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象组织创始人:家长死或致家族灭,象牙合法贸易须取消

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发自肯尼亚

2015-11-23 1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动物学家汉密尔顿拿着一幅大象的画像,走在办公室前。
就像说到黑猩猩的研究会想到珍妮•古道尔,提到大象的研究与保护总是绕不开伊恩•道格拉斯•汉密尔顿(Iain Douglas-Hamilton)。
汉密尔顿1942年出生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多赛特郡。他自1965年开始在非洲大陆研究大象的野外行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关注野外大象个体行为的动物学家。如今50年过去,他仍然在肯尼亚北部桑布鲁保护区持续他的研究。
在目睹了非洲大陆持续上演的大象盗猎后,他的工作由研究转向保护。他是世界上最早对非洲象盗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提出预警的人之一。1979年,在他的带领下,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对全球象牙贸易进行了研究。在1989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禁止全球象牙贸易中,汉密尔顿也发挥了极大作用。
汉密尔顿还是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拯救大象”组织的创始人。他的组织在全球支持了超过40个保护机构,致力于减少对非洲象的盗猎、走私和象牙需求。
对于汉密尔顿来说,工作中最令他感到恐怖的情景就是见到对大象的杀戮,这些杀戮连他的研究基地也不能幸免。
11月,在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组织的中非野生动物大使团拜访肯尼亚时,汉密尔顿在他的办公室与来自中国的保护者们再次聊起非洲象保护问题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他说:“2010年我在中国的西双版纳看到亚洲象,那次经历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觉醒’,我意识到中国也有许多人和这里的人一样保护大象。”
而今年最让汉密尔顿感到振奋的事情,就是中美两国领导人宣布将禁止一切形式的象牙贸易。
澎湃新闻:你在过去50年里对大象的个体行为进行研究,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
汉密尔顿:我的研究发现大象是生活在家族中,领头的是女家长。它们的大脑发育也像人一样比较慢,需要在不断地学习中成长起来,一头象成年要十几二十岁。
和人一样,他们也互相忠诚于对方,有紧密的家庭关系,为了救助家庭成员,甚至会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我曾经亲眼见到一头大象被蛇咬了,其他的家庭成员用象鼻子去抚摸它,想要救它,但它们最终无能为力,在整整一周内,它们都围绕着它,不肯离去。而这些现象不仅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有时候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大象也会互相帮助。所以有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要关心大象,我说因为它们有一个非常发达的大脑,和我们人类实在很像。
澎湃新闻:一个家庭中一头大象被猎杀,对其它的象有什么影响?
汉密尔顿:在我的研究基地桑布鲁,30%的大象家庭都有成年的大象被猎杀,留下了许多小象孤儿。从1998年开始,我们开始针对小象孤儿进行一项特别研究。
这项研究发现如果家长不在了,小象生活会变得非常艰难。通常,不满3岁的小象孤儿会在野外死去。有时候,小象会试图加入别的家庭,但通常那些新的家庭会拒绝它们,它们在这一点上也非常像人,不是所有人家都可以收一个遗孤,很多小象被排斥在外,除非这个家族中有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家长。有的时候,10岁-13岁的小象会表现得像成年象一样,成为家长。而有的象群在失去女家长后,整个家族都会死去。
澎湃新闻:失去妈妈的小象长大后会表现异常吗?
汉密尔顿:大象的成长期非常长,所以这项研究现在还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但一般来说它们适应性很强,有的小象如果被救,成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也能够成长得不错。
澎湃新闻:在肯尼亚,大象的盗猎情况如何?
汉密尔顿:1970- 1980年代大象的盗猎非常猖獗,第一次转折出现在1989年(CITES禁止全球象牙贸易),在之后的20年之间大象的数量恢复了不少,但是2009年开始盗猎又变得非常严重。我正是参与监管象牙非法贸易的科学家之一,我们的方式是去野外数大象的尸体,我发现如果我们数到的54%以上的尸体是死于盗猎而不是自然死亡,那么大象的种群就会减少。
在整个非洲,除了南部非洲的南非、博兹瓦纳、纳米比亚、津巴布韦的部分地区种群数量在稳定增长外,其他国家非洲象的种群都在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3年。一些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在2010年到2012年整个非洲因为盗猎损失了10万头大象。
澎湃新闻:为什么南部非洲的一些国家能够保持大象种群的稳定增长?
汉密尔顿:有许多原因。我认为首先是比起其他非洲国家来,他们更富裕,人口密度相对更低,另外,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比如博兹瓦纳在整个非洲拥有最多的大象种群,该国总统个人对大象和大象保护非常热心。
澎湃新闻:但是南部非洲少数国家如南非、纳米比亚却支持象牙的合法贸易。
汉密尔顿:合法贸易是非常危险和错误的,我们一直在警告他们这(合法贸易)会导致盗猎的增长,而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非法贸易将会在合法贸易的掩盖下存在,世界应该学到这个教训,这就是为什么中美现在宣布禁止象牙贸易这个政策是很重要的。
传统上,非洲国家都曾经利用象牙,但我认为过去和现在不一样,过去世界人口少,也没有如今的全球化趋势,那时很多地方免于盗猎的烦恼,但自1970年代以来,我从没有见过合法的贸易对野生象种群产生过任何积极影响。
澎湃新闻:你认为中美禁止象牙贸易会产生什么影响?国际社会在1977年就禁止了犀牛角贸易,但为何现在犀牛的盗猎却越来越严重?
汉密尔顿:犀牛角和象牙最大的不同在于犀牛角的价格太高,它远远高出黄金。如果象牙的价格有一天也变成这样,恐怕就没有什么能阻止大象盗猎了。(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统计,非洲犀牛如今约有2.5万头,非洲象约50万头——编者注)。
我希望那些囤积象牙的人能够看到他们的行为是一次失败的赌博。有的囤积者猜测着大象可能灭绝,这样有一天象牙的价格就会暴涨,但我希望政策的改变会让他们看到这种做法是大错特错的。我期待着这会发生。
乞力马扎罗山脚下,巡护员正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内守护一群大象。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象牙 盗猎 贸易

相关推荐

评论(2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