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寻龙诀》导演乌尔善:我保留了原著中两个核心价值

澎湃新闻记者 张喆

2015-12-18 11: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乌尔善导演
两部《鬼吹灯》题材的电影相继上映,总不免让外界加以比较,对此《寻龙诀》导演乌尔善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个我真的不太愿意去说。因为伤害别人的话不太好。”
在乌尔善看来,他导演的《寻龙诀》虽然是个新的故事,但保留了《鬼吹灯》原著里的两个核心价值,即人物设定与中国式想象力。自电影预告片上线及多地点映以来,许多“原著党”已进入疯狂安利状态,他们基本都对乌版《鬼吹灯》加以认可,这是因为电影里真的出现了盗墓、“粽子”、黑驴蹄子、“鸡鸣灯灭不摸金”等,乌尔善说,“这些东西出现,大家会说很像原著,整个在气质方面没有跑偏。”
(注:粽子是中国盗墓小说中常见词汇,指墓里保存的比较完好,没有腐烂但已经尸变的尸体。如果摸到大粽子就是指碰上麻烦了,指僵尸、恶鬼之类不干净的东西。)
Angelababy在剧中饰演“粽子”。
乌尔善特别提及了电影立项之初,他收到了关于电影的三条“意见”,即片名不能叫“鬼吹灯”;故事中的主角不能有违法犯罪的行为;电影里出现的所有灵异现象要有唯物主义的解释。但这三条“意见”不代表着电影就必须改编成“护宝小队”或是“地球人大战外星人”,乌尔善说:“其实原著里面,‘摸金校尉三人组’,他们这三个人本身就不是一帮贪财的人,他们其实更像是侠盗,都有一些更正面的目的去做这件事。”
只是略微可惜的是,乌尔善对记者表示,他不会再接拍《鬼吹灯》题材电影。
舒淇与导演乌尔善、摄影指导Jake交流拍摄。
【对话】
三条“意见”
澎湃新闻:怎么在有关“意见”与原著内容之间进行取舍与平衡?
乌尔善:2012年底,我们刚写到梗概的时候,就要去备案,那时候我们就想了解有关方面的态度,因为我们都知道做这个项目一定会面对这些问题,像《鬼吹灯》这部小说,2006年时就有人宣布要做这个项目了,那么长时间没有人把它做出来,一定是有些原因的。所以我在接了这个项目之后,我们这个团队写完故事梗概之后,马上先要征求有关方面的意见,他们给出了三条“意见”。
第一,电影不能叫“鬼吹灯”。(记者插问,是因为不能出现“鬼”这个字吗?)对,电影片名里不能出现这个字。所以必须要起新的名字,为了新的片名,我想了很多很多,其中有一个叫“摸金校尉归来”,或者叫什么“八一凯旋”,还报过“八卦”之类的名字,最后定了“寻龙诀”。
第二,故事中的主角不能有违法犯罪的行为。它并不是说不能盗墓,我们这个故事里面,是反派想要盗墓,然后,他们(指反派)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个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但正面人物是不能这么做的。所以我们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他们(指胡八一、王凯旋与Shirley杨等)已经金盆洗手了,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因为一个情感的推动力,让他们重出江湖了,所以这个在剧情上面,找到了一个更加正面的动机。但在原著里面,他们几个人每一次盗墓,也不是要发财什么的,其实他们也是为了救人啊,或者为了自救,比如前面几部小说里是为了雮尘珠,一开始是帮着Shirley找她失踪的父亲,然后去了精绝之后受了辐射,之后他们就要找雮尘珠去解自己身上的诅咒。其实原著里面,“摸金校尉三人组”,他们这三个人本身就不是一帮贪财的人,他们其实更像是侠盗,他们都有一些更正面的目的去做这件事。所以第二个问题,我们通过剧作的剧情设计去解决。
第三,电影里出现的所有灵异现象要有唯物主义的解释。其实(天下)霸唱在原著里面,对许多事情都进行了解释,比如“粽子”是怎么复活的,“鸡鸣灯灭不摸金”是为了什么,其实这些(灵异现象)都是有(解释)的,因为这里面一定有一些科学原理在里面,所以在剧本里面,比如彼岸花,对人精神的影响,它是通过光学的致幻作用,通过光波刺激视觉神经,影响大脑,唤起每个人的情绪记忆,恐怖的人唤起恐怖的记忆,就好像那些日本鬼子、萨满干尸复活,胡八一唤起了他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隐痛,因为他之前有一个强烈的愧疚感,所以丁思甜在他眼前复活了。大概就是用这种近似科学的解释,解决了这个问题。
《寻龙诀》剧照:过奈何桥
澎湃新闻:梗概是什么时候过审的?
乌尔善:2013年初就通过了,因为它只是一个梗概,大概2000字左右。然后剧本一直写了两年,因为梗概与剧本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
刘晓庆饰演角色在中国影史上少见
澎湃新闻:怎么把刘晓庆老师“忽悠”进组的?
乌尔善:就是把完成的剧本给她看。因为这里面反派是一种很重要的力量。因为正面人物,你看,胡八一(陈坤饰)、王凯旋(黄渤饰)、Shirley(舒淇饰),再加上大金牙(夏雨饰),这四个人组合很强,无论是他们表演的技巧,还是在故事里承担的个人能力,反派人物如果一弱,这个故事就不好看了,就不平衡了,所以就要一个人能够压住他们四个,这对演员的选择就非常重要。
而且反派的戏不能有太复杂的台词,他一定需要有一定的气场,内在的力量,往往我们在看好莱坞的大制作里面,比如《007》《碟中谍》,往往里面的反派人物都由非常厉害的演技派演员去演,他要通过很小的表演空间,或者是一个很极端的人物,能够吸引到演技、江湖地位非常高的演员,来承担反派压轴的作用。所以写完这个(反派)人物,大家方向确定了之后,大概是这么一个年龄的,背景、身份又有点传奇色彩。
这么一个邪教教主,在中国电影很少出现这样的人物,很特别。但在1980年代却是很典型的,80年代有着各式各样的气功大师,在民间非常活跃,所以这个角色本身要找到一个德高望重的、演技精湛的、非常有气场的演员,所以当时一下子就想到了晓庆姐,因为在80年代,晓庆姐是中国影坛巅峰的人物,其实这么多年,她在大银幕上很少出现,我觉得她本身的个人经历也很传奇,如果能够请她来,我觉得能够起到我刚才所说的作用,一个是平衡主角跟反派之间的力量,二是能带来很与众不同的气场,而且她自己个人的传奇,能够赋予这部电影一定的传奇色彩。
所以跟晓庆姐谈,她非常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就说,“我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的确她从来没有演过反派,一直是演正面人物,后来演电视剧也一直演女皇之类的角色,当时我就跟她聊了一下,我跟她说,中国电影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角色,很特别,虽然她是一个反派,但是她的戏很多,而且她的作用在电影里也是非常关键的,然后她就认真想了一下,最终决定出演,她说她从来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想要挑战一下。
《寻龙诀》刘晓庆饰演大反派虹姐。
澎湃新闻:电影里那段英语、日语、粤语、四川话串烧似的台词,是刘晓庆即兴的吗?
乌尔善:四川方言是她自己加的,中英日语再加上粤语是编剧写的,原来那个人物写的不是出生在四川农村,而是在广东农村,后来是因为定了晓庆姐来演,那就说四川农村更好,然后还加了一大段四川方言骂人的话,效果特别好。
这个电影还有一点幽默的色彩,没有那么严肃,因为一般的冒险电影,都会吓唬观众一下,逗观众乐一下,再给你个感情戏,让你感动一下,基本都是这么一种基调,所以在电影里面,每一个人物都带有一点喜剧色彩,整个电影就会呈现出轻松好玩的状态。晓庆姐也在找这种状态,因为她之前演戏都有点正,只有早期出道的时候演过一些喜剧,比如《瞧这一家子》,但那都是非常早期的,她演的片子都偏文艺,像《芙蓉镇》等。
黄渤是王胖子第一人选
澎湃新闻
:那你如何评价陈坤、黄渤、舒淇和夏雨在片中表现?
乌尔善:他们都完成得挺好的。因为他们四个人是我在中国这一代演员里精心挑的,我觉得他们这几位在一起,首先每个人都胜任角色原有的人物设定,另外他们放在一起要有化学反应,因为这个戏是一个大群戏,每一场都是四五个人,这个团队搭在一起要有团队感,要有一定的团队关系,无论是在形象、个性、表演方式上面,能形成一个整体,所以他们放在一起的时候,你要能相信他们真的是出生入死过,他们真的是最亲密的战友,或者跟亲人一样。
《寻龙诀》中黄渤造型
澎湃新闻:在宣布黄渤出演王凯旋之后,一些“原著党”认为他演王胖子,显得外型上不够胖,而一些看过成片的人又觉得虽然黄渤演得十分出彩,但似乎北京腔变成了青岛味儿。
乌尔善:主要是王胖子在原著中承担的是什么作用,这点才是最关键的。他本身在三人组里面,就是一个非常仗义、特别混不吝的,永远是个冒失鬼。(记者插道:但在电影里似乎出事、捣蛋、惹祸的,更多出在大金牙身上。)不是,你在第一场戏里就能看到,他闲着没事抠东西,那就是他原来的个性,因为基本的个性基调就是基于原著的。
可能我觉得好多“原著党”之所以能够接受我们电影,也是因为这个——我们保留原著最重要的人物设定和她们之间的人物关系,还有用了原著里的人物前史,比如胡八一、王凯旋两人之前是插队的知青,他们在青春时期共同爱过那么一个女孩丁思甜,然后这个女孩牺牲了,这些设定都来自原著,但(电影)故事是我们新写的。所以大家看到许多很熟悉的人物,然后又看到一个新的故事,所以我觉得既有一个新鲜的故事,又有他们(指“原著党”)熟悉的部分。
王凯旋在原来故事里所承担的作用就是这么一个非常热血的、很逗比的,还有许多喜剧效果的角色。我在选演员的时候,并不是要找一个形体上比较接近的,因为不可能用脂肪来演戏,他一定还是要来表演的,能够塑造角色,他的能力能够达到标准,所以我觉得黄渤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就是说能够完成这个角色戏剧的功能,而不是在形象上,因为形象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想象都会不一样。我不可能按照每个人的想象,挨个拍一遍。我只能在现在的演员里面寻找一个能够完成的特别好的。所以我觉得黄渤是第一人选。
《寻龙诀》中的Shirley杨
澎湃新闻:Shirley杨有没有参考过《古墓丽影》里劳拉的造型?
乌尔善:女探险家的造型其实基本上都差不多。因为Shirley杨在原著里的背景是曾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她是军旅出身,后来毕业之后,没有从军,变成了DISCOVERY(探索)频道摄影师,基本形象就是那样的,军裤、靴子,穿着美国空军的皮衣,还有好多女户外摄影师都扎着相似的辫子,所以形成的结果很接近,但是如果你仔细去看,(和《古墓丽影》)是不一样的,安杰丽娜·朱莉的衣服、款式(和舒淇比)都是不一样的。
两部《鬼吹灯》题材电影对原著价值判断不一样
澎湃新闻
:两部《鬼吹灯》题材的电影相隔不久相继上映,观众、影评人等都会做出比较。首先问下,你看过《九层妖塔》了吗?
乌尔善:看过。
澎湃新闻:那你觉得陆川导演为什么要从那个方向走?
乌尔善:这个我真的不太愿意去说。因为伤害别人的话不太好。我觉得主要是对原著的价值判断不一样。他有他对原著价值的判断,我的判断是,原著里有两个核心价值。
一是它的人物设定。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摸金三人组”整个的性格、他们的前史、他们之间的情感关系,还有他们的江湖规则,这些东西我认为都是最有价值的。等于霸唱原创了一个世界观,摸金有四大门派之类,都是他原创的,其实真实世界里没有这些东西。
二是它的中国式想象力。因为原著里所有奇幻的想象,比如墓穴文化,都来自于中国的文化背景,宗教、历史、神话、民俗、传说,而不是西方的,不是当代科技的,它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文化背景,我觉得这两个地方是最核心的。
所以如果你要去改编他的小说,你首先要对这样一个价值,要有自己一个判断,一定保留它最核心的这两个价值。然后我们在故事里面创造了一个墓穴世界,也是全新的,但它遵循了一点,它是中国的,它是中国人能够理解到的,比如彼岸花、黄泉之路、奈何桥、鬼门关,它有点像我们民俗传说里面的阴曹地府、冥界这样的一个世界,这完全是来自于中国,不是来自于什么西方的天堂、地狱,不是这么一个概念,因为文化背景是我们的,所以这部分虽然是原创的,但是他符合了原著的基本特点,你比如说,(电影里的墓穴)是辽代的,来自中国的民俗传说,来自中国宗教,阴阳、风水、八卦,这是中国道教里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出现,大家会说很像原著,整个在气质方面没有跑偏。
澎湃新闻:有这么一种理解,这部电影将原来小说中的盗墓转换成了《夺宝奇兵》似的探险。
乌尔善:盗墓只能说是一个题材,这个小说讲的是跟盗墓有关的事情,但电影它是要分类型的,电影里没有盗墓这样的分类、类型,只是电影拍了关于盗墓的事情。以《夺宝奇兵》为例,它在电影类型片里面算是夺宝/冒险类,它冒险只是说它在墓穴里面冒险,而不是去深山老林里冒险,不是在海底冒险,其实这在电影类型里面,它是这么划分的,盗墓并不是电影的类型,只是电影发生的环境。
要是把(《寻龙诀》)规划到电影类型里面,它一定是奇幻/夺宝/冒险类,因为中国有着非常丰富的墓穴文化,有代表性,很多西方民族是没有墓穴文化的,或者他们的墓穴文化比较朴素,基督教、伊斯兰教都不强调厚葬,只不过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汉族人是非常强调死后的陵墓建造,把很多生前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放进墓穴,墓穴就变成一个向金库一样的地方,有大量的珍宝,吸引着很多想要发财的人的一个地方,所以就形成了这么一个特殊空间。
《鬼吹灯》里的这些人物,无非就是进入墓穴里面去寻宝、去冒险,因为墓穴不仅仅是大自然的危险,一般都在深山老林、穷山恶水,非常险峻的地方。同时还有许多人为设计的危机,比如墓穴机关,各种致人于死地的一些暗器,阻挡人们去盗墓的设置,那就更吸引人了,所以我们看《鬼吹灯》觉得有意思,就是因为有这些,除了一般的冒险,还有跟死人的斗争,活人与死人的较量。核心还是宝,否则谁去墓穴探险,墓穴不是会有人要去找那个干尸去,一定是要去找什么尸丹、雮尘珠,这都是宝嘛。
《寻龙诀》中陈坤饰演胡八一。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中国电影有属于自己的类型片吗?
乌尔善:武侠片就是中国特色的电影类型。武侠片在整个电影类型里叫动作片嘛,只不过在中国电影里,有一个中国式的超能力设定,武侠、各种轻功。
澎湃新闻:当前中国观众最喜欢的类型片是哪种?
乌尔善:喜剧片。(记者插问:你会去拍喜剧吗?)我不会去拍纯粹的喜剧,但是我拍的电影里会有喜剧元素,但整体来说,还是一个奇幻/冒险类型。
澎湃新闻:中国导演要拍类型片,一定要向好莱坞取经吗?
乌尔善:我倒不是觉得一定要去好莱坞,因为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想要看到外国电影是很容易的事情。你就通过别人的电影去学习,一些成功的电影,一定有它成功的原因,我觉得就多做研究,了解、分析它的原因,就能学到很多东西。
澎湃新闻:以你的经历来看,一个中国导演想要拍出一部比较成熟的类型片,需要哪些专业素质?在哪些地方需要补课?
乌尔善:每一个方面吧。首先你要对类型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因为并不是说你自己个人认为,你这个是喜剧,你这个是冒险,它就是了,每一种类型它都有自己的规律,它要通过大量的作品去积累出很多规律性的东西,你要去了解它,这个东西是你要是不了解它就会犯错误,你就容易跑偏,首先要做很清楚的研究,另外你要自己清楚自己,自己真的热爱哪种类型,因为每个导演都有他自己的能力所长,有长项就会有短项,不一定每个类型都擅长,所以你可能要找到一个你自己最热衷的类型,然后把它弄明白,在这个前提下,你再开始自己的创作。
不会再导《鬼吹灯》题材电影
澎湃新闻
:提到你的电影,许多人都会提到监制陈国富,大家都说你俩合作的电影越做越好。
乌尔善:因为只有两部。
澎湃新闻:但实际上在《画皮2》时,许多人认为,电影特效不错,但故事弱了一点。不过这部电影看下来,故事弱的短板似乎已经补齐了。
乌尔善:我觉得进步也是应该的。因为这两部电影已经相隔了三年半,《画皮2》是2012年6月上映,现在已经是2015年12月了,一定是有进步的,人一直在进步,这是应该的。(我)不断在学习,把各方面尽量做到更好。在《画皮2》时,我第一次执导这么复杂的制作,那之前,我只拍过低成本的电影(指《肥皂剧》《刀见笑》),然后就来拍《画皮2》这种难度非常高的、成本非常大的电影。其实有些地方可能就不能兼顾了。
另一方面,两部电影之间的风格不一样,《画皮2》是一个魔幻爱情故事,电影风格有点像是叙事诗,它的故事并不需要多么的复杂,它有大量抒情的段落,因为它是面对女性观众,探讨爱情主题的电影,它有点像《孔雀东南飞》那种长篇叙事诗的感觉,因为当时我给定的基调就是感人和唯美,所以在故事设定上并没有设计非常复杂的反转和快节奏,因为我认为爱情故事不太需要那么快,而且在视觉效果,有成本、唯美风格等因素在。当然如果是现在的我做,应该会做的更好。
但是它跟《寻龙诀》这种充满了冒险、动作,人物之间充满了友情、仗义,跟反派的斗争,整个故事的基调,惊险、幽默、想象力,这些都不一样,它需要很快速度去讲的故事。它在整个电影的语法上就变化了,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两种电影形态,在这个故事里,你拍得很唯美就不对了。
乌尔善导演在现场说戏。
澎湃新闻:你在电影里放进了许多蒙文歌曲,比如杭盖乐队的《海然海然》《酒歌》还有两首蒙古童谣,还有哈扎布老师的歌,以及片尾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得到许多人的称赞。有人说这与故事发生在内蒙古有关,也有说是因为你是蒙古族,你当初是如何想到要把这些歌曲放入其中的?
乌尔善:因为那个环境、那个时代,就应该是那样的音乐。崔健的歌开始的时候是用在王凯旋回到草原时候的背景音乐,因为讲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那首歌也是同时代的,所以是最有标志性的,而且歌曲本身有种英雄主义的情结,王凯旋、胡八一两个人都有浪漫英雄主义的情结,另外这首歌一出来,大家就知道这是80年代,后来放在片尾,我觉得需要有一首有力量的歌,这些摸金校尉终于逃出之后,展开一个新的旅程,有一点象征的意义吧。
澎湃新闻:你接下来会继续导演《鬼吹灯》题材电影吗?
乌尔善:我之后不会再拍关于《鬼吹灯》的电影。因为我后面的计划已经开始,我想再做一个新的类型——魔幻/战争/史诗——《封神演义》。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鬼吹灯,乌尔善,寻龙诀

继续阅读

评论(48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