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草坪禁令再引热议,大学该是什么样?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5-12-14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广州,中山大学草坪。  东方IC 资料图
12月12日,微信公号“中大精神”的一篇名为《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作者是中山大学(下文简称中大)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王进。这篇文章让去年就引起热议的“中大草坪禁令”再一次火了。
去年5月,一份《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实施办法(试行)》规定了中大草坪谢绝“休闲纳凉和游戏娱乐等行为”。 12月11日,中山大学保卫处在微博ID“平安中大”上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味。”
然而,对于“校园高雅有品味”的理解,双方显然并不一致。在王进看来,校园里再高雅不过的是随处可见坐在树下读书的学生,围坐在草地上上课、讨论问题的老师和同学,倚偎在一起弹着吉他、唱着歌的情侣,和在草地上打滚、吹泡泡、放风筝的孩子。“没有了这些东西的校园是不高雅、没有品味的。”
“校园环境和秩序应该是什么样的,这就是我说的文化问题。校长有他的理解,我有我的理解。”12月13日,王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他坦言,人们对于“文化品位”、“校园该是什么样”不能统一,本身也没有标准答案,“所以我才说文化之争不能用保安解决,只能通过自由讨论来争取达成共识。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着什么急呢?”
广州中山大学礼芳堂及大草坪。  东方IC 资料图
王进:草坪不能变成一个要批准才能用的地方
王进回忆说,上周五(12月11日)他带着学生到草坪上上课,保安马上就来了。“赶我们走,然后说不走就浇水。”保安们还说,“你有问题问校长去。”
他向澎湃新闻坦言自己去草坪上课前就知道保卫处的“草坪禁令”。“以实际行动进行抗议啊,希望能产生示范效应,大家都去草坪上课,草坪禁令就很难执行了。”这是他的第一次“抗议”。
“整个草坪事件是校园内老师和学生逐渐形成的抗议声音的一部分,对我来说最后一根稻草是校门口禁止推婴儿车进入。”就在上周,王进亲眼在中大北门目睹了婴儿推车也被学校禁行。“永芳堂前的广场从来都是小孩子玩的地方,现在保安也不停地驱赶带小孩的老人、推着婴儿车的人。”
对于“踏进草坪”对草坪环境的影响,王进认为垃圾可以清理、人数太多也可以调节。“我到中大快十年了,草坪并没有退化。说草坪环境保护问题迫在眉睫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危言耸听。”
据《羊城晚报》去年5月报道,中大于4月制定《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暂行办法》(讨论稿),其规定“谢绝嬉戏打闹、逗弄儿童、在草地上休闲纳凉和游戏娱乐等行为”成为学生热议的焦点。但之后学校校长办公室于5月15日正式公布《中山大学关于印发<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实施办法(试行)>的通知》,对讨论稿上述规定予以保留。
据《羊城晚报》当时采访,中大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大学生还是可以在毕业季到草坪上拍照。其他特殊情况如校友回校拍婚纱照,也可以对学校提出申请。
另一位中大老师向澎湃新闻证实,“草坪是很早就不让踩的了,只有每年毕业季照相的那一两个月。”王进也说现在踏进中大草坪,“受到批准”是可以的。“但是我说的是草坪不能变成一个要批准才能用的地方,这不是一个大学应该有的气氛。”
中大保卫处:校园一草一木皆应爱护
12月11日,中山大学保卫处在微博ID“平安中大”上发了一篇名为《青青草坪 共同爱护》的文章,称“南校草坪一直是校园最美的风景线,对于南校草坪的爱护一直是爱护校园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老中大人一直以来对进入草坪心存敬畏。”
“目前,学校正加强校园坏境治理,美化校园环境,在此过程中相关职能部门责无旁贷。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一草一木皆应爱护;校园应该高雅有品味,校园内的商业广告、横幅、宣传海报应予清理整治……”
12月13日,一位不透露姓名的中山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表示,针对王进的《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他个人认为大学里所谓的“文化之争”并不存在。
“因为在这里,大家都是中山大学的师生。而大学秉承着‘开放’的理念,杂七杂八的人都会进来……他们对学校文化的‘侵犯’,直接导致了校内师生无法享受‘大草坪文化’。
在他自己的理解中,学校因此才会在去年相继出台了《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暂行办法(讨论稿)》和《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实施办法(试行)》。“并不是阻止你进草坪,而是想立点儿规矩。靠规定靠保安都是暂时的,靠‘文化’才能长久。”
“据我所知学校的发展方向,就是想让学校成为一块尽可能远离俗世的净土,我们无法做到像美国那样,荒郊野岭开个校园,直接免去了很大程度上游人的‘骚扰’问题,也因为自身文化和规划的约束,无法直接把学院插在小区里,所以只能一步步地来。这对于现阶段校内师生享受公共空间是不好的,但被‘棍棒’打的次数多了,有记性了,你才不会肆意践踏草坪,也才能让大学文化逐渐渗透到市井之中,才能让校内师生更加自由地享受校园的清新。”
大学该是什么样的?讨论才刚开始
然而,即便是针对外来游客、市民,王进也认为:“大学是全社会的,正因为城市绿地少,大学才更有责任向公众开放,这是大学的社会责任。不文明行为可以制止、可以教育、可以以身作则。”
这是双方对“大学应有的样子”理解不同吗?王进坦言:“是的。这是关键问题。”他表示现在中大校园里发生了一系列变革,草坪只是其中之一。
伴随变革的,难免有不同意见。“其实保卫处不认同没什么关系,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也没有什么关系,文化品味问题本来就是个高度个人化的东西,怎么能够强求统一呢?我们都有坚持我们各自文化偏好的自由。”
但王进强调,保卫处“不这样认为的时候”就用保安来强制所有其他人也不能这样认为,就有问题了。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问题不仅在中大上演,不久前媒体人贾葭进厦大参观,因厦大大南校门在工作日12时与14时之间限流700人,贾葭表示不满。“大家纷纷批评这种限流政策,却又无可奈何。保安摆出一副公事公办无能为力的表情跟我说,只能晚上再来。”贾葭在一篇文中说,“我们的大学常常以为开放是对外国的,无非是搞几个跨国联合项目或者是研究中心之类,殊不知,开放首先是对周围的人开放。”
贾葭的文章很快在网上引起争议,亦有不少厦大校友对其反击。
“谁也不必强求谁一定要跟谁保持一致,谁也没有理由和权力要求其他人一定要与他保持一致。如果你的文化理想和实践有吸引力、有感召力,自然会产生追随者、效仿者,自然就会逐渐传播开来。反之亦然。”王进在《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中如是说,“文化的分歧不能靠强制来解决,而只能靠沟通,先从有共识的地方开始。”
在文章的结尾,王进说:“讨论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大草坪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