州,赵晋多次陪同前往。何家成的女儿也曾在赵晋公司“吃过空饷”。

财新网记者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据赵晋公司前员工透露,公司时有神秘新面孔出现。2012年下半年,公司里来了一对“海归”,是何家成的女儿女婿,“有时会来公司开会,平时见不到人”。
另有多位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何家成与赵家是通家之好,赵晋称呼何家成为“干爹”。
对于交好原因,一说出身草根的何家成,在某次回南京时,结识了有靠山的赵少麟;一说在何家成1992年至1993年挂职无锡副市长时,结识了时任淮阴市长的赵少麟。更有人士称,何家成的公开简历有误,他当年就是在淮阴挂职,而不是无锡。
出入私人会所
据澎湃新闻调查,与何家成来往密切的赵晋拥有不止一个私人会所,其中有一处位于北京的缘溪堂小区。
尽管无从判定何赵两家关系交好的真正原因,但可以确信的是,与赵氏父子关系密切的何家成,公开和私下已判若两人。
例如2014年10月,何家成落马后,一位自称是其昔日下属的网友“感悟生活”撰文回忆,“家成先生对外极为低调,比如他总是穿着没有任何商标的衣服,即使在正式公开场合也喜欢穿着一双普通布鞋,绝不抽价格高得离谱的香烟,办公室和家里没有任何值钱的摆设……”
颇为讽刺的是,据中央纪委通报,这位给人留下朴素印象的官员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收受财物,收受礼金;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出入私人会所”。
更为巧合的是,据澎湃新闻调查,与何家成来往密切的赵晋拥有不止一个私人会所,其中有一处位于北京的缘溪堂小区。
2015年5月,澎湃新闻探访了被誉为“京城顶级豪宅”的缘溪堂。
该小区位于北京玉渊潭南路北、中华世纪坛西侧,毗邻玉渊潭公园,与钓鱼台国宾馆隔湖相望。
和大多高档小区一样,缘溪堂并不对外,业主进出需要刷卡,车辆可直接通过地下车库驶入。小区内共三幢楼,每层仅一户,每户可使用两部电梯,一部提供给业主,一部提供给保姆,私密性可见一斑。
一名熟悉该小区的人士介绍,缘溪堂2008年开发,到现在入住率只有一半左右。住户身份各异,有些人买来一天都不会住,宁愿空着也不出租。
不过,由于位置环境优越,私密性高,相当一部分公司将其视为理想办公地点。当然,这些公司不会挂牌,表面看上去和普通住户没有两样。
这样的房子,每户面积300-500平方米不等,每平方米均价70000元左右,一个大户型售价约3500万。
有知情人士透露,赵晋在该小区的会所,2014年5月刚刚投入使用,连买带装修大约花费1亿元,出入该会所的政商名流多达上百人。
另有多位消息人士表示,赵晋不仅为官员提供会所服务,还提供色情服务,并以偷拍作为要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与“私人会所”扯上关系的官员,不止何家成一位。
据澎湃新闻此前调查,赵晋的关系网中,牵涉官员有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河北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本顺,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等人。
2014年以来,上述官员陆续落马,其中有多人的违纪问题涉及“出入私人会所”。
如2015年3月,中央纪委官网一篇名为《千万不能跟党装两面人,耍两面派》文章,揭示了王敏的贪腐之路。
文章显示,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特别是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后,王敏仍置若罔闻,于2014年6月借在中央党校学习之机,潜入济南一家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赵某在北京的会所吃喝玩乐。
多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文章说的“赵某”即赵晋,“北京的会所”就是缘溪堂。
2015年7月,杨卫泽被“双开”。中纪委通报提到,“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出入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接受他人宴请。”
2015年8月,赵少麟被“双开”。中纪委通报提到,“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
2015年10月,周本顺被“双开”。其违纪问题也包括,“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超标准公务接待、公款吃喝,频繁出入私人会所,生活奢侈、挥霍浪费。”
眼下,栽倒在“私人会所”的官员又添一个何家成。在赵晋案调查尚未结束的情况下,他未必是名单上最后一个。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反腐

相关推荐

评论(2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