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座的马頔很可爱,但思维有点短

阿水

2015-11-18 16: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1月17日,由澎湃新闻和校园司令合作的“思想湃”之马頔讲座座无虚席。马頔很认真,也是真的紧张。他准备了一份万字讲稿,在讲座的前半部分每翻一次讲稿都会略尴尬地笑笑,人也在不停地摇晃。
这就像一次校园讲座,来的人被称为“同学”,马頔讲座的内容则是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奋斗史细数一遍。该贫的地方贫,伤感的时候长叹一口气,给在座的“同学们”上了非常励志的一课。
本组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拍摄
如果爱马頔,看到台上这样年轻英俊的小帅哥紧张得满头大汗,听完一个多小时的讲座应该会更爱他。他跟城市80后们来自同一个时代,同一个语境,看差不多的书,被周杰伦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也拥有同样叛逆又不够叛逆,大胆也不够大胆的惨绿青春。
小时候的马頔同学被工业废气和被锁在家中的孤独包围,少许的温暖之一是对面的叔叔把家里的电视机对着他的窗口为他放卡通片。他的父亲入狱,他和母亲奔走为之翻案;父亲出狱后一家人生活艰难,从来不富裕,想要什么都必须努力攒钱才行。
和大部分孤独又怒气冲冲的小孩一样,马頔从书里找到安慰。对他来说,不必读很多,只要能够给到自己想要的就已经足够。成名的路也并不复杂,像小孩玩似的顺理成章,从偶尔在livehouse唱歌“滋养灵魂”到认识尧十三成立“麻油叶”厂牌。一直等到他和“麻油叶”的好兄弟尧十三和宋冬野一起签入摩登天空,又下决心从安稳的国企辞职专心做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孤岛》,才正式成为如今的“半职业音乐人”。
马頔就像身边的一位朋友,这是他真实的人生,自立自足,努力奋斗,无可厚非。但总有一些观点不敢苟同。
早些时候李志开了骂局说他的音乐很垃,现在觉得应该是指其受思维狭隘所阻而产出的音乐之局限。
马頔有两个观点:1、音乐不分好坏,自己喜欢的就是好的。2、那些流浪去做音乐的人是可耻的。
然而很多流水线上出产的网络歌曲也有人喜欢,能说这是好音乐吗?是否有了这块“免死金牌”,就再也不用担心李志或者别人跳出来骂“音乐很垃”了。
流浪去做音乐的人可耻吗?这是个人的选择,也未必破釜沉舟就能做出好的音乐。但是如果人人都像马頔像大部分城市里的小伙伴像你我一样被困在生活里面,小心翼翼地做每一个选择,尽心尽力为身边人负责,思维长度是否太短了一点。
音乐的确无限广阔,自由自在。但是有些音乐被粉丝们捧到天上去,实在有待考量。
讲座的时候有观众问他:“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南山南》)是什么意思?他笑了:“北方有暖气呗。”当然这只是玩笑,但是当一个音乐人写出来的歌全部都是这样模棱两可,由无数拼凑的意象组成,而来源可能只是他的一念,这样的音乐受到青春期孩子们的追捧无可厚非。但是排除音乐人本身的魅力和经历,他与粉丝天然的亲近,就作品本身来说,稍显单薄。如果一个音乐人简单地扫几个弦,用漂亮的词句吟一吟风花雪月,这恐怕缺乏往深往阔里去的意向。
对于马頔来说,他的人生经历并不顺遂,所以他绝对不想像那些执拗又简单的前辈们一样过颠沛的生活。对他来说,辞职就是最大最大的冒险和挑战,稍稍再跳出一点?对不起不敢想象,这是对不起父母也是对不起自己。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他似乎很满足于现状,在讲座中顺便报告了自己接下去的演出计划,满足于自己轻度忧伤微微甜蜜的音乐世界。
还好马頔还很年轻,他的粉丝们也是。不要把自己关闭,承认音乐是存在好坏的,再加上他的努力和阅历的增加,也许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好音乐人。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頔

继续阅读

评论(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