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天下霸唱:我最赚钱的作品不是《鬼吹灯》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仪

2015-12-17 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欠了出版社三十二本书,数不清已经卖出去多少个影视改编权”——这是被认为当下最具商业气质、最有可能改编为系列大片的悬疑小说之一《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的现状。2015年是“鬼吹灯年”,电影方面有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和乌尔善导演的《寻龙诀》。网络剧方面则有《鬼吹灯》原著、《鬼吹灯之摸金校尉》、《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三部扎堆。
天下霸唱出席《寻龙诀》北京首映。
刚刚看完《寻龙诀》北京首映的天下霸唱,双眼放光地向记者说起这部由自己担任编剧顾问的电影,当看到《金粉世家》里的阴柔美男子陈坤摇身一变成目光坚毅的英雄时,天下霸唱连用了几个“闪瞎了我的钛金狗眼”:“甚至,我现在再写小说《摸金校尉》,再写到胡八一这个人物时,都会不知不觉往陈坤身上靠。”
《鬼吹灯》问世至今已近10年,情节悬念都已被熟知并剽窃得所剩无几。“读者和观众更关心的不是盗墓和怪物,而是主角们在那之后的命运,所以我们就把电影设定为《鬼吹灯》第三部,相当于第九集。”天下霸唱说。
《寻龙诀》海报
最新的冒险故事里,陈坤版胡八一、舒淇版Shirley杨、黄渤版王凯旋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贴近原著的呈现。在天下霸唱的建议下,舒淇的造型参考《古墓丽影》里长腿马尾辫的性感劳拉,陈坤满脸胡子的造型参考切·格瓦拉的经典肖像。“陈坤和黄渤演十八岁像十八岁。原著里毫不起眼的大金牙,被夏雨演成一个非常非常有戏的角色。”天下霸唱滔滔不绝地说。
至于Angelababy的女知青形象,则是经过了专门的考据。开始,剧组问天下霸唱要了几张母亲当年草原插队的照片,但是效果不甚理想。一次偶然的机会,天下霸唱在飞机杂志上看到有一张酷似丁思甜的老照片,立马翻拍下来发给服装造型师,才有了电影里Angelababy别一个毛主席像章,两个麻花辫子,肩上一个军挎包的样子。
《寻龙诀》中Angelababy的女知青形象。
然而,也并不是所有《鬼吹灯》改编作品口碑都尽如人意,今年10月上映的陆川导演的电影《九层妖塔》,天下霸唱没看,但是朋友看后曾向他吐槽“粉碎性”改编:“买了《鬼吹灯》前四本版权,这么好的东西不用,非要自己编一个出来,不是舍近求远了吗?”
天下霸唱认为,原作者对于影视改编的掌控始终有限,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IP还是要卖给相信的人、靠谱的人”,然而这项控制权也早已不在他手。
2005年,天下霸唱在天涯“莲蓬鬼话”区开始连载小说《鬼吹灯》,当时的起点中文网(隶属于盛大文学)与天下霸唱签订了包括影视改编权买卖代理的协议。后来,《鬼吹灯》的电影改编权曾卖给一个注册在东印度洋群岛的公司,辗转回到国内影视公司,电影报批立项失败一次后,上部版权被卖给中影,找了一个美国导演没拍成,后来到了乐视和陆川手里,有了《九层妖塔》;下部版权被卖给万达,有了《寻龙诀》。
2015年1月,盛大文学被腾讯收购,组成了阅文集团。腾讯旗下的企鹅影业在9月宣布开拍《鬼吹灯》八部网剧,同一时间,另外两部打着《鬼吹灯》旗号的网剧《摸金符》和《牧野诡事》也宣布了启动计划,网络剧还没拍,便陷入了一系列版权纠纷。阅文集团和企鹅影业发布声明称“市面上真正拥有已经《鬼吹灯》网络剧改编权的,仅有企鹅影业一家公司。‘鬼吹灯’这三个字,网络剧(方面)只能企鹅影业使用,包括胡八一的名字。”甚至,关于网剧版权的转让问题,爱奇艺也曾和梦想者电影公司对簿公堂。
电影《九层妖塔》剧照
面对几家争抢的局面,天下霸唱很委屈:“起点中文网曾经搞了一个同人小说大赛,获奖的八部小说作品印着‘天下霸唱原著’,作者的名字都跟封面一个颜色。结果很多人以为《库镇狂沙》《湘西谜塚》之类的都是我的作品。2010年律师才提醒我,作者应该保护自己作品的完整权,不能随便由别人来续写,更不能以原著冠名。”
《摸金符》是当年获奖同人小说之一,制片人吴毅花了真金白银买来,找到天下霸唱,才知道自己买错了。天下霸唱对吴毅说,您帮我一个忙,把同人小说全部买断,别让它再出版影响我本来的作品。我给您改成《摸金符》,重新写八本,注册商标和logo,保护起来。
《牧野诡事》则是2010年天下霸唱给南方都市报写的一个专栏合集,出版社在他不知情的状况下找起点中文网拿了“鬼吹灯”的冠名,后来卖给了向上影业。但是,把《牧野诡事》改成故事还需要很长时间,向上等不了了,必须马上要,天下霸唱才想起以前华谊的新圣堂工作室有个项羽墓的现成故事,建议投资方直接把它买来,自己给该剧当监制。
“两个项目一出,阅文集团大概是以为市面上又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书,才出了那则声明。”天下霸唱已经习惯在聊到版权问题时把手机相册打开,用自己准备好的翻拍合同“验明正身”: “甲方是出版社,乙方是影视公司,你说有我什么事儿啊?”
“《寻龙诀》一宣传‘正宗摸金范儿’,观众都拿这个说事儿,买了山寨小说的就不放心了,必须拉我站台。”在天下霸唱看来,自己在这轮争抢中的角色是“和事佬”,多方都要照顾,让他一度挺伤身,“我是个天秤座,什么事都想着大家平衡,但要做到平衡太难了,我跟他们说好,咱们一家一家来,谁也不许在《寻龙诀》下档前再出来折腾了!”
陈坤动作戏。
天下霸唱最近给工作室买了一台咖啡机,采访前一天,为了学习怎么使用,连做了三四杯咖啡,舍不得倒掉,自己一口气都喝了,代价就是三十多个小时没阖眼。采访过程里为了提神,他嚼了快一小时槟郎,留下一桌塑料包装纸。天下霸唱说,自己平时的生活很简单,也很草根,本职金融工作只在公司留了股份,不再参与运作,通常是写半年小说采半年风,最喜欢去博物馆,或者找茶馆里说评书的民间艺人收集有意思的故事,他们大多已经八九十岁了,前些天,讲《聊斋》的刘立福去世,天下霸唱就差了半年没有约到他,非常惋惜。
“不了解我的人总说我脸皮薄特腼腆,其实真不是这样,我这个人脸皮厚而无形,我不爱说话是因为天天在琢磨小说。”天下霸唱认为,和很多畅销书作者自觉转型影视不同,他是被各方合力推到了现在的位置。出版业不景气,作者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天下霸唱也不例外,以前出书是100万册起印,现在是40万册起印。但是,现阶段他对自己的定位依然是“写字儿的”:“影视剧找我站台,我也是能躲就躲,经常站台对一个作者是特别大的损耗,从天津来北京一趟最少要一天,回去以后三五天才能找回之前的频道。”
身处影视行业疯抢IP的资本狂欢,天下霸唱却有一个听上去非常理想与浪漫的“去鬼吹灯化”计划:“我出一本跟妖魔鬼怪完全无关的书,看你们还怎么给我贴鬼吹灯的标签?”他透露,自己正在创作一部关于天津上世纪80年代顽主的小说,计划写八本,目前已经完结三本,故事的原型是他的一个大哥,五十来岁,经历非常传奇,一条胳膊是被自己用菜刀剁的。
关于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参与《鬼吹灯》原著网剧项目,作为作者是否会遗憾,天下霸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我巴不得不参与,因为我也参与不过来。万一不好,我就跟大伙儿一块儿骂呗,万一好,我就跟大伙儿一块儿鼓掌。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最轻松。要知道上台终有下台时,唱戏哪有看戏好,唱砸了还有观众向你扔香蕉呢。”
天下霸唱
【对话】
“我所有作品里赚钱最多的不是鬼吹灯”
澎湃新闻
:原著党是最排斥改编的一群人,作为《鬼吹灯》原作者,你认为好的改编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
天下霸唱:拿《寻龙诀》为例,当时乌尔善导演和陈国富监制问我,这本书你最想表达和最有意思的点是什么。我认为,第一,是摸金校尉这个职业设定。第二,故事的核心是一座陵寝,所以一定要把陵寝设定好。我们特意去东北踩了十七个点,包括关东军要塞,内蒙古省博物馆还特批我们去地下仓库看馆藏的一批辽国公主坟出土文物,所以片中Angelababy的棺材其实跟文物实物一模一样。我还带编剧张家鲁去东北老黑山看辽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墓,那个墓已经被盗了,但是地宫还在,我带他们从盗洞下到地宫里,四周都是石门,好几百年的土落下来,荒草丛生。辽国的墓是簸箕形的,背靠山,两侧的山越走越低,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辽国认为这是风水宝地,只要是这种地方,必有辽国王氏墓葬。编剧不到墓穴周围亲眼看见山脉和地理结构是写不出剧本的,离开中国玄学和传统文化,《鬼吹灯》也就没有灵魂了。
澎湃新闻:同是盗墓小说,《盗墓笔记》最突兀的改编是以“上交国家”解释盗墓正当性。
天下霸唱:这是一个悖论,原著不是这么写的,强加上去会显得特别突兀,我写书时已经想到这类问题,动机已经有所注意了,《精绝古城》的现代考古队要寻找古代遗迹,希望借助中国古代摸金校尉的技术寻找龙脉,主角才被卷入其中并在地下受到诅咒。这个动机是自始如一的,区别只是出版时我删掉了一些封建迷信的内容。我们拍《寻龙诀》时广电总局提出两大要求,第一,不能为了发财盗墓,第二,所有灵异现象必须要用科学解释。你像好莱坞大片《夺宝奇兵》里也有那种抱着发财梦的配角,但是主角整体大方向动机不错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握有《鬼吹灯》原著网络剧改编权的企鹅影业曾声明其他项目不能使用“鬼吹灯”三个字宣传,这件事是否影响到你后续作品的出版和影视化?
天下霸唱:并没有,鬼吹灯三个字本来就不是注册商标。你可以去查一下专利局,《鬼吹灯》来自杜甫写的唐诗,“山鬼吹灯灭,厨人语夜阑”,这是一句民间的俚语,在东北传了几百年,“人点烛,鬼吹灯”。《张震讲鬼故事》也提到过“鬼吹灯”,我也是受他启发才进行的创作。就像烤鸭可以叫全聚德,但是烤鸭这俩字不能注册商标一样。
天下霸唱儿时照片。
澎湃新闻:针对《鬼吹灯》网络剧版权出现的乱象,可以提供给文字工作者哪些前车之鉴?
天下霸唱:我的律师说,我最初与起点中文网的合约在2006年,签得比较早,我们国家在2010年出了一个知识产权保护法,解释了作者的著作权和人身权,什么东西是可以转让的什么东西是不能转让的,都有一个重新的界定。他说签这种合约一般对甲方有利,毕竟甲方有专业的法务顾问,律师扔给一叠好几万字的合约,大部分人一看都懵了,所以现在我也是交给律师来看,他们要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自己的途径来和我们协商解决。
澎湃新闻:同样一部作品,影视版权过于分散会对整个IP的品质造成伤害,你同意吗?
天下霸唱:我以前也确实没太想过这件事,当时并没有以一个职业作者的标准要求自己,比如我自己也没想到我的同人小说也会被买走,很多人一看鬼吹灯三个字就买了,也不去调查。所以我现在在做的事类似“填坑”,通过合作把同人小说给切断掉,别再欺诈别人了。
澎湃新闻:会有一部分声音质疑,这么多打着《鬼吹灯》旗号的项目上马,同时都有作者本人的“加持”,钱是最主要的原因?
天下霸唱:如果我为了钱,可以不用费劲去帮忙改编同人小说,直接另写一个新作品。我跟你坦白说,我所有作品里赚钱最多的不是鬼吹灯,而是《贼猫》和《河神》。《鬼吹灯》销量确实好,但这也是我不愿意做长篇小说的原因,写一本卖和写四本卖价钱是差不多的,因为四本没法拆开卖,但是四本意味着要花四倍精力去写,对不对?作为作者,写一个超长篇费时费力,但的确能大大提升他的认知度,毕竟不管质量如何,《鬼吹灯》在我作品里是体量最大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下霸唱,鬼吹灯

相关推荐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