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两日三文回应“撒谎”报道:正考虑赴美尝试取录像带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5-11-29 0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1月28日22:51,桑兰回应新华社报道的第三条长微博发出。
她表示,事实是新华网、被告甚至自己都没有看到视频录像。桑兰称,在没有取得这盘录像带的情况下,她愿意在第三方的监督下,接受测谎仪对其进行测谎。
她透露,目前还在与家人协商,毕竟如果去一趟美国,亲自去见他(录像带持有人)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更不知道他是否会拿出这盘录像带。而这笔花销对我来说,也是不菲的。我们已经准备再次联系他,看他进一步的态度,这个案子虽然打不下去了,但为了我的名誉,也要去努力一下。
当晚,桑兰在第三篇长微博后再度表明立场,称“我不愿意和新华网撕逼,但因为名誉受损,我不会沉默,更不会软弱。你们提供了这些截图,更是我一次次的回忆,我再不惧怕那个瞬间!因为,我并不残疾!大家说的对,我不能用身体的残障来示弱!我——是一个和你们一样的人。我不会像某些人一样,满嘴污物!”
接连两日,桑兰在个人微博@桑兰sanglan 连发6条博文,其中3条长微博连番推出,截至11月29日凌晨2时许,评论量已达18000余条,获得近7000的转发量。
桑兰发布第三条长微博的正文截图。(字体红色部分系桑兰微博标注)
【事件回放】
连续两日,桑兰方面三度通过长微博发布的形式,就新华社报道称其“撒谎17年”作出回应。
11月26日18时,新华社刊发一则调查类稿件,题为《“撤垫子”指控没有根据——桑兰摔伤真相调查》。报道开篇称,“一份新的证据冒了出来”,文章援引最近美国运动学专家桑兹教授的结论——“导致桑兰摔伤的直接原因是她踩错了踏板的部位,更具体一点说是她起跳的时候,双脚踩在了踏板的前沿儿部位,比通常的踩踏部位靠前了20厘米。”
桑兹教授认为,通过掌握的录像带视频截图证明,当时贝鲁正站在助跑区的踏板旁边观看桑兰的试跳。他跟落地区之间不仅隔着跳马,而且还隔着另外一个人。而落地区的垫子也完好无缺地摆在那里,对于贝鲁撤垫子的这一说法,桑兰在撒谎。
桑兰摔伤后,各方基本认定这起事故属于“意外”,且多年纠缠此事令她身心俱疲,官司早已息诉,桑兰本人也承认“这个案子打不下去了”。
但试图寻找真相的努力并未结束。
桑兰究竟是怎样摔成瘫痪的?在关键录像带视频迟迟未被公开,罗马尼亚教练的撤垫子无法剖析其动机善恶的情况下,桑兰的指控是否撒谎,成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解之谜。
面对17年来悬而未决的“罗生门”,新华社发布的这则所谓真相调查的报道,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桩“悬案”棘手便在于录像带视频的“缺失”。尽管上述美国专家的结论是基于录像带视频的截图,但毕竟只是部分截取,桑兰从起跳至摔伤在地的全过程中,贝鲁是否有过移动、撤垫子等行为,是否因他的某种举动,令高速起跳、翻腾中的桑兰受到心理层面影响,恐怕即便原始录像带无删节公布,也依旧难以被各方肯定。
不过,新华社的上述报道正文小标题使用了“天地良心”这类语句,文末更“直言不讳”,称“一些媒体和网民质疑桑兰关于罗马尼亚教练撤垫子的说法是弥天大谎,足足‘欺骗’了舆论17年”。11月27日上午,国家通讯社的这篇报道被国内媒体广泛转载,公众为之哗然。
桑兰夫妇在当日晚些时候通过接受媒体采访和发长微博的方式,反驳新华社报道中的“指责声音”。
11月27日,桑兰丈夫黄健对媒体表示,桑兹教授分析的是桑兰“受到干扰”后的动作,对于动作失调的原因,做出的只是推测。当年桑兰正是凭借这个动作获得全运会冠军。专业的跳马运动员,每一个动作都是相当精准的,更何况这是她非常熟悉、做了千万次的动作。桑兰说自己正因为当时受到干扰才会导致动作出问题。这种可能桑兹教授没有提到,也没有否定,因此不能得出桑兰“说谎”的结论。
此后,两日之内,桑兰方面连续发表三篇长微博及多条感慨性质的短言,从新华社报道本身、到1000万美元保险单,再至录像带视频,对她所认为的不实报道关键点作出反驳。
针对新华社报道,11月27日11:18,桑兰发出的最早一篇微博短言称,不出意料,有人继续拿录像截图做文章,仅仅凭借几张截图就下了结论。其实,完全可以采访下一些在场的人,或者卡特教练等人。长微博代表自己的态度,如此穷追不舍,是何用意?泼脏水也不应该忘记职业精神吧。因为这个日子还不过了?妄想!
而在11月27日21:18的首条长微博中,桑兰继续怒斥该报道作者动机不纯。
桑兰称该文作者是曲北林。公开资料显示,曲北林是新华社体育部的一名记者,从事体育报道30余年。桑兰在文中直截了当地驳斥,“(写这篇报道)要表达什么?你们的笔是国家通讯社,是喉舌,是代表整个国家啊!”
当晚23:34,桑兰在微博中写到,“新华社此篇文章泼脏水,使用未经核实的信源,公然为他人官司助阵,寓意何为?从为国出赛受伤,到美国诉讼历经磨难。至今,仍然有人不肯放过我和我刚刚有了一点好生活的家庭!如果你们希望我死,我还活着!如果你们代表美国公司和个人,请你们站到被告席!”
“这般使用公器为何”“这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桑兰在回应的首个长微博文末连发多问。
11月28日下午,桑兰再度更新微博称,“既然有人想尽一切办法在法庭外开辟舆论和道德战场!那我接了!既然个人恩怨都可以使用公器,我不能被动挨打,让以后的儿子认为他的妈妈不够坚强,勇敢!既然选择在2011年捣出陈年往事,那我就不断更新当年事,21点见!”
当晚9时57分许,桑兰发出针对此次报道的第二条长微博,并称“实在对不住大家,孩子今天晚上闹着不睡觉。迟到了向大家道歉。这是我开始还原当年的开始,并不是结尾,因此未必几篇就能写清楚。我动作慢,一篇篇来。希望大家别介意!另外还有一篇我一会再放。新华网的这篇调查文章,既然是调查来的,要经受住检验!”
借这篇长文,桑兰郑重声明,当年未针对任何教练起诉,最早只是诉比赛主办方组织混乱致自己在比赛中受到干扰。
新华网报道中提及桑兰获赔1000万美元保险一事,称保险公司接受桑兰摔伤属意外事故这样的调查结论,才会为此支付高额赔付金。若是管理疏失,甚至是蓄意破坏造成她的重伤,保险公司不会理赔。
据此,新华网此篇报道认为,保险公司不会做“冤大头”,桑兰控诉管理不利以及“撤垫子”等致伤说法不成立。
对此,桑兰回应,新华网的调查“完全是刑侦路线,定义撤垫子的行为为刑事案件??所以得出结论——沉冤昭雪!(体操版呼格吉勒图?)”她表示,这份千万美元保单理赔的范围有严格要求,目前自己也只得到过一笔5万美元的现金赔偿,中国体育需要借鉴西方的体育保险制度。“我不欠国家的,国家更不欠我的”,桑兰说。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桑兰,新华社,真相调查

继续阅读

评论(10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